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剑来同人故事 > 正文
你是我的瀺
作者:小月这妖孽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18-02-26 15:43:43 全文阅读

腹黑攻崔瀺(崔东山)X淡然受陈皮安

你是我的瀺,秀色可餐、可饮、可伴!

前世

“先生,你看看我写的字好不好看?”

“先生先生,你快看看这个法宝如何?好不好看?”

“先生,你看我一下嘛!我跟你讲以前的特别有趣的事情好不好?”

“先生!你别不理我啊!”

崔东山伸头绕到陈皮安的身前,在他面前使劲儿晃着,非要找存在感:“先生,你是觉得这些都不好看吗?”

“嗯,你别闹了,我要准备练剑了。”

“先生。”故意拖长的音配着少年好听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让人沉绵。可惜我们的陈皮安却是不解风情。“先生,先生,你看看我?我好不好看?”

陈皮安面无表情的推开他:“崔东山,别闹,你最好看行了吧?”

东山嘻嘻一笑,仍不满意。凑到陈皮安面前去,扶住他握剑的手,比了个作剑的姿势:“先生,我,不比剑好看?”

-----------

陈皮安转回思绪,大概是现实太令人难受,令人忍不住总想起来以前的美好。只可惜 ,他没珍惜。

他在一本书里面曾看见过这样一句话:当这个世界给予自己善意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要惜福,无论大小。当时心中颇有感受,在心中念着那些给予自己善意的人,却并没有在意别样的情感,以至于…

那个时候,齐先生身死,阿良还在天上,他想跟这个世界的人好好讲讲他的道理。可是没实力谁会跟你讲道理?他一门心思练拳练剑,追求大道,想着我要和这个世界好好讲讲道理,要努力啊,要变强啊。对身边的人不咸不淡,即使察觉出了一丝异样的感情,仍是不理不睬。可是到最后,他终于有了实力,可是说出自己的道理,那个人却没了…

陈皮安擦擦有些湿润的眼角,呵,就算走了大道的尽头,就算我可以和所有人讲我的道理,可这都留不住想留的人 ,这大道又有何用?

那时他不知,有些可惜,是没办法十全十美。有些可惜,是某些长久的遗憾。现在,他总算明白了。

幸运的是,最后的最后,他并没有彻底失去他。那个人的神魂还在。

他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寻找他的转世,这一世,他要待他好好的。可惜的是,那人已经不记得他了。只是不知,倘若唤回他的记忆,会不会,他就真的不会再出现在他的身边了。

他,前世叫崔东山,这世,叫崔瀺。

---------------------

“陈皮安,你在想什么?”崔瀺一脸探究的看着陈皮安,嘴里啧啧称奇:“哇,你居然哭了?怎么啦?”

“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个人而已。”陈皮安回头看他,又擦擦眼角,默默得想着,反正他已经在他身边了不是吗?

“什么人啊?情人?”

“嗯。算是吧。”

崔瀺眼里划过一丝诧异,面上仍是不显,好奇的问道:“陈皮安,原来你有喜欢的啊?我看你这么平平淡淡的,还以为你没有呢。”

陈皮安沉默,没有回答他的话,确实,他对他总是不咸不淡的呢。

崔瀺见他不说话,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可以讲讲你和你情人的故事吗?”

陈皮安像是又陷入了回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他对我很好,总是以各种名义来找我说话,只是我没有好好对他。后来,他死了,可是我,留不住他。”

“这样啊,这样啊。”崔瀺忽然偷偷的扯了扯唇角笑了一下,趁着陈皮安没注意,又悄咪咪的压下眼底的笑意。保持平静的语气说:“陈皮安,你喜欢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陈皮安好像没听到这句话一样,自顾自拍了拍酒葫芦,转身,边走边说:“崔瀺,没酒了,我去买点酒就回来。”

崔瀺看着陈皮安慢慢远去的背影。就只是看着,很久,很久,一动不动。

这边,陈皮安买了整整一葫芦酒的酒,一边走着,一边情不自禁想到了过去,自斟自饮。

他想起崔东山总是语气欢快的喊他先生,想起崔东山处处谋划,想起崔东山总是像献宝一样,给他这个那个最新抢到的好玩的有趣的高深的法宝。想到崔东山跟他讲人情冷暖,想到崔东山总爱调戏他,还时不时给他送花…最后想到了他死的时候。

陈皮安忽然流下泪来,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口。心里有很多的话,可是却说不出来,他想痛斥这世界,最后却发现最该被斥责的是自己。

去他的大道,去他的变强,如果变强了还是不能留住身边的人,那么要这虚无的大道有何用?!

他开始痛饮,一边喝酒,一边流泪。再往前,他好像看到了崔东山坐在小山坡上冲他微笑,冲他招手。

他对着模糊视线里的人使劲挥手,他冲着他傻笑:“你,你还在啊,你还在啊。”他一边笑着,又忍不住哽咽。

崔瀺上前扶住他,看着又哭又笑的陈皮安,有些异样。他忽然心思一转,小声问道:“陈皮安,你喜欢的人,是谁?”

陈皮安抬头看他,喝醉了的脸颊红扑扑的,连耳朵都染上了绯红。

崔瀺看着这样的陈皮安,只觉得喉咙一紧,仍是不死心,吞了吞口水,声音都哑了一分:“陈皮安,你喜欢的人,叫什么名字?”

陈皮安只是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他不在流泪,迷糊中他发现好像崔东山好像就在自己眼前,他还活着!他悄悄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然后忽然凑上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崔瀺,又一下子低下头,偷偷的笑着。动作就像一只小兔子,一下子撩到了崔瀺心里。

崔瀺一下子愣住,眼神呆滞。不过片刻,又哈哈哈大笑起来。

“陈皮安,陈皮安?”崔瀺小心抱起他,回到自己搭建的小屋里面。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心里偷着乐呵。其实他根本没失忆,当然,也并不算死了。治疗了好久才恢复,只是陈皮安当时并不知情,他知道陈皮安以为他死后很难受,他想立刻回到他身边,只是那时,身体并没有恢复如初。不过,看到眼前的陈皮安这样,都是为了他,心里忍不住直乐呵。

只是,眼前的陈皮安真的是太诱人了,他压制已久的感情让他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还是感觉给他收拾一下然后离开吧,然后慢慢调戏他,非要叫他先说出喜欢谁不可。想到这又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将陈皮安好好安置在床上,给他盖好棉被。然后他忽然发现,陈皮安正睁着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陈皮安忽然起来,抱住他,久久不言语。

崔瀺又开始心疼起来,他离开了这么久,他心里得多难过。

陈皮安忽然小声抽泣起来。

崔瀺赶紧拉开他,替他擦拭眼泪,一边轻柔的哄着:“怎么了,别哭了,别哭啦,我在呢。“

陈皮安又凑上去吻了一下他,看着他不说话。

崔瀺只觉得,完蛋了。

他在控制不住。

他缓缓凑近陈皮安,细细的吻掉他眼角的泪,耳鬓厮磨,屋内尽是暧昧缠绵的气氛。

他开始一步步的解掉陈皮安的衣裳,一手顺着脖颈缓缓抚摸…

他将他压在身下,唇瓣在他的耳边缓缓厮磨,带着蛊惑的语气在他耳边细细密语:“安安,告诉我,你喜欢的人,叫什么名字?”

“崔,崔东山…”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再也忍不住…

……

翌日,崔瀺醒过来后,迟迟不愿睁眼,大概实在是那目光太强烈了,他终于睁开眼睛。果不其然,陈皮安直勾勾的盯着他。见他醒来,陈皮安也没说话。

崔瀺心里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有点心虚的说:“安安,你醒啦,感觉还好吗?”

陈皮安不看他了,他突然起身,然后皱了皱眉,又躺下去。“崔瀺,或者崔东山。”他又有些想哭。

崔瀺赶紧抱住他,哄妻大业开始!然后跟他讲那些故事,他才不是有意欺骗他呢,他可是巴不得赶紧回到他身边。

“安安,以后,我可是要天天粘着你了,你要每天看我!”

陈皮安心里有些复杂,就这样吧,他回来了,还有什么不好呢!不过这家伙居然昨晚上趁他喝醉了酒…!他目光带着威胁的看着他,语气平淡还带着一丝凶狠:“一个月不准上我的床!”

“啊!安安,我错了!”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有人在远方眺望,耗尽所有目光,不思量自难相忘。

佛说,人有七苦,一苦谓之求而不得,但是,你是我的瀺,是我这辈子都要参的禅。

佛说,上辈子的千百次回眸才换来今日的擦肩而过。而我踏遍了千山万水,走过了千万次瞩目思量,换得如今的萍水相逢。

不过我们不一样,我们纠缠了两辈子,一人一辈子,两不相欠。

所以,瀺,水也,你就是我要参的瀺,不仅秀色可餐,还可饮、可伴。

陈皮安:“崔瀺,你是我的瀺,秀色可餐。”

崔瀺轻笑一声,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到底,谁是谁的餐?”

陈皮安瞬间脸色绯红一片,瞪他一眼,不理他。

崔瀺好笑的看着他,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牵起他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小月这妖孽
作者的话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去想下一个故事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