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归一有道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见面
作者:野生紫薯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18-03-14 01:14:25 全文阅读

“看林在天的样子,很想杀了我啊。”黑袍之下,看不清五官的水夜罗刹舔着嘴唇,阴邪地说道,“隔着老远也能嗅到他身上的杀气,啧啧好纯净的木属灵力,若是拿来供养我那些花花草草,效果必定奇佳,嘿嘿嘿...”身旁白袍男子微微一笑,肌肤白皙,几乎没有血色,但五官极其英俊,一笑起来如女子般阴柔,

  “水夜郎君啊,你个小小玄海境也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活的不耐烦了么。”

  “这不还有你在我身后么,再说,对付一个济地境,我罗刹自有手段。”说着,水夜罗刹往白袍男子臀上轻轻一拍。

  远处的林在天倒吸一口冷气,杀气收敛。

  “他娘的,早闻白府女性当权,而眼前的白浪本是白府主的儿子,虽是男儿之身,但阴柔怪气,喜近男色。”心中一嘀咕,浑身起了鸡皮,随即喝道:

  “白浪,不知你白府可曾受到我府特地呈上的定影珠?”

  “哦~那个珠子呀,收到了啊,那又如何?”白浪秋波送水,眨了眨眼睛。

  “这么说你承认白府和那罗刹匪帮蛇鼠一窝,劫我药车马队?”林在天问道。

  “你过来,我便告诉你...”白浪双手上往水夜罗刹肩上一搭,妩媚说道。

  林在天是在看不下去,转身冲天而起,留下一句话语,飘荡在林间:

  “水夜罗刹,我若是你,现在就回你狗窝看看,说不定还能捡点剩汤剩菜,烂肉鱼虾!”

  水夜罗刹心中一惊,心中略加盘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下沉声说道:

  “凝狼军听令,火速回寨!”

  话音刚落,身后一片树林沙沙作响,水夜罗刹的三大军之一的凝狼军听令回撤,朝楠城北郊方向急速掠去。

  白浪望着凝狼军远去,媚眼横扫,说道:

  “水夜郎君,你觉得就凭凝狼军便足以对抗林侯府对你们的绞杀了么?”

  “哼,区区林侯府,没有林在望便如同一盘散沙,大势已去,胆小如鼠,几个堂主神出鬼没,更有人整天看见他们听戏唱曲,玩物丧志,不成气候!何惧之有?!我凝狼军统领陶坤,货真价实的玄海境大圆满强者,即便在泽水朝廷相当于上境将星,对付林府一班窝囊废,足以。

  白浪拍手笑道:

  “郎君智勇过人,得一良将实属我白府之幸!”白浪微微侧身,向身后黑影处说道:”好妹子,还不将寻灵镜拿出来,与水夜将军共谋良策?”

  话音刚落,白浪身后一个高挑女子缓缓走出,轻纱罗裙,赤足如雪,白皙玉腿若影若现,一头青丝如瀑。

  正是那日码头与欧阳桀剑气交锋的白府二当家,白曦诺,但令在场之人感到疑惑的是,作为白府的二当家,其地位仅次于白府府主,为何如此听命于府主儿子白浪?看着白曦诺浑然没有以前的英气煞然,令人直觉其中必有隐情,不及众人多想,只见其青葱玉手之上托着巴掌大小的镶晶铜镜盘,其樱唇张合,面无表情,说道:

  “日月圣光,乾坤借法,敕!”

  但见铜镜嗡鸣一声,铜镜之上泛起五道红光,首尾相接,滴溜自转。

  水夜罗刹见到物,惊呼道:

  “传闻可以追寻灵药的寻灵镜!”

  白浪抬眼说道:“正是,镜面之上泛起的灵光越多,说明要寻找的灵药品阶越高,这五道红光说明要找的灵药属于火性灵药,品阶属于神品。”

  “啧啧,神品灵药,属于皇室才能享用的贵重之物,寻常百姓乃至修道神宗,都无法与其沾边,这下可赚大了!”

  一炷香前,寻灵铜镜发出尖锐音鸣,所指方向就是这天湖山内,抬眼望去山脉之上,天空之中,红云翻滚,此乃瑞兆。白府府主钦点儿子白浪与罗刹匪帮率兵前来,毕竟神品灵药价值连城,无可估量。

  待其大军赶到,发现红云消散,并无异样,反而看见林府府主林在天,便有了先前一幕。

  白浪接着说道:

  “水夜郎君,此铜镜之上,还有灵光闪烁,说明灵药还在,眼下便散开搜寻吧。”

  水夜罗刹点头,树林之中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响起,陆续有人现身,身着统一军甲,背刀拿剑,放眼望去约莫千人之众,占据半个山头,白浪脸上阴柔之气全然消失,像变了个人,厉声说道:

  “暗门之人,给我守好结界,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进来,剩下的人,给我仔细搜,发现灵药者,赏万金封万户!”

  众人轰然一散,往林子深处搜去,惊起妖兽怪叫连连。

  白浪这才转头对水夜罗刹说道:

  “水夜罗刹,这等机缘,若是找到,需上报鬼门,你可明白?”

  “这是当然,全听白大人。”水夜罗刹奴颜婢膝,悻然说道,白浪听后,甚是满意。

  随后二人神识各自散开,感应着四周。

  不过水夜罗刹邪魅一笑,其神识,神不知鬼不觉地蔓延到一个高挑身影之上,而且肆无忌惮地上下游走,就像在品尝一道可口佳肴。

  高挑身影身形一顿,转过头来,对着水夜罗刹正欲发难,但又想到了什么,隐忍不发,冰若寒霜的俏脸厌恶地转过去,赤足飞掠,身形朝另一个方向急掠离去。

  水夜罗刹同样身形一阵闪烁,紧跟其后。

  ......

  刘星不曾想过,准确地说,他还没有具体的神界概念,他只知道留在自己体内的金丝茧是上古神器,而留在其中的两股血气是自己的父母,他希望自己变得很强很强,强到能够自己去寻找他们,哪怕只能见上一面。

  而如今,证实这个机会就摆在眼前。

  青竹峰湖底。

  当小光头提出要来这里的时候,刘星是拒绝的,在他的认知中,怎么可能能藏到这湖底而不换气。事实便是他现在就在湖底盘腿而坐,让他感到神奇的是,小光头用仅有的灵力让刘星身外一丈之地,灼烧而隔绝了湖水。

  之所以选择在这湖底,小光头说过,这一方湖水被人动了手脚,结合山行地势,纳灵成精,自有结界,就和那火穗果树一样,有了灵性,即使济地境的修者,亦难以发觉。

  对于有灵性一事,刘星深信不疑,他发现在这修道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而他现在最急切想知道的是,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

  刘星再次闭眼沉思,眼前再次浮现四肢被金丝茧缠绕的光头少年,此时的少年口中念念有词,刘星则在一旁焦急等待。

  小光头说过,他有办法还原留下精血的人的面貌。

  半晌过后,小光头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浊气,眼中精光一闪,咧嘴一笑,对刘星说道:

  “成了,但他们所剩血气不多,我尽力了,你将手按在金丝茧上试试。”

  刘星二话不说,伸手搭上,闭眼细细感受,眼前景象再度变幻。

  眼前出现两道血色身影,没有那种血淋淋的恶心,而是散发着淡淡红光,还带有少许温热。两道身影极其模糊,看不见准确的五官,但不难分辨的是,一个身材提拔,另一个相对娇小玲珑,正是一男一女无疑。

  只见女子身影有些激动,说出的话语带着些许哭腔颤抖:

  “星儿,我的孩子?...”

  身旁的男子声影也靠前,因为激动有些结巴:

  “孩子,来,过来让我看看...”

  刘星一时不知所措,看着那女人身影,心中有个声音在不断呐喊:

  “这就是我的娘亲?这就是我爹爹?”

  他本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们诉说,比如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比如要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他而狠心离去,再比如他们现在是否安好....等待之时他准备了很多很多想问的话,但此刻到了嘴边,他什么也说不出,脑子里一片空白,终于在眼中打转的泪水到了缺堤的一刻,刘星冲了过去,抽泣大喊:

  “娘!爹!娘!爹!.......”

  但刘星扑了个空,身体穿过了血色虚影,刘星不甘心,来回了几次,都是如此。

  在一旁的光头少年是在不忍心看不下去,说道:

  “我没法聚起实体血灵,他们所留的血气有限,而且我体内的灵力也即将消耗殆尽,抱歉刘星,你得抓紧。”

  “孩子,算了,能见到你,我跟你爹心满意足了。”女子身影握着身边男子的手,说道。当他看见刘星裸露在外的皮肤所布满的青紫淤痕,感觉刘星身上的尚未成型的武脉,连忙说道:

  “孩子,你可是在练习淬体之法?”

  “是的娘,我...”刘星大致把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了娘亲,当虚影听到刘星被奶奶收留的时候,十分欣慰,而当听到他在拾穗巷子遭遇毒手的时候,娇躯一震,几欲跌倒,而后听到林府相救又感激释怀...诸多种种遭遇让她更加心疼眼前的孩子,想拥他入怀却又无奈不能,只能紧紧抓住身边的男子。当听到刘星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夺回被劫的荐灵玉牌的时候,男子爽朗一笑:

  “不愧是我刘家男儿!老爹支持你!”女子嗔怪般拉了男子,说道:

  “别听你爹胡说。”

  刘星咧嘴一笑,继续往下诉说,包括林家的种种,此番用了半柱香时间,两个虚影越发稀薄,待刘星说完。两个虚影沉默半响,刘星看着干着急,因为他看见爹娘虚影快要消失了,而光头少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女子虚影叹了口气,似是下定决心,只见二人双手捏诀,振振有词,感激地看了一眼光头少年,而后说道:

  “星儿,也许最终逃不过这天道宿命,如若不然,你也不会恰巧碰到奶奶姓刘,给你取名单字一星,你若是下定决心来寻我二人,切记非济地境不可,另外,爹娘当年抛弃你实属无奈之举,是我们愧对于你,修道一途万阻砥砺,娘亲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这金丝茧今后你要好好利用,为娘方才与你爹将其开了灵智,现在的你,可以随意操控这金丝茧了,将来想必是你最强手段,最后切记,对于林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另外,小光头,谢谢你,若是刘星能到神界之上,带他找到瑶神宫,老祖定会为你法外开恩,这是我们刘家欠你的情。”

  女子虚影说完,终于消散不见。

野生紫薯
作者的话

求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