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曲问世 > 少年游
第二十四章 暗里相投
作者:嗨疯  |  字数:3244  |  更新时间:2018-03-14 00:14:36 全文阅读

春末的弱水河,河宽水缓,晨间结起一层薄冰,难载舟,三丈独木舟被卡在河心,不得进退。

白喜抽出被冻在河面的船桨,敲了敲船头的土草:“俺叫你守的夜,你怎就睡着了?”

土草睁开被冻在一起的羊眼,往后缩了缩,才抖落一身寒霜:“大哥,我是睡着了还是冻着了。”

“瞧你胖成那样,”白喜一船桨敲在土草的羊角中间,“这种天都能睡死过去!”

李梓木翻身坐起,揉揉冻得有些麻木的脸颊,又伸了伸发僵的舌头,缓缓道:“我记得,最后是叫你守的夜吧。”

背对着他的白喜手一僵,讪讪转头:“其实俺也胖,就稍微睡过了那么一点,可是,俺最先醒啊。”说完,又开始翘嘴角,努力做出一副不知者不罪的嘴脸。

“你不胖,只是长得宽了一点,”李梓木打趣道,“那么,请你稍微让让,别挡着我视线,行不?”

“哦。”白喜坐在原地,上身一侧,手上船桨顺势一摆,将正以为躲过了大哥教训,暗自偷乐的土草摆翻在船头。

眼前豁然开朗,李梓木轻轻喷出鼻尖白气,猛地操起船桨转身拍在仍自酣睡的唐守鱼的光头上:“和尚,快起来看雾凇!”

此刻正是朝霞初升,薄雾刚起,沿着江面远眺,两岸排排雪浪,层层冰花,是静似动,逶迤相交于河道尽头。

唐守鱼抚着光头坐起,单手左右一摸索,才不情愿地睁开眼,看到船头正要爬起的土草:“小僧的木鱼呢?”

土草闻言,忙叼起身下的木鱼,飞速窜过白喜身侧,又急急顿在李梓木身前,李梓木身子一偏,不耐烦的摆摆手,土草侧着身子蹦过,将木鱼放到小和尚手中,自己则趴在船尾不走了。

李梓木拍打着衣服上的寒霜,站起来前后一看,问道:“哎,雾凇哎,这么美!你们不激动?”

“哦。”白喜僵硬的扭扭脖子,将船桨收起。

“冷。”唐守鱼将寒食钵扣在头顶,敲起了木鱼。

一下没了大呼小叫兴致的李梓木,左看看,右看看,只得拍拍手:“我们还是先上岸再说。”

“小弟,探路!”白喜那是说干就干,趴在船尾的土草一个激灵,却硬是忍住不起,死死地闭着双眼。白喜腾地一下站起,看了看站在中间的李梓木,转过身去,一挥拳:“俺自己来。”

熊族少年伸出一只大脚,跨在冰上,踩出几丝裂纹,他皱皱眉,另一只脚还是踏了上去,没碎,白喜转身,刚露出半个笑容就“咚”的一声没了身影。李梓木忙上前,提着船桨在他掉下去的那个冰窟窿里探了探,竟没有任何反应,有些急了。

“咔擦”前方丈余远,熊族少年一拳轰碎薄冰,从中冒出头来,一抹满脸冰水:“哈哈哈,这南方的冰也忒不结实了!”

说完一个下潜,再从更远点的地方冲出头来:“俺能游过去,顺便洗个澡。”

李梓木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回转身来,指了指百余丈外的河岸:“走过去怕是不行。”

唐守鱼停下手中木鱼,一抬眼:“等。”

那就等冰化了再划到岸上去,身体变小后的李梓木虽也不畏水寒,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愿下水的,他退至船中,正欲坐下,看这熊崽子在水里胡闹。

这时,正装睡的土草突然跳起,朝河中的白喜喊道:“大哥,快上来!”

“俺还想再洗洗,”白喜又从更远的地方冒出头来,看看,稍微显露一下本熊的威猛,就把小弟给震住了,他猛吸一口气,埋头又要潜下去,却陡地睁大双眼,一下腾出水面:“俺的亲娘嘞!”手脚并用的朝小舟扑腾回来。

还未坐下的李梓木闻声扶着船舷,探身一望,吓得往后一弹,捞起船底的独牙吼道:“快!”

“咔擦”不绝声终于传到船尾的唐守鱼耳中,他也跟着探头一望:“大,极大!”

一道浊浪破开河面冰层,弹射起数尺高的冰渣,笔直冲来,浪头下一条十余丈长的巨大黑影,一眨眼便欺近白喜脚底,一张尖吻巨口斜冲而上。

“咱们都是会说话的!”两人两兽异口同声的喊道,同时,李梓木一踩一挑,踢出一把船桨,想将那道黑影阻上一阻;土草曲腿一蹦,一弹老高,纯属被吓炸了毛;唐守鱼一把摘下头顶的寒食钵,反手一甩,钵底甩在即将下落的羊蹄上,只是情急而瞎为之;白喜使劲往上一跃,当大哥的也有亡命奔逃的时候不是,但姿势一定要帅。

踢出船桨尚未落下脚的李梓木,忽见后方飞来一物,凭借无数次的打虾经验,眼到手到棍到,一个华丽侧拍,借助顷身的加成,将其拍飞而出,待双脚站稳,才看清是土草肥羊。

“有话,好说还是不好说!”土草追着前面的船桨,直奔那张巨口。

“砰”尖吻擦过白喜脚底,将他顶得翻飞而起,“乓”船桨砸在巨口的牙根,黑影鼻痒牙微酸,一张巨口瞬间合拢,恰好,紧随而至的土草两只羊角“嗤”的一声直插进它的鼻孔中,两股不知是水还是其他东西的液体喷了土草一羊脸。

“轰”后方一条尖利尾鳍狠扇在河面,前方黑影巨头吃痛,猛地一甩,将土草甩飞出去,正巧横撞上直坠而下的白喜,二兽被这股巨力撞得横飞向独木舟。

唐守鱼拽住土草,李梓木拉起白喜,再朝河面望去,对上一双愤怒的小眼睛,嗯,相对于那庞大身形的小眼。双方对视的那一眼间,又生变故,一道绯红如血的浪头顺着黑影撞开的那条冰缝腾腾而来,其势更是比方才的黑影更快三分,一时间,弱水如被从正中划出一道笔直的创口,汩汩冒出一排血雾,直至水中黑影处,汇成一团。

血雾锁江,水面伸手不见五指;巨兽捣水,水下更是波涛翻涌。

……

“咚咚咚”在这惊涛骇浪中,微弱木鱼声下,一艘顽强的独木舟摇摆着驶出浓雾,释家掌舵人,把迷蒙中的众人引向一片净土。

“快敲!”李梓木在船中喊道,木鱼声骤急,“不是叫你敲木鱼,是叫白喜敲前面的冰!”

逃出战团中心后,血雾变淡,却仍看不清船头船尾,划船的三人完全凭着土草的木鱼声节奏摇动双桨,使出了盲划的境界,只是外围的冰面仍未完全破开,速度下降。受那战斗波及,独木舟仍颠簸得厉害,李梓木心里着急,后方神仙打架,随便放歪一招两式,自己几人可不见得能吃下。

船头的白喜卖力敲打着本已松动的浮冰,突然,手一颤,船桨跌落,只见那道巨大黑影从桨下急冲而过,却似没了起初的狂拽模样。

船中的李梓木和船尾的唐守鱼也是感到全身汗毛一竖,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半晌,水面渐渐恢复平静,那条黑影也不见再回,二人悄悄松了口气。

“等。”前方黑影刚过,后方血雾未散,唐守鱼一时也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两人两兽就这样静静地怔在当下,互相看不见对方,一时安静得可怕。

“啪叽”双手扶桨的李梓木,额头沁出的汗珠就要化成一层薄霜时,一物突然投入臂弯,惊得他反手一搂,将其抱了个结实。

咦,有点软,僵直的脖子慢慢垂下,刚被吓出的汗水滑至鼻尖一顿,红底白花小棉袄,穿了大半年粗皮衣服的李梓木突然有种热泪要盈眶,这才是人穿的衣服!不觉十指又抓了一下,哎哟,还能抓出水哩,忍不住再往怀里搂了搂。

一把尺长宽刃短刀缓缓递至李梓木下巴处,一道女声轻微响起:“松手。”这一路上只能和唐守鱼这只闷葫芦说上两句人话,其余时间尽是跟白喜、土草两只小禽兽说兽语,关键还都是公的,乍一听到个女声,李梓木哪还有心思去品什么味道,终于遇到个女的了!一时竟不舍得放手,直到那把短刀一晃,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梓木感受着脖间的那股彻骨寒气,向下翻着白眼,颤抖着看向怀里的那张脸,低声道:“我,我动不了,可不可以请你先把刀拿开?”他现在很想松开的,特别是低头看到那张大圆脸后,嗯,虽然眼睛有点大有点亮,啊呸,想啥呢,命都在别人手上了,只是他此时是真的动弹不得了。

“木头兄弟,俺捡到一只兔子,很肥!”船头,白喜提着白兔的长耳朵,朝后喊道。

有些焉答答的兔子伸出一只爪子,轻轻触了下白喜的胸口:“我知道,你也姓白。”

白喜一愣,会说话的,吃不得,放了吧,又觉得有点可惜,毕竟从没见过这么大这么肥的兔子。

而白喜的木头兄弟被这声喊刺得再一个激灵,裆下一寒,一物抵在那处,更是寒意逼人,“叫他放了她!”

“放了!”李梓木高喊一声,全身稍微一松,他直直的缓缓仰倒,“请,请你自己起来吧。”

一名约莫十二三岁的姑娘,收起杀猪刀和铁钩,从李梓木身上缓缓坐起,然后猛一吸气,满江红雾如长鲸吸水般汇拢而来,不待最后一点红雾消失,姑娘闪身抓起船头的兔子,消失不见。

……

“我知道,你施展神通后,其他人在其中就会行动缓慢。”

“我还知道……”短刀架在了肩膀上的那只肥兔子身上,姓白的兔子只得把话噎了回去。

弱水河畔,淞下十里,提刀姑娘,风雪真妙。

弱水河心,长空静寥,划桨少年,晨光正好。

其实,有时候看着脸大,只是角度有问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