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小妖也疯狂 > 第一卷【炼妖壶】
第0028章【你讨厌!!!】
作者:三朵小红花  |  字数:3962  |  更新时间:2018-03-29 18:29:00 全文阅读

  第0028章【你讨厌!!!】

  “好了,今天的可就上到这里,有疑问的同学,可以到老师办公室去找老师,现在下课。”瘦瘦的语文老师,带着一脸严肃,宣布完下课后,拿起手中教材,慢慢走出教室。

  而三年级二班的学生们,却忽然间疯狂了起来。

  “哇!这周终于结束了,我要去单排吃鸡,锻炼我的内心,让我能无论在多么紧张的环境中,都不慌张!”一个男同学,绘声绘色的与旁边学生聊起游戏。

  而旁边同学,就是曹大宝。

  “你是不是想模仿王小欢,这种王小欢模式的聊天风格,太明显了好不……想玩就直接说,待会儿咱们一起,看谁狗的名次高,嘿嘿!”

  “好嘞!”

  “……”王小欢坐在座位上,感觉身边的人,和他并不是一个频道。

  眼前佳人冷冷,身边没良心的大宝游戏迷离,而自己呢?

  在感情的旋涡中有些不知所措。

  “我还是个孩子,在感情的世界里,无助彷徨,谁能救救我……”王小欢在心里哀吟。

  忽然,一张纸条从李磬儿那里飘了过来,像一个小小白鹤,飞呀飞呀,落在了王小欢的手心里。

  顿时,苦着一张脸的王小欢,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王小欢,放学之后,学校体育广场旁见。”

  哟!王小欢眨巴眨巴眼,哎,春风拂杨柳,有戏!

  此时,李磬儿虽然拿着书不断瞧着,红红小笔在一道数学大题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圆圈,重点的知识,在习题本上写了一遍又一遍,可真正塞进脑子里的,少之又少,几乎没有。

  她心里、脑里、整个人的世界里,总是徘徊着王小欢,王小欢的笑、傻、关心和爱护。搞得李磬儿心里开始怀疑起自己,到底会不会是自己误会了他了呢?

  那天会不会只是王小欢发现了什么,跑到冷羽馨身旁,想要去救她?

  会不会是自己太过爱他,不喜欢有女孩待在他身边,所以一见到有女孩待在他身旁,就失去理智,不知所以呢?

  会不会……

  总之,一个又一个的解释,在她心中哗啦啦,宛如细雨,落在她的身上,渗进她的心里的每一寸地方。

  她心里对王小欢的讨厌,由最初的一百分,降到了寥寥无几的个位数。

  甚至,昨天晚上,整个梦里,都是他的身影,张开了怀抱,将她拥在怀中,在无边无际,黑压压阴暗暗的雨夜,用他的温暖,陪了她一个她害怕的夜晚。

  没错,李磬儿发现,自己真的忘不下他。

  可是,每当想到医院里冷羽馨冷冷充满敌视的表情,李磬儿心里便难受一场,总觉得自己所有一切自我解释,都是泡沫,经不起一个眼神,就碎在空气中,消失在天地中。

  所以,李磬儿想和王小欢聊聊,她想知道,到底他和冷羽馨之间,是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是情侣,而他之所以天天过来给自己打水、买甜点,是为了简单处理人事关系的话,那她就会和王小欢说不用他这样,真的。

  而如果真的是自己想错了……

  李磬儿希望自己想错了。

  真的。

  下课铃响起不久,全校的人窝窝泱泱,带着与平时完全不相同的欢笑,人人脸上都笑意满满,聊着最火的游戏、最帅的明星、最甜的电视和校园里最最暧昧的爱情。

  压抑许久的学校生活,在这短短十多分钟,呼呼如流水释放出来。

  在学校门口,一辆宝马静静停在那里,车窗紧闭,从外看去,漆黑一片,无法看到里边人影。

  白先生和骨男正一前一后,坐在宝马车里,非常轻松的吃着从小摊上买来的大甩卖草莓冰欺凌,偶尔眼睛飘出窗外,看着人来人往的学校,车里放着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音乐。

  “唉,还是学校好啊,想想当初的我这个年纪的生活,不是在防着被人杀死,就是想着该怎么杀人,每天待在尸臭冲天的屋子里,吃着最最难吃的食物,喜欢的女人,竟然还是那种把肉体当做货币、失去情感的女人,唉……羡慕。”白先生添了一大口草莓冰欺凌,微微咂舌,一脸很享受的滋味。

  一旁也在专心舔着草莓冰欺凌的骨男,似乎对白先生说的话很有认同感,不禁额头轻点,微微感触一番。似乎感到车里氛围有些沉重,骨男不由开口说道:“其实,那里也有那里的好处,人人平等,只凭实力说话,在剑与血中前行,像个男人一样,想要食物,就去抢,虽然难吃,但周围人还有没吃饱的,我吃饱了,我就开心!虽然女人……但咱也没太受罪,乐在其中。”

  白先生抬起头,笑了笑,低沉的声音,好不恐怖。

  “是呀,没爹疼、没娘养的人,能活着,能靠自己本事吃饭,也值了!”白先生忽然一大口,将手里的草莓冰欺凌彻底吃了个干干净净。冰冷的感觉,从口腔传到心里,深深呼出一口气,冰冷的白雾一飘而出。

  “额……小骨,你那里还有多余的冰欺凌么,给我再来支巧克力口味的!”白先生一片压抑后,忽然急转画风,转头问向小骨。

  “啊,有,白先生,还有好多呢!”骨男听到白先生所说,急忙将手中冰欺凌给了白先生。

  白先生接过浓浓巧克力口味的冰欺凌,再次大口大口,看着窗外风景,听着车里的音乐,一口一口,舔了起来。

  这时,忽然一阵声音在宝马车里响了起来,一阵滴滴答答的响声,极其有规律的在两人耳旁,噼里啪啦响起。

  听完这阵很有旋律的像是摩斯密码一样,却与摩斯密码稍稍不同,看来是白先生和骨男他们那里通用的密码后,骨男忽然大嘴咧了起来,打开车,奔着中城中学旁边的体育广场旁走去。

  而在体育广场旁,一个小小凉亭里,李磬儿正与王小欢坐在那里,两人面对面,李磬儿与往常一样,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外边套着校服外套,带着桂花香气息的发丝,束起马尾,留在肩后。小脸白皙,大大眼睛,细长眉毛,霎是漂亮。

  “你能告诉我,冷羽馨是怎么回事么?”李磬儿鼓起嘴巴,气嘟嘟说道。

  但看她的表情,如果是李磬儿的爸爸李康在,便能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多半心里没什么气了,有种时间一场,心伤慢慢抚平的味道。

  可王小欢曾经,从来没有惹过李磬儿生气,所以根本不知道李磬儿心里的怨气不多。思考再三,王小欢皱着眉头,闷闷说了一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会相信么?”

  “说!”李磬儿眼睛大大,静静看着王小欢。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天赋还是什么,我的鼻子变得像狗一样灵敏,哪怕隔得很远,我都能嗅到很远处东西的气息。那天海底捞的大楼旁,我看到有人要害冷羽馨,所以心里想着要去救她,所以就冲过去了……”说道最后,王小欢声音渐渐变小,因为李磬儿小脸正气鼓鼓,眼看就要一拍桌子离去!

  “什么,你跟我说你鼻子像狗一样灵敏!你撒谎也不打个草稿,人的鼻子是什么结构,狗的鼻子是什么结构,你难道以为我不懂生物知识么?”李磬儿很生气,虽然她没有立马拍桌子离开,因为她相信王小欢当初是看到有人要害冷羽馨,但是这理由,李磬儿完全不相信!

  真是,你直接说自己要去救冷羽馨不就完了,为什么好要撒谎。

  “你说,你和冷羽馨是不是恋爱关系!!!是不是曾经有过恋爱关系!!!”李磬儿眼睛直勾勾盯着王小欢,她的小心脏,开始不争气的跳动起来,如果王小欢真的回答他们两个是恋爱关系,哪怕是曾经有过恋爱关系,李磬儿也会转身就走!

  “什么!”王小欢忽然大声喊了一声,这时,在体育广场的人忽然转眼看了看王小欢一样,王小欢急忙压了压声音,一脸苦笑的看着李磬儿说:“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和冷羽馨谈过恋爱,我王小欢你也知道,根本不是那种三心两意的人,只不过那次看曹大宝被人围攻,救了他之后,冷羽馨觉得我身手不错,想让我加入跆拳道俱乐部,帮助她打一场比赛罢了,真的,磬儿,我真的只喜欢你!”

  说道这,王小欢从书包里,将那株彩纸包起来的红红月季掏了出来,放在李磬儿面前,说道:“这时我在上学路上,特意采给你的,一直希望能送给你,却一直没找到机会,都待在我书包两天了,回家的时候,我还特意给它撒了点水,幸好现在花瓣还没有凋零。”

  带着一脸暖暖微笑,王小欢看着李磬儿。

  白了一眼王小欢,李磬儿急忙将那多鲜红的月季拿到手里,依旧一脸气鼓鼓的说道:“那你以后也不能和其他小女孩吃饭,要是吃饭,你必须要带着我!还有,以后要记得看我不开心,要过来问问我为什么不开心……还有,这朵花挺好看的,干嘛没有公德心的折断它……以后要记得不要破坏花草树木!”

  “放心,其实这花儿是我看它美丽,跌落在草丛里,想了想很陪你,特意将它从阴暗角落里拿出来的。”

  还有,其实……我真的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不开心的,可是你没给我机会呀……

  咳咳!

  忽然,王小欢脸色一变!

  一股熟悉的味道穿过风,飘到他面前。

  当骨男刚从宝马车走出来没多久,风儿便将他的气息,裹着来到了王小欢鼻尖。

  王小欢冷着一张脸,急切的带着李磬儿向体育广场的一个出口走去!

  “王小欢,咱们这是去哪呀!!!”李磬儿满脸不解的看着王小欢架着她往前走,但王小欢寒着一张脸,却没有和她解释,而她见他这个模样,倒也没有挣扎。

  到了出口处,恰好是一个车站站点,一辆城内公交刚刚到来,王小欢拿出一个硬币,便将李磬儿塞了进去,在李磬儿进去前,王小欢一脸严肃的和她叮嘱道:“你坐这车,到很远的地方再停,不管怎样,别下车,给这个人打电话,让他来!”

  王小欢将口袋里当初郑队长的联系方式交给了李磬儿,说完,在车门关上的瞬间,急速向远处跑去!

  只剩下待在车里,满脸木然,不知发生何事的李磬儿。

  也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脸奸笑,手里拿着一把枪,当着李磬儿的面,从体育广场冲出,对准王小欢逃跑的方向,砰!

  一声枪响。

  一朵血花贱了一地。

  “啊!!!王小欢,你个混蛋,你讨厌!!!”李磬儿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王小欢让她不要下车了!

  她的心一下子恍如再次回到了那天中午,在海底捞餐厅中,枪声响起的片刻,但此刻间,人变了,可挺身而出的,依旧是王小欢。

  一瞬间,李磬儿心里宛如被一片片刀片绞过般,心痛的望着最前方,刚刚冲到一个拐角,被一枪击中,血花飘散的王小欢。

  眼泪、鼻涕、哀嚎,烱在一起,李磬儿从来没有那么用力的拍打车门,啪!啪!啪!她着急的想现在就飞到王小欢身边,可忽然一个人把她拉住,一个大妈满脸惶恐的说道:“小姑娘,别出去,外边太危险了!而且,就算你现在出去,也帮不到那个小伙子的忙呀!”

  说道这,李磬儿忽然想起来,王小欢在临走时,给了她一个纸条,让她给他打电话,李磬儿急忙拿出手机,带着哭腔拨打了起来。

  而刚刚到来的骨男,并没有注意到车里的李磬儿。

  他只是一脸狞笑的看着拐角处的那滩鲜血,像是回到了他十八岁的那个年龄,好怀念!

  纷乱,再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