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01 名曰左护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3711  |  更新时间:2018-03-06 09:19:38 全文阅读

蓝色的天空下飘着几片淡淡的云,阳光透过云曦,穿过层层的树叶,落在粗大的树干上,成斑斑点点的光彩,随风晃来晃去。左护懒懒的躺在阴凉的树干上,一只手撑起来挡住偶尔晃在眼睛上的阳光;漂亮清秀的眼透过略长的睫毛望向天空.....

  左护嘴里叼着草皮儿,俊俏但略显稚气的脸上浮现一股不羁的神情。吐掉草皮双手枕在脑后,陷入沉思,这又让他看起来不大的样子有了几分沉稳,头发束在脑后,前面有几缕很自然的刘海,让他看起来像个女孩,文文弱弱的。

  “哎,什么时候能够洗髓成功啊,都快愁死我了,难道我真的是个废柴吗?”

  他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伸了个懒腰,但还没等他这个懒腰伸完,远处就传来几声钟响。

  “靠,又来!没事儿吃饱了撑的,干嘛总是召集弟子,还让不让人修炼啦?!”

  左护不情愿的发着牢骚,但还是站起身来准备回宗门。

  左护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随母亲拜入了一个不算太强的修仙门派,仙阳宗。

  一晃十二年过去了,左护在仙阳宗修炼了七年,门派中与他一同修炼的孩子最差也修炼到了凝气期三层左右,而左护才刚刚突破一层,被门中师祖师伯们段为灵根极差的废柴,此生修为最高不会超过凝气期第八层,曾多次向左护母亲提议,还是让他去管理俗世中的生意安稳的过一生,不要浪费了生命,但都被母亲拒绝了,她坚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崛起,一定不会是个修仙废柴,因为左护拥有世上最精纯的修仙血脉,左氏狼血!

  宗门中的人大多数都听过这个远古的传闻。说,左氏家族拥有神秘的血脉力量,踏足修仙界后,修习吐纳会激发左氏一族体内的这一神秘而特殊的天赋,人们称这个天赋为狼血!

  激发狼血的左氏子孙,可以将很平常的功法练至极致。左氏家族中曾有位祖先,修炼的是大刚阳神功,由此功激发狼血。

  曾传言,他出手便可融化山峦,将湖海变为平地,最后修为达到问鼎,超脱此界,踏空而去。

  左氏一族因为这个人的威名,而成为修仙界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但是好景不长,他的子孙逐渐没落了,甚至最后再也没有任何一位后人激发出那令这一族骄傲的狼血。没有了这种特殊的天赋作为后盾,左氏修仙家族在与其他的家族竞争中逐渐败亡。就连左护的父亲,也在十二年前的一次战斗中死去。

  如今的修仙界,新兴的修真势力迅速崛起,许许多多的修仙家族接连不断地创造着新的仙界传说。左氏狼血,这个词早已湮没在时间长河。就连左护他这个左氏唯一的后人,也不再相信自己身上拥有什么狼血。甚至于母亲用左护身上有尚未苏醒的狼血之类的话来鼓励他时,都觉得有些荒唐可笑。

  左护运起刚突破一层功法,脚下几个跳跃就向着山谷外狂奔而去,身姿潇洒飘逸,对于不懂修炼的凡人来讲,这些个手段可以算得上惊世骇俗的神技了。但是在修仙者眼里,这就是小菜一碟,甚至不足为道。如果让熟悉左护的人看见了,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嘲笑他的机会,肯定会大喊一句“废柴!跑这么快当心跌破头,让你妈咪担心哦!~~”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左护气喘吁吁的赶回仙阳宗那个低矮的但是却显庄严的凝气期弟子议事大殿;仙阳宗是按照修为分等级的,钟响三声是凝气期弟子议事,就在这个外门议事殿里集合;钟响九声是筑基期弟子议事,钟响十二声则是有灭门的大事发生,门内几个结丹期的老祖会从闭关中出来。

  左护刚到殿门口,一个中年女人便匆匆走了过来,这女人生得并不算美丽,但却有一种沉着坚忍的气质,她的举动引来了大殿中很多人的目光,包括殿上那个看起来像个长老模样的中年长须道人也皱起眉头看了过来,但女人还是面不改色,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走到此时被人看的略微尴尬的左护面前,她面露关切。

  “护儿,看看你跑的满头是汗,小心着凉了。”

  这个女人是左护的母亲郝月娥,是个修为有凝气期十一层的修仙者,这个修为在凝气期已经算是高手;从小到大,左护都是在她的照顾下成长,事无巨细,无微不至。就连左护交什么朋友,她都要细细关心着。郝月娥常常告诉左护,一个人要交对朋友才能有益于自己的进步。另外,在筑基期前不要动找女人的心思,元阳之体筑基的几率才会大上一些之类的训诫。

  可这些话和道理却听得左护直翻白眼儿,嗤之以鼻。自己被门内师伯级的人物都判定为了此生会止步于凝气期八层,又怎么会有筑基的可能,难不成自己一辈子当处男?身处于叛逆期且自觉是个废柴的左护,对于给与了太多照顾,太多压力的母亲,太过分的关切让他逆反。虽然有时候觉得母亲的教导有些道理,但当够了废柴的左护心里憋满了怨气。自然对大道理不那么听得入耳了。

  此时母亲正旁若无人的给自己擦着汗,引来周围人压得极低的嘲笑,让他的脸色涨得通红,因为平时就是有人不仅讥笑他是个废柴,还说他是个躲在妈妈怀里吃奶的长不大的小屁孩儿。俗称妈宝。

  为了这些讥笑之言左护与那些臭小子打了很多次架。无奈修为比别人低,每次都是自己吃亏。这让他彻底坐实了废柴之名。却无力反抗,又不想让母亲为他出头,时间长了,性格便有些压抑。令他在宗派内显得有些内向。

  此时母亲旁若无人的宠溺,让他觉得屈辱,脸色渐渐难看。心里埋怨母亲不了解自己儿子的自卑,却偏偏把左氏那已经成为历史的尊贵血脉挂在嘴边,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的将这个废柴儿子吹捧成公子哥。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在外人眼里,却像个小丑.....为了自己这个小丑,母亲荒废修行,变成了保姆。

  虽然明白,母亲爱护自己。可不知为什么,也不知是何时。对这份爱,左护心生怨恨。

  所以左护躲开母亲为自己擦汗的手。

  “娘,还是快回位子吧,别人都在等。”

  然后在别人讥笑的目光中红着脸逃入人群。郝月娥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淡,因为随着儿子年纪的长大,对自己越来越疏远了;儿子性格也越来越怯弱。想到此,郝月娥不禁有些失望。难道左氏家族真得就复兴无望了吗?

  正当郝月娥怔在那里陷入沉思之际,身后正殿大堂的太师椅上的长须道人冷漠的声音响起来了。

  “这议事大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要这麽多人等你们成何体统?!”

  说话的道人道号尘空。筑基初期的修为,原本一介散修,后拜入仙阳宗,成为长老。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总是副冷漠淡然的样子。颇有点了断尘世,目空六欲的意境;宗中弟子都很敬重他。

  姚月娥转过身来,恭敬一拜。

  “弟子知错了....”

  尘空见到她认错,也不再追究。轻嗯一声,

  ”快入列吧。”

  经过这样一个小插曲,议事大殿的氛围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大家都知道长老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殿上顿时静了下来,让站在一众弟子中的左护有些紧张。

  似乎很满意自己给众弟子带来的压力,空尘轻咳一声压低了嗓音,说道,“今天召唤诸位到此,是有重要的事跟大家讲。”老道顿了顿继续说,“近年来,我太罗国周围的几个国度的修仙界为了争夺更多地仙山灵脉大力陪养修仙死士和杀手。据可靠消息称,鬼丘国的死士联盟中竟然出现了化神境的人!严重打破了原本的力量平衡,让我太罗国修仙高层千叶宫感到十分不安。所以,千叶宫发出死士召榜,要求太罗国内每个宗门必须提供三十个弟子入千叶宫作为死士联盟的新力量储备。“

  说完这样一席话,尘空开始沉默,仿佛在等待下方弟子消化这则突然的消息。果然,弟子们脸色大变,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人群中的左护也陷入沉思;死士联盟他是听说过的。这是每一个修真国的军事力量,一旦修真界因为灵脉或是稀世的丹药、功法战技等利益暴发战争之时,死士联盟便成为战争的先头步队和中坚力量,也可以说是炮灰。死士联盟一般控制在实力强大的修真门派或修真家族,比如太罗国,只有拥有五位化神境修士的千叶宫才有资格发布死士召榜。进入死士联盟前必须进行残酷的训练训练时间最长为二十年,在期间优剩劣汰,进阶速度快,实力强大的将进入死士联盟,分配任务,留待暴发大型战争时的战斗,待战时,可以自由修炼。而实力差的人将被派往修真国边境冲突矛盾较大的地方执行危险任务。期间若是逃跑,将会受到千叶宫的特务机构-。”暗宗的追杀。在训练期间若是暴发战争,就会自动中止训练,直接投入战场;一旦进入战场想要活下来就必须靠实力和运气,可谓九死一生。因此,宗门中的弟子没有几个愿意参加这种送死的游戏。

  但是,任何宗门接到千叶宫的召榜,就必须遵从,没有谁敢挑战权威的尊严,否则只有灭绝道统的下场。因此宗门挑选死士都是强制性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且黑幕重重,根据不成文的规定,一般有两种人会被选中。

  一种是资质较差的,被宗门高层判断为日后不可能成为门内栋梁的。另外一种是没有后台的,被那些后台硬的拉去作替死鬼。像左护这样的既没有后台,资质又差的,那就是当炮灰的绝好人选!

  当然,进入死士联盟也不是全没好处。

  据说,在联盟中接受训练时,会有结丹期的死士前辈亲自指导修为,传受战斗经验。功法、战技,随意挑选,甚至是一些修仙界的密术,禁术。只要你有胆色,有能力,也可以随意修炼。每个月都会发放提高修为,稳固体内仙力的丹药。

  因此,进入死士联盟是那些缺乏丹药功法,修炼路途艰险的散修或者是自觉修为无法寸进,但是寿元将要断觉的修士最好的选择。运气好的话一百年都不发生一次战争,趁此机会修为大增,进阶成功。若是修炼够顺利,修为提升够快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千叶宫高层的注意,从此一飞冲天也说不定。

  这是一个包含祸与福的机会。

  “如果真的被选中的话,我该怎么办?”左护目光微闪。

  如果真的被选中,将会变成宗门的弃子。“反正现在我也一事无成,一无所有,就算当了弃子,我也甘愿!”左护有些赌气的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