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觅天鉴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山雨欲来
作者:鹤语听风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18-03-14 02:14:36 全文阅读

“无论如何,你也休想离开此地!”说话的并不是魏归神。只见其望向床榻上盘坐之人,脸上满是担忧。

“压箱底的手段都拱手送人了,竟还敢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眼下你还能奈我何?”只见床上那人面色狰狞,猛然咆哮一声。声浪却尽数被封禁于草庐之内,屋外之人依旧一无所知。

“师祖!”魏归神大惊失色,浑身真元涌动,当即就要对眼前之人出手镇压。

“照顾好那几个年轻人,我在此地等着你们最后胜利的消息。”盘坐之人面色骤然回归慈祥,对着魏归神郑重托付。少顷,只见其周身灵元激荡、气势骇人,却将另一个声音吓得心惊胆颤。

“岳镇渊!你这个疯子!竟透支血脉,拼得修为尽毁也要将我封禁?!”虽声嘶力竭,但明显听得出其恐惧之意。

“天地正道,浩气长存,岂容你这等邪魔为祸世间?!”言罢,草庐内突然回归平静。塌上的岳镇渊面容安详,周身灵元环绕、闪烁不止,将邪魔的一系列苟延残喘尽数封禁于内。

亲眼见证了师祖的舍身卫道之举,此时的魏归神早已热泪盈眶,当即虔诚跪拜,代表世间亿万苍生对这位武道泰斗表达最真挚的敬意。

“老朋友,珍重。”林炫的蕴灵储方之中,寸铁顿生明悟,对着草庐方向一阵唏嘘。

“院长大人为何匆忙离开?也不知这所谓天选究竟何意。”于空杯对先前魏归神态度的转变极为疑惑。但既然百思不得其解,却也不再浪费精力,转而关心起了圣物传承。

林炫闻言也对手中玉简颇感好奇,当即气元渗入,立时便发觉脑海中一篇由元力凝结的文字凭空出现,开篇《洞天枪诀》四个大字无比醒目耀眼。

【世间万法,追根溯源,无非种种元力变化结合。若得勘破根本,专攻关节,则其必将无序可依,从而回归原始,不攻自破】

“这功法竟能有如此神效?却不知与寸铁有何关联?”林炫惊喜之中依然不失理性,继续闭目感知。

【此功法分为悟法及破法两篇。悟法篇主修元力识别,破法篇主修寸铁长枪,习练者切记,寸铁有灵,诛邪灭魔;若生恶念,必遭反噬。】

“寸铁竟是长枪?!”林炫想起先前所获七寸之物,最多只能算作枪头,然而枪杆如今身在何方?当即便以气元渗入铭牌之内,向寸铁问及此事。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对方竟给出这样的回答,弄得林炫莫名其妙,难道今后要头顶寸铁对敌不成?怎奈详加追问之下,寸铁竟再无回音。

初入学院便得圣物垂青本是人生幸事,可此时的林炫看着身旁喜上眉梢的凤芊乔和林琅,却是眉头微皱,也不知自己这《破法篇》该如何修炼。

“师尊,稍后弟子能否回万器堂一趟?”林琅看向于空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啊?不用回去了,其余新生此时大概已被带至凤桓林了。”于空杯理所当然的认为林琅之请意在与诸位同门相聚分享喜悦。想来此时万器堂之事已毕,师姐自会将一行人领至居所妥善安置。

“弟子并非此意,只是……”林琅突然将秀色取出,目光期待的看向于空杯。

“秀色宝鼎?!你……你连她也弄到手了?!”于空杯惊讶不已,言语间竟毫无师长矜持,举止犹如浪子一般。

“咳……”秀色闻言不以为然,眼前这小辈简直无理至极,居然敢以此等泼皮话语形容自己与小姐间的认主一事。

“姐姐,你看这小子吊儿郎当的样子,哪里配为人师?”小灰更是直言不讳,丝毫不给于空杯面子。

其实倒也可以理解,是非灵珠在凤鸣学院何等身份,自今年凤鸣宴起,地位屡遭打击,内心岂能甘愿?

“呃……为师这就带你前去。”对于是非灵珠的评价于空杯当然不敢反驳,自己也觉方才失言,赶紧自省一番。随即带三人回到万器堂前,却见洛云烟与众弟子仍未离开。

“师姐,你们这是……?”见状,于空杯正要开口询问。然而话未说完,却被头顶一片“星光”吸引。

“师尊,您可算回来了!快来看看大疏这是怎么回事?”林烁立刻上前问道。

“臭小子,你这不是出为师的丑吗?”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自己何曾见过此等奇景,更何况洛云烟就在旁边,难道竟是因此事耽搁如此之久?

“嗖!……嗖!嗖!”又是三枚玉简从秘法阁飞出,加入到“星空”之中,顿时满天星斗更加璀璨耀眼。此时王大疏手中的乌金棍不过一士级武器,却为何能引动如此多秘法的一致认同?

“四长老,这是……让我都带走吗?”王大疏也是求助的看向于空杯,一脸天真,瞳孔中却明显映出了星空之象,说话时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你怎么不把秘法阁搬走?!”看着依然不断飞出的玉简,于空杯心中腹诽不已,这要是真让其全部带走,自己可就成为名副其实的万器堂之主了,只是日后却与秘法阁休想再有半点关系。

可到底该让王大疏如何抉择?此时秘法阁之物估计已大半悬于上空,再等下去恐怕真要倾家荡产了。于空杯急得抓耳挠腮,眼前这景象的震撼程度竟丝毫不亚于先前的草庐密谈,甚至比林炫三人带给自己的加在一起还有增无减。

正当众人被弄得惊骇莫名,手足无措之时,更为匪夷所思之事竟接连发生。

只见林炫三人铭牌之上灵光闪烁,三枚玉简竟是突然从蕴灵储方之中飞出,向星空激射而去;而秘法阁同时响应,一片片玉简自上层降下,想来是剩余全部之数。顿时万器堂顶整片“星海”生成,浩瀚璀璨。

林炫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王大疏,对先前魏归神的天选之说却已深表怀疑。眼前场景若是院长大人遇见该如何解释,难道那乌金棍也能算作圣物不成?

还未待其细想,上空“星海”突然倾泻而下,玉简一片片飞至王大疏身前,众人当即让出空间。只见诸多秘法,竟如群臣朝圣般排列有序,逐行闪烁,如波涛般此起彼伏,一副参奏之象。

“你们三个怎么也来掺和啊?”王大疏一脸无奈的看向最前方的三枚玉简,自己方才亲眼见其从大哥三人身上飞出,当下也是脸色微红,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大疏不必介意,圣物有灵,此举自有缘由,还是顺心意做出决定为上。”林炫心知此刻极为关键,立时出言消除兄弟心中杂念。

“四长老,弟子可以随心选取吗?”王大疏最后向于空杯确认。

“嗯,你自便吧。”心疼归心疼,但涉及到学院弟子武道上也许是最重要的节点,于空杯自然不会有半分耽误。

“哦,你们都想跟我走吗?”王大疏像眼前“星海”问了一句,只见众玉简竟是光芒齐放,看得于空杯顿时被冷汗浸透。

“那这样好了,这次就先带你们离开。”王大疏上前将第二行的四枚玉简收起,接着竟是向其他秘法躬身一礼,表情真挚,随后退回人群之中。

“小姐……”秀色的声音突然在林琅脑海中响起。

“怎么了,秀色?”林琅不明所以。

“《千滋圣术》好像也被那位收走了。”秀色所指乃是搭配其修炼之秘法,此刻正握于王大疏之手。

“怎么会这么巧?”林琅也是颇感意外。

“小姐有所不知,虽不如圣物,奴家好歹也是这万器堂屈指可数的几样灵宝之一呢。”秀色咯咯娇笑不止,自己当然也有值得骄傲之处。

“这倒是不好办了,毕竟大疏已经先入为主了啊。”林琅有些犯难,虽是自家兄长,但夺人功法之事如何说得出口?

“瞧,秀色的专属功法被那小家伙儿收走了呢,这下有好戏看了。”空中,一个粗犷的声音大笑道,自己的对应秘法位列第三行没能被选中,此时却在一旁幸灾乐祸起来。

“你至于这么高兴?这小子有什么好?那些玉简都昏了头,竟一窝蜂的往上贴!”一个少女般的声音传出,自己同样位于第三行,只是对此结果极为不服。

“这么多年了,你们可见过玉简选错主人?”一个苍老的声音止住了二者间的争吵。虽然自己的对应秘法也被选中,却依然看不出王大疏究竟有何特殊之处。

“大疏……能不能将你的玉简给我看看?”这时,人群中的林琅经再三斟酌终于出言恳求道。

“琅妹,都在这了,随便看!”王大疏想也不想就将手掌摊开,递了过来。

众人见王大疏之举十分意外,包括林煌兄弟二人,只有林炫面带笑意平静如常。对于这位结义兄弟的品性,自己向来是佩服之至的。

“胡闹!学院秘法岂能私相授受?”一人突然出现,顿时让林琅的笑容僵在脸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