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如令 > 卷一·长生二字起苍黄
第十二章:旧事重提
作者:怪哉不是虫  |  字数:3191  |  更新时间:2018-03-15 12:45:15 全文阅读

书承上文:万轲、成阳二子竹林一战本已因着剑一的及时出现而暂告段落,怎奈那成阳连番言语挑衅,本就对此子成见颇深的万轲终是不顾义父好心拦阻,再向那成阳相邀一战,誓要论出个高低。

“再番比过?你这小子……”万轲身手几何旁人不知,剑一又怎会不明?那成阳处事乖张深不可测,这小子与其交手定是毫无胜算。若是不慎触了其霉头,即使此间与其二人咫尺之遥,那成阳一旦动了杀心,自己恐也难保万轲全身而退。

心念所及,这虬髯汉子正欲抽身拦阻,此间风定云静草木默默,一缕柔风竟是兀自撩开了剑一的一头蓬发,但闻万轲淡淡道:“义父,暂请退下,还望成全……”

剑意护体?

这小子……数月不见何时开了窍?未成想其修为竟是精进到了这种地步!大奇之间这汉子侧首一望,只见那万轲遍体灵韵充盈,一身短褐无风自动,眉宇之间更是一片萧杀。

此时的万轲,身形坚定目光如电,断然绝非剑邪入魂之象。这番气定神闲的姿态,与其往复所见简直判若两人。更让剑一觉得好奇的,自是那万轲充盈的剑意之中竟是攀附着些许叫人难以捉摸的古怪灵觉……莫非这便是当日回音谷中那老人所谓“与长生一脉的渊源”?

这灵觉端的诡异,若是就此放任不管,唯恐将来成了长生门借刀杀人的祸患!只让这二子十个过往我便出手拦下,刚好用那成阳试试此子这几日来是否努力用功……

忖到这里,剑一却是抱起双臂不再言语。

成阳见那万轲气势全变,却也跃跃欲试起来,嘴角轻挑邪笑道:“不想师兄还有如此玄妙法门,好玩好玩,再容小弟试上一试!”说到这里,那身形早已化作一道虚影,直夺万轲面门,依旧直来直往地探出一掌。

而此间却换做了万轲举剑向前,按兵不动。

只待那成阳的一双肉掌已是距着自己不足半寸之遥,手腕一翻,那根枯枝顿时直若精钢短棍一般地砸向来人小臂,那灌满力道的一掌就此被其卸在一旁。这万轲也不犹豫,借着成阳余力未生之际,得势不饶人,当即直来直往地还上一掌。

未想后者竟似无心与其过手,借着被那万轲卸去的力道就地侧身一跃,竟是单手撑地一个筋斗翻到了万轲身侧,一张俊脸已是写满了讶异。

前招攻势虽说看似轻描淡写般地化解,可被这掌风波及个正着的万轲却是当真有苦难言,这一身本就不多的灵觉刚一碰触成阳的身子竟像是泥牛入海般地开始融化。此番虽是仅与那子过了一手,却好似背着两筐石料爬了四五十里山路,那鸟厮究竟修得什么古怪法门!

正待此子冷汗直流之时,另一边厢却也没占得丝毫便宜。

成阳料定了自己一掌击出,万轲必定会抽剑来挡,届时自己再复运足灵觉护体,只消抽离其一份灵觉,此战也算大功告成。可与其灵觉一接,自己的神识竟是陡然一阵恍惚。朦胧间似是生出了梦魇一般的其妙幻觉,睡意朦胧,竟是连个脚步都变得踉踉跄跄。

只待足下站稳,成阳终是沉吟一声,单手摸着脑袋用力地晃了晃头,旋即又复涩声笑道:“你这一身本领想必并不完全来自剑一前辈吧。”

万轲也不答话,反手又是一剑,招式竟也像成阳那般直来直往。后者也再不还手,自顾轻松地闪到一边又道:“想必这一身灵觉就算是个修为颇深的尊者前辈也是瞧不出个门道吧!”

万轲还是闭口不言,提剑反手又是一记横削。无匹剑意夹杂着一股道不明的粘稠灵觉直扫过去,成阳却是背负着两手潇潇洒洒的一个跟头翻过万轲头顶,落在其身后。

“你这本领是天生便有的吧……”

成阳越是不还手,万轲心头火气便是越大。更何况那成阳非但不愿还手,还能气定神闲地问其问题——我在他眼里,莫不是就那么没用?没用到连还手都觉得浪费力气?

少年心头涩苦间,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回过头去,呷声道:“你要打便打,废话真多!”

那边的少年先是一怔,旋即又复勾了勾嘴角,淡淡道:“大家就算不是朋友,总算相识一场,何必非要争个输赢呢!”

“不必和我讲这些大道理,你想问的话……打赢了我再说,天剑三!”

话音未落,万轲已是收剑回身,两脚猛地向地面一踏,整个人都在这一瞬间腾空而起,残叶飞花经这股真气鼓荡,登时摧枯拉朽地包裹住万轲整个身子。只待那剑意愈发凝实,终是汇成一团摧枯拉朽的剑刃龙卷,径直砸向不远处来不及抽身奔逃的成阳。

这一剑用得行云流水,剑一倒也看得一怔:好小子!半个月内仅凭自己的记忆就突破了两层修为。天剑三重的剑意看似已是被这小子用得滚瓜烂熟,那乖张小儿此番又当怎个说话!

再看那边的成阳倒是笑意不减,足尖轻踏已是扶摇直上,随着万轲旋转的力道也是兀自旋转起来迎上那剑锋。

讲起来寥寥数字繁琐至极,两兵相接却只发生在喘息之间。两人已是早早落下,成阳负手而立,而万轲则被其只手托起,轻轻放在地上,自是已无再无起身再战之力了。

成阳终是望向那万轲苦笑地摇了摇头,淡淡道:“你明知不敌于我,又何必再战?”

万轲趴在地上无论如何用力,身体就像是重如千斤一般,任他如何挣扎就是难动分毫。心头自是无尽的屈辱不甘,呷声道:“输便输了,我自道是没你那般天资过人。不过勤能补拙,我自会有一天叫你也如我这般躺在地上。”

这话虽说得慷慨激昂,可在成阳眼里却终究是觉得傻气大过豪气,不禁哈哈大笑:“世事皆以成败论英雄,而今躺在地上的总还是你,未来之事……谁能说的清楚?”

谈笑间,这少年又转而看向走过来的剑一,信手抱了抱拳,调笑道:“师兄当真是可爱极了,谁说他资质平凡的?是剑一前辈?”

剑一眼见着义子被成阳轻描淡写地打翻在地,虽已见得万轲无碍,怎奈其爱子心切,对这木讷耿直的少年更是视若己出一般。此番若是无气,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只待其兀自行至二人身侧,轻轻搀起万轲,冷冷道:“小兄弟与轲儿这一战洒家自是全数看在眼里。胜便胜了,何必屡次对我儿出言不逊?虽说是你救我二人在先,我等迟早会将这人情还你,你屡次三番调侃我儿,莫不是想和洒家打一架吗?”

成阳的一张俊脸转瞬一脸讶异,连连摆手,告饶道:“晚辈不敢,晚辈不敢。你们这一父一子倒真是生得一个脾性……我刚刚并未调侃轲兄,他非但不是平庸之辈,却是个万里挑一的天才来着。”

剑一略一皱眉,冷声道:“什么意思?你说下去。”

成阳笑着一抱拳,又道,“前辈看我修为如何?”

剑一冷哼一声:“你自是个天才不假,与我儿也算年龄相仿,修为却似是不下于洒家……那又如何?”

剑一虽是对自己的言行早已气结非常,却还是有一说一客观待事,成阳也不禁对其敬重几分,抱拳道:“前辈毕生钻研剑道大成却不知可否听过一种脉数,叫天选脉?”

剑一瞳孔骤然一缩,天选脉?莫非洒家猜得没错?

而今之世修道之风昌荣,无非追求长生,探寻本源抑或图求力量权势。人人皆可修道只是资质各有不同,这是广泛流传的说辞,也不必啰嗦。

不过修仙炼体这一路数,终还有一类特殊之人,其脉象生来便于旁人不同,唤作“天选”。

传说身负“天选脉”的奇人,论其资质、体质、先天条件都要远远大过常人数倍,并且出生之时便已是带着灵台神觉。若是机缘巧合,有幸走至修道一路,顿悟了其间个中法门之后,较之常人相比定然事半功倍,是最有可能得道长生的。

现如今听着成阳说起“天选脉”这个名号,强如剑一也不觉浑身热血沸腾,“你是说……你便是天选脉吗?”

成阳浅笑着微微摆手,又用扇子指了指一边已是累的昏睡过去的万轲,“成阳怎能得来这般好运,我说的是他。”

剑一眼中神光大放,随即又换做犹豫之色,幽幽道:“小兄弟的一身本领若说是天选脉也自不为过,只是我儿……”

成阳摇了摇头,轻叹口气,“他不过是还没开窍罢了。”

“还没开窍?”剑一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成阳的言语,看向万轲也不在答话了。

成阳又道:“我自是理解这个事实您也能不相信,方才我几番挑衅,无非是想试探一番此子的灵觉修为……您和他不是同样奇怪,甚至是害怕那一身古怪灵觉吗?方才受他一棍,那一丝灵觉牵引断然错不了,他必是天选脉无二!”

剑一面色稍顿,转而正色道:“天选脉这三个字……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这个吗……”

成阳说着面带一丝苦笑,呷声道:“呵呵,邪魔外道……不知道长生门的玉公子您听说过没有?”

“又是长生门?”

有道是:

天外青天楼外楼,江湖烟雨几时休。

一朝梦回故国里,云阁天海泛孤舟。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怪哉不是虫
作者的话

今天下班到家已经8:30了,捂脸。没想到存稿错误太多,餐毕开始猛改,这一改就丫将近4个小时。天灾……应当不耽误大家追书。承蒙诸君抬爱,这一手故事酝酿的时间较长,本书可算是第一篇章,预计四十回以后进入重点,敲黑板。有人好奇,干嘛要铺垫这么长?铺垫得越长,后面的故事才会越刺激对不对~好了,明天啊不,天亮了还要上班。给各位提前道声早安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