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小妖也疯狂 > 第一卷【炼妖壶】
序章【天外飞仙】(下)
作者:三朵小红花  |  字数:3765  |  更新时间:2018-02-28 11:28:28 全文阅读

  序章【天外飞仙】(下)

  巨人城盆骨地,坐落在巨人城的西侧,有一条弯弯的河流将巨人城盆骨地与巨人城腹部分开。

  巨人头在东,脚丫子在西,就这样躺在大地上。

  而盆骨地,也就是巨人屁股在的地方。

  巨人城宛如一个人般,从建立之初,它最为重视的地方,便是头颅与心脏,从未变换过!

  而作为巨人屁股所在的盆骨地,则是一如既往,集结着这个城市的肮脏、残破、浑浊。

  一大片一大片的垃圾,堆放在这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垃圾场,在这翁次翁次工作,无数灰头土脸,衣服布满破洞,面黄肌瘦的家伙,在此处流荡。

  夜幕降临,王小欢静静待在自己的水泥管里,眼睛很是谨慎的向四周望去,以往这个时候,王小欢一般都已经在他亲手砍伐的床上蜷缩的睡去,但是今天,天空格外黑的晚上,王小欢却被今天来的和尚吓得丝毫没有睡意。

  什么牛鬼蛇神,天黑不能向后看,身后有人的传说,都不如今天那酒肉和尚的一句劝告来的吓人,王小欢甚至在心里默默思考过,那个喜欢吃叫化鸡的和尚,会不会就是披着善良外套的人贩子,专门喜欢找无父无母的孤儿,请他们吃下了迷药的叫化鸡!

  不过,看自己现在身体没有一毫睡意,说明下迷药叫化鸡这个推测就无法成立了。

  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王小欢在垃圾场里生活这么长时间,对于人性的丑恶也算有一份浅薄的认识,再加上如今长夜漫漫,晚风又刮得如此渗人,黑漆咕隆伸手不见五指,就连垃圾场旁亮起的橘黄色光芒都被黑暗吞噬了好多,王小欢心里真的害怕极了。

  此时的王小欢,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木棍的握把十分的光滑,王小欢利用这根木棍在垃圾场里寻寻觅觅已经好长时间了,说起来,这个木棍王小欢已经有一种无比细腻的熟悉了,它的纹理,它的质感,它的一切,都那么的清晰。

  唯有握着这根头部很是粗壮,含着少量铁的木棍,王小欢心里才有一小部分的充实。

  那群人贩子要是敢来,我就一棍子对准他的后脑勺敲过去!

  此时,王小欢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天空。

  那个从天外而来的流星,此刻正与黑漆漆蛟蛇状的神秘东西交缠着,两个东西,一黑一白,就像太极里边的阴阳鱼一般,胶着在一起,神奇的宛如两个活物。

  黑漆漆的蛟龙不断的将拳头大小的流星,向着阵法那边拽去,可是从天而落的流星,却散发着十分强劲的斥力,根本无法让蛟龙达到目的。

  待在阵法前的和尚面露狰狞,在和尚的眼中,天空中的一切,宛如发生在面前,他的双手不断打着神秘的符印,身前的阵法也在不断变换这些形状,从天空俯视,一眼望去,便可以发现此时在和尚面前的阵法,其形状竟然与天空中的蛟蛇一般无二。

  眼看天边的流星传来的斥力越来越强,和尚心里急忙忙的慌了起来,心急之下,他从葫芦中倒出了一滴黑红色的晶体,一口服下!

  深红色的脉络在和尚的皮肤下,渐渐浮现,本先有些瘦弱的和尚,此时却像一个从地狱里崛起的炎魔一般,浑身散发着滚烫的热量,一股比先前浓厚十倍的黑气从和尚脚下的大阵中蹿出,加入到了天上的战争里,本来岌岌可危的蛟蛇,恍如一下子吃了壮阳的药物,从暮年一下子回到了青春,而反观天边的流星,似乎在天外走了太久太久,没有了后继之力,三五招之下,便被黑漆漆的蛟蛇打败了。

  天空,彻底的黑暗了……

  看到这一幕,和尚口中呼的一声,吐了一口浊气。

  似乎在感叹,多少年来的准备,并没有白费。

  而在这时,忽然一声很不恰当的声音在和尚的口袋中再度响了起来。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怎么……”

  “……阿弥陀佛,老子炼了多少年的佛心,竟然差点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破了!不行,以后还是换上《忐忑》吧,这首歌不适合我呀!”此时,依旧浑身冒着红光的和尚很是悠闲的掏出手机,小心翼翼的操纵着,将电话接通。

  他的确不敢不小心翼翼,现在他的身体,一不小心用大了力气,这手机可能就完了。

  “喂,说吧,什么事。”

  什么事,有什么事能冲走他的喜悦呢?任务已经完成了,说实话,他现在还蛮想去找小乞丐玩玩,再去吓唬吓唬对方。

  “不好了,大人,十二组遇到紧急情况,一群不知从哪里摸过来的家伙,悄无声息的过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十二组的阵法,十二组的三十个人就全部消失了!要不是有人在临死前按下呼叫键,恐怕我们根本无法察觉!”一声急促促的声音传到了和尚的耳中,像流水一般,冲走了和尚的喜悦。

  “你说什么!”和尚气的两眼昏花,耳朵里冒出嗡嗡的白气,像一辆英伦电影中常出现的蒸汽机一样!身上的皮肤越来越红,但是又有一股说不出的黑气笼罩着他,使得百米之外的人,很难看清他的模样。

  “他们怎么会死?”和尚皱着眉头,声音充满了硫磺味,几欲炸裂的问道:“什么人干的!还能将一群活了好几百年的家伙弄得人间蒸发?”和尚心里很是即是愤怒,又是惊恐,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找他的麻烦!这荒郊野岭,他也是一路秘密行事,绝不可能透露半点风声!

  再说了,就算是他知道的那群人想要虎口夺食,也不可能一点风声也不传出来,杀人也不可能杀得如此快速!

  至少也应该有点反应时间才对呀!

  而不一会儿,另一通电话迅速的加入了进来。

  “大人,我们找到了十二组的尸体,全部是中弹身亡!”

  “……”

  和尚沉默了。

  见鬼了吧!

  中弹?

  没见过他们在的圈子里会有人用子弹,要是说诅咒下蛊什么的,和尚自己还能在心里安慰安慰自己,可竟然是中弹!

  莫非……

  “这特么已经多少年了,竟然会有人中弹身亡,而且还是整整一个小组!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都特么活到狗身上了么?叫他们平时要多注意身体,不要把身体掏空,没想到现在他们竟然如此脆弱,连个子弹都抵挡不住!真是吃软饭的家伙,没有一点用处!你们留下几个人维持阵法,其余的给我搜,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那几个开枪杀人的,给老子我特么的弄死他们!啊!!!玛德,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法律了!!!”

  这一顿和尚不知多少年没有生过的气,让和尚一下子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量,手中那坚固的手机却如同泡沫一般,被他轻轻一攥,红光一闪,便如同地上的垃圾,只剩了个渣渣!一群人想解释都没有来得及解释。

  而这事情,不过发生片刻,一个转眼间而已!

  天空中的流星因为黑色蛟龙的拉扯,落地的速度变得飘忽不定,流星落地,还有一段时间。

  而正因为十二组的阵法发生了偏差,原来流星的坠落轨迹也因此发生了偏移,向着十二组所在的缺口方向驶去!

  正如同一个均匀布满电的圆球,其圆心的电场力为零,受力均衡!而一旦周围有了缺口,那圆心处所受的合力,便很是规则的指向缺口。

  那缺口处方向,却不仅是十二组成员死的方向,更是……

  灰头垢脸的王小欢,苟活的地方。

  此时,说道王小欢,他正处于一种很是纠结的状态。

  具体原因,可能还是与和尚有关。

  这黑漆漆的夜空里,王小欢紧紧的皱着眉头,一口大气也不敢喘的待在自己的小水泥管里,水泥管一个口被王小欢用东西狠狠的堵住了,而另一个口,也就是王小欢现在正在面对的那个口,却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是极其的近,近在咫尺那般。伴随着重重的呼吸,淡淡的血腥味,在冷冷的夜,说不出的恐怖!

  在王小欢的小脑袋瓜里,这人怕不是刚刚掏完一个小孩的器官,一时兴起,兽性大发,想来这里再寻找一个小孩,将他解剖,换取足够份额的金钱吧!

  真是让金钱蒙蔽了双眼!

  可是,这不就是现实么。

  王小欢很害怕。

  发自肺腑的那种害怕!

  他的双手摸着冰冷的水泥管,一块小小的帘子,将外边的世界与他的小窝分隔开来,但是无论怎么分隔,也无法将两个世界完全分开,一丝神神秘秘的事情,象征着那只是一块破帘子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鸟用,没有任何的屁用!

  这神秘的事情,就是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以及越来越清晰的喘息声……

  近了,一股伴随着垃圾场腥臭味的血腥味,犹如一条条食人鱼,前仆后继的冲进王小欢的鼻子里,对准王小欢的美好记忆就是一段乱咬,还没过多长时间呢,王小欢整个人就开始颤颤巍巍,双手上青青的血管像一条条蚯蚓一般,盘旋着。他的眼睛红肿,睁得巨大,从未有过的沉重在他的心里,沉甸甸压住他的肺,让他感觉呼吸都是一种说不出的苦难。

  呼的一声!

  就在这时,王小欢的帘子竟然被人掀了起来,一个头发把脸盖住一半的人,就那么明晃晃的出现在了王小欢的面前,那宛如死神一般的微笑,双手红红的,在门前微弱的橘黄光芒里,显得那样的妖异,就像一个择人而噬的妖魔一般!

  啊!

  王小欢被吓坏了,他完全的失去了理智,拿起自己手中紧握的木棍,对准这人的头部便是狠狠的一击,而刚刚进来的这人,根本没有想到帘子后边会是这个场景,本想抬起手来抵挡片刻,却发现根本来不极了。

  于是,仅仅一下,这刚刚进来长相狰狞的家伙,就倒在了王小欢的手下。

  也幸亏王小欢年纪小,营养没有跟上,要不然,仅凭这一下,这个家伙今晚就要交代到这里来!

  一看这人晕了,王小欢愣了一下,随后,便又开始歇斯底里的叫起来了。这人竟要死不死,偏偏向他身体的方向倒了过来,一不留神那张丑陋的大脸,就差点砸到了王小欢的身上!

  得亏王小欢身体瘦小,看准了一个时机,便从这人身旁的缝隙中窜出了水泥管!

  呼,一声松气,王小欢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发现那里早已经湿了。

  该死的人贩子,要你有来无回!

  但正当王小欢刚刚蹿出,准备喘口气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一声破空声,王小欢刚一转头,便感觉左腿一阵剧痛,随后身体瘦小的王小欢,便头脑昏昏,毫无羞耻的晕了过去。

  晕倒在地上。

  瘫倒在水泥管口前,刚好将王小欢打晕的那家伙挡住了,加上这黑漆漆的夜,任凭那盏橘黄色的灯光如何苟延残喘,也无力像过去刚刚在这岗位时那般,发光发热了。

  也就在这时,浑身赤红的和尚,头上渐渐渗出了汗水。

  流星不见了!

  和那股黑气一同,消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