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神武学院

更新时间:2018-02-14 15:20:56字数:8397

“贺小主晋升武道!”无名山脉之巅,千余名军士的喝声也传想在无名山脉的上空,久久回响不止!

  就在众人齐齐共贺穷黎之时,一道阴冷之风从无名山脉的另一端席卷而来。

  众人抬头望去,却见一只血色的雄鹰遮天蔽日而来,其身上散发的凶戾之气和血煞之气,让人感觉心头仿若受到重重一击,一口鲜血吐出。不少灵三境的武者当场倒在地上,就连万象境的各族长老家主也只能咬牙与之相抗衡,不能分心他顾。受到其冲的那些血恺军士,更是在支撑片刻之后便瘫倒在地。

  不少人,眼中露出绝望之色,那头雄鹰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人无法生起抗拒之心,小小的暴雷镇,怎么会吸引到这可怕妖兽的到来。

  一时间,不少人的眼光落在了穷黎身上,神无大陆万族争斗不休,人族和妖族更是厮杀不断,难不成是穷黎的通天异象吸引了这头鹰兽,从而引来杀意。要知道,猎杀对方的青年天才,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他们却忽略了诡异的一幕。人qun的最后端,那些毫无武道修为的百姓却是毫无异样,他们心中认为的“祸源“也是好好地站在原地,不受丝毫的影响!

  除此,之外的武者才被尽数压迫。不,还有一人,穷黎之母白霜雪还静静的矗立在那,纹丝不动!

  “好了,鹰王!给他们的见面礼也够了!”

  这样窘迫的场景整整持续了半刻钟,才随着穷黎的言语落下了帷幕。仿佛听到穷黎那不大的声音,那头犹如太初生灵般的鹰兽盘旋上空,体型迅速缩小,最后化为普通的猎鹰大小,停留在穷黎的左肩之上。

  “不是恶兽!”看到这一幕,总算松了一口气,但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到了下去。

  那精光闪烁的鹰目看着瘫倒在地的一重武者,都是嘲讽的不屑之色。不过,当移动那有点鹤立鸡群意味的白霜雪身上时,一道凝重之色划过,不过又随机转移到了那些血恺军士的身上,破口大骂:“一群废物!本君的威压竟然片刻也支撑不住!真是掉了铁血军的脸皮!真不知道穷启是怎么教你们的?”

  鹰兽也不知道是骂那些血恺军士,还是骂那远在止戈城的穷启。

  对于这头可怕鹰兽的话语,就连穷黎也只能露出一丝苦笑。随着鹰兽的威压和杀气的收敛,那些血恺军士第一时间恢复过来,齐齐单膝跪地,“吾等拜见鹰王!”

  不管在哪里,永远都不缺见识博学之人,早在鹰兽还未降临的时候,就有人认出了这头鹰兽的身份---铁血战鹰!

  铁血战鹰是一种极其嗜血好战的妖兽,其阶位从四阶到九阶不等,族中超越九阶的也不在少数,跨越度极大。而且铁血战鹰是古夏帝国特有的妖兽,地位十分特殊。因为整个铁血战鹰一族都与古夏帝国最强大的铁血军团息息相关,每一头战鹰成年后都会进入军队,与铁血军士签订契约,共同战斗!铁血军团处于古夏帝国和神无大陆征服欲望最强大、实力也是最强大的暴秦帝国的边界线,终年纷争不断,为之死亡的铁血战鹰不计其数。

  所以,铁血战鹰在古夏帝国地位十分特殊,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信仰,一种图腾。就连古夏帝国的律法,也明文表示,除铁血军团一律禁止以铁血战鹰为妖宠坐骑,违者杀无赦!

  曾有世袭一等公的公子暗地豢养铁血战鹰幼崽,不小心走漏了风声,结果被连根拔起,一个庞大辉煌了数万年的古老家族一夜之间被满门尽灭。

  在那队血恺军士行礼后,众人更是确定了此等想法,因为那队军士的身份,大家都一清二楚,是血戈侯穷启的亲卫军,而且穷启就是铁血军出身,据说其现在的亲卫军也尽数是铁血军的退役军士。

  “鹰王!你来何事!“不顾他人的想法,穷理直接开口询问道。

  那铁血鹰王桀桀历笑道:“主人,推断到你晋升武者的时间,特意让我前来恭贺!”

  恭贺?!穷黎才不会相信自己的师尊也就是鹰王口中的主人,会为了这等小事,就将一头超越妖王级的鹰兽调离铁血军团。

  “嘿嘿!还有嘛!就是神魔学院包括其他三大学院都开始招生了!虽你有神魔学院的直接录取资格,但你师尊还是希望你能通过招生测试!”

  神魔学院是古夏帝国的四大学院之首,专门招收古夏帝国和亲古夏势力的青年才俊,可以这么说古夏帝国八成以上的高官强者都是出自四大学院,每年都有无数的学院弟子毕业封侯拜相,荣华一生。可以说,四大学院就是古夏帝国年轻一辈的摇篮,地位十分尊贵。其学院院长都是一等世袭公,其权柄甚至远超普通王爵,不过与家族世袭不同,继承爵位的只有在任院长。上任即是公爵,退位就失去爵位。

  而神魔学院是四大学院中不可撼动的第一,其底蕴可以追溯到古夏帝国的开国大帝夏启,传言夏启就是第一任的学院院长。而且神魔学院也是神无大陆的四大学院之一,与暴秦帝国的战神学院、汉武帝国的青学宫以及太唐王朝的道佛宫齐名于世,虽只是末尾,但这也仅仅是神魔学院的极重的排他性造就的结果。

  神魔学院每十年招收一次学生,选拔条件极其严苛,只有那些真正的天之骄子才有可能突破重重选拔,成为正式的学院弟子。实力、运道缺一不可。

  而今年就是神魔学院开山招生的年份,无数天骄都不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其选拔之激烈残酷由此可见。

  至于穷黎,神魔学院早就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给与了特殊的直接录取资格,毕竟穷黎的情况特殊,走正常流程极有可能被刷下。

  因为神魔学院对招生有着明确的年龄、境界要求:不得大于16岁,武道境界不得低于武者七重天.

  年龄,穷黎就已经打擦边球了,武道境界,穷黎才刚刚达到武者一重天,难不成以体修境界来测试。

  穷黎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想法,神魔学院要测只会测学生的主修武道,体修穷黎注定了不会深入修炼,自然是不行的。

  师尊要求自己通过选拔测试进入神魔学院,穷黎不经一阵头疼!

  ”距离神魔学院招生还有多久?“穷黎询问道。

  “半个月!”

  半个月从武者一重天,提升到七重天,就连穷黎也没那个信心。

  “那要回止戈城了才行!”

  暴雷镇只不过是古夏帝国最低的镇城,无论是宝物和灵药,都极其稀少,待在暴雷镇想要在半个月内达到武者七重天太难了!

  只有回到止戈城,运用侯府内珍藏的天地灵宝、灵丹妙药才有可能!

  穷黎瞬间就定下了所有的计划,但还未实行,就被打断了。

  但见,穷信稍稍整理之前的不堪模样后,早已来到了穷黎的身旁,说道:“小主,老奴来之前侯爷就吩咐过小主的行程了!”

  “父侯,是何意见!”穷黎皱眉道。

  “侯爷的意思是,小主不要急着回止戈城,过几天暴雷镇衡木李白四大家就会在望海山脉举办青年一辈的家族试炼,小主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实战一番,切身体会武者的奥妙。”说着,穷信的眼光移到了暴雷镇四大家族族长的身上,衡木李三家家主齐齐点头,表示对穷黎参加试炼绝无问题。至于白家家主,穷黎的外公白天涯脸上只有无奈的苦笑!

  原因嘛,穷黎想要参与这种家族性质的试炼,唯有代表其中一家。而在暴雷镇四大家中,毫无疑问,白家是最有可能的选择,毕竟穷黎之母白霜雪是白家的大小姐。但试炼每家参与的人数有限,可每家的人选早已决定,穷黎横插进来,无疑会剔除掉其中一人的名额。

  这种结果,穷黎可以无视,但他这个家主不行,不然只会给白家小辈带来不可磨灭的yin影。想拒绝,却无法拒绝,才有了那抹无奈的笑容。

  “至于是否能通过正常选拔进入神魔学院,这就随缘!毕竟,这种快速提升境界的行为,只会自毁根基,给日后造成大麻烦。”穷信劝说道。

  “这次我也感觉你父亲的安排没有问题。虽不明白真君要你通过神魔学院的寻常选拔是何用意,但凡事不可强求,随缘即可!黎儿,你已有神魔学院的通行证,大可直接进入学院之内,我相信凭借我儿的天赋,很快就能追上其他人等!”白霜雪向来与穷启相左,但这次两人却意见相同。

  穷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应答了下来。

  事情通知完毕,铁血鹰王就回了铁血军,毕竟堂堂的大妖兽作为高层战力不可能待在外界太久,而穷信还有那队千人军士也返回了止戈城

  至于穷黎,则跟随白霜雪还是回白府暂居,不过终日待在听水轩感悟着自己变化。

  这几日下来,随着白家高层的指令下达下来,白家的年轻弟子都知道了穷黎要参加暴雷镇家族试炼的事情。不过,对于穷黎,就连白家高层都不敢多言,他们就算内心再怎么不满也没用!

  所以,话题反倒是成了穷黎会替代谁,参加这次的家族试炼,一时间原本被选举为试炼的弟子紧张不已,毕竟这是展露自己的最好舞台,谁也不想放弃。

  暴雷镇家族试炼,参加的不止举办的四大家族,暴雷镇稍微有点实力的家族都会参与,不过人数不同。分三等,像衡木李白四家有十人可以参选,四大家之下分一流、二流两种等级,一流家族五人,二流家族三人。

  白家这次原先参与的人有白民忧、白民意、白民科、白民西、白雪儿、白民华、白石炎、白紫衫、白如意、白民飞十人,这十人是白家年轻一辈通过家族内部的选拔挑选出来的。如果按照排名,白民飞毫无疑问就是被穷黎取代之人。但结果未出,谁也不敢断言。

  通天异象后的第二天下午,白家后院的练武场上,一众白家弟子正在操练,负责教导的总教官白和善突然得到高层的指示,只是那刹那一双虎目中一丝惊愕闪过,看着那裹在黑袍中的黑夜卫,此刻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会是白家专门传递长老会决定的黑夜卫。

  片刻后,白河山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愤怒,因为他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转身回了练武场。

  “停下!操练结束!”

  白河山雄厚的声音传遍整个练武场,瞬间原本还在操练的白家弟子就停止了动作,站立在原地等待白河山的指示。

  这是训练多年的结果,白河山的眼神扫过练武场所有的白家弟子,当移动到后排一个体格明显弱于同龄人的十五六岁少年身上时停留了片刻,随即便移开了目光。

  但那少年十分敏.感,还是发现了总教官白河山那停留的目光,只是那充满叹息意味的眼神,却让这个少年心头一颤,一点恐惧在眼睛深处荡漾开来。

  “小侯爷,要参加暴雷镇家族试炼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我知道你们都想知道是谁被小侯爷顶替了位置!”

  随着白河山的话音,所有人都明白了白河山接下来要说的事。原本就集中的注意力再度凝聚了几分。

  “就在刚刚,结果从长老会出来了!”

  “白石炎!出列!”

  听到白河山叫自己的名字,那瘦弱少年身子一颤,紧撰着的手指甲划破了手心的皮肤。那痛觉支撑着意识,让他跑到了白河山的面前。

  “根据长老会的决定,小侯爷将会取代你的名额参加这次的试炼!”白河山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还是吐出了足以穿透人心的话语。

  “作为补偿!这枚二品上等的回元丹,就是你的了!”

  “谢谢!教官!”白石炎还是按下了所有的不满,伸出颤抖的双手接住了装有丹药的玉瓶。他愤怒、他怨恨、但他也无力。从长老会并未立刻宣布顶替人员的时候开始,他就有了做好这种结果的心理准备。

  因为白家排名前十的只有他一个旁系弟子,其余的都是嫡系。

  随着消息的宣布,一时间议论纷纷,看向白石炎的目光,有人悲悯、有人平淡、有人嘲讽,但无一人站出来为此说话。

  站在最前排一名身穿华丽锦服的少年,看着白石炎满满的都是嘲讽和快感:“一个旁系而已,就算排名在我之前又怎样!我爹可是九长老!”此人正是白家原先排名最末的白民飞。

  “好了!今天的练武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白河山自然知道众人现在已然没了专心练武的可能,也就干脆的解散了,路过白石炎身旁时,轻轻的敲了一下肩膀。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希望这个孩子能够看开吧!

  在穷黎进入听水轩的第三天,穷黎终于对武者有了大致的了解,也不在密室继续待着,希望到听水轩外好好走走!

  “你就是小侯爷!”

  穷黎刚刚出听水轩,就看到一个瘦弱的少年厉声问道。

  “是!我就是穷黎!”穷黎皱着眉头,并未立即发作,但是如果眼前这个白家弟子不给自己一个好的理由的话,不介意好好教训教训!

  “我叫白石炎!”

  白石炎!?穷黎并未印象。

  “就是被你顶替家族试炼的那个人!“白石炎的声音愈发清冷,面目可憎。

  “哦!”穷黎截然相反的露出一丝玩味,“那又如何?“

  “我不服!你为什么可以凭借小侯爷的身份平白无故拿走我的试炼名额!“白石炎紧紧地盯着穷黎,目光阴冷,“我要向你挑战!”

  “敢不敢!输了你就把名额还给我!”

  “名额是白家长老会给我的!又为什么要给你!?长老会同意了吗?“穷黎的语速十分缓慢。

  但随着每一字的吐出,白石炎的脸色就难看了几分。他当然知道就算自己赢了,长老会也不会把名额给自己。但穷黎是及其高傲之辈,只要他一旦接受了自己的挑战,那结果双方就必须承担,穷黎也一样。

  至于以后的状况,白石炎无暇去考虑,因为自从昨天自己回去后心中烦闷异常,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白石炎就知道这件事已经彻底乱了自己的心。不解决它,自己可能一辈子也就如此了。既然这样,还不如去搏一下。甚至为了提高胜算,还将那枚赐下来的回元丹服用,将境界从武者五重天巅峰直接提升到了六重天后期。

  所以才有了这次看似鲁莽的挑战。

  ”不过,我答应你!“穷黎突然回转的话,此刻却又让其升起了一丝希望。这对穷黎来说,白石炎不过是一件不错的玩物解解乏,顺便体悟下真正的武道对决。

  “嘿嘿嘿!还真是有趣的小家伙,难不成真以为自己有着武者六重天的实力就可以获胜了嘛!可怜的小家伙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挑战的是怎样的怪物。”穷黎的魂海之中,摩川也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场闹剧。

  听水轩,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明着暗着都有着不少的眼线盯着这里的动静,白石炎挑战穷黎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传了出去。

  “来吧!”穷黎只是随意的深处一只手挑衅地够了勾手指头。

  “该死!”白石炎看着穷黎那不以为意的样子,双眼中的怒火仿佛都要喷出。就算是妖孽天才又如何,两者的境界差距摆在那里,自己可是有着五重天的小优势。

  白石炎现在的脑子里只剩下好好给穷黎一番教训的念头。手成利爪,上身前扑,仿若一头伺机而动的猛虎就要向穷黎袭来!

  “住手!”

  就在白石炎脚步都踏出去的瞬间,背后传来叫停,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白家之人到来。“白石炎,谁给你这个胆子交战小侯爷的!”

  来人对着白石炎就是一顿劈头大骂,,另一边又恭敬地向穷黎躬身请罪。

  但白石炎却是撇过身子,不理会那人!那中年男子看着白石炎这番作为,只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战了,“白石炎,没听到本长老的话吗!本长老让你退下!退下!”

  看着男子那气的涨红的脸,白石炎第一次觉得平时高高在上的家族长老如此可笑,只是眼中潜藏的对这男子的恨意比之穷黎更甚几分。这男子就是白民飞的父亲白家九长老白翔荣,也正是他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名额,在长老会多加运作,才有了白石炎被顶替的结果。

  “好了!是我答应他的。“对于白翔荣这种没有乐趣的人,穷黎的态度就没那么好了,冷冰冰的话语让白翔荣的满肚子怒气也只能生生的压下。狠毒的目光死死盯着白石炎,穷黎他惹不起,就只能把白石炎做出气筒了。

  白石炎知道白翔荣是恨上自己了,凭着后者九长老的身份,恐怕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但是自己甘于家族的安排,日子就好过了吗?!

  不可能!一个旁系,想要在白家出人头地太难了。

  没了白翔荣的阻扰,白石炎第一时间就对穷黎发动了攻击。雄浑有力的拳头带着凌冽的拳风擦过穷黎的脸庞,在后者侧身躲避的瞬间,左脚如毒龙般猛烈攻击着穷黎的下盘。

  趁着先手优势,一拳不中,第二拳就如影随风接踵而至,密密麻麻的拳影有着一种难以招架的意味。但在外人看来占据上风的白石炎,脸色一点都不好看。因为穷黎仿若预先猜到了自己的动作一般,总是先一步将自己的杀招闪避,就算无法躲掉的,穷黎也能以最小的代价正面格挡下来,而双臂传来的阵阵痛觉,告诉自己穷黎的力道不在自己之下。

  穷黎原先有些玩味的态度也早已收敛起来,因为白石炎的打法让其有些忌惮。只攻不守,舍生忘死,就像陷入绝境的亡命之徒不死不休,想要同归于尽。

  这种打法是猛!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这种打法,只有在最短时间内压制甚至重伤对手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优势,不然…

  “应该快力竭了吧!“穷黎的嘴角再次浮现玩味的冷笑,”该结束了!“

  “嘭!”

  面对白石炎的正面一拳,穷黎并未退缩,以卸力的柔劲手法,猛然抓住白石炎的手腕,将其拉上自己怀中。白石炎为了压制穷黎,拳拳刚劲,在被穷黎拉住的瞬间,身子惯性前倾,失去平衡。

  穷黎的膝盖狠狠顶向白石炎的胸膛,这一顶要是顶实了,胜负会瞬间分出。

  “火云刀!”

  下品火属性灵技。

  那被抓住的左手顿然燃起火焰,化为一道火焰刀劈向近在咫尺的穷黎。

  “火属性!”

  白家人无论嫡系还是旁系,家族弟子觉醒的基本上都是冰属性,或者水属性。火属性的白家弟子,闻所未闻。神无大陆的人类,修炼灵力,基本会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中的一种或者数种,还有些武者则是五行属性的衍生属性,比如白家的冰属性、穷黎先前风神体的风属性以及现在拥有的雷属性等等。

  像冰属性,在某些方面特别是战斗方面,远超普通的五行属性武者,这也是白家弟子的骄傲。现在却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火属性!怪不得混的这么凄惨。

  灵力属性影响十分深远,甚至会决定一个人的性格,一个火属性能在一堆冰属性水属性中间混的好才奇怪!

  这一记火云刀,不可谓不精髓,时机恰当好处,穷黎近乎退无可退。但是,白石炎之前一直没有显露灵技,穷黎早已经在心中暗暗计较,在白石炎发出火云刀的刹那,穷黎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左脚脚尖猛踏地面,身子仰天旋转,右脚直接将白石炎踢飞了出去,那记火云刀也是险而险之的擦身而过。

  “噗!”

  “我输了!”白石炎支起身子,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双眼中尽是落寞之色,“我竟然输了,输给一个比我低了五个小境界的人!”

  “哈哈哈!”白石炎不知何时无力的眼泪流下,声音有些失常的癫狂。

  这一刻,就算是平常与白石炎不对付的白家年轻一辈亦或者那位白家九长老都没用向前嘲讽,之前的战斗使得所有人都明白白石炎的强大,其排名甚至还能在往上挪一挪。但就是这样,还是输的那么干脆。

  蹬蹬蹬!

  穷黎走到了白石炎的身旁,附身看着后者落寞的样子,”你挺不错的!“

  穷黎如此说道,这赞赏的当然不是白石炎的天资悟性,而是那份悍不畏死的打法。所有的人都知道,这种简单粗暴打法的可怕,却没有几个人会选择这种强大方式,因为怕死。

  ”本侯身为一等侯,可以拥有三千亲卫军,你可否愿意成为我的亲卫军!如果你以后也能这般出色,可以选你成为本侯的追道者!“

  一等侯,虽然众人第一次知道穷黎身有爵位,但是没一个人怀疑他的话。因为古夏帝国刑法严明,虚报伪装爵位者诛九族。在这种血色刑法下,无人赶去触碰这条线。

  不过,听到之后的追道者时,在场的白家年轻弟子都露出精光,看向白石炎的眼中尽是羡慕嫉妒。

  对于强大的家族而言,年轻一辈的顺利成长极为重要。所以会安排一系列的存在,指引、保护其成长。而这系列的存在,在人力方面可以划分为三种,护道者、殉道者、追道者。

  护道者往往有长辈强者担任,负责暗中保护,指引教导;

  殉道者则往往由死士组成,跟随暗中、保护、甚至可以为道殉葬;

  追道者则有实力相近、年龄相近的人组成,共同成长,是以后的左膀右臂。

  殉道者、护道者、追道者,强大势力后辈弟子的标准配置。

  而追道者获取的利益,毫无疑问是三者之中最大的。陪同主人一起强大、共同成长,只要不是半途陨落,那基本上日后都是一方雄主。

  这对于白家的年轻弟子来说,诱惑力是巨大的。暴雷镇地域太小、格局太小,终其一生也不过达到法相境就到头了。但是一旦成为穷黎的追道者,去往止戈城甚至止戈城外更绚丽的世界,争夺那无尽的宝物和传承,强大自己,不是没有可能达到更高的巅峰。

  瘫倒在地的白石炎的眼中也是有了几分不知名的意味,“我拒绝!”想了良久之后,白石炎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穷黎却是无所谓的一笑,“不要急着给出答案,在本侯离开暴雷镇之前你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当然也就一次。”

  随后,穷黎也不顾及白石炎和其与众人,就从白石炎的身边踏步而过,本就是出来散心的,事情解决了,自然不会再在这浪费时间。

  看到穷黎要走,九长老白翔荣赶紧上前说道:“小侯爷!试炼时间确定下来了!明天清晨在会武场集合!”

  “恩!”穷黎头也没回,轻应了一声,便出去散步了。

  第二天清晨,当穷黎来到会武场时,白家试炼弟子甚至其他三家的弟子都早已在家族长辈的陪同下来到了这里集合准备。

  这次试炼的场所在暴雷镇以西的望海山脉,这最靠近白家府邸,自然也就在这里集合。

  对于穷黎的姗姗来迟,众多年轻气盛的青年一辈还是心中诸多不满,但是有着长辈的嘱咐,也不会去多言,惹得穷黎不喜。

  “好,四大家族参与试炼的四十人,外加一流、二流家族,总计两百一十一人全部到齐。”负责此事的白家长老看到穷黎到来,也是适时的宣布道,”此次试炼地点,为四大家族家主决定,定为望海山脉东段的天石峡谷以外。试炼时间总计七天,试炼排名结果以众人斩杀的妖兽计分,具体以妖兽内丹为准,一阶初期妖兽为一积分,中期为三积分,后期为十积分,二阶下品三十积分,中期八十积分,后期一百五十积分。如果采集到珍贵的药材也可以换取积分,具体的积分量由四大家族的长老共同决定!“

  “试炼范围内有四大家族的长老巡视,如果遇到不可抵抗的情况,可以通过信号弹求救,不过求救者提前出局、积分清零、不予排名;超越试炼区域,深入天石峡谷以内者,生死自负。“

  “同时,你们也要记得,望海山脉是暴雷镇最大、也是最危险的山脉,不同于无名山脉,危险早已经被清除。可以毫不避讳的告诉你们,就算是四大家族家主联手深入望海山脉也只有死路一条!“

  白家长老冰冷的话语,让其中某些心中另有打算的弟子一颤,心思也微微收敛了一点。

  ps:喜欢的请收藏,每天保底一章 码字手残。加更要求

  推荐五十加更两章

  收藏五十加更一章

  加更时间每天晚上准时八点加更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神武尊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神武尊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6章 神武学院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神武尊主”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