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乱魔纪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尽是毁灭,缺少生机
作者:西枝  |  字数:3667  |  更新时间:2021-03-05 22:51:15 全文阅读

两句话之后便是杀戮,这是司书清始料未及之处。

赤色凶矛冲杀而来,卷带起如潮水巨浪般的浓烈杀意,这股杀意之烈,可以直接令普通修行者精神崩溃,也足以让司书清这般强者领略到那尊大凶的威能。

如果说那尊守塔老人静静守候此地数千年,是一片宁静到吞噬一切的深渊大海,那么大凶左邪,就是焚毁天下的最乱火山,暴虐凶残,无时无刻。

这仅仅是左邪的一丝威能,若是他本体从沉眠中真正醒来,整个南荒谁能抵挡?

南荒已无一十三王!

就在司书清胡思乱想间,一道青色身影自侧方冲撞而去,坚定执着,毫无畏惧与保留,好似面对着山崩地裂也不会停下脚步。

最后,他停在了长矛击杀路线前方,且相距不过一丈!

”洛辰-“司书清心中微惊,他想不到那位少年会挺身而出,为求甚多,过度施展溯源秘法的反噬过于巨大,他需要时间去消化负面伤害。

铿!

一丈距离,洛辰更是一步踏至近前,抽出长刀,倾力抡转,卷起巨大的雪亮弧光,只一刹那刀锋便斩击在那处矛尖之上。

当真妙至毫巅,凶险异常。

铛铛铛-

又是接连几声,长刀弹起又落下,再弹起又落下,每一次落刀都伴随着七八米高的水柱,那是洛辰在踩踏湖面,迁移反震力量。

太过厉害了,每一击洛辰手臂都在震动,半片身躯似是被巨山撞击,将要被撕裂粉碎。

见凶矛光芒闪烁间,洛辰觑破时机,后掠丈许远,然后高高扬起战刀,旋即又随心而动轻飘飘的斩落,再度斩击在矛尖之上,强大力量的重叠在这一刻引爆,凶矛被压制转折向下,近乎擦着洛辰的脚踝撞击向湖面。

湖水蒸发,水雾丛生,无数的细微水珠浸染了鲜红之色,似血液弥漫四周,宛若一片血腥的杀戮场。

直到此刻,数道金属交击声才汇聚一体,惊天爆鸣,转而冲荡四方,如万重振翅,巨兽咆哮,整座湖面以其为中心霎时起伏波动,翻江倒海般不再平静。

“死!”

一声宣告死亡的判言,左邪虚握间,一柄血色长矛再度浮现,此矛通体赤芒,缠绕魔纹,只是一步便来到洛辰身前,抬手击杀向洛辰。

毫无花招,亦无迷惑性动作,简单的抬手戳动,已经是千锤百炼,凝练了致命性的力量。

许多时候,来自左邪的杀式,洛辰只有在结束后的回想中,才能感觉到其中的精髓与奥妙,那是多一分,慢一点都是截然不同的压制方式,当然,受击者自然体悟不到,只是在生死间的踏步。

唰-

洛辰源轮沉浮,神力运转,逆转长刀直接斩向长矛,轰的巨响,长矛偏离,洛辰也生生被击退三丈远,双脚在湖面划出深深的痕迹,搅的湖水高高扬起,随后又崩散开来。

左邪再踏一步,右臂奉送,长矛再度袭杀向洛辰。

退步间,洛辰已经调整完毕,气息流转,神力散向四肢百骸,澎湃的生命力量潮起潮涌,自死亡绝地后的力量沉淀至此大开,其舌绽惊雷:战!

一个战字,金锵铿鸣,掷地有声。

不同于之前的杀字,那是以斩杀左邪为目的,实际上是毁坏那具宿体,而战字则是击溃对手,从力量、技巧、意志等全方面彻底交锋!

当然,左邪有杀死自己的意志,而自己也有相应的觉悟,只不过仅仅是斩杀也太过浪费。

洛辰已然踏入修行界,今后也将面临着诸多困境与对手,他缺少靠山支持,无资源,无功法,唯有磨砺己身,奠定下强大战力,方是根本,以一尊绝世大凶,强者上古的强者为磨刀石,那该是何等的奢侈!

思维转换,洛辰不再像之前那般单向思考。

长刀逆向斜掠,直击左邪头颅,这一式洛辰舍弃体躯,直取左邪头颅。

他躯体重创不会死亡,但是左邪头颅若是被轰碎,这一次的借体重生,就相当于死亡,只能等待下一次。

左邪面色平静,右手抖动间,血色长矛如蟒蛇出动,陡然伸长半丈距离,直接将攻击范围扩大,先行一步击杀洛辰,而洛辰将会一片衣角也沾不到。

此等超越思考杀式,自然而然的使出,更加趋近于本能。

以命换命的打法,在左邪这里并不可怕,其已经身经百战,战技杀招浑然天成,以最小的代价造成对手沉重的打击,已经融于他的身躯之中,如同呼吸饮水一般化作本能。

“嗯?”

忽地,左邪惊疑,在其长矛触及洛辰的刹那,那柄长刀竟然无限伸长,鬼魅的缩短距离,无限迫近他的下颚。

原本的距离差距仿佛不再存在,那柄长刀平静如幽灵,旋即爆裂如山海倾塌,裹挟一股强大厚重,无坚不破的力量轰杀向自己的头颅。

诱敌深入,出乎意料,刁钻凶邪,卑鄙无耻,活着-一连串评价浮现。

左邪眼中浮现一道细微坚韧的神力凝丝,一端缠绕长刀刀柄,一端经由洛辰右手。

左邪眸光冷绽,发出一声鄙夷:“哼!无聊的小手段。”

蓬!

“只要能杀死对方,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战法。”

洛辰左手横陈挡在了矛尖,随即紧握手掌,其五指金黄,灿灿神光宣泄而出,金赤交织,星火飞溅,铿铿作响,他自然不会真的以肉身之躯硬抗杀招,那是傻子,亦或是至强者的行为,恰巧他一个都不是,他只是烟石城最为厉害的猎夫。

与此同时,左邪神力附体,凝练兵甲,随即狠狠撞向长刀,他竟然将身躯化作战兵,狠狠的与长刀相击,撕裂血口亦是浑然无惧。

暂退锋芒?不可能,左邪的本能里没有这种选择。

变态大凶!洛辰心中划过一声咒骂,右手食指拨动神力凝丝,收回长刀。

攀登那座狭山道之时,真龙峰曹蝶衣曾指导其神力出体,凝练神丝的法门,而其也能够做到三丈一尺一寸长,那是尚在源气一重天的境地,如今他已经步入三重天,距离已然再度增加,若是认定其只会近战搏杀,那可要吃亏到死。

两人具是近战搏杀的强者,各有思考与变局,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后续变招倾力施出,刀光矛影,璀璨夺目,两道人影辗转腾挪,互不相让,金属交击声愈发细密紧促,其中之凶险,又是那般惊心动魄,稍有差错就是死亡。

刷刷-

长刀与凶矛交击,坚硬结实,火花飞曵,星光宣泄。

在没有格外功法神术的加持下,洛辰与左邪在潜意识里,都选择了近似人间士卒的冷兵器作战,单纯依靠力量意识,厮杀技巧予以击杀对方,只不过这样的程度,比起来又是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轰轰-

阵阵轰鸣声中,水浪冲天,随后又被清扫一空,如此反复。

崩-

突然,一声不同于轰鸣,更加清晰的声响自漫漫水浪中传出。

同一时间,水浪砰然炸开,无数水剑倒射而出,攒射天地,一道身影不受控的直撞出去,他仿佛承受巨山撞击般直接冲入湖底,轰隆,起伏的水浪倏然崩塌,如同受到万丈巨兽的挤压与踩踏!

那是洛辰,在交战中被左邪一式击中。

呼-

湖底深处,洛辰调整躯体踩踏大地,双腿寸寸弯曲,积蓄力量。

咻-

长刀如黑色闪电洞穿湖水,一路染红,落在其右手,其左臂被击伤,同时,他也趁机劈开了左邪的躯体,伤损皆有。

战!

神力涌动,活力喷发,那存在身体未知处的生命源轮不断沉浮,十数颗星辰绽耀光辉,带来极大的力量。

修行凡俗如同两处天地,洛辰闯入修行界,用的是非常规手段,这也造成了他力量之雄厚远超他人。

洛辰弹射而出,如蛟龙出海,破水刹那重踏湖面,狂奔起来。

每一次落脚,湖面都在凝结下沉,如同覆盖一层看不清的薄膜,修行者气力运转间可踏水不落,但像洛辰这般重踏而不惊波澜,借力蓄力,更加不寻常。

长刀罡风烈烈,神光充盈,洛辰抡圆成舞,刀式大开大阖,势若奔雷。

左邪乱发飞扬,赤红如血,凶矛反复击杀,嫣红矛尖散放半空,如同一朵朵细微的花朵,妖异美丽。

但若是认为这是一幅美丽的画面,那就大错特错,矛尖烙印虚空间,道道血光自矛尖处爆发,顺着攻击洞穿长空,那是左邪难以收止的力量,会顺延方向继续大肆破坏,即便是知晓此点,也令人难以提防!

且,左邪每一式都浑然天成,变招衔接悄然无痕。

砰砰砰!

洛辰长刀劈出,收招不得,一时陷入困境,被左邪疯狂的攻杀彻底压制。

轰!

左邪猛力击破洛辰的长刀防御,血光擦着脸颊平冲而去,直接卷带起一条蒲草粉碎的道路。

皮肤撕裂,鲜血飞扬,冰冷凶厉的长矛近在咫尺,如同一条毒蛇勾动起内心的恐惧,冻彻心扉。

洛辰心似冰镜,微微波动一瞬即逝,其头部不偏不倚,迅疾扭身,竖起长刀向外击打向矛杆,防止其变招。

但依旧是迟了一步,左邪已经横移半米,长矛延伸丈许,单手虚握长矛尾端。

“破!”

洛辰来不及肉眼观察,只能模糊的感应到一幅画面。

左邪脚腿腰臂等都在接连扭动,整个身躯刹那间软化如流水,反向流淌,直至掌指之间。

这本该是微不可查的细微动作,是其千锤百炼后的技巧,堪称战技,此等战技就连左邪自身都不会觉察,他只会自认为是一种本能习惯而已。

这幅慢动作画面看似迟缓,实则完成只在刹那间,且难以看清,会被淹没在战斗之中。

水幕雾气、凶矛乱芒、杀戮气息、死亡威胁···种种事物所造成的生死间,能够维持自身已经极为难得,谁还能有精力去观察对手细微处?

唰-

长矛毫无疑问的横抽而来,在天地间割裂出巨大圆弧。

洛辰微微变色,这那里还是那柄以湖水与神力凝练的长矛?简直像是一座山脉在撞击!沉重威猛的力量直接将其半边身躯吞没其中,封锁了避退的线路。他相信若是自己此刻选择避让,左邪的杀戮连招将会再一次将其笼罩,更难以挣开。

凶矛如一座山脉横移,赤芒充盈,杀气茫茫,滚滚风啸雷鸣无限叠加。

洛辰灵思百转,瞬息调整完毕,改成双手持刀,一处刀柄,一处刀背,铿-毫无取巧的交击,一股难以想象的雄力自交击点传荡四方,摧骨化肉。

蓬,伴随着迟来的巨响,洛辰直接被击飞出数十米,血染长空,一路洒落湖面。

洛辰无力的在湖面翻滚跌荡,难以止住,如同被人打了水漂。

也幸亏其迅速变招,以长刀格挡,否则要是被矛杆结结实实的击中身体,那股杀伤力量足以轰碎他的部分身躯,要是头部部位,更是会当场命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