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3 患难真情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8803  |  更新时间:2018-03-15 08:10:32 全文阅读

当太阳的光再次照射这个峭壁夹道时,左护已经拼命搬了一整夜的石头。脸上黑色的尘土被汗一浸变成薄薄地一层泥,糊在原本俊郎的面颊上。衣服也湿透了,散发淡淡的臭味。

  现在的左护活像一个流浪半年的小乞丐。整个人的身上写满了疲惫和憔悴。

  然而山口里的石头们仿佛在嘲笑他一整晚做的都是无用功似得,依旧堆得满满的。

  但他不能停,因为还有机会,加上今天,还有三天的期限,昨晚的时间是牺牲掉休息硬挤出来的,只要在未来三日内好好把握,争取不浪费一分一秒。就有可能完成这个惩戒任务。

  左护决定要争口气,不为别的,只为他自己,他可是哭着喊着要来千叶宫的。来这儿,不就是为了争口气的吗?如果现在就认输,还不如去死!

  他咬了咬牙,从休息了会儿的石头上站起来,再次埋头搬。

  但是一个凡人,无论他是勇气可嘉也好,志气可敬也罢,终究也只是个凡人。

  身体不是铁打的,力气总会用完的。左护搬了一天一夜,终于支持不住了,在漆黑的夜色,宁静的月光下,沉沉睡去。与其说他是睡着了,不如说他是因劳累过度昏过去了比较正确。因为当他再次清醒之时,已经是任务约定第三日的正午。

  左护睁开眼睛时,便看到那远远的山口路上,有三道忙碌的身形在帮他搬运山石,而自己躺在较远的花丛中,身上还被细心的盖了一块毯子。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忙爬起身来去看。

  却是香凝,柳芮还有秦恪三人前来帮他!

  “你们!……”左护欢喜的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内心实在感激不尽,因为这个任务光靠他一人,是打死也完不成的。没有灵石,任何人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来帮他干活的。

可是,真的应了那句话,患难见真情。关键时候还得靠这些师兄姐妹们啊!

  香凝正在吃力的搬一块石头,原本娇俏的脸上也脏兮兮的。听到左护的声音,慌忙放下手中的活跑过来。高兴的说到,“左护,你终于醒了,可把我给吓坏了!知道吗?你可是足足睡了两天一夜呀。”

  左护心里一惊,“什么?那岂不是今天是最后一天?!”

  香凝笑到,“对呀,不过也不用担心,有秦大哥和柳姑娘帮忙,很快就可以完成了,你看,山石已经不多了。”

  左护仔细一瞧,果然打通了不少,尤其是有秦恪修为凝气期四层的修士帮忙,果然很轻松的样子。左护醒了秦恪也不搭理,用那把长剑轻轻一挑,大块的石头便像豆腐似的被剖开,再有柳芮这凝气期三层的修士用掌风一扫,细碎的山石被分至两侧,果然比他用蛮力干的快多了,道口的尽头也只有两三丈的距离有大山石阻路。

  看着秦恪和柳芮那么卖力的帮忙,左护心里一暖。暗想,虽然秦恪和柳芮性子有些不近人情似的,但心肠却这么好。看来有时候用眼睛判断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的,蓝冰师傅也肯定知道自己完不成,故意放水,让他们来偷偷帮忙。要是存心跟他过不去,只需要派个小修士来监督,他指定只能自己搬,还干不完。这样一想,突然觉得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谢谢你们了!”感激的向秦恪和柳芮忙碌的背影高声喊到。

  秦恪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到,“你也快来帮忙吧,干完我还要回去修炼呢。”

  柳芮同样回头看了他一下,但没说话。

  “哦,好!”左护高兴的应着。

  香凝则悄悄的盯着他说,“真的还可以吗?你要不,再休息一会儿吧。可不要太勉强……”

  “没关系,怎么能看着人家帮忙的干,自己倒休息了呢,放心吧,我现在浑身都是劲儿了!”左护笑道,说罢便走去搬石头了。

  香凝慌忙在身后说到,“别着急嘛,我俩一起来搬。”

  就这样,秦恪柳芮在前面配合着清除较大的巨石,左护和香凝在后面一起将残碎的石块搬开,整理凹陷的道路。四人互相配合,终于在太阳落山前,让这条路露出原本的样子。是一条直通地字门的峭壁夹道。

  还好在规定时间干完了,左护与香凝擦了擦脸上的污渍,相视一笑。再看秦恪和柳芮身上一尘不染。同样的活,修为高的就是显得轻松一些。

  来到秦恪和柳芮面前,左护笑了笑。以前没有太多的交集,这次突然间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还真有点不知说什么好。

  气氛有些尴尬,左护说,“真是谢谢两位了,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见城中有酒肆,不如我来做东,请你们去吃顿饭,廖表谢意,怎样?”

  左护很热切的望着他们。

可是他俩却似乎对此并不那么感兴趣。

这时,香凝走近了。说到,“你这个东还是改天再做吧,身上脏兮兮的,还是去灵泉山好好梳洗一番。再去事务宗把任务完结。以免延误期限。”

  秦恪一直一个无所谓的神情,柳芮更是无所谓。

  左护听香凝说的有道理,就说,“那……只好改日了,明天怎样?”看着秦恪问到。

 “还是免了吧,蓝冰师傅要我们从明天开始闭关一个月。那顿饭还是省省吧,要感谢,就谢香凝吧!” 秦恪冷淡的一笑。

  说罢,转身飞踪而去,柳芮紧随其后。

  “喂!……”左护想要追上去,却被香凝拉住。“不要管他们了,我们在后面慢慢走就好。”

  “可是,我真的很想感谢一下他们嘛……”

  香凝轻笑,“他们两个都是修炼狂人,哪会多花时间吃饭的。想要感谢他们,日后有的是机会。”

  左护点点头,“嗯,说的也是。”突然想起来一事,“遭了,他们没有解禁令,这样飞回去会被执法堂的人拦的!”

  香凝笑到,“放心吧,来的时候我们去找的那位梧东,要了地图和解禁令。你就不必操心了。”

  左护长舒口气,“哦,原来是这样……”

  香凝笑着,亲昵的搂着左护的胳膊,像小鸟一样依人。“他们没时间让你请客吃饭,我有啊,我要你请。另外,头一天蓝冰给我们讲了很多东西,你不在,没听到。师傅知道我们关系好,要我抽时间再给你讲一遍。不如去过事务宗后,我们找地方边吃边聊?”

  “就这么定了!”左护咧开嘴,开心一笑。

  二人相伴按来路飞回去。去灵泉山稍稍梳洗一番,便赶紧去事务宗。当到了那座事务宗时,温暖的太阳余晖已经洒满大地。从门内进去,在院内碰到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修士。看起来是事务宗的前辈,左护二人慌忙作揖。那人问到,“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找梧东师兄。”左护说。

  那人说。“梧东有别的事务外出还没回来,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哦,是这样,我刚才完成了任务,回来打声招呼,另外归还解禁令。”左护将令牌拿出交给那人。

  他接过令牌,说到,“那就把你的任务清单给我吧。”

  左护一怔,“清单?蓝冰师傅并没有给我清单啊……”

  那人一听蓝冰,了解的点点头,“原来是蓝冰的人啊,我知道了,你们随我来。”

  说罢,带着左护香凝走进一间屋子。只见宽阔屋内摆满了玉简,卷轴,和书薄。屋子的正中央放了一面磨盘大小的铜镜。

  那人闭目凝神,突然手指一挥,嗖的一声响,一枚玉简自动飞至他跟前,再次一挥手,将那枚玉简弹入铜镜消失。铜镜一闪,出现画面,正是左护他们搬运大石清理好的山口。

  那人轻抚胡须说到,“嗯,完成的不错。”手再次一挥,画面消失,玉简重新飞回手中,他走至一张桌子前铺开一个空白的卷轴,将玉简轻轻一按,玉简消失,卷轴上出现一枚红色的复杂符文。回头招呼左护,“来,将你的名字签在上面就可以了。”

  左护签了字,那人将卷轴收起,“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

  “多谢前辈!”左护和香凝高兴的作揖行礼。

  而后,如释重负的出了事务宗。

  香凝甜笑着看着左护,“恭喜你呀,顺利完成了任务。”左护也笑,现在梳洗完了身体,心里也没了负担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这都得谢谢你,说吧,想吃什么?”

  “这不着急,我先带你熟悉一下紫枫城,蓝冰师傅第一天时,就是带我们熟悉一下环境的。”说着,拿出一枚玉简递给左护“这个玉简是千叶宫的域界地图,大到灵兽山脉的方位,小到紫枫城各个建筑物的行走路线,都在里面可以找到,只需将意识投入玉简即可,我们现在还没有神识,查看可能会吃力些,不过多集中些精力时间长了就好了。”

  左护皱着眉头翻弄了下玉简,按照香凝说的方法将意识融入玉简,开始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一片混沌的画面,接下来随着越来越入神,居然看清了,是一张标记着密密麻麻建筑名称和方位的地图。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壳。

  “这紫枫城还真是不小啊,光是看地图的复杂程度,一个脑袋就两个大了。”

  自己哪有时间去逛街啊,还是找个地方修炼吧。左护暗想。

  二人沿着一条主街道走,路过一间楼阁时,香凝停住脚步。

  “这里是炼器阁,如果想要打造兵刃,花费相应的灵石,就可以打造,也可以自带材料,这样可以便宜点。不过,目前我们没有打造兵刃的必要,在紫枫城内严禁生死相斗。”

  二人继续在商街上走着,路过一些要紧的建筑物时,香凝都会出言讲解一番。

  “这里是丹房,丹谷里炼制的丹药都会定时运送到八大门所管辖区域的丹房里,我们天字门区域里有十六家丹房,分布在十六个主街巷上,新晋的弟子或死士,每个月会免费领取到一瓶共三十颗淬体丹,我们可凭这个枫叶标示领取。”

  香凝说着拿出一片绣着天字符的白色枫叶,递给左护。

  左护在典籍上看过,淬体丹是一种专门用于凝气期修士粹体的丹药,有助于突破瓶颈,完成进阶。在仙阳宗时,这种丹药是要花费灵石来买的,没想到千叶宫会每个月免费送,这么多的新晋弟子,每人三十颗,加在一起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千叶宫果然是底蕴深厚啊。想来那个丹谷,定是专门炼制丹药的地方了。在地图上,丹谷位于千叶宫的北面,西邻暗宗,东靠玄字门。

  “另外,我们每月还可在灵石轩领到十颗基本灵石。”

  “什么是基本灵石啊?”左护问道。

  “所谓基本灵石,是千叶宫每个修士成员每个月都可以领到的,用来吸纳灵力修炼,或是用来购买所得,以及私人买卖。但是除却基本灵石外。修士也可到事务宗领取任务清单,通过完成任务清单上的任务来赚取额外的灵石,也可以申请接受暗宗的秘密任务,一旦完成,可获得更高奖励。”

  香凝顿了顿继续说。

  “不过,我们目前最好不要领取任务,即便是事务宗的任务清单上的任务,对于我们的难度也相当大,弄不好,会有危险。蓝冰师傅建议我们新来的仙卒先修炼,以后有的是机会接受任务的。”

  听完这样一席话左护有了很多收获。原来,千叶宫里的修仙者是这样的生活模式,利用这种只要付出就能得到回报的方法,使得修仙成员与千叶宫整体运作形成了良好的循环。跟凡人间的做工得到报酬,再用钱养家糊口,是一样的道理。

  只不过不同之处在于,凡人需要的是金银珠宝,修仙者需要的是灵石灵物;凡人追求的是升官发财,修仙者追求的是长生之道。

  常听人说,修仙,必须切断凡尘,摒弃六欲;如今在左护看来,也并不是全对,正是这样或那样的欲望,让修仙者在凡尘中脱颖而出。

  左护想的入神,不知不觉中,二人来到一栋仿若酒肆的楼阁面前,上面还有一块大匾,描金走银,书写着天香楼三个大字。

  “吃饭的地方到了,我们进去吧。”香凝皎洁一笑,第一天时,师傅也带我们来了,点了一些从前听都没听过的菜。别看只是个酒楼,里面也是有学问的。

  看着天香楼,左护突然想起来了,刚进宫时,就看到有酒肆的,当时还问那个黑衫的引领使者,修仙者不热衷于五谷,怎会在这紫枫城内建有贩卖酒肉的地方呢?当时引领使还卖关子,说日后自会有人告诉我们的。此时一听,蓝冰似乎把这吃饭的地也着重讲解给徒弟听,就知道,里面的确有学问。

  于是,随香凝进了门。

  一进天香楼的大门,左护就闻到美味佳肴的香气,但是除了菜香外,左护还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东西。

  十分浓郁的灵力,就夹杂在这些香味儿里。

  “这些菜是什么做的,怎会有如此浓郁的灵力在呢?”

  左护不解的问香凝。

  “先找个位子坐下吧,这里的莲花鲮鲤的肉挺好吃的。”

  香凝轻车熟路的找了一个靠窗的桌位,与左护坐下。

  天香楼内桌椅板凳规划的条理清晰,零星的坐着几桌正在饮食的修士,最里边是一个略高一点有台阶的凭栏,从里到外依次排列着锅灶,几名厨子正在忙的热火朝天。

  餐楼的一角处有一个高大的柜台桌,一个青袍修士从躺椅上站起来,笑眯眯的迎向香凝和左护。

  “怎么,小姑娘,又来捧场了。”他笑着对香凝说,显然是认得她了。

  香凝笑着打了个招呼,“是啊,您这的菜这么美味,真想天天都来呢。”说罢,向左护介绍,“这是陆掌柜。”左护也相当恭谨的问了声好.

  陆掌柜看起来很和善,笑眯眯的。

  “呵呵,好啊,这墙上有菜谱,想吃什么随便点。”

  左护让香凝点了几个菜。自己也点了几个。这几天又累又饿,他感觉自己可以吃下整头牛。

  将点菜的清单递给一位传菜的青年,左护开始打量着这个像极了凡间菜馆的地方。从二楼也可以看到下方几名厨子的身影。

  从上面看,可以清晰的看到厨子的一举一动,这样细看来,左护发现了端倪。

  锅灶下没有用来引火之物,那火苗就这样凭空在锅底蒸腾,厨子们仿佛在用手掌操控火焰的大小。

  “他们居然再用灵力化作火焰烹熟食物!”

  左护不禁惊叹出声。

  “这些厨子可不是普通人,每一个都具有筑基期的修为。”香凝说道。

  “筑基期的修士,那为什么他们不寻找地方修炼,却情愿在此地做个烹饪厨子呢?”

  左护不解的问。

  的确,只要有些资质和机缘的人,踏上修仙之路,都不会放弃那追求修为的大道,利用一切可能和时间去做有助于修为提升的事,像这样做浪费修炼时光的事,却真不常见。

  香凝笑着摇摇头,他们第一天时,也这么问过蓝冰。

  “这是一个误区,一个修士的修为提高与否,跟闭关的长短没有直接的关系,修为的提升在于一个修士对于灵力的运用和淬炼,你们看那些厨子,他们用灵力生成的火焰烹饪食物,不断地将灵力转化为火焰,是有助于自己修为的提升的。另外,他们做厨子也会在事务宗领取到任务奖励,岂不是一举两得。”

  “原来如此!”左护了然的点点头。

  在过去,左护一直认为,修士的修炼之途,只有服食灵丹妙药和刻苦的闭关修炼,今天听到此话,确实长了见识。

  谈话间,左护看到一个厨子将一条头顶一朵莲花的白色怪鱼放到砧板上,开始剥鳞处理。

  “这是什么鱼,怎么长的这个怪样子啊?”

  “哦,看起来他们开始做我们这一桌的菜了,那个就是莲花鲮鲤了,这种鲤鱼天生就有灵力,没有开智的莲花鲮鲤就可以活一百多年,一旦开启灵智,此鱼就可修习法术,吞吐天地精华,结丹成妖。所以这莲花鲮鲤的鲤肉中含有十分丰富的灵力,而且年份越高,对于修士的来说,越是大补之物。”

  “难怪一进这天香楼,就充斥着这样浓郁的灵力了,原来,他们做菜的食材全都是天材地宝!可是,这样的灵鱼仙兽非常难捕捉,他们的餐楼是怎样得到的呢?”

  “紫枫城里的餐楼掌柜,会花费灵石向事务宗呈递任务清单,事务宗会委派申请任务的修士出城,或是出宫狩猎,狩猎得来的灵兽会被各大餐楼竞标收购,列为自家的食材。狩猎者从事务宗得取奖励,就是这样。”香凝答道,她冰雪聪明,这才几天,就把一些基本事务摸清楚了。

  听了此番话,左护暗自佩服千叶宫,怪不得千叶宫你能够成为太罗国的主导宗门,这样的治宗手段,真是相当严密啊。

  其实左护有些大惊小怪了,这些生存体制,大多都是借鉴凡间城池的,修仙者也都是从人间走出来的,他们身上有不可磨灭的人间烙印。无论修炼到什么程度,他们的心始终是人,永远无法褪去人所拥有的七情六欲。只要拥有的是人心,他们就会做与人类相类似的事。

  不多时,他们点的菜就已经有人端上来了。

  清蒸鲮鲤、跃山羚的肉炒虹豆、花仙鸡和参竹炖的汤、用仙域长大的栗子做的红豆糕点。

  看这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就知道,这些修为筑基期的高手,不仅仅修为了得,连这厨艺也不简单哪!

  

  左护尝了一块鱼肉。

  鱼肉鲜的的不得了!肉质又滑又嫩,入口即化。食物入腹之后,一股浓郁的灵力至胸腹部扩散至全身,令左护浑身都自在,搬石头,耗费的精力迅速补充回来。

  果然是好东西!

  左护也不顾形象的大快朵颍,香凝也一脸幸福的品尝起来,一口一口的噙着参竹汤。

  吃的很高兴。

  酒足饭饱之后,左护觉得浑身都热乎乎的。仿佛全身的经脉都在游走灵力!

  香凝喝着茶,左护意犹未尽的吃着炒虹豆。

  “左护没有吃饱啊?要不再给你点一份儿菜?”

  香凝笑着打趣说道。

  “唔,吃饱啦,这顿饭吃的真舒服啊!”

  左护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的斜倚在椅子上,逗得香凝咯咯直笑。

  “左护可真没出息,像个饿鬼投胎是的,呵呵呵....”

  “你才饿鬼呢,是真的很好吃嘛,真没想到,修仙者也可以有这样的口福啊。原本以为,修仙之路很平淡,却没想到还能品尝到这样美味的味道。”

  香凝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呵呵一笑。

  “左护可不要只是学会了吃哦,今天我带你来,是希望你们能多了解一些修仙人的真实生活与修炼。目前,我们都是处于凝气期的初阶,修为最高的要数秦恪凝气期四层。凝气期最主要的修炼任务就是吐纳灵力,说白了就是积累灵力的阶段。每当经脉中的灵力处于饱和时,就遇到了所谓的瓶颈,突破瓶颈的方法就是进阶,进阶的过程就是凝炼经脉,脱胎换骨的过程。所以呢,在凝气期时要想进阶,就要不断地积累灵力在体内。”

  说罢,手掌一翻,不知什么时候,她手心处多了一枚玉简。

  “这个是洗髓纳灵的功法,师傅要我交给你的,咱们四人中,只有秦恪修炼的是本家功法,左护你如果也有自己的功法,也可以不修炼这玉简中的洗髓纳灵。”

  左护接过纳灵心法的玉简。

  他倒觉得无所谓,自己的修为只有凝气期一层而已,之前为了寻找合适自己的修炼方式,修习的心法口诀太过庞杂,难得有比较专一的功法提供,干嘛不接受。

  香凝说道,“蓝冰师傅要我们接下来,自主修炼闭关,一个月后要看到明显的进步。她还说,时间紧迫,两年后将会进入炼狱谷进行淘汰修炼,被淘汰的人,将会被送到国境山脉:所以现实还是很残酷的。左护要仔细上心哦。”

  听到炼狱谷时,左护脸色都微微一变。

  果然有炼狱这个地方,两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必须要有出色的表现,才能不被淘汰。看到左护出神,香凝知道,他也为此担忧。便安慰到,“也不必太过在意的,两年时间,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机遇等待我们。”

  左护点点头。

  酒足饭饱后,付了两块灵石。

  与香凝出了天香楼。

  “你预备怎么规划这一个月啊。”左护问道。

  “我啊?....”

  香凝用手指轻轻点着下巴,故作思考着。“我跟你一起修炼吧。”

  “什么啊?你跟着我,岂不是变成了我的跟屁虫啊?!”

  “你才跟屁虫呢,人家一时想不起来怎样规划,所以干脆跟你搭伙儿呗....”香凝嘟起粉嫩的嘴唇。

  “那好吧,看你这么可怜,就让你跟我搭伙吧,不过你可不要打搅我修炼哦。”左护摆出一副大哥哥教训小妹妹的样子,趾高气扬的道。

  “是,是是。我不打搅大侠修炼,你就勉为其难帮帮小女子吧!”香凝甜甜一笑,。

  “嗯,好吧,走吧,我们野郊开辟洞府闭关吧。”

  香凝欢快的点了点头。

  左护手里拿着一个玉简,那是蓝冰托香凝交给自己的用来在丹房和灵石轩领取每个月的丹药和灵石的凭据玉简。闭关可是需要这些东西相辅的。

  “我们先去把基本灵石和丹药领了吧。”左护说到。

  香凝摇头说,“我已经领过了,你去吧,我先到野郊挑选闭关洞府,选好了就给你传音,要快些来哦。”

  “好的。”

  二人分头行事。

  丹房和灵石轩离得很近,省的多跑路,左护领了一瓶淬体丹和十颗极品灵石。

不料出了丹房,恰好碰到从灵石轩出来的秦恪。

左护笑着迎了上去。“喂秦恪,这么巧啊....我刚才跟香凝在天香楼大吃了一顿,早知道你还未闭关,我就喊你一起了。”说罢将手放在秦恪肩头,表现的亲近一些。左护可是真想交他这个朋友。

  可是没成想秦恪向后一撤,退开一步。左护想要亲近的手扑了个空。笑容也一僵。

  “离我远点儿,没功夫跟你瞎扯,淡!”秦恪冷冷的说道,

  左护一愣,但依然脸色含笑,“....不要这样嘛,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了。况且你帮了大忙,理应感谢你的....”

  “帮忙?我可没这么闲!要不是香凝给了我跟柳芮一人一百块灵石,我才懒得去呢!”左护话还没说完,秦恪冷笑着将他一把推开,扬长而去。

  脸色微僵,任由秦恪将自己推了个趔趄。残笑未褪尽,显得有些苍凉。“原来...是这样....”

  ........

  香凝选好洞府后,便给左护发传音。可是等到天黑了,他才慢慢的走来。

  香凝笑嘻嘻的上前给了他一小拳。“你还真是不守时啊,怪不得师傅要罚你的。喏~我找到两个相邻的洞府,很不错吧!”她自顾自的说,却没觉察出,左护此时情绪低落。

  “我被师傅罚,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左护声音有些沙哑,还有一丝怨气地质问到。

  香凝吓了一跳。原本是开玩笑的,可听左护的话,还当了真。慌忙敛了笑容,说道,“不...不..我没这个意思,我..开玩笑的啊。”

  “你没有看不起我,是可怜我是不是?!”左护有些咄咄逼人的再次质问到。

  香凝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左护可不是那种开不得玩笑的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怯怯的问,“你..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

  “出了什么事?你花了两百块灵石请那两个人来帮我,把我当傻瓜一样蒙在鼓里,让我天真的以为他们是真心为了帮忙而来!高估了自己人格魅力,你还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左护惨然而笑。

  香凝一怔。随即醒悟,暗暗怪责秦恪柳芮不守信,明明答应过自己不张扬的。她知道,左护自尊心强,要令他知道自己花费灵石来帮他,肯定会有心理负担,所以才隐瞒。

  “原来是这件事啊,其实也没什么的...我只是想要帮你而已。”

  “假如我没帮过你,你还会帮我吗?....你是想要尽快报恩,好摆脱我这个废柴吗?如果是这样,我不需要!”

  香凝听完这么绝情的话,心里也生了气,自己好心帮他,倒帮出了罪过。于是鼓起小脸说道,“我才懒得报答你呢!那二百块灵石是我借给你的,可是要收利息的哦!哼!”说罢,气呼呼的转身进了洞府,关闭洞门。

  左护被香凝的生气一激,反而清醒过来。

自己没理由冲香凝发脾气。之所以失态,只是内心太过自卑。

把唯一一个真心帮他的人都给伤了,心里有些懊悔,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真该打!”

  良久之后,冲香凝洞府小心翼翼地喊道,“...对不起啊,香凝....”

  其实香凝一直透过洞门缝隙偷看着左护,见他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不仅气也消了,还有点心疼。等了一会儿,再次打开洞门,缓缓走出。来到他跟前,幽怨地瞧着左护。

“对不起,我...” 左护低眉顺眼地再次道歉。

  “”好了,好了...不必道歉了....哪有这么傻的人啊,自己打自己....”抬手轻抚左护脸颊。

“以后不要再这样了....”香凝柔柔的训诫。不知是让他以后不要再自己打自己了,还是不要再把别人的好心当驴肝肺了。

  左护只是连忙点头,“嗯....”

  香凝笑了笑,“回洞府修炼吧,一个月以后见。”

  “嗯....”左护再次应了声,“你先回。”

  香凝一笑,转身回了洞府,关闭洞门。左护望着那扇门默默的站了一会儿,也笑了。

心里想明白了。人生在世,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这就足矣。

  他转身进了旁边的洞府,关上洞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