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02 不甘苟存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5692  |  更新时间:2018-03-06 09:06:53 全文阅读

可是就在左护打算在这峰顶待够两年来赎罪之时,峰下的远处,却传来几声钟响!

仙阳宗是按照修为分等级的,钟响三声是凝气期弟子议事,弟子们听到钟声会在外门议事殿里集合。

钟响九声是筑基期弟子议事。

钟响十二声,则是有灭门的大事发生,门内几个结丹期的老祖会从闭关中出来!

而如今 ,钟响了三声 !

果然,山下有弟子跑上来通知左护,去议事殿集合 。

……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左护气喘吁吁的赶回仙阳宗那个低矮的,但是却显庄严的凝气期弟子议事大殿。

左护刚到殿门口,便发现殿内已近站满了凝气期弟子 。而他的母亲郝月娥也在其内。

郝月娥见儿子来了,便出来接 。帮他擦去额间汗水 ,:“不用跑的这样急的……”

左护对母亲露出天真的笑容 。:没事,娘亲不用担心 !”

虽然平日里在宗内总受委屈 ,但左护从来不再母亲面前表露伤感 ,怕她担忧 。

而郝月娥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懂事 ,所以会对左护有一种特别的宽容 。

虽然左护打了梁栋 ,还差点杀了人 ,但郝月娥却并没责罚他,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有担当的人 !

他们母子就是这样,互相支持,互相理解,在仙阳宗相依为命的 ……

正当郝月娥和左护说着话的时候 ,身后正殿大堂的太师椅上的长须道人冷漠的声音响起来了。

“这议事大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要这麽多人等你们成何体统?!”

说话的道人道号尘空。筑基初期的修为,原本一介散修,后拜入仙阳宗,成为长老。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总是副冷漠淡然的样子。颇有点了断尘世,目空六欲的意境;宗中弟子都很敬重他。

姚月娥转过身来,恭敬一拜。

“弟子知错了....”

尘空见到她认错,也不再追究。轻嗯一声,

“快入列吧。”

于是郝月娥和左护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入列了。

经过这样一个小插曲,议事大殿的氛围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大家都知道长老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殿上顿时静了下来,让站在一众弟子中的左护有些紧张。

似乎很满意自己给众弟子带来的压力,空尘轻咳一声压低了嗓音,说道,:“今天召唤诸位到此,是有重要的事跟大家讲。”

老道顿了顿继续说,:“近年来,我太罗国周围的几个国度的修仙界为了争夺更多地仙山灵脉大力陪养修仙死士和杀手。据可靠消息称,鬼丘国的死士联盟中竟然出现了化神境的人!严重打破了原本的力量平衡,让我太罗国修仙高层千叶宫感到十分不安。所以,千叶宫发出死士召榜,要求太罗国内每个宗门必须提供三十个弟子入千叶宫作为死士联盟的新力量储备。“

说完这样一席话,尘空开始沉默,仿佛在等待下方弟子消化这则突然的消息。果然,弟子们脸色大变,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人群中的左护也陷入沉思。

死士联盟他是听说过的。这是每一个修真国的军事力量,一旦修真界因为灵脉或是稀世的丹药、功法战技等利益暴发战争之时,死士联盟便成为战争的先头步队和中坚力量,也可以说是炮灰。死士联盟一般控制在实力强大的修真门派或修真家族,比如太罗国,只有拥有五位化神境修士的千叶宫才有资格发布死士召榜。进入死士联盟前必须进行残酷的训练训练时间最长为二十年,在期间优剩劣汰,进阶速度快,实力强大的将进入死士联盟,分配任务,留待暴发大型战争时的战斗,待战时,可以自由修炼。而实力差的人将被派往修真国边境冲突矛盾较大的地方执行危险任务。期间若是逃跑,将会受到千叶宫的特务机构-。”暗宗的追杀!

在训练期间若是暴发战争,就会自动中止训练,直接投入战场。一旦进入战场想要活下来就必须靠实力和运气,可谓九死一生!因此,宗门中的弟子没有几个愿意参加这种送死的游戏。

但是,任何宗门接到千叶宫的召榜,就必须遵从,没有谁敢挑战权威的尊严,否则只有灭绝道统的下场。因此宗门挑选死士都是强制性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且黑幕重重,根据不成文的规定,一般有两种人会被选中。

一种是资质较差的,被宗门高层判断为日后不可能成为门内栋梁的。另外一种是没有后台的,被那些后台硬的拉去作替死鬼。像左护这样的既没有后台,资质又差的,那就是当炮灰的绝好人选!

当然,进入死士联盟也不是全没好处。

据说,在联盟中接受训练时,会有结丹期的死士前辈亲自指导修为,传受战斗经验。功法、战技,随意挑选,甚至是一些修仙界的密术,禁术。只要你有胆色,有能力,也可以随意修炼。每个月都会发放提高修为,稳固体内仙力的丹药。

因此,进入死士联盟是那些缺乏丹药功法,修炼路途艰险的散修或者是自觉修为无法寸进,但是寿元将要断觉的修士最好的选择。运气好的话一百年都不发生一次战争,趁此机会修为大增,进阶成功。若是修炼够顺利,修为提升够快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千叶宫高层的注意,从此一飞冲天也说不定。

这是一个包含祸与福的机会!

“如果真的被选中的话,我该怎么办?”左护目光微闪。

如果真的被选中,将会变成宗门的弃子!

“反正现在我也一事无成,一无所有!还被罚面壁 !就算当了弃子,我也甘愿!”左护有些赌气的想。

沉思之际,左护却并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温柔复杂的看着自己;郝月娥,他的母亲。

距离上次千叶宫召选死士仅仅过去二十年,没想到这么快又再次召选,让她很担忧;左护打伤了护法长老梁天的儿子 ,得罪了人,又待罪之身!几乎不用去想就知道,自己这个被公认的废柴儿子一定会被选中。相信左护也一定预见到自己会被选入那送死的三十个名额中。担心儿子会害怕,她朝左护的方向望了过去。

但意外的是,郝月娥并没有看到儿子惧怕的神情,反而是一脸的坚定。眼神中甚至还有一丝不屈。

那样子的表情让郝月娥既心疼,又欣慰 !

“左氏家族就剩下这一支血脉了,绝对不能让他有所闪失!”

郝月娥转回目光,看向堂上眼观鼻鼻观心,仿若沉睡静等下方安静的尘空,心中有了决断。

……

当人们紧张慌乱的时候,总是想谋求一个安慰自己的对象。于是弟子们发牢骚般的互相讨论,“怎么会这样?!”

“是啊!距离上次召死士才过去二十年,本想过几年安稳日子…唉……”

“这次不知道会有谁这么倒霉,会被选中…希望不是我…”

七嘴八舌的,各自把心中的忧闷说出来。却发现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更加烦躁不安。便都住了口。大殿上瞬间又安静下来。这种安静,令人觉得度息如年。

等待了几刻钟。上方太师椅中的尘空睁开了双目,扫视了一眼忧心紧张的众弟子。

也许是为了安慰一下被召榜吓得不轻的他们,尘空嘴角上翘露出一个脱俗的微笑。但是此时的笑容,却让人觉得他像一个即将宣读罪判书的死神,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尘空道长的声音在议事殿内再次响起。

“相信大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的确消息来得有些突然,毕竟距离上次千叶宫发布召榜还不足五十年.......但是,千叶宫的命令无人敢违抗,为了宗门,为了太罗国,只能牺牲掉一部分人了.....不过,你们放心。被选中者的至亲宗族,或凡世嫡系,我们仙阳门日后会大力补偿!”

尘空叹了一口气,重新换上冷漠的神情。

“即将前往千叶宫进行死士修行的名单我已经拟好了。下面就来宣读一下吧!”

从袖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卷轴,将它缓缓打开。这一刻,空气都要凝固,压抑的让人窒息!

“杨炳旺.....”

长老宣读了第一个人的名字。

只见人列中一个身着黑衣,身形消瘦的黑皮肤少年露出木讷的,苍白的,不知所措,如遭雷击的神情。不知此时他是怎样的想法,应该非常绝望。

众人朝他望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现在可没人有闲工夫者幸灾乐祸,说不定下个名字就是自己。

“黄泽...

卢家成....

.....

尘空宣读的语速很慢。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可惜,这不是法师的讲经大会。也不是修士的论道仪式。因此就谈不上美感和享受,反而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汗如雨下。

此时的左护,神情与众人差不多,但是目光中却有一丝期待,这一丝期待恐怕没有人能够读懂,包括他的母亲。大家一直都认为,左护是一个性格有些倔强怪异,灵根极差的废物,如今到了宗门清除废物的时刻,估计那小子现在应该被吓得快尿裤子了吧。

可是,左护却没有。

站在前排的郝月娥,心情同样紧张,但身为母亲,她的紧张却与众人不同。别人都是紧张自己,而她紧张的是自己的儿子,紧锁的双眉显示她此刻纷乱的内心......宣读还在继续,简简单单的三十个名字,仿佛念了一百年,每一个字音都像一把锤子敲击着郝月娥和众人的心。然而左护脸上却出现了一些不耐。因为他觉得名单都快念完了,可还没点到自己。如果让人知道此时他有这样的想法,肯定被认为是白痴,哪有人盼着去送死的。

“刘胜...

马翔....

尘空顿了顿,

“还有最后一个....”

一听还有最后一个,那些本来就紧张的满头大汗的未被点到的弟子更加紧张了,纷纷暗想:二十九个名字我都挺过来了,可别特么栽在最后一个!

同时在心里把那臭老道骂了个上百遍,卖什么关子啊,生生把人折磨死,还不如一刀结果了自己来的痛快!

想归想,骂归骂,但人们依然屏住呼吸,支起耳朵,心中碎碎念“不要点我,不要点我。我不是你喜欢的菜....

大殿上安静的像午夜的坟墓。

“最后一个名字是.....

  ..........

居然还停顿了片刻。左护暗骂,“又不是上台领奖,你一个臭道士,又不是主持人,干嘛搞这些气氛卖关子!有完没完?!

郭--双--阳.....”

终于把最后一个屁给放出来了....

尘空的话音刚落地,堂下便有一年轻人脸色苍白,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当场昏厥。不用问,他就是郭双阳。竟承受不住压力像凡人似得昏了。尘空长眉一皱,摇了摇头。

“没出息!把他拖到一边休息吧。”

旁边的人捏着鼻子忍着恶心的呕吐物将他拖到大殿一侧。

随着最后一人的名字宣读完毕,那些没被点到的人纷纷擦掉脑门儿上的汗,长舒一口气,竟有劫后余生之感,只差欢呼雀跃了。而郝月娥也舒展了眉头,欣喜万分。因为出乎意料,名单上竟没有她那个被人认为是废物的儿子。原本是打算,若是左护被选中,郝月娥就挺身而出,代替儿子去参加死士修行。但最终,还好祖先保佑。

可是郝月娥却不知,在她为儿子没被选中而大呼侥幸之时,左护正有着与她完全相反的打算。

此时,站在后排人群中的左护双手抱肩,一脸的平静,但是眼眸中的那一丝期待,变成了失望。

将手中卷轴慢慢地卷起,缩回到宽大的袖口里,尘空正襟危坐。“被点到名字的人留下,其他人都各自回洞府修炼吧。”

随后他闭上眼睛,静等闲杂人离开。仿佛若是没有这些俗事的烦扰,他可以永远的闭目假寐。

听到长老吩咐,被选中的人颓丧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其余弟子向尘空恭谨一拜,面喜神清的准备离开大殿。

该走的走,该留的留。留下的人心生绝望,不知所措;走的人不敢发出声音,害怕惊走了自己的好运。一切都在紧张、失落、颓败、窃喜、欢喜、惊喜等诸多情绪的交织中顺理成章。但是却十分有默契的选择静静地进行着。

待在大殿上的修士,仿佛就像从猪圈里赶出来的肉猪一般,等待宰杀………

就在一切尘埃落定………郝月娥端庄大方的脸庞上也噙着一抹幸运的微笑,整个世界仿佛也从沉默中渐渐苏醒,开始正常的运转之时,一个清脆的…还没有变成熟的,略显稚嫩的,但却坚定的声音响起。

“且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将原本开始变的舒缓轻松的气氛,重新拉回到紧张的状态。人们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停止了所有行动,目光好奇地朝声音的来源寻找过去,同时心想是谁在这个时候触长老眉头。

郝月娥在听到这两个字时,身体不由得一颤,脸色变得很苍白。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声音属于她儿子,左护!

似乎对这个打破正常氛围和秩序的声音很厌烦,尘空眉毛一皱,懒懒地睁开眼皮儿,眸子中一片淡漠。

“是谁在喧扰?”

声音中带着一种烦厌的疲惫感,但却不失威严。

长老问话,左护不敢怠慢,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缓步从人列中走出。

将好奇地目光投向他,直到此时,人们才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差点杀人,被称作废柴的少年。

只见他那黑色的浓密但柔顺的头发被一个紫色的方形发扣简单地束起,使头发向后面很自然的顺在脑后,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

上身穿一件蓝白黑三色的,黑毛开领的半袖条格绒长衫,露出里面黑底丝绣娄空木槿花镶边的内衫,两袖套在长衫半袖中被手腕处镶嵌银枝的玉带护腕扣住袖口。他好像特别偏爱银色,一条黑色绣丝裤子套在同样镶嵌银色图腾的流云靴里,腰间那带着娄空图案的宽大腰带依然嵌有银色的花纹。腰带两侧,是特制的皮革夹层,插着几把锋利的飞刀暗器,一把黑柄的带鞘短刃挂在另一边,在半袖条格长绒衫下若隐若现。整个人的衣着打扮显得随性而肃杀。几缕随意洒落肩头衣衫上的头发,配上他清秀的眉目,以及继承了母亲那柔和的嘴唇。十二岁的他,虽然稚气未脱,但也稍显男子的俊俏。此时的他迈着沉稳的步子从人列形成的长廊中走向尘空面前。

当经过母亲身边时,他的脚步略顿,看到母亲那又疑又忧的复杂神情。

郝月娥颤着声音问道:“护儿,你…你要做什么?!“

左护神情一黯,他知道母亲爱他,疼他,自己也十分依赖母亲的疼爱。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左护逐渐明白了自己身上肩负着太重,太多的责任。可恨自己的资质太差,没有办法担负那些担子。

自己属于那曾经辉煌的古老血脉,本应得天独厚。可是恰恰相反,却因为那些已经不存在的东西,让他饱受质疑和嘲讽。每次看到母亲那双对他充满莫大期望的眼神,左护都会觉得惭愧。虽然他没表现出来 ,但那种惭愧却一直都在 !有时候他总会想,如果母亲没有将一切告诉自己,做一个普通的修仙者,或者做一个普通的凡人…也许会让他活得轻松一些吧…

但是,生活没有也许。如今摆在左护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在母亲的保护下,默默地,平凡的,自欺欺人的,苟存一辈子,让狼血左氏的辉煌与衰落,伴随着自己耻辱的一生,画上句号。当然,这不是左护想要的,如果那样活一辈子

他可能会疯掉。

所以他要选择另外一条路,离开母亲的保护。即使有痛苦和失败,即使会因此走进不尽深渊…也绝不后悔!

“娘,护儿不会在让你失望了!“

说完不等母亲劝阻,径直走到在那张宽阔的太师椅子上坐着的尘空长老面前,恭敬一拜。

“弟子左护,参拜尘空长老。”

尘空那稍长的眉毛一挑,上下打量了左护一眼,淡淡地说道“唔?左护嘛,你有何事啊?”左护挺直身子,并不算高大的身体笔直而坚定地站在那儿,衣衫和发丝被穿堂风吹的微微扬起,配上那腰间的飞刀、匕刃。让他看起来倒像凡间的武道侠客,丝毫不畏惧筑基期长老的气息威压。这倒让尘空眼中露出些许赞赏,想要看看这个平时默默无闻的小子如今要搞什么幺蛾子,轻捋胡须颇有些兴趣的瞧着左护,谁知左护接下来说的话差点让他把胡子拽下来!

“我要去千叶宫,参加死士修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