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完美风暴 > 第一卷 贪狼
第二十六章 石窟
作者:我欲扑街  |  字数:3929  |  更新时间:2018-03-15 01:00:01 全文阅读

“血池”中,小马驹的身影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出现了一条青蟒虚影。仿佛,青蟒被困在某个神秘的地方,此刻正在冲击界障,欲挣脱束缚,重获自由。

陈天鸿躲的远远的,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青蟒虚影越来越真实,一点点的将小马驹吞噬。内心的恐惧与懦弱,强烈的支配着他,让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令他只能敬而远之。

时间飞逝,眼看着青蟒快要破界障而出时,陈天鸿似乎才从可怖的噩梦中清醒过来。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小马驹吞青蛇的画面。更重要的是,当时天灯大师所说的那些话。

尽管陈天鸿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此刻他也能明白一点,小马驹的“兽魂域”困不住“领域之主”青蛇了。由此,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反噬”这个词语。随即醒悟过来,就算不救小马驹而为了自保,也绝不能让这条青蛇活着冲出来。

想到此,活命之际,心中的恐惧荡然无存。

陈天鸿快步来到血池边,先用白杖尝试着去刺青蟒虚影,毫无反应。以他的道行修为,又无其它办法。想到小马驹的筋骨粉碎,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天灯大师所授的疗伤法诀“易筋经”手法。而这一手法,他纯熟的不能在纯熟了。

只不过,现在若要去抚摸小马驹的全身,仿佛亦在抚摸一条大青蟒的全身。渐渐地,求生的信念压过了恐惧的内心。一双小手果断的向马头按去。水波荡漾,青蟒虚影若欲出水的蛟龙,更显逼真。陈天鸿不禁闭上了眼,不去看。

血池中的水,犹如万年玄冰之刃,阴寒刺骨,似可冰碎经脉筋骨。当陈天鸿催动灵力,注入掌心时,血池之水竟有强烈的反击之力生成。双掌中传来的反击之力,迅速传遍全身的经络,将那些微弱的灵力冲的四散。

陈天鸿几度晕瘚,但他的双手始终没有离开马头。眼见大青蟒越来越真实了,他再也顾不得这种疼痛,也顾不得没有灵力注入掌心的情形,一双小手循着小马驹的筋骨,运用娴熟的易筋手法,来回抚摸。

但是,这个举动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似乎是助长了大青蟒的威势。

所以,慌乱的内心在绝望中渐渐平静下来,双手只是机械式的移动着,冰寒的池水继续冲击着全身经络。

他的全身越来越冰冷,血液渐渐凝固、冰化,呼吸的气成了霜花。终于有一刻,他被完全冰冻在池水旁,成了一具冰雕。池水中的黑雾越来越浓,似乎在下一瞬,黑蟒就会冲出池水,一飞冲天。

然而,就在雾气达到某个最浓的临界点时,那根白杖上的九星紫珠开始发光。微弱的紫色光芒,像是星空里最灿烂的一点星火。

九星紫光一经出现,陈天鸿的双眼重新出现了一红一绿两道光芒。红、绿、紫三道光芒,在被冰化的陈天鸿身上穿梭、渲染,给那具栩栩如生的冰雕增添了炫丽的光彩。

三色光芒穿梭遍布全身后,其核心结点渐渐汇聚形成在了眉心。随之,眉心出现了一点白光,成了三色之心。徐徐间,在白光的主导下,三色光芒开始旋转。随之,一股凝聚天地的漩涡之力,慢慢地出现了,将处于混沌浑噩状的陈天鸿唤醒。

陈天鸿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的存在,正在冲击着自己那如管道状的经脉。每一条经脉被完整的冲击一次,其内的灵力便被冲刷干净。须臾,经脉中又会自然而然的出现新的微弱灵力。于是,那股力量继续来冲击。

如此,往复循环,没有终点。像极了修建高楼大厦时,一遍又一遍地夯实地基。对于修士来说,修炼的先决条件所开“经脉”,像极了一座高大建筑的骨架。唯有骨架稳健牢固,修为才能一重又一重的提升。

陈天鸿正在经历着这一切。只是,他自己不知道,也不明白罢了。像这种,对经脉中存储灵力的反复淬炼,通常只有凭借天材地宝来实现。而这个资源消耗,那怕是神州大陆上超一流的世家大族,每一代人中仅仅能供一人。九大修真宗派,每一代传人中仅仅能供得起三人。

由此,可见一斑。

陈天鸿的一双手,在没有意识感知的情形,重新恢复了活动,划出哗啦哗啦的水声。随着时间的推移,池水似乎不再那么阴寒,黑雾中的青蟒虚影似乎不再那么恐惧,小马驹的身影重新清晰起来。

* * *

石窟中的亮光,始终如一,很难分辨出白天与黑夜。

在陈天鸿的模糊印象中,时间大概是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对时间毫无感知,久到他对自己身上的感觉麻木了,久到那条蠢蠢欲动的青蟒安静地冬眠在了一个神秘境域。

仿佛,一切都成了顺其自然。

“哗啦”的一声水响,似乎是从天边传来,隐隐有高山流水之音随之而来。陈天鸿猛地惊醒过来,发现小马驹竟然已经站在血池中,舔`舐`着自己的双手。

陈天鸿微微一笑,拍了拍小马驹的额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呃!”陈天鸿顺口读了一句诗,感觉不对,笑道:“你是畜生,我在别人的眼里不如畜生。所以,这句诗还是很适合我俩的嘛!”

陈天鸿感觉很困,不再理会小马驹,回到早早挑好的一间大石洞,倒头大睡。两年前,自从那个杀手出现后,他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讽刺的是,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封闭石窟中,他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在这个石窟中,灵力与灵气之浓郁,陈天鸿是没有什么概念的。这与他先天根骨有关。可在这种环境中,别说一个灵长类的人,那怕是一块朽木,亦会重新发芽,获得新生了。

何况,在天灯大师的悉心指导下,陈天鸿已经初步掌握了最上乘的呼吸吐纳法门。修真炼道,最是讲求潜移默化、循序渐进、自然天成。是故,在这场补觉中,陈天鸿在修炼一道的增益,更胜平日修炼的万倍而不止。

若不是他天资根骨有限,如今当是道行突飞猛进之时。然而,即便如此,他的天资根骨正经历着后天的改造与洗练。在这一反复锤炼的过程中,全身经脉被拓展与夯实、灵力被反复淬炼,其所得者自会别有洞天了。

入睡的人,常有梦境。

陈天鸿的梦境中,出现了一片荒芜大地。天空中十日并列,光如烈焰,布满天地。就在那滔滔烈焰中,一头生有双翼的大青狼,与一条生有四足的黄蛇大战。仿佛,若不是十日的存在,青狼与黄蛇的力量足可撕裂天界。

激战中,黄蛇渐有不支迹象。青狼越战越勇,一红一绿的两只眼睛,仿佛正发出着“重立风火,再造乾坤”的开天辟地之力量。那一对渐渐泛红的青翼,好似激发了狼的嗜血天性。十日之光的力量,仿佛寻找到了寄托,悉数汇聚在了双翼上。

于是,天地间渐渐变暗,似欲归为混沌。

正在此时,昏暗的天际出现了一点蓝光,是那样的耀眼。激战中的双翼青狼与四足黄蛇悄然息声,一起看向蓝光。蓝光缓缓移动,来到二者之间。

原来,那是一只重明鸟衔来的蓝色泪滴。泪滴中有一颗小白蛇的蛇头,其脖颈处仍在滴血。

双翼青狼仰天长啸三声,高高跃起,叼走蓝色泪滴。突然,天空中出现一只金色巨掌,铺天盖地,击向青狼。

“快跑!”

睡梦中的陈天鸿目睹此一幕,竟然大声喊了出来。于是,梦境亦醒了过来,可脑海中对梦境的记忆是那样清晰,心境久久无法平静。

陈天鸿躺了一会,待心情稍稍平复些,才坐起身,取出笔墨,在那纸上写下了“双翼青狼”、“四足黄蛇”、“蓝色泪滴中的小白蛇”、“重明鸟”。

怎么说呢,若是依照编故事的说法,陈天鸿自己都能编出很多很多。可对应到陈天鸿身上,不再是故事,而是真真实实可以联系起来的。

那句“狼蛇之约,丹心碧血”,重新回到了脑海。良久,他将这句亦写到了纸上。望着纸上的词语,有一条很明确的线索形成着,却隐隐中偏偏是少了最关键的连接点,可究竟是那个关键部位的连接点,亦然无法琢磨。

譬如,只是梦境中的事,故事是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可与陈天鸿实际认识的联系起来,空白的东西太多了。什么角色是在什么时间点纠缠不清的,完全是断片的存在。

陈天鸿站起身,将纸张粘贴在最醒目的石壁上,便信步走出石洞。只见一匹高大威猛的白马,正专心致志的舔`着那块赤红色的石钟乳。

他心中一惊,心想小马驹足足长大了三倍不止,这通常得用三年的时间。惊道:我莫非在洞中度过了三年?

仔细一想,认为这绝不可能。先来到池水边,清洗了一把脸,提提神。再来到白马身前,白马的尾巴微微摆动,刷在陈天鸿的脸上,十分柔软。

那块倒悬如钟的钟乳石,倒没什么异常。可在临近的墙壁上,像是被反复擦拭过的地方,出现了六个神秘的符纹印记。

陈天鸿用手去按了按,没一个能按动的。正在此时,他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向是朝这儿走来。不禁向后退开一步。

须臾,听到有人说:“师兄,你这……”

一人悠悠地回应道:“人死如灯灭。我那仅有一面之缘的小师弟,遭遇不测。我这个当四师兄的有莫大的罪过了。给他烧点纸钱,也是好的。这不,今天是七七纸了。以后,不就不用来了。”

“青龙师兄栽培的凤凰、玄武,已经突破至开元境高阶。玄武师兄栽培的重明,却意外陨落。两厢对比,云泥之别。”

“解(xie)天,有话直说,别总是拐弯抹角、神神秘秘。”

“我始终认为,能在顷刻之间将重明九峰夷为平地的力量,放眼整个封神殿,为数不多。玄武师兄理应坚持追查此事。”

“老头子都发话了,这是个意外,不必再究啊!我还能怎么查?此事就此作罢,不必再提!”

“那师兄您将彻底失去与青龙相抗衡的机会了。”

“哦!呵呵!是吗?”说话的人突然陷入了沉默,良久,此声音悠悠地说道:“你们四个木头人,懂个屁啊。不妨告诉你们,据我对老头子的认识,很可能……”

“重明没死!”

“嗯哼,小点声!”一人得意大笑几声,淡淡地说道:“你们大概是不知道。不过,我追查了很多典籍,发现这从无人问津的重明九峰,其实一直有一个神秘的传说存在。而这个传说,宗门中的嫡系传承者从来很忌惮。但是,我那位从骨子里具有逆天而行的师父可不忌惮。所以,他老人家的刻意安排,能出差错么?”

声音顿了顿,道:“所以,你们四个木头人千万别自作聪明了。尽管耐心等着便是。至于某些人故意引诱来‘地妖兽金螂’一事,嘿嘿!算了,不说了!”

“原来,玄武师兄早已洞悉一切!”

“未必啊!从道理上讲,没有那位一派掌教会如此草率的收关门弟子。收关门弟子,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所以,老头子此次收关门弟子,毫无征兆,犹显诡异。”

第五个声音道:“除非,圣武长老早已知悉了少年陈天鸿的一切。除非,圣武长老早已对……”

“明白就好,不用说出来。”一个声音打断,话锋一转,道:“对了,地妖兽金螂找到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