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08 救美英雄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7512  |  更新时间:2018-03-10 02:02:53 全文阅读

8

有了比较就有了伤害。

  “得想办法学到一些精妙的飞腾术才好,不至于像今天,连跑都要拉在后面!”

  左护挥汗如雨,但脚步不敢有怠慢。

  就这样狂奔了近一柱香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周遭深山环立,森林掩映。一条洒满枫叶的石子道,由北向南。显得有些突兀,看来是经过人为修葺。整条道路上只有左护一行人在走,置身于荒草丛生的道路上,感觉有些阴森。

  正当众小修士有些纳闷儿,为何要在此路上突然停止飞遁,改用步行之时。黑衫人停了下了来。就在他前方,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四道残影。

  清风拂过后,地上四个黑衫人单膝跪地,衣着打扮几乎与引领使一模一样,灰色的笑面花纹的面具,鳄鱼皮般的手臂护甲,黑色的腹带,就像随时准备执行刺杀任务的杀手一般。

  这种让人称羡,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却在此地显得稀松平常。惊得左护等人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程度的遁术啊!”

  “他们怎么跟引领使的打扮一样啊?”

  “是啊,是什么人啊?”

  虽然打扮一样,但细心的左护还是发现了他们与引领使者的不同,那就是腰间同样都佩戴着的枫叶,颜色不同。

  引领使所佩戴的枫叶是红色的,红枫。而他们四个所佩戴的是青红相间的枫叶。

  “参见中卫大人!!”

  四人齐声觐见引领使,称呼他为中卫大人。

  其实,千叶宫中的暗宗组织十分严密,拥有细腻的等级划分。宗内的成员被称为暗卫,分为上中下,三等。

  下等暗卫修为一般为凝气期左右,拥有不弱的战斗力和遁术。佩戴青红枫叶。

  中等暗卫修为在筑基至结丹期左右,修为高深,仙力充沛,每天至少执行两到三个任务不在话下。战斗经验充足,手上占过血。拥有调配百名下等暗卫的实权,他们佩戴红枫。

  上等暗卫,修为结丹期以上,身份神秘,平常人根本很难有机会接触。每一个人都经过战场的洗礼,拥有载入史册的战功以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伐之力。他们直接听命于千叶宫宫主。是修真国战争中的王牌。他们佩戴金枫。

  而带领左护等人进宫的引领使,就是中等暗卫,最近负责本国内的宣召各宗门新进仙卒死士的事务。

  引领使双手抱肩,手一挥,官架子十足。

  “你们去别处巡视吧,这里没事了。”

  “是!!”

  话音刚落,四位下卫便随风遁去,好像从来都不曾在此出现过。原来,左护等人已经进入千叶宫紫枫城暗卫巡视的范围。不论是谁都不能随意的莽撞飞行。

  打发掉四个黑衫人,左护等人沿着这条红枫路继续走;大约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左护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玉石拱桥,桥下是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水,远远地,能听到水声。距离这条河五六百米的地方是一座高大雄伟的宫墙,与东西两边的山岳相连,纵横百里。宫楼下黑色的城门紧闭,只有左右副门洞开,左护一行从旁侧的副门进入。

  门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名长眉老者,盘膝坐在蒲团上。

  见有人来,其中一个穿红衫的老者睁开眼来,引领使抬起手中的红枫给他看,老者看了一眼便又闭目打坐,引领使带着众人走进城洞。原来二老者是负责看守门厅的修士。

  大概被这种肃杀的氛围感染,走入城洞的期间,没有一个人开口讲话。

  经过城洞短暂的黑暗后,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千叶宫紫枫城!

  此时,天时已晚。

  像是凡人界的街城一般,进了城门,迎面就是各色商楼林立两侧,甚至还有酒肆当铺。街道上的行人不多,大都是独行,酒肆楼阁靠窗的位置倒是有几人坐在一起谈笑,不时的打量着刚入城的左护一行。

  “这里怎么像是凡人界呢。”

  有个弟子忍不住发问道。

  “是啊,修仙者怎会需要这些酒肆商楼呢,”

  走在最前面的黑衫人呵呵一笑。

  “修仙者也是人修来的,也有七情六欲,也有需求,也有欲望,只不过所追求的东西不同而已。”

  这是今天黑衫人第一次主动讲话,让小鬼们好一阵惊奇。

  “使者大人,这些酒肆当铺里都卖些什么啊,难道是鸡鸭鱼肉吗?可是我们修仙者只要学会了吐纳灵力,基本上就已经可以辟谷了,食物可有可无了呀。”

  黑衫人摇了摇头。

  “这个你们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现在我领你们去就近的新士集结点。”

  说完又继续走了,惹得众弟子直翻白眼。

  “又开始卖关子....”

  这紫枫城的规格的确不小,杂七杂八的屋宇数不胜数,街路也是纵横交错。

  就这样左拐右拐之下,来到一座占地七八顷的宅院里,院子里很大很空旷,一条长廊直通里间的大堂,隐约看到里面有不少的人,长廊每隔一段的廊柱上悬挂着一个八角的夜明石,此时夜色初显,夜明石是亮的,将整座宅院照的恍恍惚惚。

  引领使带着他们穿过长廊,走入大堂。堂上聚集了很多修士。

  他们的进入引来了不少的目光,目光虽不是敌视。但其内包含的漠然,防备,轻视甚至还有淡淡的挑衅,都让初来乍到的左护这些仙阳宗弟子感到有些不适。就如不同领地的狼群在爆发大战前互相试探底细。气氛寂静且压抑。仙阳宗弟子们也不甘示弱,用同样防备,轻视,和淡淡的挑衅的眼神做了回击。

  趁此机会,左护对大堂默默观察。

  殿堂两侧很宽敞,由低到高排列的石阶上排列着近千个蒲团。那些人有男有女,衣着也杂乱无章。像短时间内被某种命令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但如果细心看,会发现他们都是十分规律的划分着打坐的区域,坐在一起的都是服饰相同的。左护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但年纪都不大。

  “咦,那些不是蛇王宗的女弟子吗?”

  一个仙阳宗弟子用手指了指左边靠里一点聚集在那里打坐的一众女修。

  左护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的确是蛇王宗的人。

  “看来这些都是各宗门选出来的参加死士修炼的人,跟我们一样。”左护暗想。

  “你们在此找个地方打坐吧,明日会有人来安排你们。”

  说罢,引领使慢慢融入夜色,留下仙阳宗弟子傻傻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都暗自把这个一路上沉默寡言,性情呆板冷漠的黑衫人骂了百遍。“这个甩手掌柜做的太明显了吧,这大老远的跟你跑来,到了连口茶也不给喝,什么也不告诉,直接把人晾在这不管了....”

  但没办法,既然来了,就算啥也不知道,也只能硬着头皮保持冷静和沉稳。可不能在其他宗派面前失了风度,丢了仙阳宗的脸!

  “有什么好看的,老是看我们做什么....”

  一个胖乎乎的同宗弟子不满的嘀嘀咕咕,另外一人用手指压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嘘——小声点....我们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得罪人比较好。我看我们大家还是先找个位子坐吧。”

  众弟子倒是很听话,出门在外,还是这些一同来自仙阳宗的修士伙伴们显得更亲近,枪口一直对外,变得很团结。找到了一片靠边上的蒲团区,算是仙阳宗弟子的领域了。

  不久后,大堂内的气氛开始活跃了,各自开始谈话聊天。

  蛇王宗的女修作为大堂里唯一的专收女修的宗门弟子,格外引人瞩目。一些血气方刚的家伙总是有意无意的开始卖弄自己,大声讲着笑话,企图引起女修们的注意,甚至离得那些女修近的开始向她们搭讪,但女修们似乎兴致不大,甚至有些排斥和提防。

  突然间响起一声利剑出鞘的金铁之音。

  “走开!你这个下流的东西!!”

  是个女人的声音,带着愤怒。

  原本闭目打坐的左护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喝吸引的看了过去。

  蛇王宗打坐的区域一众女弟子都站在台阶上,一名青衫女子手握一柄蛇形利剑直指旁边一名男子。

  那男子生的粉面俊俏,但双眼却透出油滑,脸上挂着讥诮的神情,此时他坐在蒲团上微微趔趄着身子,躲避着剑刃。

  “这位小妹妹干嘛这么大火气,我没招惹你啊!”

  “你!....”

  青衫女气的说不出话来,神色既羞又恼。

  “香凝,怎么啦?先讲清楚,师姐为你做主!”

  旁边的几名蛇王宗的女修也纷纷凤目含怒。

  “他...他摸我的!....”

  “喂喂,可不要乱说,坐的这么近,难免会碰到的,但你不能这样就污蔑我吧!”

  粉面男子一脸的委屈,对着周围人挤眉弄眼的发着牢骚。

  “你就是在摸我!碰到跟摸,我又怎会分辨不出!”香凝看起来很生气,脸色涨的通红。

  哈哈哈哈哈!!!

  粉面男子周围的同宗爆出哄笑,做出如此不堪之事,不以为耻,却似反以为荣。正经讲道理的遇上不讲理的,就俩字“没辙!”吃了亏的女修们被这些无赖般的人气的脸色都绿了。

  粉面男也笑着说道“那你讲讲看,碰到是什么感觉,摸....嘿嘿,又是什么感觉呀——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再次爆出一阵狂笑,引得其他看热闹的宗门也哈哈大笑。让刚才还盛气凌人拔剑想要拼命的女修们显得有些被众人孤立。

  “你们神沙派真是欺人太甚!”

  一众女修再也按捺不住,纷纷将剑刃亮出。看样子要动真格的。

  可就在这一霎,其中一名神沙派的人大袖一甩,顿时一片彩色烟尘笼罩女修。旁边的人也迅速闪开,以免受无辜之灾。

  这不知名的烟尘过后,女修们各个身形不稳。

  “怎么样,我的迷幻沙雾可是特别配置的,没力气了吧。”

  一个矮个子神沙派的人双手抱胸,一脸得意的站在那里。

  “行啊,文利,身手见长,这次丢的很准啊,一个都没漏掉。”

  “那是!”

  ......

  神沙派的修士旁若无人的互相吹捧着。

  一个高个的神沙派人走到站立不稳香凝面前。用手撩拨着她的秀发,她似乎想要躲开,无奈身体无力,只能蹙眉咬着下唇。流下屈辱的眼泪,这样梨花带雨的神情,惹人怜惜。

  看到此幕,远处的左护竟心中泛起不忍。他不明白,身处千叶宫竟然公然出现调戏良家妇女的事,却没人管,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神沙派的人还在肆无忌惮的侮辱着她们。而先前那个粉面男子也开始变本加厉。

  “说我摸你,那我就好好来摸摸你!”

  说罢,双手就开始向香凝腹部伸去。

  “有人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

  吓得粉面男子赶紧缩手。

  所有人都朝门口望去。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进来。粉面男子脸色一变,眼神瞬间凌厉。知道有人犯贱,想做出头鸟。回过头来,将殿上人都冷视一周。他们神沙派的人向来耍别人,还没人敢耍他们。这次居然有人敢做出头鸟,他想趁机会立立威,日后在千叶宫,自己人也好混。于是厉声喝问,“谁喊的!”

  那一嗓子其实是左护一时情急叫的,原本他可没想惹事,但是当看到那个女孩要遭人欺付时,还是忍不住要帮忙解围,无奈自己修为不够,想要上演英雄救美的话,肯定没好果子吃,情急之下,大喊“有人来了”

  但喊完就后悔了,这不是祸水东引嘛,别人是解围了,可谁帮自己解围啊?

  只能硬着头皮想,“人这么多,谁会追究的出来。”也就低头默不作声。

  “是谁喊的!!”

  神沙宗的人面色不善的盯着左护这边。虽然分不清谁喊的,但具体的位置却听得出来。

  左护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心想完了,肯定要被出卖了。因为平日里,在仙阳宗自己的人缘并不好。

  但出乎意料的是,没人吱声。

  “嗯,这帮人真够义气!”左护暗想。

  神沙宗有个高个子走了过来,一把拉起左护旁边小胖子的衣领,左护记得他叫卢家成。

  “胖子,说!是谁喊得。”

  卢家成把小脸一别。

  “我怎么知道,我没听清!”

  “砰!!”一声巨响!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高个子用力一推,便把卢家成甩了出去,摔在台阶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他这样做,一触即发,所有仙阳宗的人都站起来。一言不合就要掐架。两个血性方刚的仙阳宗弟子,二话不说,一人挥拳,一人出脚。准备用武力讨还公道。这种气势倒颇有点振奋人心的男人气概。

  结果,高个子不知使了一招什么功夫,身子一鼓,用力推出一掌,结果所有人像撞上了墙壁一般。摔得人仰马翻。

  他发出一声狂笑。

  “原来都是些虾兵蟹将,我可是凝气期四层的修为,修炼过战技,就凭你们,跟我斗!”

  左护也被甩了出去,恨得牙根痒痒,说到底还是修为不济,他知道,只有到了凝气期三层以后才能修的成战技。这些仙阳宗的弟子修为还没有一个达到凝气期三层的。对方有高手,难怪会如此嚣张。

  高个子再次踏步而来,一脚踩在一名弟子的胸口处,那弟子顿时脸色胀紫起来。

  “说,你们服不服?”

  事情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追究谁是出头鸟的问题了。这关系到,以后在千叶宫怎么混的地位问题。

  “你别再逼他了,是我喊的。”

  左护站起身来,冲他摊了摊手。这个责任必须有人来担,不能让自己的门人为他的鲁莽买单。

  虽然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但是当看到凶神恶煞的神沙宗人一个个聚集过来时,心里还是有些发憷。

  “呃...喂..各位,只是开玩笑嘛,何必这么认真呢...呵呵呵。”从小到大,打架从来都认怂的他,还真没准备好怎样当一个英雄。这让一旁看热闹的人群传出失望的嘘声。

  “开玩笑?开什么玩笑?!我们跟你很熟吗?”

  粉面男子一边朝他走过来,一边冲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给我打,往死里打!!”

  这个粉面小生,好像说话总有他的份,可一旦要动手了,就准备向后缩。

  这不,他话音刚落,高个子的家伙就拂袖握拳,要开始当打手了,看来平日里没少做搭档。

  左护看此情形,眼珠一转,这个高个儿修为太高,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加上其余帮忙的,自己挨上这么一顿揍,不死也要脱层皮。

  于是计上心头。

  “慢着,那位白面小哥儿。”

  左护一指粉面男人。

  粉面小生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道

  “怎样?怕了吗?想求饶?!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给我打!”好不容易找了个软柿子,怎么着也要狠狠的捏一把,要不然,怎么替神沙派的兄弟们立威啊。

  左护换上一脸讥诮的神情,悠悠的道。

  “我怎么会怕呢,像你这种角色,我一只手就可以解决,只不过我不甘心啊....碰到你这个没有胆的人,捅了篓子就要人家高手大哥做打手。我只是替你感到害臊而已。”

  这一句话,是为了故意激怒白面小生。

  “这位大哥的修为高深,在下左护十分佩服,我和你交手的话,自认只有挨打的份,但是,江湖事,江湖了,那位香凝姐姐是在下的朋友,朋友受了欺负,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即使是要挨打!”

  高个被左护一番奉承,心里美滋滋的,再看左护为了义气的义正言辞,却有些佩服他,下意识的顺着左护的话往下接。

  “怎样算是江湖事,江湖了?”

  “好说!既然是那位白面小哥挑起的事端,欺负了我的朋友,我就向他发起挑战!如果我输了,赔付你们三百块灵石,我自认倒霉赔钱了事。若是我侥幸赢得一招半式,他要向我的朋友道歉!怎么样?!”

  左护的言辞恳切,模样不卑不吭,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老江湖人的豪迈气质,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尤其是他说到三百块灵石的时候,高个子眼睛都放光了。

  修真者不用钱币,唯一看重的就是灵石,灵石里的灵气不仅可供修仙者吸收修炼,还可以当做货币进行修仙者之间的交易,三百块灵石虽然不多,但是平白送给自己,或是打赌打赢了,也是一件很爽的事儿。

  高个子摸着下巴考虑了下,回头看向粉面男人。

  “怎样,禹都?这三百块灵石你能赢下吗?”

  听完此话,那个叫禹都的粉面男子恨得牙根都痒了,一恨左护的狡诈,几句话就化解了被人群殴的危机,还顺便给自己下了个套;二恨高个男脑子不好用,明明用众人拳脚就能解决的事,非得顺着外人的杆儿爬,把好好的群殴事件,变成了赌博。自己倒成了赌注,你就这么缺那三百块灵石吗?最后还问,禹都,你能赢吗?你特么到底是谁的人?

  差点儿气的吐血。但是周围人都看着呢,自己就算不为赢那灵石,为面子也得迎战,还必须得赢!

  粉面男禹都重新换上讥诮的样子回应左护。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单打独斗吗?我就依了你,可是,我下手可没个轻重,周围的道友都给做个见证,是他要打赌的,若我打死了他,可不会跟他偿命!。”

  说话间就要直奔左护而去。

  “神沙派的卑鄙小人!不要伤害无辜人!”

  禹都停止了动作。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那个叫香凝的蛇王宗女孩儿身上。刚才就是她在禹都出手之际大骂神沙派。

  此时的她,已经可以站立了,但脸色有些苍白,看来那所谓的迷幻烟尘的药劲不小。

  她冲左护望了过来,一双大眼睛脉脉含情,充满了感激和担忧。

  “公子不要趟这个浑水,这事跟你没有关系....”香凝冰雪聪明,知道招惹了群不得了的人,那位公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定不是神沙派禹都的对手。

  左护无奈的笑了笑,他也知道跟自己没关系,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是骑虎难下了。只希望这个叫禹都的小子不会太强,最好能赢他。最好是能尽快来个管事儿的人制止打斗,也好替自己解围。

  “香凝姐不用担心,只是打个赌而已。”

  左护一口一个香凝姐,叫的那女修小脸微红。

  “可是....”

  香凝的声音很低,左护自然没听清,到了此时,可不能拖拖拉拉,免得对方反悔,自己要挨群殴的。身子一跃便跳出了神沙派的包围圈,来到了院子里。禹都怕他跑,也迅速来到院子里。大堂里的众人一看要打架,有热闹看,都跟了出去,蛇王宗的女修因为担心左护也跟着跑了出来。

  左护与禹都在的院子里面对面站着,这院子仿佛是专门设计好的战斗场地,宽敞的很,长廊就仿佛观战台。

  院子里的左护心里直打鼓,这是平生第一次与人正面交锋战斗。

  说实话,有些紧张。

  但是反观禹都却面带微笑,仿佛心有成竹一般,他也懒得废话,自袖中滑出一柄模样怪异的铁扇。

  这肯定是他的武器了,左护想。手伸进衣襟下,拔出一柄短刀。

  “公子,小心他们神沙派的毒铁砂,那把扇子可能是暗器!”

  长廊里响起香凝的声音。

  不等左护反应,禹都动了。

  虽然速度不像那些暗卫般惊人,但依旧算是快的,一个呼吸,就到了左护跟前。

  铁扇一劈,来一招棒打落水狗,一扇子敲向左护的脑袋,左护将短刀一横,顿时火花四溅,发出一阵金铁之音。

  左护顺势弹开,跳出他的攻击范围,想来个躲为上策,不料有人大喊“小心!!”

  “不好!”左护听出那声音是香凝,心里一紧,但动作未停,双腿一用力,刚刚落地的双脚再次弹跃而开,在这一瞬间,刚才的地面上响起了一片暗器入土的“啾啾”声,激起许多烟尘。

  一个懒驴打滚,左护稳住身形,看了个究竟。

  “好险啊!”

  原来,禹都的铁扇果然可以发射暗器,他本想先用铁扇打乱左护阵脚,待他落地时,用铁砂结束战斗,不料被香凝识破,出言提醒,左护这才堪堪躲过危机。

  竟然真下死手!

  “你居然真敢用毒铁砂!”

  香凝自然心疼左护安危,出言质问。

  禹都用铁扇轻击手掌,一脸的可惜之状。

  “就差一点,居然被你躲过了。”

  他回头看了廊上香凝一眼。

  “怎么?这么快就心疼人家了,他是你夫君吗?”

  “你!.....”

  看着禹都泰然自若的打情骂俏,左护在心里快速的算计着战斗策略。

  这个禹都很擅长暗器,应该属于远战型的人,那只要控制距离,跟他拼白刃就好。

  想到这里,左护握紧刀柄,奔了过去。

  这下,把禹都吓了一跳,原以为这小子被暗器这么一吓,已经失去战斗意志了,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杀了过来,左护猜得没错,他的近战很一般。修为也只是刚刚踏入凝气期二层,没有修炼过战技,从来都是靠毒铁砂一击致胜,所以,方才没得手,也是出乎他的意料,扇子里的毒铁砂只够用三次。他也不敢贸然出手,还要防备上蹿下跳,身手灵活的左护。

  而左护虽然也没修炼过战技,但他喜欢研习凡间的江湖武功,剑法刀术,配合他凝气期的修为力量和敏感度,也堪称高手了。

  禹都每次将左护用力弹开,想要瞄准时,左护就左右跳动,迅速贴了过来,几个回合下来,禹都开始落下风,只能防守,不敢进攻了。打得他束手束脚。

  最后也打出了火气。

  “可恶的臭小子!逼我出绝招!”

  “哈!!”

  他发出一声暴喝,用力隔开左护的刺向胸口刀刃,左护以为他又想故技重施,用毒铁砂瞄准,于是左踏右措的贴过去。

  谁知,禹都一扬袖口,喷洒出了大片彩色烟尘。将禹都自己和左护一同淹没其中。

  “是那时的迷幻烟尘!”

  左护心里一紧,知道自己着了道。想要屏住呼吸已然来不及了,不小心吸入了一些,瞬觉头昏脑涨。身子一软跌倒在地。

  待烟尘散去,左护看到禹都也瘫倒在地。

独孤老道
作者的话

为了凑够三万字好申请签约 ,今天拼了老命更新三章 ...呼~~可真是累坏了 。希望能被编辑看中。期待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