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20 请君入瓮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5268  |  更新时间:2018-03-24 04:44:18 全文阅读

魔琴老母斜眼瞅了他半天,心里暗道,看样子这老东西野心还不小呢,不知道鬼丘国下了什么本钱才请了他来。但很快,老母便把目光转向前方的结界。

  “前方布了阵法啊,再等等吧,等其他人和凫旻的人马到齐了,商议一下怎样破阵吧。”魔琴老母把披风一摆,盘膝坐在半空中,将那把古琴搁在腿膝上,与八瞳仙老相比,这老婆子就显得稍稍沉稳一些。这也难怪,她其实就是打算来打酱油的。来之前,仔细的分析了局势,断定千叶宫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了。

  就在结界外众多反叛的修仙者云集之时,紫枫城那高大的广阔的城墙之上,众多黑衣面具的暗卫严阵以待,木赞也赫然站在其上。他手中依然握着那把龙魂刃,只是此时的龙魂刃被用层层封印形成的刀鞘包裹着。封印隐藏着它的锋利杀气,也隐藏着那股恐怖的问鼎气息。木赞青袍列列,大战在即,他的表情却平静如水一般。

  “关于八瞳仙老的仙术与战技资料有没有,详细的说说。”木赞淡淡的问道。

  旁边掠过一道残影,一名上等暗卫出现在他的身前。

  “极乐岛的五行之瞳分为先天之瞳和后天之瞳,修术者先将先天眼开眼,并修得五行中之一的仙术,将之转化为先天之力。八瞳仙老的先天之瞳用的是五行金和五行土来开的天眼,金术是虚空锁魂术,是一种囚困之术。土术是朔风织雾,也是囚困之术。由金术衍生出后天之瞳三个。云审之瞳,炽墨之瞳,雷神之瞳。由土术衍生出后天之瞳三个,塑灵之瞳,幻城之瞳,巨力之瞳。每动用一种属性的仙术后,有一柱香的时间重新凝结新术。”

  “居然修炼出两种属性的仙力,演化创造出八个仙术!不愧是八瞳仙老!”听完暗卫的讲述,木赞由衷的赞叹。“这个老家伙真是个天才!可惜呀,与我做对终究要死!”

  他紧握了下龙魂刀,眼睛里流露出一抹狂热的战意。“倒是可以趁此机会观赏一番他的八瞳之术!恐怕过了今日,世上再无能开八眼的五行之瞳的修炼者了....”

  只是半柱香的时间,千叶宫的结界大阵外就被叛仙围得水泄不通,看到自己人来的差不多了,八瞳仙老微微一笑,身子飞升了百十来丈的天空上。

  “木赞小儿!你们的末日到矣!不想死的话打开法阵受降!否则城破之时,抽魂炼魄!”

  花袍老者的神念彷如浪潮拍击山岩般涌向紫枫城,苍老的声音就像奔雷轰击着紫枫城墙上众暗卫的内心。木赞眉头一皱,也传出神念反击,哈哈冷笑几声,“八只眼的臭老头,枉送了自己的名声!居然也学泼妇骂街!有胆你就攻上城来,别这许多聒噪!”几句神念发出,顿将八瞳仙老的化神威势挡了回去。

  八瞳仙老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大袖一挥,掐动法决,顿时在其天灵上五六尺的地方出现一颗虚幻的眼球,眼球一出,方圆千里变得一片模糊,竟是起了大雾,将一干众人隐藏在云雾之中,雾起没多久,大地开始震动,一颗颗的山石伴随泥土纷纷离地而起没入云雾。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云海中飘起一座黑色的大城,似真似幻,仿佛海市蜃楼!

  此时八瞳仙老正站在城头上与紫枫城的木赞相对而立。

  “短短的一炷香时间发动了两个仙术,云审和幻城,居然将幻术与实体术相结合,了不起啊。”木赞看着对面那座奇幻的城池,眯起眼睛,默默低语。不过嘴角却勾起不屑的微笑,大声说到“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现在是你们攻城,用这些障眼法,徒劳无功!”

  话虽如此,木赞其实也能猜到对方使用这种仙术的目的,他们用这种防守型的办法隐藏身形,保护己方人马,是为了接下来的试探性远程攻击。另外,八瞳仙老一开始就使用这种大型的仙法,也可起到震慑的作用。

  八瞳仙老哈哈大笑,“命令所有人使用远程仙术,攻击结界法阵!”小老头分外得意,随手一挥,一枚大火球飞射而去,随着一声爆炸,火球撞上法阵,一层无形光墙若隐若现,火球的爆炸只是让光墙稍微晃动了一下,但紧接着,各种各样的法术,法器攻向法阵,带有腐蚀性的黑雾,水剑,光弹,雷霆,刀光,枪影,数之不尽,声势极为浩大。

  可是这么多的攻击打过去,收效却甚小,光墙闪动几下,就再也没有反映了。

  木赞一方的众多修士,也适时的爆出一阵阵嘲讽的大笑,不断的用言语打击着敌方的士气。幻城上的八瞳仙老面沉似水,对方的这个法阵很明显是一种相当厉害的防御法阵,使用蛮力硬打,肯定不太容易。对方有恃无恐的龟缩在紫枫城里,倒显得自己被动了。这一战必须要打胜才行,若败了,自己这一帮乌合之众肯定要做鸟兽散的,到时木赞就可以不慌不忙的痛打落水狗。

  想到这里。八瞳仙老再次掐决,准备发动大型的攻击仙术。

  “仙老不要着急!”

  伴随声音,一众修仙者飞至城头,为首一人红发黑面,正是凫旻。八瞳老儿慌忙收了印决,刚刚开始成型的一颗眼瞳也渐渐消散。攻城受了挫败的小老头,又被打断发动仙术,有些不高兴的回望凫旻一行人。

  两个头戴狼头面具的人让他眼神一缩,但也仅仅是瞬间的失神,当看到秋鉴时微微点头示意,这个秋鉴现如今已是化神后期的修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修为飙升的如此快,但不管怎样,修为高了就值得人尊敬。

  可是当他看到最后一人时,脸色顿时有些惊讶。

  “木和?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老头看到了面色平静的木和,关于木和与木赞不对付,叛出千叶宫的事,八瞳仙老其实是知道的,但怎么也没想到,木和居然投靠了鬼丘国。

  “木和木前辈现在已经为本王做事了,大家以后就是袍泽!”凫旻笑吟吟的介绍到。

  八瞳仙老看着正向自己点头示意的木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没想到木和老弟能够弃暗投明,少了你这样的高手,千叶宫气数已尽,可得好好的庆贺一番呢!”

  木和也不搭茬,不置可否的干笑几声。

  凫旻却哈哈一笑,“今天来的可都是修仙界数一数二的前辈高手,木赞此时肯定是吓破了胆!”站在城头,环看了一遭这个用大法术形成的坚城,凫旻赞赏的点点头,“早就听闻仙老神功盖世,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这样用法力加持的城池倒与父王爱将,鬼侯爷蓄养鬼兵的鬼城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凡,不凡啊.....”

  凫旻一旁的秋贤瞅了凫旻一眼,暗道。这个小娃娃几次三番在外人面前提到鬼侯爷。看来那个人有些本事。

  八瞳仙老眉毛一挑,“哦?有机会倒要领教一下这个鬼侯爷呢!”

  小老头内心冷哼,鬼侯爷他没听说过,根本没放在眼里。这个八瞳仙老骨子里有些自负,活了几千年,也没磨掉这个性子,不然也不会一大把年纪了还和年轻人一起造反。“九少主制止老夫动用仙术,莫非自有破城的法门吗?”八瞳老人斜着一双老眼瞧着凫旻。

  凫旻对八瞳仙老的无礼不以为意,有本事的人总会不免有几分傲气,他自认为自己拥有上位者包容心,凫旻正在有意识的培养自己身上的王者气息。

  “这个防御法阵的弱点,我早已经了如指掌。”凫旻反手一挥,将一枚玉简丢给八瞳老儿,“这是法阵的阵眼信息!”

  老头儿接过玉简查阅一番,面露喜色,“九少主果然英明,居然在千叶宫里也安插了暗子!有了这个信息,此阵必破矣!”

  八瞳仙老大手一挥,浓雾消散,幻城重新变作泥土和砂石回归大地,有了实打实的破城之法,这些声势就没有必要再造了,况且这两种仙术消耗相当大的仙力。

  带领一队修仙者,八瞳仙老朝着玉简中记录的一处阵眼所在飞去。

  看着飞远的华服老头,魔琴老母抱着古琴,悠悠一笑,“这个小老头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如此冲动。”转头瞧着凫旻,“九少主能请动这尊老神仙,肯定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吧!”

  凫旻紧了紧身上的袍子,迎着风,吹动他的红发,显得很惬意,“能请动你们这些老前辈帮忙,付出些代价也是值得的,老母放心,本王不会厚此薄彼的,待得攻下紫枫城,杀了木赞和木忠,自会将这些功绩呈报给父王,赏赐肯定丰厚!”

  魔琴老母会心一笑,目露精光,“少主果然快人快语!”敛去笑容,她盯准了一个方向,“这坤位的阵眼就交给老身啦!”

  说罢,魔琴老母带领着一众修仙者,化为一道道黑色的残影,冲向阵眼所在。

  凫旻将大阵的阵眼信息传导给了所有的修仙者,转瞬之间,五千名修仙者井然有序的分配好了自己的攻击目标。飞遁的人影遮蔽了日光,形成大片的乌云,紫枫城护山大阵的上空,肃杀的气氛弥漫开来。

  紫枫城头,暗卫们脸戴灰色的面具,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周身流动着仙力的波动,预示着他们随时准备战斗,腰间的金枫,表示着这些暗卫的身份,全都是上等暗卫!

  暗卫们整齐划一的着装,让人分不清谁是谁,但有一个人,他不吝啬于身份的曝光,木赞,面无表情的看着阵外的一切,由于防御大阵的阵眼被同时准确的攻击,所以阵体开始晃动了,站在城头上可以清晰地听到震天的轰轰巨响!

  如果阵眼被击毁,大阵将会轰塌!

  阵要破了!

  隆隆巨响中,凫旻兴奋的哈哈大笑,黑色面膛也因兴奋变得红光散发,他转头大声喊,“大阵要破了!我们前去助他们一臂之力!”满头红发似乎也兴奋的随风晃动,终于露出他那传说中的尖耳。

  凫旻有资格兴奋和得意,这次战争从一开始的谋划,到后来联络内线,抓住机会策反木和,到现在聚集近五千名修仙者兵临城下,几乎都是自己一首操办的!而现在,千叶宫是历史上最衰败的时刻,叶重死了,木和降了,木赞一个化神中期的家伙,根本阻挡不了这种碾压之势!自己占领千叶宫,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过些时日,自己占领太罗国的消息传回鬼丘国后,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这是奇功一件!到时父王会对自己更加看重,禀明自己的诉求,要求父王将太罗国交给自己打理,自己就有了私家花园,那几位哥哥就算拍马都赶不上自己的实力。

  凫旻带着美好的憧憬,秋鉴,两名狼兽魔将,还有木和,等百十名高手的簇拥下,飞向摇摇欲坠的防护大阵,他要做最后一击,击毁木赞的防御,也击毁木赞的信心!

  看着凫旻参与了进来,木赞嘴角挑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凫旻还是太年轻了些,太冲动了,他终究是要落入圈套的。

  木赞的手将龙魂刃握的更紧了,“叶重宫主,您的问鼎元晶,您留下的这把宝刀,将在这一战中威震整个二重天大陆,过了今日,我要让千叶宫成为二重天之主!”他盯视着前方的法阵,默默地低语。

  叛仙们的攻阵大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凫旻虽然只有元婴期的修为,但手中的一柄黑色的长剑却不是凡物,挥舞间,黑霜漫天,竟然将大阵捅了个窟窿,黑色的寒霜自大阵的伤口处蒸腾蔓延,阵壁迅速变薄,并开始龟裂!

  “真灵邪子剑!!”

  远处城头上的木赞终于有了一丝的动容。

  第七章战争的代价,浴火中的重生。

  真灵邪子,具体的铸造者和铸造时间已经无法追朔,但关于这把剑有个传说,相传,很久以前有位八重天的天仙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结识魔域的一个修行魔道的女修,天仙与魔修相遇的结果往往是互相拼杀,不死不休,岂料,这位天仙却对女魔修动了凡心,并私自与之结成仙侣,天界很快便对此事作出回应,将此天仙开除了仙籍,天仙为爱坠入魔道,不久,天仙与女魔诞下一子,岂料,此子不凡,竟然是罕见的修罗之体。魔君觊觎修罗之体,欲采用秘法掠夺。并设计想要杀了这对仙侣,仙侣最后负重伤,带着被施了秘法的孩子逃进深渊。最后被施展了秘法的修罗孩子错过了生存时机,危在旦夕,悲愤父母下了一个决定,要死一起死。于是,天仙父亲寻得一处地火,将频死的修罗孩子的身体和灵魂炼进一把剑,并将自己和妻子的献血融入剑锋。最后跳入地火,一家三口的灵魂同时融在一起,与此同时,此剑具有了滔天的怨气。剑在地火中淬炼了两千年,通体被怨气浸染,形成黑霜。

  此剑最终被魔界所得,由于此剑灵气与邪气并存,被取名真灵邪子剑,并且更为奇特的是,使用此剑的修仙者功法如果是邪功,此剑所散发的怨气越重,必须在怨气熏心之前将此剑封藏,搁置百年,才能重新使用。因此,魔界虽然得了这把剑近万年,也没有一个人真正拥有此剑,将它修成本命之器。

  就因为这样,此剑虽利,却一直被魔界当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但是木赞是一个爱好兵器的人,尤其是对于这样有着悠久的传说的神兵利器,一向神往。看着那柄散发黑芒的真灵邪子剑,他的眼神中充满热切。

  “过了今天,这把剑就属于我了!”

  咔嚓!一声蛋壳破裂般的碎响!防御大阵的光墙出现大片的龟裂纹路。秋鉴亮出他那只雷妖的左手,雷霆之音大作,雷光顺势而上,笼罩整个光墙!

  爆炸,雷光,火光,冲击波!

  大阵破了。

  巨响充斥着所有人的耳朵,能量的风暴淹没了众人的身影,也淹没了所有人的视线。这座防御大阵距离紫枫城前那条大河还有百余里,从这里到达紫枫城将是一路坦途,没有障碍了,飞行禁制对于这些入侵者没有丝毫约束力。

  所以,阵破之时,就是兵临城下之时。

  烟尘还未散,凫旻兴奋的神念便已经响起。

  “一鼓作气,杀入紫枫城!”

  借着巨响后的风暴余威,五千众的修仙高手,黑压压的一片,漫天飞向紫枫城高大的城头,仿佛都已经看到木赞在瑟瑟发抖了。

  木赞的暗卫和死士联盟为何还在按兵不动呢?莫非被吓傻了不成?

  凫旻心中闪过一丝惊疑。

  自投罗网?!

  离得近了,凫旻看到的不是木赞面对反叛者的愤怒,以及兵临城下该有紧张和瑟瑟发抖,而是一排上百个诡异的面具中木赞那张平静的脸,似乎还带着一丝讥讽的微笑。就像看着一只即将坠入陷阱的野兔一般的看着自己。

  像是有一盆冷水将自己从头浇到脚,凫旻大感不妙,回头一看,有些经验老道的似乎早就察觉到了危险,速度开始放缓,八瞳仙老甚至已经开始后撤,这样一进一退之间,凫旻这一波人却成了先锋,身为主子的凫旻倒成属下的挡箭牌,凫旻不由得大骂这帮老家伙的狡猾,但此时已经不是抱怨的时候,在空中一个急停,低喝一声“撤退!”全力施展遁术,化作赤光逃跑。

  从携破阵之势进攻,到发现不妙后逃逸,其过程短短十几个呼吸而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