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沧海月明凤凰矶 > 第二卷 斯人乘风世独立,明月正照凤凰矶
第二十七章 沧海寻明月,误入凤凰矶
作者:张宸泽  |  字数:2722  |  更新时间:2018-03-15 12:31:42 全文阅读

夜。

  沧海之上,皓月高悬。长风空阔,夜云轻舒。

  有诗:

  夜云轻如羽,

  涛落生长风。

  海天一色碧,

  上下双月明。

  帆随斯人远,

  气入此心清。

  潋滟千波静,

  栖息一时平。

  仙山无痕迹,

  梦来见渔翁。

  在沧海深处,荡漾不惊的轻浪,羞涩的拍打着一个,只十几丈方圆的孤岛。岛很沉稳,应该有着深长广大的根,扎在海底。

  岛很奇特,无木无草。中间高圆,向四周自然垂下弧度。玄青色的弧顶上,生着奇特的纹理,如同龟甲。一个老渔翁,须发洁白,眉毛长垂。持着一个长得惊人的鱼竿,稳稳坐在弧顶上。

  明月将这一切,照的丝毫毕现。那长得离谱的钓竿上,却是一丝透明的鱼线,在海风中飘飞,闪着水晶般的微芒。线的尽头,却没有,鱼钩。

  老渔翁的身旁,躺着两个人。一个白衣男子,一个白衣女子。发丝带着细小的水珠,身上却是干爽,衣袂被海风肆意翻飞着。

  正是在长安皇城中,众目睽睽下消失的,张重华和碧湘茹两人。

  此时,两人意识全无,相互枕藉着横在老渔翁身旁。

  “好久无鱼,却钓来了两个妙人。有趣,有趣的很呐......哈哈哈。”老渔翁突然临风自言自语,须发飘然,一阵快意的长笑。

  苍然的笑声,在无边无际的沧海上,点缀上一丝生气。

  让海与月的深拥,再也不能一直无趣下去。

  “嘤咛......”碧湘茹发出轻微的声响,眉目终于张开,最先醒了过来。一坐而起,瞬间恢复了消失前的惊慌。

  人间繁华,在如梦初醒处,已然不见。

  映入眼帘的是,皓月沧海,海风夜云,还有一个老渔翁。

  “老丈......”碧湘茹努力恢复神志,嗫嚅着轻声唤道。

  “呦,醒了。不错,倒是喊对了人,老朽正是东海丈人。哈哈哈,你这女娃娃,真是聪明有趣。你......”老渔翁似乎是太久无人说话,接上一句,便自顾自的兴奋的说个没完。

  “东海丈人?老丈有礼了,晚辈是罗浮洞天碧湘茹。请问这是哪里,我们怎么来到这里的?”碧湘茹忙拦下老渔翁的话头,焦急的问了出来,随口不忘报上宗门。

  “罗浮?青精小儿的罗浮吗?倒是听说过呢。这里是海外之海,东海。至于你们呐,那是我从海眼里钓上来的。哈哈,当时倒是很有趣的。你听我给......”老渔翁再次得了话茬,立刻开始了喋喋不休。

  “青精小儿?!”碧湘茹内心升腾出无边的惊疑和震怒。罗浮洞天开宗古仙人,青精先生,是洞天长久供奉的仙师,他竟然唤作小儿?碧湘茹毕竟恢复了神志,心细如尘的她,压下诸般情愫,再次打断老渔翁开口问了出来。

  “老丈究竟何人?也知道我开宗祖师?”碧湘茹眉头微皱,凝视着须发雪白的老渔翁。这个老者,给他一种不真实感,气机全无,如真似假的存在眼前。

  “哈哈,青精小儿,我常过人间,倒是见过几次。至于我嘛,且听下这首问道诗吧:

  飞丝汪洋万丈杆,

  几见沧海作桑田。

  我持此心凌波久,

  无落凡情过人间。

  未修还丹九九数,

  亦有长生千千年。

  青天尽头一声笑,

  便乘白云到日边。”

  “女娃,如何,你可能解几分疑惑吗?”老渔翁此时转过头,和蔼慈祥的面容上,却有几分戏谑和自得的神色。

  “晚辈愚钝,难以尽解,但知老丈绝非凡人。晚辈与自家师弟,经历非常之变,流落此间,还望老丈能指点迷津?”

  “迷津?这个我倒是不会指点,不过马上就要到岸了,你却是不用再问了。”

  “到岸?!”直到此时,碧湘茹才运用身识,察觉到这座‘小岛’在飞速的行进。

  看似稳如磐石,却因为没有参照,完全不能察觉。更诡异的是,身识察觉到惊人的行进速度,却不见汪洋碧波中,有丝毫催动的痕迹。

  好生奇特,碧湘茹更加确定眼前老者的不凡,虽然他依旧流露着先前的戏谑童真。

  看着已然转头不语的老渔翁,似乎面色严肃了一些,好像压根不想跟她说破些什么。碧湘茹何等心性,索性闭了口,等着这老者所说的--到岸。

  月色浩荡无垠,照彻汪洋碧海。

  长风依旧,却没能吹醒沉睡许久的重华。

  前方,奇异的轮廓,出现在月下的沧海中。

  稍微近些,碧湘茹终于看清了一些模样。

  那是一座巨大的整体矶石。方圆足有几十里。整个如同海岛的矶石上,笼着聚而不散的氤氲云烟。就连明月和海风,都不能让它失却,缭绕间的朦胧之美。

  左边高峻而起,如同山峰。却在数里处,急转直落,地势拦腰而下,变得平坦而开阔。开阔处,有着如同云霞的一大片连绵轻红,匍匐逶迤。中间处,稍微轻垂着,延伸而出,如同垂翼。

  在如此远处观望,这座巨大的矶石,象极了一个熟悉的神物--凤凰。

  一切神形和景色,皆在若隐若现间。单只轮廓,也已美的令人窒息。

  这般瑰丽奇美的海景,如同海市蜃楼般的仙境,让碧湘茹惊得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老丈说的,岸?

  近了,碧湘茹应接不暇的美目中,终于在月光下,清晰扑捉到了这座整个矶石形成的海岛。她不自觉的用丹气运使双目,终于大致看了个端详。那中间一大片连绵的红霞,竟然是广袤的桃林。时当二月,却怒放喷芳,落英纷然,隐隐可见。

  羽翼处,却是整成片的竹林。临海处,有稀疏的椰林,挂着青果。中间各种花木颜色,不能尽识。却在纷杂和斑斓处,透着井然有序的造化天成,似乎被精心布置了一般。

  美的肆意,而张狂。

  距离越近,惊喜的美,越是连绵不断的出现。

  “到了。这里,是你们在海外之海唯一能落脚的地方了。你们下去吧。”老渔翁苍老的声音,打破了碧湘茹的出神。

  呼吸间,这座行动的‘小岛’,已然稳稳靠在了巨大的矶石旁。渺小的立在矶石下,顿生身在庐山之感。

  “到了?这是哪里?老丈是要我们下去吗?”碧湘茹回过心神,有点骤无庇护的失落感。

  “这里是凤凰矶。我本无心遇到你们,一切都属偶然。我们本就世界不同,却生出一番因果。带你们到这里,自有天大机缘相赠,也算有心了却横生的因果。你们只管下来栖身,至于将来身归何处,都看造化了。至于我,要去的地方,你们是万万不可能到达的。”

  老渔翁再次打开了话匣子,但此时,碧湘茹却不感觉他有哪里罗嗦了。美目中,隐隐有依赖之色流露,认真的楚楚可怜。

  “女娃娃,我看这个小子也非凡胎。与你们这俩小友就此别过,你们上去吧。机缘生灭,但自随心,无期再见了。哈哈哈......”老渔翁一声苍然的大笑。看着碧湘茹那可人的目光,东海丈人似乎触动了些许不忍。语气一转,再次开了口。

  “我平日,只钓得水中月,日下影,却是以凌波之心作饵,无为本意为钩。一番因果,只想随生随了,不欲多有羁绊。你已然入了道心,便当能明了我意。无须如此惜惜,一切聚散,皆任自然吧,女娃。“话音一落,老渔翁再不迟疑。

  那极长得鱼竿一摆,一股清风凭空而生。无法形容的滔天巨力,绵软如水,裹挟着两人,轻轻落在了矶石的白沙岸上。

  碧湘茹盈盈落地,只一个回头:一切人事,竟已消去无影。

  明月沧海,空色如常,却照不出半点归痕。

  本就在迷中而来,此刻却又如同长梦方醒。

  如梦似幻,一切方才情形,竟然还没有皓皓明月和空空沧海,让她感觉真实。

  看着昏睡如同孩童的重华,她莫名涌上了一丝安心。

  便终于,落定了心尘。

  一切未知,有着新的开始。

  沧海寻明月,

  误入凤凰矶。

  蓬莱有何事,

  却作无痕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