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旅途之孤 > 第二卷
6
作者:棕色的鹿  |  字数:3576  |  更新时间:2018-02-14 15:14:12 全文阅读

  在大洋号出发前关门的前一刻,一个身穿红色修身连衣裙,脚上穿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留着一头到腰处的长直发的女人拦住了正要关门的船员。

  “女士,不好意思我们要发船了,还请你回到安全的位置以免出现危险。”

  “你好,我要找你们船长。”

  “女士,再过一分钟我们就要发船了,还请你退后,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谢谢。”船员有些着急了,如果妨碍了发船他是要被扣十点业绩的。

  “你告诉你们船长,就说洛洛要上船,他肯定让你放我进去的。”说着紧紧的抓住扶梯的扶手,一副要耍赖的样子。

  他没有办法只能问总部,“总部,这有个女士阻止我关船门,她说要找船长,说什么洛洛要上船,完毕。”

  过了五秒听到总部回复的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船长从没特例允许过谁没有船票还能在最后的时候上船,一副震惊的表情朝邮轮上伸手,“女士请进,我们船长说他在办公室等你。”

  听到这句话,正在抓着扶手的人甩了甩头发优雅的往邮轮上走去。

  邮轮正式开始航行最后一班旅程,船员们都像等待放假的小学生一样激动。

  看到眼前这个已经长成大人的洛洛,大洋什么工作也不想做了,就像好久不见的女儿回家一样,只想张罗几份菜和她聚一聚,所以他已经下令厨房做几道美味的菜,一会他们和一些老朋友一起吃吃饭喝喝酒。

  在俄罗斯待了十六年的洛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外国人的样子,变得很会聊天,不再像当初一言不发,和谁都可以讲很久的话,从内散发出自信的光,她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安洛,养父母希望她这辈子都安全,落落大方。

  在得知洛洛回来的李依伊笑的合不拢嘴,换了一身自己一直没舍得穿的名牌连衣裙,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戴上了结婚时闵谨言送给她的钻石项链。

  大头花了自己上个月的奖金买了一个大的慕斯蛋糕以及各种各样的甜点,带着甜甜一起去餐厅赴宴。

  李依伊已经好久没见这个小丑了,上次和他一起相处的时候自己竟然做了一个很恐怖的噩梦,从那之后她就知道这个玩偶是个不详的被诅咒的东西。

  安洛再次看到甜甜的时候,那些不好的回忆又充斥着她的脑海,本以为十六年的时间足够让她淡忘,结果再回到这里一切都像昨天一样。

  她不敢去看他,大头拿到她身边她也只是和旁边的人说话,就像这不曾是她的玩偶一样。

  “洛洛你不认得这个玩偶了吗?这是你小时候一直抱在怀里的弟弟啊,都忘记了吗?”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头把甜甜举起来放在她面前,试图让她回想起来。

  “大头叔你结婚了吗?不会还在单身吧?”她试图转移话题,顺手将面前的小丑放到地上,拿起一杯红酒递给站着的大头,示意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大头很自然的被带进了她的问题里,含蓄的笑着和她说着话。

  这次的聚会进行了三个小时,大多都是在问安洛这几年的生活,说说笑笑的喝着酒,谁都没注意那个已经变成黑白的小丑消失了。

  半醉半醒的大洋被大头送回了房间,他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脸色通红,本来就秃顶的头顶像一个不熟的西瓜。

  晚上的航行才是最困难的,所以一般都由经验丰富的老舵手来掌舵,今晚本来该轮到大洋掌舵,却因为他喝醉了换成了本应好好休息的副船长。

  副船长今天工作了一整天,晚上再继续工作难免会很累,他叫来了自己的助理一起帮忙,自己值上半夜的班,让他值下半夜。

  甜甜因为受到了安洛的冷落所以打算报复她,他藏在了她房间的柜子里,本以为她睡着了,出来后发现她只是躺在床上数星星。

  “好久不见。”本来正在数星星的安洛突然说话,坐起来看着地上的小丑,“你还是老样子,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找到自己的问题在哪吗?”

  小丑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也很讶异她已经不怕自己了,再看看她的长相,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影子,有的只是满脸的风尘以及刺鼻的香水味。

  “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是最纯洁无暇的吗?”

  她轻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相当嘲讽,“哪有人生来纯洁无瑕?就算是牛奶也会变质。”

  小丑好像不敢相信这是当初的洛洛,想爬上床像以前一样被她抱在怀里睡觉,却被她踢了下去,一脸嫌弃的看着这个又老又旧的小丑,皱着眉头拿湿巾擦刚踢过他的脚,“你快滚吧,真的以为自己很厉害?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你和厉害的人比你连垃圾都不如。”

  小丑显然是没想到她现在会这样对他说话,一行泪竟然流了下来,滴在地板上像是要顺着缝隙蔓延到海里去。

  “你别后悔说过这些话。”

  就在他要站起来继续说接下来的话的时候,安洛提着他把他扔出了房间。

  门被“嘭”的关上了,走廊里来来去去的人都会回头看一眼这个小丑再走,仿佛都在嘲笑他的天真。

  原本黑白色的他变成了全黑,报复的想法猛的蹿进了他的脑子,走廊上的灯开始闪了起来,外面开始刮起了狂风,天上的乌云慢慢往这边汇聚而来,正在外面的人全都被要求进房间躲避这次的暴风雨。

  原本正在打着哈欠的副船长打起了瞌睡,他一会闭一下眼,一会摇摇头让自己醒醒,端起咖啡全部喝了下去,企图精神可以振作点。

  狂风最后变成了龙卷风,在邮轮附近形成一个个漩涡,海里的鱼也不安分,挨个往邮轮上蹿,结果都被船体挡回了海里。

  大洋号发起了红色天气警报,下一秒那龙卷风就跑过来袭击本来就不怎么安稳的船体。

  船体受到猛烈撞击,正在睡觉的人被撞倒在了地上,本以为这次袭击只有一次,没想到那龙卷风更加卖力了,带着海水一起冲上大洋号。

  最终船尾受不住冲击,开始一点点往邮轮进水,各个楼层响起了警报,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的穿上仅有的救生衣,有的人带着孩子,有的人还带着行李往外逃命。

  离救生船最近的是值班室的船员,他们在狂风中想尽办法将救生船放进海里,那种即将要被自然吞噬的恐惧使他们手忙脚乱。

  一对父子先逃到了船头,他们快速放下一艘救生船就跳了下去,在别人才逃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坐上船逃走了。

  邮轮里进水的速度很快,船体一直在慢慢倾斜,走廊里挂的名画一幅幅掉落,各个房间里依次传来物品落地的声音,以及玻璃瓷器掉落碎掉的声音。

  安洛被摔到了地上,门外传来闵朝阳敲门的声音,“洛洛!快出来!邮轮要沉了!”

  听到这个,本来很镇静的她忽然慌了起来,颤抖着想要爬起来,却因为恐惧腿都吓软了,只能一点点拉着门把手站起来。

  邮轮倾斜的更厉害了,走廊里跑来跑去的大人牵着尖叫绝望的孩子,救生衣有限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选择给了孩子们,大声的呼救着,可是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这些绝望的人。

  甲板上的情况并没有好多少,好多人都在等着坐船逃跑,有一部分人直接跳进了海里,一部分人害怕的动都不敢动坐在那里发抖。

  邮轮上的人最起码有三千个,可是能成功逃走的却很少,那些逃不掉的都在邮轮上绝望的哀嚎,母亲抱着孩子哭泣,老人们坐在一起做祈祷,一些男人在想尽办法抢到船逃命。

  闵氏一家带着安洛一起跑到了甲板上,大头已经找到了一艘救生船,让他们一起上了船,结果被其他找船的人看到了,一个个的抢着要上船,最后一个人把大头的位置抢走了,他只能站在船头冲他们摆摆手,让他们先走。

  船上的人不安分了,没人愿意划桨,最后的一袋食物被抢来抢去最后全落入海里,引来一大群饥饿的鱼,船被困住了,船上的人们互相责怪,有些人来回推搡着差点掉进海里。

  身后的邮轮一半的身体被大海吞噬,海面上浮着的人都在想尽办法游走,一些人发现了他们的船,像疯了一样往这边游,边游边大吼,“救救我!”

  船上的人在赶船底的鱼,海里的人在奋力往船上爬,好多海水被溅了进来,这么挣扎了十分钟,船被淹没了,所有人都被迫下了船,邮轮也快被海水吞噬了。

  闵谨言和闵朝阳把唯一的救生衣给了李依伊母女,原本在安洛身上的救生衣却跑到了小丑的身上,她恐惧的盯着这个想要害死她的玩偶,一直在挣扎着不想沉下去,绝望的呼救声也很弱,扑腾了几下便没了知觉。

  闵朝阳想要来救她,却被海水冲到了邮轮旁边,这时候“轰”的一声巨响,邮轮彻底的被吞掉了,下沉的速度很快,伴随着已经被压碎的尸体继续往下降,他也没有幸免,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

  正在一点点下沉的安洛隐约中睁开了眼睛,看着正在掰自己手指的甜甜,心里已经凉透了。

  她还记得,在她三岁的时候,她在海边捡到了在包装袋里的甜甜,当时的他看上去就像一个童话里的糖果,所以起名叫甜甜。她还记得每个下午,他们一起坐在大树下一起画画编花绳的时候,阳光刚刚好,偶尔会有点风,她为甜甜画了好多张画。

  安洛的意识已经一点点消失了,她慢慢的松开了抓着甜甜的手,一点一点的沉入海底。

  那个名叫甜甜的小丑玩偶回想起了和洛洛的第一次相遇,那是一条荒芜的没有边境的大路。

  救生衣对于他来说太大了,他也沉入了那片大海里,一点点的没了知觉,用尽最后的力气许了一个愿望。

  “真想再回到当初啊。”

  我是孤独的。

  自从存在的那一刻起,世界就好像只有我自己。

  我尝试去接触同类,可是我从没见过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同类。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眼睛里所能看到的只有身上的黑白灰色,以及身上所剩无几的衣服。

  这条路很长,我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到尽头,只是前方更多的是黑暗。

  荒芜应该是我现在所能准确形容的词汇,即使是鸟儿也不愿在此多做停留,着急着向一个方向飞去,好似这里的环境会将它们全都吞噬一般。

  我碰到了一个垃圾桶先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