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纵横

9 宗族长老

更新时间:2018-03-14 01:41:21字数:4882

从“浴汤院”回来,姐姐很是开心,因为又“白”了不少。她这种心理也是难免,中国人几千年的主流审美,还是以白为美。但现在有些职业孙子搞跑偏了,他们也是以‘白’为美;只不过——是以‘白种人’为美,这里面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程洲目前还不能出去泡澡,姐姐就在家给他烧了两大桶热水。本来院里是打了一口井,水是足够用的,只是心疼柴火,所以平时尽量不烧热水,连喝水都是直接喝凉水——在平民家庭里,你如果仅仅只为喝水就生火烧柴?看长辈不打死你——“没有衙内命,你还得了衙内的病了你啊?”

  所以宋代公共澡堂子特别普及,大家都到浴室泡澡,在家自己烧柴火是不经济的。

现在,咱有钱了;天天烧开水喝、天天洗澡又怎样?只是,这烟囱要是一直冒烟,恐怕被别家有心人盯上······嗯,以后买木炭来烧火,木炭几乎无烟。

程洲发现自己现在可以称得上是“思维缜密”了,对自己的估值调高了几分。程洲不觉得其他游戏玩家个个能做到想这么多、这么细致,他开始对自己成为最后胜利者有点信心了:因为,我做的更多、付出更多心血!

这才来大宋的头两天里,我就干出这么多大事,堪称积极主动吧?“太昊”那孙子······唉,对不起,太昊祖宗!到目前为止,您对我的游戏部分,还算满意吗?够不够精彩?

  ——

  “程克家可有谁人?”

院外有一人高呼。

  里屋大浴桶里,程洲正在舒服的泡澡。听到叫唤,他一下子警觉起来,姐姐在中厅小声问:“听起来,好像是主持宗族的监事度伯来了,呀呀!大事坏了,他是来催逼丧葬事宜的······怎么办怎么办?”

  程洲听的有点糊涂了,“度伯”?那个人就是叫程度咯。他是执掌本地程氏宗祠的长辈,也是宗族坐堂长老之一,记忆里倒是有这个人。他找来我家里有什么事?对了,那个鱼鳅儿也曾提到过宗祠的事,还拿宗祠来逼迫姐姐答应早点埋掉我——真是奇哉怪也,宗族竟然如此凶恶么,竟然可以拿来吓人?

  “姐姐且出去听听他怎么说,不让他进正屋就好。”程洲还是觉得先听听看,弄明白咋回事。

  “祸事、祸事!弟弟你终日厮混跤场,不通事务;那宗祠监事可不常来的,他与他兄长程刚具是族内坐堂长老。今日来我家,必定是来提大办丧葬、银钱分摊之事!”姐姐表情惊惧,惶急不安。

  程洲听了大感头疼,这些古人的烂事,他完全搞不懂。程度老伯,你是“来者不善”啊,难怪鱼鳅儿可以拿宗祠说事。

程洲的死讯,哪里是什么闲鸟多事跑去告诉宗祠,必定是丁文这坏小子早就谋划好的。只要杀了程洲,之后就派滚地蛟去告知程氏宗祠,好拿宗族要大办丧葬来逼迫你,你就早点埋了程洲完事吧——丁文这职业孙子,阴谋一套一套的!一天之内,就把这些环节调度的环环相扣、让你应接不暇!这小子,坏的流脓啊······

  那该怎么办?程洲一时也含糊了······

“嗯,姐姐你还是先去开门跟他搭话,不能让他闯进来。他要是提钱的事,你稍稍还点价,就答应他就好了。钱能解决的事,都是小事!乖了,去吧,没事。姐姐你千万注意,别心疼钱!”

  程淑听了程洲有条有理指挥若定的安排,这时也就慢慢放松下来:原来弟弟真的长大了啊!这么懂事,也可以撑起家门了,太好了!古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等哪天得空,要去拜拜‘老君’啦,多烧几柱高香!

  姐姐的心理难关被程洲解除,于是就开心的一阵风跑去开了院门,“度伯来啦!度伯万福、度伯高寿、度伯阖家美满、度伯吉祥如意······”

  “哎呦呦!好了好了,消受不起!”门外的老程度赶紧制止,“淑姑真是个伶俐的好女子,将来定会嫁个倜傥才子,呵呵呵······”

  程洲:······

  诶?怎的度伯称姐姐为“淑姑”?他心内存疑,却不知中华正宗文化里,姑、娘,都是称呼年青女子的,这才是本源的正确用法。现在依然在用的“姑娘”,勉强还是原来的意思;但其实‘姑娘’应该是个复数,指的是一群年青的“姑”和“娘”。

蛮族入侵中原之后,逐渐改变了‘姑’‘娘’的原意,反而成了妈妈辈!金庸写杨过叫小龙女“姑姑”,在宋代,根本是在叫平辈,不存在伦理问题。

更变态的,还有“爹”字。爹,原本是古代华夏文化圈称呼祖父的简称,后来竟然被没有文化的蛮族用来称呼父亲······‘爹’字,是个会意字,由上面一个‘父’下面一个‘多’组成;那,难道‘爹’是父亲很多的意思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样按字解释不是骂人吗?

‘爹’字的会意,应该这样解释:下面的‘多’字是个叠加形态,是指两个层级,实际是指父亲上一级的父亲,就是指祖父!这是多么明显的会意字啊,这也能用错,简直了······没办法,那些才从原始社会过来的蛮族,只有这个水平。

直到后世的南方,没有把父亲叫爹的。特别是在那些山区的中原逃难遗民后代中,更不会对父亲叫爹,依然只是对祖父称“爹”,这才是正确的用法。还有其他很多蛮族对文明社会的乱改,越是靠北方的人,都习以为常了,还以为是中国传统呢!这里就不展开举例了,免得说我灌水太多。

——

  “淑姑啊,见到你精神还好,我就放心了。看来,节哀顺变的道理,你是懂的·······”程洲听到老程度说到这,不由得一拍脑门:哎呀!忘了提醒姐姐,在外人面前别太开心了啊······要哀伤嘛,姐姐!社会,社会一点嘞!

  “淑姑,你是个好孩子。你父亲程克程行止不在家,我们程氏宗族当然不能坐视你家遭此困厄!族中坐堂掌事们商议了,从族田收益中,拿出些银钱给你家解难!”

程度语调慈悲感人,说的是堂堂皇皇,“你弟程洲,族中乡老多有不忿其志者,时有诘难于他,我平日多有维护遮挡。厮混跤场如何不好?他少年跤王的美名,远近人皆称颂,也为我程氏宗族增光添彩了么!与有荣焉、与有荣焉啊”······

  程洲不得不赞一声“厉害”,不可小觑、不可小觑!古人都是人精啊?!这老程度,先是摆足了‘公事公办’的派头,又展现了爱惜族内弱小的呵护之义;再给‘暴毙’的我奉上几顶高帽,夸的我飞天·······接下来,肯定还有好戏呢!慢慢听来,嘿嘿·······

  “像你家程洲这样的族中才俊,伊川其他远近大姓、大族,谁不夸赞谁不羡妒?如今,他突遭横祸,难道就身死名灭不管不顾了?不行——!既然你弟弟身为我程氏人杰,我们宗祠定要‘彰其功’、‘耀其德’!”

哇哦!老程度这几句台词,端的是慷慨激昂、直击人心!老戏骨老戏骨,我服!

  “宗族掌事一至议定——你弟的丧事,事关程门声威,定要大办!不过,淑姑你放心;我等长辈,岂能让你家独承其重?我们一起捐献二十五两银子,你家也只需出二十五两碎银就可,合成五十两足数。必可风风光光大办,让你弟光宗耀祖!”

老程度的这段戏,一气呵成、大巧不工;堪称足金足两,而且是完美的一条过——我的程度亲伯伯,您是从国家话剧院穿越来的吧?

龙套演员程锋(程洲)算是找到传承了:原来,程氏祖宗早就自带表演基因咧,难怪我要吃演员这碗饭!

  “度、度伯,感激众叔伯恩德!可我一人在家,没有许多银两。二十五两,太、太多了!”姐姐跟老程度砍上价了。

不过,这时候姐姐的戏,跟老程度比就不灵了;这可不是应该稳当的时候啊!姐姐,要真听真看真感受——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每天才两文钱收入的庶民;你一听到要你掏出二十五两银子,你应该崩溃、尖叫啊——我的天呐!

你甚至还可以加点戏:你被吓得一个踉跄,扶住门框,慢慢滑坐到地上,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姐姐啊,我才给你了七十两银子,你就飘了?不能忘本啦,你可是穷人!你要是知道我床底下还藏着有一万三千两的浮财,那你的戏,还不得烂的跟欧阳纳纳似的?你跟她,连年纪都一样十七八······

  “淑姑,这可是族中大事,你要顾全大局啊!办法总是有的,比如赊借、抵押。你家根本不至如此窘迫,不是还有传家宝贝么?”老程度这时已经换了脸面,图穷匕见了,不再跟程淑浪费时间。

  程淑听了身子一抖,顿时慌乱起来,“哪哪有什么、什么传家宝贝?我我会去尽力筹得二十两,再多也是没有了!”到这时候,姐姐却下定决心要挡回去,不让外人图谋自家的‘传家宝’,变得态度强硬起来。

  老程度此刻盯着程淑,眼神游移不定······他思虑半刻,“好,我作长辈的,再个人出五两补你家的缺。你且去筹钱,丧葬琐碎之事,咱们慢慢商议,今日我还要回宗祠操持许多事务,先回去了。”,他慈祥的一笑,转身走了,“为了我程氏宗门,一刻也不得歇息啊,唉······”

  老程度临走,仍然还要丢下一句让人心生敬意的话——这老戏骨,收尾都不放过,誓要抢个尾彩呢!

  ——

  “什么是传家宝?”程洲问回到正屋的姐姐。

程淑却不理他,自顾自的烧火做饭去了······

  程洲搜索着蛮痴儿的记忆:那老程度把咱父亲叫程克,而‘行止’是父亲的表字;“克”,即行止有度;完美的释义。这名和字,不错,都挺够水准的!

  程洲整理着仪容,换上的干净衣服。宋代的衣服,和拍戏的古装倒是没甚差别。

他脑子里却不由得埋怨起“太昊”祖宗:我再也不骂你了行不?你就不能让我歇一天是吧?天天给我开新任务,不搞死我不停手啊你?

  程洲生气归生气,可这没有任何意义,还是得面对这个新问题。

今天这老程度前来,看样子不是为了仅仅讹这点钱。现在交子(纸币,也叫会子)不值钱,可银子还是很管用的。姐姐当初打算半两银子买副烂木棺材,也是没问题的。

如果想讲究一点,一两银子也能买副新棺材。再想搞热闹一点,请锣鼓乐队吹吹打打,加上挖坑、立碑的人工,三两银子也足够了。老程度今天来说的五十两大操大办,纯属扯淡!只需花掉五两就可以做到这些,老程度掌事两兄弟,不仅不用掏钱,还要从中赚钱······

  这十多两银子是要赚,但今天老程度其实有个更大的目标,就是我家的“传家宝”!姐姐不肯说,应该是怕我年少太浪荡,嘴风不严。而且,父母也未必告诉过她具体内容,她多半是偶然听到过一点点,很可能实情就是这样。

传家宝究竟是什么,无所谓;现在面临的是,又有职业孙子来搞事!

根据自己的回忆和姐姐的讲解,这执掌宗祠的宗门长老,并不是好对付的。要知道在宋代,县级以下的乡村都归宗族治理,基本上宗族内没人敢去挑战所谓‘德高望重’的族中长老。

现代人不了解宗祠的重要性,宗族长老的崇高地位,要从宗祠的形成说起:

  雏形的宗祠,起源始于汉代,汉代流行墓祭,许多公卿、贵族在野外墓所旁建祠堂,以纪念先人。

唐朝流行家庙,祭祖活动多在家庙中进行。到了宋代才有了制度性的祠堂出现,北宋前期,人们祭祀祖先的形式主要是寝祭,就是在居住的房子里时时上香烧纸,这很不经济,也很拘束。

随着家族越来越大,这就必须建造能容纳家族成员的祭祀场所;还要有收藏祖先遗物的房间或地方,正规的祠堂就应运而生了。

祠堂所在的房屋,必须由本宗族子孙世代守护,不得拆分。其中最重要的是不得拆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家族祠堂的世代延续。

  家族祭祀活动、公共事业等方面的支出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需要一定的经济能力才能维持下去。在封建农业社会,田产无疑是最保险的财产,并且能带来稳定的收入。因此,宗祠一般会有自己的族田,以供接济族人、祭祀祖先、兴办学校等等用途。

  宋代政府法令明文保护墓田及其周围的林木、土石等物,不得随意损毁。供祭祀之用的田产不允许子孙拆分,不允许典卖,墓田还能获得减免赋税的机会。

  总之,宋代把社会各个方面都做到了极致;之后的朝代,没有任何的改进,反而很多方面都退步了,所以说宋代是大中华命运的分水岭。

  这老程度兄弟两人,控制了古代民众的精神支柱——超级重要的宗祠,相当于拥有尚方宝剑!他俩就掌握了社会舆论、掌握了大义、掌握了“势”!这种特殊情况,让程洲一筹莫展;这简直比跟掼跤高手作战的难度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好吗?

  看来,今夜又要无眠了。

那三个“骰子”们,你们好吗?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刚进来这游戏,就即刻面临一个又一个挑战,马不停蹄、疲于奔命?

  分身乏术啊,一个人还是难成大事,要组团、要有团队!我将来的面临问题会更多、情况复杂······

我的创业元老们,你们在哪里?说好的主角光环呢?不是各路英雄见了我就纳头便拜收小弟么?小弟呢?

  原来穿越这么苦逼啊,以前看的那些小说都是假的么·······

  接下来,我要尽快想到办法,找到突破口·······这根本毫无头绪嘛——程氏何必为难程氏?

  唉,还是趁夜色能掩人耳目,出去走走吧。

目前为止,每次夜行效果都不错,还算比较顺利的解决了问题。

所以,还是继续我军最擅长的‘夜袭’吧!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宋别》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宋别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9 宗族长老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宋别”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