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06 强权神诏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4996  |  更新时间:2018-03-10 07:10:54 全文阅读

三天后。

  在尘空的带领下,所有被选中的弟子离开仙阳宗的山门区域,在一片峡谷中停下脚步。

  尘空驻足,轻摆拂尘凝视着这群将要离家的孩子;这些修仙弟子里有很多都是尘空看着长大的,如今要亲眼目送他们离开,心中也不免生出惆怅。

  “出了这峡谷便离开了本宗的山门界域,你们最后再看一眼仙阳宗门吧。”

  众人闻言默默垂泪,但都陆续向亲友门话别。

  是啊,出了这峡谷,很难有机会回来探视,左护轻呼一口气,回视一眼来路。

  母亲果然没有现身来送他。

  左护紧了紧跨在肩膀上的行囊,心中有些失落。

  但他并不怪母亲,无论送与不送,最后都是要离别,何必徒增伤感。日后将要经历的困苦磨难,是需要坚强的内心来面对的。“或许这就是母亲要教我学会的东西吧。”

  清风浮动薄衫,左护显得有些孤独。

  尘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叹气颇感无奈。心想这一对母子还真是让人看不透啊,儿子倔强得像头驴,母亲呢,明明已经来送行,却不现身,真搞不懂。摇头苦笑一声,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不远处峭壁树丛一眼,便不再理会。毕竟这人家母子俩的事,干嘛操那闲心呢。摇摇头开始招呼众人启程。

  左护翘首凝望的那条路,东南有一脉峭壁树丛,枝蔓随风摇曳,露出一身紫衫的郝月娥。她看着拉在人群最后慢慢行走的背影,早已是泪痕满面。

  她擦了擦脸颊,但目光舍不得弄丢下儿子的一举一动,就这样默默地瞧着,看左护渐行渐远。而自己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

  当左护一行人行至山口时,尘空抬手示意众人止步,迎着山口的风他虚空打出几道法决,手掌一摇出现了一枚巴掌大小黑色令牌,顿时盈动山中云雨变化,景物开始呈现漩涡状态扭曲;不多时,路口完全消失,一蓬丈许宽大淡蓝色的光洞泛着黑色晕彩出现在众人面前,看的弟子们目瞪口呆。

  这仙阳宗是开辟在一处具有灵脉的空间结界中,使得宗门超脱于凡世之外,与其他宗门划分清晰地统治领域,自成一体。这种空间结界的阵法必须有结丹期以上修为的修仙者法力加持。因此一个宗门的护山阵法的强弱,也代表了此宗门拥有最高修为之人的强弱。

  尘空手中的令牌是开启护山阵的信物,持信物方可自由出入山门。

  眼见宗门阵被打开,尘空率先踏入蓝色光洞,随后在那蓝色的光彩中传来他淡淡的声音。

  “快些跟上,千叶宫的引领使者已经等待多时了。”

  左护自出生以来头一次离开结界山门,怀着好奇随众师兄踏入蓝光,只感觉眼前一片空白,脑袋被那些光晕晃得有些眩晕,慌忙运起凝气期那点儿灵力一冲,多多少少散去了许多不适,慢慢摸索着尘空的背影前行。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便看到尘空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白光中,紧接着左护也没入到那片白芒内,随后视野开始变得清晰了。可是往前刚踏出半步,左护便觉得身子有些不稳,一个趔趄,便有一种向下坠去的感觉。

  糟糕了!

  心里一惊,便知道这是要往下掉了,但没等他做出反应脚下一实,复又站稳了。

  稳住身形,左护打量其脚下,一朵云雾恰好飘在自己下方,但见尘空站在一朵云上,时而摇动拂尘,召唤一朵朵云彩,接住那些险些跌落下去的弟子们。透过脚下的云雾,隐约是一片水光。

  原来结界的出口竟然在这不知是湖还是海上!当目光扫过云雾下的水面时,左护一怔,他看到水面上站着一个人。

  是的,是一个人,就那样凭空站在水面上。

  一身的黑色短衫,灰白色的面具遮住他的脸,腰间一条灰白色的缎带挂着一片火红色的枫叶。双臂一直到手被黑色的皮甲所包裹,在阳光下闪着墨色的光辉。

  总之,这是一个全身笼罩在灰白色调中的人。

  此刻他正仰面望着左护一众人,面具上的花纹让他看上去正在诡异的微笑。

  来自千叶宫的引领使者!

  左护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

  “千叶宫的人打扮好奇怪啊....”他暗自腹诽。

  尘空早就注意到了下方的使者,轻摇拂尘报以微笑,率弟子们乘云缓缓落在水面上,与黑衣人面对面站着。

  别看此时尘空风轻云淡的微笑着,其实他正暗暗心惊,就在方才他踏出结界之门的时候就已神识外放,希望能早些确定引领使者的位置,不至于怠慢,可是神识扫了一圈却没发现有任何人的踪迹,以为使者来晚了,结果肉眼一扫水面才堪堪发现了那个打扮古怪的灰衣人。

  神识无法发现他,说明对方的修为比他强,可刚才尘空从黑衣人身上的法力波动来看与他一样都是筑基初期。修为相当,神识却高于他,说明此人战力强,灵力深厚。

  站的近了,左护发现黑衣人双臂上的皮甲有一层就像鳄鱼皮一样的凸起。手背上的护具布满了黑色的利刺。站在那里仿佛一尊人形的怪兽,不动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他是可以呼吸的生物。

  “想来阁下便是千叶宫的引领使者了,仙阳宗尘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对方实力很强,在修仙界,实力强大的人会受到尊重,加上他代表了千叶宫,所以尘空不敢怠慢,首先告了个罪,自报一下家门。

  黑衫人微微颔首。

  “在下千叶宫此次负责招募仙阳宗仙卒入宫的使者,因为任务在身,恕不便透露身份,请长老不要介意。”

  可能是带着面具的缘故,他的声音听上去想在葫芦里发出来似的,让这位黑衣人的怪异感觉更浓了几分,这使得人群后一直观察的左护微微一皱眉。

  “千叶宫的人怎么这么怪?”

  早就听闻千叶宫里有一种特殊的修士,他们经常执行秘密任务,他们的一切信息都是保密的,他们所修习的功法,战技都不会轻易让人知晓。他们甚至不会让人看到自己的脸,更不会主动通报姓名。

  这种有特殊修士所组成的机构称为——暗宗。

  尘空心里一阵嘀咕,方才对方讲话用的声音显然是经过变化的。不用真声,脸带面具,不愿透露名号,莫非此人是暗宗的人?为何千叶宫会为了招募死士动用暗宗呢?

  尘空心里虽有疑惑,但也不会去询问,要知道,在太罗国只有暗宗打听别人的分儿,没人敢摸暗宗的底细,被他们盯上的人可不会有好下场。

  马上摆出和欣笑容。

  “呵呵,哪里哪里,既然使者大人有任务在身,老道就不耽搁时间了。”

  在衣袖中拿出卷轴呈了上去,“这是此次仙阳宗所派仙卒的名单,名单上的人都在这了,还请使者一路多多照拂。”

  黑衣人将名单收起。

  “那是自然,日后这些都是千叶宫的门人,不会有所亏待,长老放心吧。”

  听完此话,尘空面颊一阵抽搐,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那使者话里有话,意思是,这些人现在就是千叶宫的人了,不在所属仙阳宗所管,千叶宫的人就必须心向千叶宫,即使是自己的母宗也没有资格再干预他们的生死,一切都有千叶宫做主。千叶宫定期向太罗国其他的宗派发布诏榜的目的其实就是一种削弱他人,保持自身主导的手段,自然不会希望所收募的仙卒再有其母宗的烙印。

  尘空只能尴尬一笑。“如此就辛苦使者大人了。”

  黑衫人嘿嘿一笑。

  “这些是后话,还有一件事要麻烦长老。”

  “使者大人尽管吩咐。”

  黑衫使者抬起双指在自己面具额头上轻轻一点,一抹金色的光自他天灵上飞出,在离头部三尺的地方化作展开来的金色卷轴。左护在远处隐隐约约看到那漂浮的卷轴上有些许字迹,但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尘空在看到金色卷轴时脸色一变。

  “神诏!”

  慌忙扶膝跪地。

  弟子们看到长老见到金色诏书也要恭恭敬敬的行如此大礼,便知道那不是普通的卷轴,很可能代表了千叶宫高层旨意,于是有样学样,统统跪倒在地。

  见众人跪地,黑衫人那奇特的假音再次响起。

  “在几天前,贵宗的三位结丹期的高层已经接到宫主的诏书,并被赐予了抑灵丹。”

  听闻“抑灵丹”三个字,尘空心头一惊,抑灵丹是千叶宫丹宗用秘法研制的抑制修士修为的毒丹药!只有千叶宫高层拥有解毒的方法。修士服后,若是不服用解药,将无法吸收灵力吐纳修炼。一般只有惩戒有过错宗门时才会使用,没有听说过仙阳宗有做了背叛千叶宫的事,怎么会?

  尘空心头疑问,但却不敢发问。虽身为长老,可是一些宗内秘密事务,他还是无法触知晓的。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仙阳宗后山,结丹期老祖在密室闭关。

  灰暗潮湿的地宫密室中,三双彷如星辰的眼睛同时张开。

  “千叶宫传诏士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呢?“

  中间一位老祖苍老的声音响起。

  “是啊,居然没有任何的理由,便赐下抑灵丹与我们服下,四十年内别想突破了,千叶宫真是欺人太甚!”

  左手边响起一个老妪愤怒的声音。

  “师妹小声一些,暗宗的人说不定在我们宗内安插了耳目,不要招惹麻烦!”

  “哼,对付我们小宗门,应该不会动用暗宗吧,二师兄不必担心。”

  右手边的老祖轻叹一声。

  “还是小心一些好,毕竟这是非常时期,说不定太罗国就要变天啦。”

  “大师兄,那个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据说紫枫城上空出现问鼎龙云,后被雷劫打散,说不定千叶宫宫主已经坐化了,如果是真的,恐怕会有动乱呐!”

  面对老妪询问,中间的老祖轻轻摇头。

  “不是特别清楚,不过通过这些天暗宗的动作来看,应该是真的,太罗国,大小一百七十多个宗门老祖级别的修士都被赐了抑灵丹。肯定是宫里出了问题,害怕出现反叛,才会用暗宗的人传诏赐丹的.....叶重若死了,不知会有谁出任宫主,邻国肯定也会得到风声,希望不要发生战乱才好。”

  “哼,千叶宫把持权柄也快数千年了,我看快要压不住了吧!”

  “师妹,这些事情还是不要操心了,我们小小的结丹期哪有资格讨论太罗国权柄问题,被抑制灵力四十年....不知此生还有没有机会结婴啊....”

  “二师兄,你总是这么畏首畏尾,一点雄心大志都没有!”

  “我!...”

  “不要吵了!”

  一左一右的师弟师妹,被中间的老祖喝住。

  “在这个时期,我们最好还是闭死关,不管别的宗派怎样的态度,我们都不能乱,求稳,一向是我仙阳宗的生存之道,若是邻国入侵,我们也必须做好战斗准备,千叶宫若败了,我们也没什么好结果!再说,宫里这许多年高手辈出,少了一个叶重,也不可轻视!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是,师兄!”

  老妪和左边的二师兄应声后,再次闭目开始修炼。虽然抑灵丹被世人传的神乎其神,说是除了千叶宫赐解药,否则无人能抵抗其上药效。但也有传闻,有人凭借修为,强行自解,因此若不试一试,多少心有不甘。

  中间的老祖轻叹一声也闭上了双眼,他只求这场动乱赶紧结束,千叶宫察觉不到局势的紧张,自然会派使者赐解药。

  渐渐地地宫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距离仙阳宗千里之遥也有一处修仙宗门,目神宗。

  目神宗的老祖是位修为结丹初期的修士,此时也被千叶宫赐下了抑灵丹。但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反而一脸的毕恭毕敬送走使者。自从八百年前,两位宗主相继圆寂,目神宗的实力便急剧衰落,他一个结丹期的小辈不得不独顶大梁。也许是实力太弱,很少受到千叶宫的注意。但这位老祖却很乐意如此。因为目神宗隐藏着一个八百年之久的秘密。

  那两位前任宗族兄弟并没死!

  结丹期的“老祖”定期会秘密的向这两位隐藏的高人禀报一些消息。宗门被赐抑灵丹,当然也是其一。

  在宗门的一处隐蔽之所,长着一棵近百丈粗细的古树,繁茂的枝叶几乎占据了整座的山谷。

  穿过密叶,有个树洞直通大地深处,在一处虬根纵横的土室中,一个老者盘膝而坐。

  半张脸被花白的长发遮挡,一只手藏在宽大的衣袖里。

  此时他另外一张脸透着灰色的气息,周身不时有灰光闪烁。

  “哈!!”

  大约半柱香过后,土室中发出一声暴喝。老者大袖一挥,灰光散去。

  他缓缓睁开那只眼睛,露出一丝阴骘的笑容。

  “千叶宫还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啊,一旦有事就拿这破丹药唬弄人,嘿嘿.....”

  老者发出沙哑的笑声,他抬头望去,那目光似穿透泥土。

  “叶重,就算是你也不会想到我还活着吧,我秋鉴,可是继你之后,第二个化神大圆满的人啊。问鼎失败了吗?哈哈....失败了好啊,失败了我才有机会!”

  “大哥,要起事了吗?”

  在土室里只有这个秋鉴盘膝坐在那里,但是却突然诡异的出现了第二个人的声音!

  秋鉴一怔。

  “秋贤,你醒了.....是啊,时候到了,这一天我等了八百多年.....根据探子回报,鬼丘国开始联络早先布置的棋子了,应该很快就要开始行动了。”

  “可是,我总觉得很怪,千叶宫的防范之策漏洞百出,我总觉得....”

  “嘿嘿嘿....你多虑了秋贤,任谁都不会想到,在一千年前我们就与鬼丘有联系了,这鬼丘的尊魔神功果然了得,竟能让我八百年间从元婴跨至化神大圆满!不过代价有些大啊,这神功需要人鬼双修,害弟弟你只能魂魄之体存于我的身体里.....”

  “大哥何必感伤,我反倒觉的,如今我的修为进步不少,似乎再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呢....我只是担心,如果太贸然行事,会有危险,如果成功,我们将来或许会成为鬼丘国的功臣,但如果失败,鬼丘国大不了前功尽弃,而我们将会被当成弃子,死无葬身之地啊!毕竟隐瞒了这么久,可不能功亏一篑。”

  秋鉴眉头微微一蹙。

  “不会的,如今的我,再加上这只手臂...”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只宽大的袖子。

  “就算叶重还活着,我都有与之一战的资格,更何况他死了!”

  听到此,那只秋贤的鬼也默默息声了,从来都是,只要大哥做出的决定,没人能够改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