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深情难撩 > 正文
第十章 兄弟情深
作者:八神米米  |  字数:3246  |  更新时间:2018-03-01 14:01:26 全文阅读

隔天上班,乐毅卡着点冲进单位,迎头遇到白局。乐毅忙一低头,喊了一声:“白局。”

白局一脸愠色,没有理他,走了过去,留乐毅一人杵在原地。

乐毅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看到,他一边思考着这事儿合适的解决方法,一边快步朝办公室走去。

一上午也没有什么活儿,午休时间乐毅去了单位健身房,高兴也在那,立马笑着招呼他:“乐哥,来,一起一起。”乐毅走近了以后,却发觉高兴这笑有点猥琐,顿时有点提防。

“想不到你跟开朗有过这么一段。乐哥,啥感觉啊?”高兴不怀好意地伸手就过来摸了他一把,乐毅早有防备,一个绊腿,一扭身直接把高兴摔垫子上了,他自己也顺势压在他身上,牢牢控制住他关节,高兴动弹不得,仍旧嘴贱:“小乐子咱俩好久没睡了。”乐毅骂了一句:“滚。”就放开了他。高兴抓准时机一个反扑,箍住了乐毅的腰,果断就扒了他的运动裤,淫笑着伸手就往他档下掏去,余光瞥到门口,看到政治处的小陈张着嘴,无声的“啊”的表情。小陈的面前,高兴正搂着乐毅,手放在不可描述的部位,而乐毅半跪在垫子上,裤子褪到了膝盖处。站在小陈后面的白局正陪着部里的两个大领导来参观健身房,此时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下午事情就传开了。乐毅感觉几个处长看自己的神情都有些暧昧不明,高兴倒满不在乎也不避嫌,还和乐毅两人凑在一起整理资料,乐毅把白薇薇的事情跟他说了,略去了于小芊的部分。

“哥,你做得很对啊,这万一要是擦枪走火,白局还不弄死你?”高兴说。

“就是这收场不好看啊。”乐毅皱着眉。

高兴一改平时的聒噪,认真地思考了起来,然后说了句:“哎?你说今天晚上局里聚餐,她会来吗?”

“不知道。”乐毅摇摇头。

每年年底,局里都会组织民警家属聚餐,发点小礼物,感谢他们为支持局里的工作作出的牺牲。乐广霖约了人打牌,不来了。高兴的父母出国旅游去了,也没来。白薇薇来了,看到乐毅也不吭声。乐毅和高兴刚在角落那桌坐下,被张处长看到了,拉着他们就到白局那桌去了,不由分说地把他俩按在椅子上,“这俩小伙子,能喝酒的不上,让我们老头子上啊?”

说到这喝酒,乐毅是真的头痛,往年哪次不是往死里喝,乐毅朝卓远使眼色,让他过来,卓远立马会意地跟过来坐在乐毅身边。一顿饭间,你来我往,好一番厮杀,卓远没少帮乐毅挡酒,乐毅还是喝得有些晕晕乎乎,再看边上的高兴,劝酒的说辞一套一套的,正在拼命地搞政治处的小陈,几个回合一弄小陈直接趴桌子上了,高兴以为他佯装,推了他一把,那小陈就滑地上去了。白局也没少喝,眼睛周围两大圈红晕,此刻正不顾形象地大笑着。白薇薇也喝了不少,酒壮怂人胆,她突然站起来,拉着乐毅就到隔壁小间去了。

白薇薇刚想开口,高兴一头撞了进来,扑在了乐毅身上,乐毅只听他在自己耳边低声说了句:“哥,对不住了。”

下一秒,乐毅就感觉一阵白高粱的气息扑面而来,高兴掰过他的头就亲了上去。乐毅一个站不稳,向后退了好几步,撞到了台面,上半身向后倒去,那高兴重得很,也跟着倒下来,压得他胸口一闷,桌上两套餐具稀里哗啦摔在了地上,几声脆响。

乐毅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腰传来阵阵痛感。

此时的白薇薇整个人都木了,半张着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事儿终于惊动了乐广霖他老人家。

第二天中午,乐毅因为宿醉正躺着,就听见旁边悉悉索索的动静,他睁开眼,看到乐广霖正在轻轻地往里推床头柜的抽屉。看到乐毅正睁着眼睛看着他,乐广霖吓一跳,快速把抽屉往里一推。然后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乐广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又过了片刻,他才缓缓开口:“你是对薇薇没有感觉,还是……”

“爸,你在找什么呢?”乐毅反问道。说着就爬了起来,穿上拖鞋,倒了杯水喝了。

“你藏了什么怕我找着啊?”乐广霖没好气地看着他。

“高兴那是帮我解围呢,我有喜欢的女孩子。”乐毅直截了当的回答。

“啥时候带来我看看。”乐广霖不依不饶。

“我问问她。”乐毅说。

乐广霖慢慢站起来,“你这都快三十的人了,连个正经女朋友都没有……你和高兴从小就在一起,感情深也是正常的……”乐毅觉得乐广霖今天说话颠三倒四的,一时抓不住重点。不知怎么想的就去扶了一把乐广霖,才发觉他身上在微微颤抖,有些诧异。乐广霖叹了一口气说:“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的终生大事。你实在不喜欢薇薇,我也不能勉强你。你要是真想和高兴在一起,等我死了以后,随你吧。”说完甩开乐毅的手,打开门,走了出去。

整个周末乐毅都没有上游戏,就在健身房泡着,胡乱地练了几把,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

周一,在单位门口乐毅遇到了高兴,高兴一愣,有些迟疑,还是凑了上来:“乐哥今天那么早啊。”乐毅“嗯”了一声。高兴低头走了几步又说:“哥,你别多想。我那就是……”乐毅用脚后跟踢了他屁股一脚,高兴“啊”了一声,乐毅一把搂住他肩膀,“走,吃早饭去。”俩人一起有说有笑地向食堂走去。

下午乐毅正在指使徒弟做日报,就在这时,几个办公室的铃声突然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乐毅听到窗外各种嘈杂的引擎声和开关车门声音,夹杂着沉重和急促的脚步声。乐毅探头望了一眼,发现隔壁特警支队出动了。乐毅一愣,知道是出事了。他打开门,迎面撞上了王副处长,王副处长拉着他的手就往会议室跑,边跑边说,“紧急开会,快快。”乐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跳加速,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会议室,其他人陆陆续续都奔了进来。白局坐在长桌的尽头,围坐着的是各处处长。乐毅他们在墙边迅速自觉站成两排。

“事情紧急,长话短说,城南火车站发生持刀歹徒袭警事件,六处人员关注网络舆情,及时上报!”白局说。

城南火车站?乐毅脑子里“嗡”的一下,张开朗今天当班!

同一时刻,城南火车站北广场上飘着小雨,天气阴沉得可怕,地面上躺着两具尸体,地上的血水混着雨水,殷红的一大片,各种行李物品孤零零地立在那里,主人已不知去向。

张开朗看着远处救护车的顶灯无声地闪着光,医护人员弯着腰挨个摸尸体的脖子,武警在外围疏散现场,特警人员紧张有序地跑动着。有人向他走过来,从他微微颤抖的手里拿走了他的枪,又跟他说了什么,张开朗什么都听不见。

一名女性歹徒被当场击毙,开枪的人是张开朗。

张开朗毕业后一直在城南火车站广场分局工作,平时的工作很忙碌,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人群中扫一眼,就能知道哪个是黄牛,哪个是扒手。这天张开朗一直有异样的感觉,说不上来,就是一种直觉,他在大厅和广场入口处来回巡逻,突然,人群中有一声尖叫,随即不远处的人群突然散开,大厅里一片混乱,人们尖叫着往各个方向的出口跑去,空出来的那片地方,一个女人拿着一把菜刀,眼神涣散。她提刀向着一名辅警砍去,血溅射得足有两米多高。这名辅警,拿起一根拖把和这名持刀的歹徒奋力搏斗,拖把的木柄和墩布都被他的鲜血染红了。

张开朗迅速呼叫支援,从腰间拔出配枪,子弹上膛。张开朗逆着人流逃窜的方向迎了上去,他的同事倒在了他的面前,女人挥刀向他砍过来时,张开朗一枪打中她胸口,女人动作停了一停,随即又是一枪。女人半跪下来,然后倒在地上。

这是张开朗第一次杀人。

打游戏时PK杀人张开朗总觉得特别刺激,当现实里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死在自己枪口下时,张开朗感觉他的内心经历了核弹爆炸,整个世界崩坏,尘埃无声地慢镜头落下,一片废墟。

后来发生的事情张开朗记不清了。从拿枪到击毙的这一段,他被多次强迫反复回忆,谈话、写情况说明,然后是心理辅导。

训练时练习打靶,总感觉枪很重,举久了手有点酸。那天张开朗觉得枪特别轻,一切发生得特别快,人的生命其实特别脆弱。

网上的舆情都是对警察开这一枪的批评和质疑,别有用心的人用歹徒是女性这一点大做文章,指责警察滥用警械,煽动着网民谩骂发泄。乐毅麻木地翻看着,他的情感按钮早已关闭。他用心守护的这个世界,从来不曾理解和接纳他。

乐毅终于打通了张开朗的电话时,张开朗声音有些颤抖地喊了声:“小乐子……”乐毅说:“我在。”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过了许久,乐毅听到那边闷哼一声,乐毅的情感按钮崩开了,两行热泪流进了脖子里。

张开朗的同事在此次事件中牺牲,年仅27岁,他死时睁着眼,眼眸上蒙着一层灰雾。

张开朗参加那名同事的追悼会时,脱下制服帽子默哀的刹那,像是将他戴了多日的面具也一同脱下了,张开朗瞬间泪流满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