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华氏春秋 > 正文
第十八章.孟孙往事
作者:雨夜归  |  字数:2578  |  更新时间:2018-02-14 11:12:56 全文阅读

晚饭是华辰、子鱼以及少正倥在一起吃的,吃饭时的子鱼全程都是嘟着小嘴的,对少正倥一个“外人”打扰她和华辰共进“烛光”晚餐的行为很不满意,虽说这个外人一番梳洗打扮,穿上宽大的袖袍,还算风度翩翩。

饭后,少正倥率先离开了餐桌,拿起剑走向了外边的空地。自打下定决心投到庆忌手下后,少正倥便每天早晚练习武艺,毕竟兵法熟记于心之后就很难忘掉,但剑术却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是凭借着肢体记忆完成的动作,若是久不练习,这种本能也会退化。

少正倥离开后,餐桌前就只剩下华辰和子鱼两个人。此时的子鱼也早早吃完饭放下了食箸,只见她双臂环抱放于桌案上,又将小脑袋枕在胳膊上,歪着头看着华辰,活脱脱一花痴美少女。

华辰没有看子鱼,只是自顾自地吃着饭,过了片刻,同样也是吃完饭的华辰将食箸缓缓放于案上,拿起丝帕擦了擦嘴后随意地问道:“子鱼,你叔叔对鲁国相助公子庆忌一事到底是怎么看的?真的就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子鱼闻言倏地坐直了起来,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华辰,眼神中满是慌乱。

过了许久,子鱼凄然一笑,又缓缓地趴了下来,将脑袋埋于双臂之间声音幽然地说道:“阿辰,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吗?”

华辰没有说话,在子鱼看来,他平静的脸上无喜无悲,然而却不知他放于餐桌下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握成拳状。

无奈之下,子鱼只得继续说道:“三桓世家存在已久,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如此规矩如同君王一般。在上一代三家所有的继承人里,我父亲的表现最为出色,哪怕是学识渊博的叔孙伯牙较之也有所不及。

曾经的爷爷精于世故,将家族打理的井井有条,而族人也都相信家族传到我父亲手里会更加充满荣光。

可是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出城接省亲归来的母亲,从此以后我就再没见过父亲和母亲,有人说他们是溺水身亡了,还有人说他们是被绿林盗给杀害了,对于这些说法,我也样都不信,可又找不到真相。

得知父亲遇难、尸骨无存之后,爷爷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就连说话做事也总是不合常理。最后,经过家族老者们商议,决定爷爷只负责挂朝中官职,家族事务则由叔叔全权接管。

叔叔管理家业之后一直对我很好,自我十三岁那年起,叔叔更是将家族部分产业直接交于我手。我想着,父亲没有完成的事,我一定要替他完成,于是我在外拼命的努力,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以后好带领家族走向强大;在家则是悉心照顾好爷爷,替父亲尽一份孝心。

我本以为这一切都该如此,直到半年前的一个晚上,爷爷将我叫到了身边。

那时的爷爷十分严肃,就连浑浊多年的眼睛都恢复了清明,他告诉我,父亲并非死于天灾人祸,而是家族内斗。

那一晚,我明白了许多事情:爷爷是为了保全我才故意显出老态,放权给叔叔。毕竟那时候的叔叔已经筹划许久,就连爷爷也无法与之抗衡,与其殊死一搏,不如保存实力,好在叔叔不知道爷爷早已了解事情的真相。

这么多年过后,我才知道,从小对我倍加关怀的叔叔竟然是我的杀父仇人。

我要报仇,可是爷爷赋闲多年,叔叔早已控制了整个家族,更是在这几年间与吴国搭上了关系,我以为复仇无望,直到得知你要来鲁国的消息。”

“我?”华辰想了想说道:“你是说我可以帮助你报仇?我能做什么?”

子鱼点点头说道:“是的,之前我和爷爷都想不出什么具体的办法,只是单纯觉得在你这里会找到契机。叔叔真正的的亲信其实并不多,只要拔除叔叔的爪牙,向族人们解释清楚就好。

现在我和爷爷手里连一支百人的队伍都组织不起来。看得出来,郑将军和你手下三百将士都是骁勇之辈,所以现在爷爷想通过你们的帮助把叔叔推翻。”

“老爷子想的有道理,要是不与整个孟孙氏为敌的话,单单对付他孟孙止境手下那几百家族武士,我手上的兵力确实足够。只是不知道老爷子的报酬是什么呢?”华辰沉思着说道。

虽然华辰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子鱼心里很难受,但在一阵黯然之后还是开口回答道:“我和爷爷许久没见过面,一直是书信来往,甚至你若是不拆穿我,我暂时还没准备好和你交代这一切,所以我也不知道报酬,但你要是能够助我报仇,爷爷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并且同意资助公子庆忌的。”

“要的不就是这个嘛!行了,成交!”华辰大手一拍桌案,一支食箸摇晃了几下后直接掉到地上。

子鱼弯腰捡起食箸放于案上,随后缓缓起身,眼中含泪地向后退了几步,对着华辰躬身拜了下去。

弯腰的时候,一滴清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子鱼抽咽着说道:“阿辰,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对不起。”说完,捂着嘴转身便要离开。

子鱼刚迈出一只脚,便感觉腰间被一双大手搂住,令她动弹不得,而此时左颊的气流也变得暖暖的,随后华辰的声音从子鱼左耳畔响起道:“小鱼儿,我也想早点和爷爷早些再见面以便于商讨一下细节,但也不急于今晚,毕竟你就是回去了,我也不能跟着你回去啊。还是等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去见爷爷吧。”

丝丝暖流拂过耳旁,痒痒的,但子鱼却好像没有察觉,或者说察觉了也不想动,此刻她大脑海中只想着一件事:华辰没有因为自己的隐瞒而生气,他仍然准许自己待在他身边。

思绪起伏之间,随着眼泪流的越来越厉害,子鱼转过身来,缓缓搂住华辰的腰背,将小脑袋埋在华辰胸前,左右摇晃,仿佛要把华辰的前襟当做纸帕来擦拭眼泪一般。

今夜无月、夜色微凉,坐在石亭里的华辰将子鱼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搂在子鱼腰间,另一只手则是在玩弄着她那柔顺的发丝。

石亭周围一片黑暗,亭中两人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子鱼往华辰怀里靠了靠,为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犹豫着开口道:“阿辰,你知道吗,在你面前的子鱼才是真正的子鱼,这么多年一直忙忙碌碌,我都快忘了小时候的样子了。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像小时候在父亲身边一样撒娇~”

“什么!子鱼你没开玩笑吧?我是来找女朋友的,不是认女儿的。”华辰瞪大双眼一脸无辜地说道。

“你讨厌。”子鱼娇嗔着一拳打在华辰胸前,相处久了,她对“女朋友”这种奇怪的词汇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你对我又打又骂,这算是表白吗?”

“好啊,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爷爷那里提亲吧,我没意见。”

“那我到时候是去娶子渝还是子鱼呢?”

“你随便吧,想娶哪个娶哪个,两个都娶了也行。”

“……”

华辰很无奈:这才真情流露过后几分钟?这大小姐怎么就就又恢复了傲娇魔女本色呢?

其实对于子鱼的这种傲娇,华辰还是很受用的,毕竟只要想想子鱼只会在自己面前才会嬉笑怒骂,别人只能看到板着脸甚至鹿皮遮掩下的子鱼,华辰同学就有种深切的成就感——这种美艳绝伦的脸蛋儿老子能天天看,你们,哼哼~没门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