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择疆 > 正文
第十三章 活着
作者:电工一枚  |  字数:2433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今天的喀斯特无疑成为了世界中心,白天的街市走满了人群,而晚上的医院则是住满了人群。

  信念的力量固然强大,也不能长时间支撑人类去违背客观规律,待长跑结束后,已经有一批人被架着,抬上了医院。

  可今天的喀斯特能怂吗,叫响起为快乐而快乐的口号,打开了一箱箱的啤酒,酒杯碰撞声骤然响起……

  然后不少人就毫无疑问地Happy进了医院,看着一批一批的输送人群,可把政府吓坏了,立刻实行紧急疏散,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喀斯特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安静,无声。

  只有,满街的霓虹才能证明,今夜这座城市是不一样的。

  安乐街501号。

  在泽宇回来的时候,就撸起来袖子,对家里进行大扫除。

  青草是个很懒的女人,自空气变化以来,家里就没有好好打扫过,而他因为身体的原因,这几个月以来,只能看着灰尘一层一层的的堆积,所以,这可有得他忙了。

  而古龙炎恩则是靠在墙上,打起了哈欠,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打开他脑袋,看看这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也没关系,长夜漫漫,还有得看,于是,炎恩就将眼睛闭上,一副假寐的样子。

  而泽宇打扫到自己的房间时,看到躺在床上的第五空,原来古龙炎恩是将他放在这里,他对此无语之极。不过也没将第五空给丢出去,待屋子打扫干净,就提着抹布轻轻地关上了门。

  家里的任何角落他都没有放过,打扫地很干净,甚至可以说是一丝不苟。

  但空间是有限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在凌晨一点钟的时候,他就将整个屋子都打扫干净了。

  然后,他就默默走向青草的房间,也没点灯,就坐在窗前的地板上,静静地看着窗外。

  直到,身体的肌肉第四次蠕动,是的,第四次。早在傍晚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了第三次反应,这次的跳动,证明他离死亡越来越接近了。

  黑暗遮挡了他的面容,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默默地感受生命的跳动,待身体停止肌肉反应的时候,他慢慢站了起来,也不看青草最后一眼,就走出了门外,轻轻地把门关上。

  泽宇走到了房顶,抬头看着天空,今夜并没有月亮,所幸今天的整个城市,并不缺少光亮。

  泽宇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泽宇就坐在地上,感受着清风徐面的感觉。

  古龙炎恩看他这样子,静静笑了笑,也挨着他席地而坐,从衣服里拿出一瓶酒,喝了一口,就递给了泽宇。

  看着面前的酒瓶,泽宇对着古龙炎恩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喝酒”。

  古龙炎恩就一副鄙夷的样子:“年纪轻轻,什么都不会真没前途”。

  泽宇听到古龙炎恩的话,也没反驳,就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

  “喂,我说你的时间也没几个小时,难道就在这里一人傻呆着,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去偷偷的再看一下爷爷,亦或是写下一些信件,道出一些心里想说的话也是好的,亦或是……”,古龙炎恩看着他这样,摆出一副诚恳的表情说道。

  泽宇听着他不断围绕在他耳边的话语,怒了,对着他吼道:“要你管”。

  “年轻人,不要焦虑吗,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真是”,古龙炎恩看他这样子也不调侃了,拿着酒瓶自顾自饮。

  就这样,两人在房顶上呆坐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泽宇的头发由黑转白,甚至头发长到了脖颈处,就像一堆野草一样,覆盖了泽宇的整个脑袋。

  古龙炎恩看到这一幕,知道这是身体最后的应激反应,他的身体,禁忌药物以无力维持了。

  “我说,我想一个人呆会儿,你能去其它地方走走吗”,泽宇的声音很淡,他的面部被头发挡住了,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不行,你目前的状态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能离开”,古龙炎恩表情也难得的严肃起来,平静回道。

  “素材吗”。

  “嗯,差不多吧”。

  这样的一问一答,两人就这样又对着城市呆坐了很久,直到泽宇的头发长到了腰间。

  “喂,你说我还能看到今天的太阳吗”,泽宇感受到身体力量的流失,他直挺挺的坐着,声音有点沙哑地问道。

  古龙炎恩似是想了想这个问题,淡淡回道:“谁知道呢,就看你的命了”。

  “命?哈,哈,哈……”,泽宇双肩一抽一抽地,笑的很缓慢。

  古龙炎恩斜睨了他一眼,收回目光道:“怎么,感觉老天对你不公平吗”。

  “你知道吗,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总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也常常就把自己想象成世界里悲情的男主角,尽管受着折磨,也要勇敢的站起,然后我很努力的扮着成熟,做出一副大人样,接着就很努力很努力的生活着。”

  “然而,在我生命的这最后一刻,我看到的是我的借口,谎言和懦弱。因为,在生命里的最后一天里,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在即将死去的时候却没有能够拿出来的东西,留给我最爱的两个亲人,只能单纯的做一些举手之劳,单纯地证明我还活着”。

  “你问我公平吗,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这样的人,怎么会遇到两个用生命保护我的人,我辜负了我的整个人生,辜负了他们至今对我的一切付出”。

  “现在的……这副身体,连一滴……虚假的……眼泪都留不了,这样……也好……也好”。

  泽宇艰难地将头扭向古龙炎恩,古龙炎恩看着他一双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面部就像干枯的树皮,暗淡无光。

  “能……答应……我,将我的……尸体……处理……掉吗”,泽宇撑着最后一口气,等待着古龙炎恩的答案。

  古龙炎恩看着他,点了点头,泽宇得到了答案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身子无力朝后倒去。

  就在泽宇后脑要着地时,一股火焰想棉花一般撑住了他的身体,避免他向后倒去,炎恩从衣袍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那是有关泽宇这十八年来的所有资料。

  古龙炎恩看着他,心想对自己评价倒是中肯,但还是太年轻了,活着不是你所谓的付出和回报,活着只是做着一次又一次的选择题,无论是简单的,还是艰难的,只能朝着自己的道路不断前进,直到死的那一天才能结束。

  你现在的状况,只不过是在为你那一天,不顾一切的后果买单,但我认可你。

  心血来潮的奔跑,我也认可你。

  你要活着,我给你活着的机会,我赐予你新生,你的生命也不必是我的,也不必是任何人的。

  我给你机会能够从来一次,只是为了看看你能书写怎样的答案,我会是一双眼睛,在旁边注视你的未来。

  这时,撑住泽宇的火焰全部将泽宇给包裹住了,古龙炎恩从衣包里拿出一支试管,将里面的药水全洒在里面。火焰变得急速旋转起来,然后融进泽宇的各个身体部位而去,形成了一个光茧将泽宇包裹在其中。

  古龙炎恩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天空正在破晓,心想你注定看不了今天的太阳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