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完美风暴 > 第一卷 贪狼
第二十五章 线索
作者:我欲扑街  |  字数:3748  |  更新时间:2018-03-14 01:00:01 全文阅读

虽然他说话了,但没有人回应。

御空飞行了约莫一个时辰,竟然神奇般地的进入了大雨中,夜色突然黑暗无边。明明刚刚还飞行在光亮晴空下。

“水神驾到!”御剑之人打趣一句,急御剑落地,悠悠地说道:“小师弟,从今天起,这重明九峰全归你了。既然是你的地盘,那得你自己做主。以后的每三个月,我会派人送衣物及亲传弟子应领的灵材资源过来。”

少顷,那人道:“俺去也!”

这回,面对黑暗的风雨夜晚,以及未知情形的“重明峰”,比前往天龙寺更让陈天鸿懵圈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右手攥紧了那块玉,右胳膊将那个木盒紧紧揽在怀里,左胳膊紧紧搂`住小马驹的脖子,任凭大雨冲刷。

像无根的野草,飘摇在风雨夜,面对着未知的世界,唯有孤寂与无助相伴身旁。脑海中浮现的那间茅草屋,是那样的温馨与暖和。

大雨与黑夜遮住了泪眼,让脆弱的灵魂不那么明显。

突然,小马驹嘶鸣一声。陈天鸿咦呀一声,发现自己已经被油腻腻似软鞭的东西缠裹住双腿。当反应过来伸手探往背蒌时,已然来不及。瞬间,人与马被缠裹在一起,动弹不得。

下一刻,耳边传来“嘎嘣”一声脆响,似有一双锋利的牙齿咬穿了什么。随即,油腻腻的东西猛地卷紧,疯狂蹿动。陈天鸿道行不高,立即被窒息感闷住心海,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

当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仍然被缠裹着,但是,正在慢慢松动中。黑暗中,一双赤瞳散发着幽幽血芒,映衬出犹如地狱般的黑暗之光。那正是小马驹的双眼发出的光芒。

陈天鸿尝试着转了转身,艰难的取下背蒌,从中拿出白杖,毫不犹豫的刺向油腻腻的东西。“嗤”的一声,刺进寸许。于是,不明来历的怪物,以白杖刺入的位置为核心,整个身子剧烈萎缩。仿佛,怪物的精气血肉,被白杖全部吸收了似的。

渐渐地,周围的空间宽敞起来。不多时,一束亮光照射进来,十分刺目。

陈天鸿这才看清晰,缠裹自己的竟然是一条如水桶粗的蚯蚓,忖道:看来,所谓的重明九峰,是一个极危险的地方。

想了一会,自己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

陈天鸿为什么笑了呢?因为他拜了师门,不知道师父是谁,长得什么模样,这是其一。被一位师兄带到重明峰,不知师兄叫什么、长的什么模样,不知重明峰是什么地方,这是其二。所谓的“闭关三年”,与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这是其三。

他虽然在笑,但他是真正的苦笑,无可奈何的笑。

此刻,他深切的感受到,当一个人弱到自己这个地步的时候,真的是不如畜生。这种感受,那怕是在天龙寺,那怕是在书院,那怕是在龙门镇老家,都没有如此强烈过。

不经意间,潸然泪下。但他没有哭出声,只是任凭泪水流淌。他的心中,已经失去了呐喊的勇气,任凭恐惧与无奈支配着每一根神经。那怕是一只千年蚯蚓最终化成一缕黑烟,也没有让他有所动。

他呆呆地坐在原地,双目无神,思维混乱。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心中亦恨不起来。所谓的修真仙境中,怕是比凡域中更加凶险万倍而不止。

小马驹翻起身,抬起右前蹄,拨动了一下陈天鸿的胳膊。见陈天鸿回头看时,发出低沉的嘶鸣声。稍后,小马驹向外走去,陈天鸿默默地跟了出去。

这条斜向上的山洞,很长很长,足有百丈深,足可容得一个成年人站直行走。一人一马走出山洞,站在了一座山峰的顶端。举目望去,但见云雾缥缈,仙山环绕。

天空中,艳阳高照,微风和煦,满山风景如画。

陈天鸿的心情稍稍好转,慵懒地坐在地上。小马驹仰首望天一会,随意的向山一侧走去。

陈天鸿一个人发了好长一会呆。慢慢摊开手心,只见手中握着一块玉石,形状似一只小鸟,鸟首赤红如火,鸟身是浅红浅黄相间,鸟尾是纯黄色。玉石上传来冰凉的感觉,温润经脉,十分舒服。

对着玉石发呆良久,将其收起。打开古铜色木盒。木盒里装着一卷竹简,异常陈旧。竹简下压着两卷崭新的丝帛。

陈天鸿想了想,先把竹简拿出来,先去看两卷丝帛。刹那,整个人震惊的差点跳了起来,脱口道:“神龙诀?”

是的,他看到丝帛最开始写着三个字:“神龙诀”。

那一刻,那怕是他的修真知识再少,亦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养龙诀”与“降龙诀”两个词语。

终于,他再次被逼迫的改变自己的心理与思维,全身心的去思考:“神龙诀”是自己的师父当众传授。尽管印象模糊,但仍然记得师父只说过“重明”相关的话,没有提“龙”字相关的一个字。那么,银发人的“养龙诀”、大和尚的“降龙诀”、师父的“神龙诀”,会是一个巧合吗?

陈天鸿的思路突然清晰起来。他清楚的记得天灯大和尚说过一个人——“那个人”。大和尚话里话外均是表明,自己将来的修道前程,全在“那个人”的安排之下。而且,大和尚曾断言,自己将会有一个非常好的修真前程。

至少在道理上,大和尚简直是未卜先知,将这一切早已料到。

对于陈天鸿来说,关键点已然明了:“灰袍人”。

天灯说起“那个人”,正好是在他说了“灰袍人”之后。那么,一个合理的解释已在陈天鸿的脑海中形成:自己的天赋资质确实很差,为何会有一位大人物收为闭门弟子?除非,这个大人物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而自己身上的秘密,除了“贪狼血脉”人人皆知外,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天梵”与“天冥”两颗古珠,还有被称为“黯灭杖”的杀人魔杖。

这里面的线索,突然清晰的不得了,毫无障碍可言。譬如,关于“黯灭杖”,连南侯、北侯这样的小人物都知晓,那灰袍人当真是封神殿的大人物,岂有不知之理?

何况,灰袍人还传授了兽皮卷给陈天鸿,无意中让他在天龙寺中与养龙、降龙二诀一起,参悟通透。

陈天鸿大胆假设:大和尚与灰袍人没有来往,还能互相有所预料、有所共知,似乎能解释通自己始祖“满公”的一些谜团了。

陈天鸿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乱,随即取出笔墨,先后写下了“始祖”、“我”、“灰袍人”、“大白蛇”、“师父”、“大和尚”、“银发人”。思索了一小会,再添上“佛祖”、“书祖”、“元皇”。最后,在纸面一角写上了“天律卫”三个字。

毫无疑问,假如“灰袍人”与“师父”是同一个人,所有的事情顺理成章。而这恰恰成了迷惑陈天鸿的最核心问题。

他心中反复追问着:究竟是不是?

但是,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

有了这个发现,他一改颓废状态,先把这些放一边。然后,去看竹简。竹简极薄,共有六十四枝,第一枝上写着《重明经》,其余竹简上各写着十六个字,总字数正好是一千零八个字。

以陈天鸿的文化水平与领悟能力,通读一遍,自然不会悟出什么。按照自己的笨方法与习惯,默默地千余字诵熟,再去领悟,仍然没有结果。于是又将竹简卷好,放入木盒。

他仔细的整理了一遍新的发现,心中的谜团解惑不少。不过,他很快又陷入了另一个谜团中:师父用两个身份跟我见面,暗中传授不为人知的神龙诀,有何特殊用意?

此刻,陈天鸿完全认定,灰袍人就是自己的师父一事了,大和尚口中的“那个人”,亦是师父无疑。

有了这个大前提,陈天鸿渐渐来了精神,已经确定自己的目标:利用三年时间,认真修炼,不负师父的苦心安排。至于其它谜团与未知,只要拥有了强大的修真力量,自然会迎刃而解。

片刻后,他打开了另一卷丝帛,一幅山水田园画展现在眼前:天际流云,高山流水,恬谧农舍,几棵枯树守望,大地无尽苍茫。

看完画,只有一种直觉:画中没有任何有生命力的东西存在,应该是在什么地方少了什么。可以他现在的知识水平,如何参悟的透。所以,索性不去浪费精力,默默地将丝帛收好。

他打量了一会山峰,决定先为自己找个容身之所。自然是千年蚯蚓的洞```穴了。他将所有的东西收起,一防万一,将白杖插在腰间,提着匕首舍得钻进洞```穴,来到最底部。丈量设计好后,开始挖掘。

正挖掘时,突听小马驹奋力嘶鸣。陈天鸿刚听到声音,双眼前已是一片黑暗,好似山洞被严严实实的堵住了。随即,身边发出砰地一声响,顿有骨头碎裂声传来。陈天鸿下意识的一蹲,伸手一摸,竟然是小马驹。似乎,它是被一股极强的力量掷下来的。

山洞被堵的只剩下黑暗与窒息。更诡异的是,一股力量持续传播进来,慢慢地充实着山洞。

陈天鸿拿出白杖,凭借感觉,向力量传来的方向戳去。岂料,反而成了吸引力量的热点。顿时,一股力量倾泻而下,犹如江河决堤。近乎只在瞬间,直接将山峰地心冲开一个孔。不巧的是,人与马刚好在孔中央。

慌乱中,陈天鸿将小马驹搂紧,随后一起被神秘的力量冲入地心。陈天鸿清晰的感觉到,一座高峰被夷为了平地。而下落的人与马,只在数息间,猛地掉落到一滩水池中。

幸亏水池仅有半人深,人与马才安全上岸。

一番检查下来,小马驹全身的骨骼再次成了“粉碎状”,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以陈天鸿的能耐,是没得救治了。他绝望的注视着小马驹,越来越觉得是同病相怜,越来越坚持非救小马驹不可。

稍后,陈天鸿向所在的空间扫视,神奇的发现,这是一个石窟。石窟内到处都是钟乳石,湿润清新。有的像玉柱从天而降,垂直到地;有的像倒悬雨箭,琳琅纷呈;有的像雨云翻滚,有的像白浪滔滔,波涌连天。

如此壮观奇景,蔚为壮观,惊艳天地间。令陈天鸿的胸境大大开阔,增益无限。他迫不及待的去探查这个全新的空间。

石窟占地很大,完全与外界隔绝。共有九个石洞,三大六小,互相套接在一起,互为套间。每一个石洞内有一块钟乳石,皆是古铜色,好似一柄悬梁的巨剑。

在石洞的南向一角落,悬着一块赤红色的钟乳石,好似倒挂在南天的大钟。边沿缓慢滴落着赤红如血的水滴。经年累月的积水,已积出一个径约三丈的大“血池”。血池边上是一个长方形的清水池。

陈天鸿掬起一捧血池水,水光妖艳,犹如魔血。灵机一动,将小马驹抱过来,慢慢地放进了池水中。约莫一刻后,小马驹的毛发上渗出了黑雾,渐渐映射成蛇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