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那天来了一个天师 > 第一卷 天师?法师?道士?
第一章
作者:Jonas515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2018-03-04 12:35:48 全文阅读

“天师不算卦,一心斩妖魔。”一位胡茬子大叔在黄幡布前竖着两指念完,坐在摊前,“法师,在哪儿出身呀?”

  大叔面前摊后坐一黑兜衣,面目硬朗,飞眉入鬓,完全不像是走街串巷的算子,做个明星倒是对得起这脸面目。

  “在下一天,”声线低沉得刚刚好,甚是醉人,可惜美中不足,神情简直刻板无情,“是斩妖除魔的天师,等你家中闹鬼再带上银两来找我。”

  大叔本不受好脸,反却笑了:“呵~小子,你就知道我家中没闹鬼?”

  一天依旧冷漠:“阁下家中是闹鬼了,所以在下指的是,你没带够银子。”

  “你算错了,”大叔笑着回驳,“我家还真没闹鬼。”

  一天直勾勾看着对面那人:“你叫张财顺,今年三十七,再过三月又十二天八小时就是你的生辰,然而三十七的你却至今未娶。你家就在这条小街后面的第三条巷子,距离巷子口第四家。”对面人已是定了神般,而这位一天天师并不打算停口,“家中有一父一姐一妹,而老母在你五岁那年,因生你妹妹逆位难产而死,遗像就挂在二楼厅堂,直面阳台,你父亲屋中也有一张,直对床尾。再说说你父亲,家父死板不思变……”

  “别说了。”

  张财顺失了神般离开了摊位。而一天只是一叹一摇头,轻道:“苦命人呐。”

  一分一秒过去,六七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整条街各种商店挤在两边,人气也是十分兴旺,却始终只有张财顺一人关顾过。而此时已是五点半,一个最可怕的时候。

  一声声小孩子嬉闹声从后面巷子传来……

  “喝啊,嘛咪嘛咪哄!”

  “喝吼喝啊!”

  一群小孩子跑到一天身边玩耍,甚至将一天招客的黄布幡拿在手中挥舞。而一天却若无其事坐着翻看一本无字书。

  “你在看什么啊?”一个小孩子凑到一天腿边又问又是抢的。

  “我不是说过不许碰吗?”一天一脸无情看着那小孩,却引来了所有孩子。

  “是本书。”

  “怎么没有字?”

  “我要看我要看!”

  “无字天书,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拿着然后就念%&¥#*……”

  “南无阿弥陀佛~”

  “喝啊!”

  “勇仔!”街对面小饭馆里一位阿姨站在店门口叫道,“回来帮忙!”

  那个拿着黄布幡的孩子直接把幡子扔到地上就跑了回去。

  “说那么多次,小心他把你带去卖了,还上那玩。”喧闹中这句话却是那么清楚。

  小孩子们在孩子王的招呼下往祖庙跑去。

  来了许多天的一天或是习惯了,只是平静地放好幡子继续读书。

  第二天,依旧是老样子。而张财顺一整天几乎是避着一天的摊走。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第五天,张财顺一大清早来到一天的摊子前。

  一天抬头一看是张财顺就继续底下头去看书。

  “拿着一本无字天书看什么看,没看到有人来吗?”张财顺坐下来说道。

  一天却是边看边说:“今天你来是对的,但是你的问题还没到解决的时候。回去吧。”

  张财顺经过前几天的事,不敢不信,但是又十分好奇家里为什么闹鬼了,不知是走还是不走。

  “很简单,”一天发了话,“你至今未娶,就是有鬼碍了你的那些桃花。”

  张财顺一想,觉得大有道理,看着四下没人低下头小声问道:“是什么鬼?哪来的?”

  “拿钱来。”从一天嘴里却出来了三个张财顺想不到的字。

  但是从古至今哪个算子不要钱。张财顺也明白这个理:“要多少?”

  一天竟到此时头也不抬一下:“抓鬼要一万……”

  “什什么?!”

  自从张财顺母亲去世后,父亲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差点一家子连房子都没得住的张财顺怎能一时间拿出一万块钱呢?更何况一天的话似乎还没完。

  “抓鬼一万,抓到后要不要处决随你。处决的话还要一万,不处决就算抓鬼钱就行了。”一天继续说道。

  “我哪给你弄这一两万啊!”

  一天翻着书:“要不我说你的问题还没到解决的时候。”

  “你!”张财顺见如此些钱,开始怀疑这人是个骗子,起身要走。

  “回家乱来的话,”一天终于抬头看着张财顺,“惹怒了鬼的话,后果会更严重的,死人都有可能。”

  张财顺看着一天,又恨又怕,但是钱的事实在有些困难,毕竟总不能告诉家里人那一万块钱请人抓鬼。

  一天有继续看起书来:“钱是小,命才大,你应该懂。对了,筹钱的话,记得筹多点,最好有个十万十几万吧,说不定到时候我还要加价呢?”

  “你做梦!”张财顺直接毫不避讳破口大骂,“骗子!”骂完便进了巷子。

  “那些钱是我的!”一天赶着张财顺脚跟喊道。

  一恍六天过去,镇上气温也高了些,人们大多换上短衣,而摆摊的一天却还是一身黑兜衣。不过,话说这几天都不曾在街上见过张财顺。

  艳阳高照的下午,一天照常在摊位上看着无字书。却见街上一位黑白丝相间的老大爷赶着步伐望一天而来。

  “诶!小道士!”

  一天收起书,起身迎着老大爷而去。

  二人照面,一天一躬身:“王大爷,晚辈等您很久了。”虽是有礼了,但语气却没有丝毫的感情。

  王大爷喘着气:“什什么?你知道,我我叫什么?”

  一天平静道:“今早,家中小儿中了邪。”

  王大爷甚是一惊,急忙拜礼:“大师,您可要,救救我儿子啊。”

  这王大爷是这村镇里的前一任村长,为人不阿亲和,邻里街坊甚是喜欢。而此情此景定不会是作假,于是引来了诸多八卦人物的注意。

  “且等一下。”一天从摊位的桌上取下黄布一角交给王大爷,“现在回去将家里所有门窗关上,然后将这条法布系或挂或贴在正门上,我稍后就到。”

  王大爷连连道谢后拿着那角黄布回了家。

  而一天只是静静坐在摊位上继续看书,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直到半小时后,一天收起无字书,起身暗自道:

  “时辰到了,是时候去大爷家收钱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