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那人定在来的路上
作者:味觉密码  |  字数:2409  |  更新时间:2018-02-27 10:22:01 全文阅读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大的黑暗空间内,周围一片漆黑,我顺着空间的四周不停地摸索,凹凸不平的墙面令人心里越发慌乱,并发现这黑匣子四周都被固定住,于是拼命地喊着救命。

我从小就十分怕黑,觉得黑暗里藏着不知名的恐怖物种,也觉得黑暗本身就是令人恐怖的东西,于是只能将身子蜷缩在一个角落。内心藏着的所有的恐怖都被四周无尽的黑暗激发了出来,眼泪肆无忌惮地夺眶而出,留在无尽的暗黑之中。

不知持续了多久,我才慢慢平复自己的情绪,努力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在一场梦里,可是眼前的黑暗和恐惧无比的真实,难道子玉和洺凌是一伙的,他们趁我喝醉关我放在这个黑匣子里,可是他们有什么目的呢?不对呀,再怎么说,我也算救过子玉一命,他这样恩将仇报没道理呀!难道是变态不成,前段时间看过电影《黑洞频率》里男主的妈妈茱莉亚在医院时也曾意外救过南丁格尔连环杀人案的变态杀人犯,可是他之后还是杀了她,在男主约翰和他爸爸大约翰改变历史之前。天啦,我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此时眼前的黑暗已经不如之前可怕,我害怕的是我遇到了什么人什么事,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重生之味。

“我还是太轻易相信人了么?可是我只喝了两杯而已,这量完全不足以使我醉的,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oh,God!我只是吃个饭而已,我只是吃个饭而已!”

“我只是吃了饭而已,我只是吃了个饭而以啊!”我从墙角站起来大喊。

“这是哪儿?谁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啊?”

“子玉,陈子玉。”

“妈妈,爸爸,妹妹。”

“我还年轻啊,我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放我出去啊...”

“放我出去啊...”

“难道是绑架吗?我们家没钱呀,我也没钱啊!”

“放我出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声嘶力竭之后,我逐渐恢复理智,开始琢磨着如何从这鬼地方出去,毕竟没有谁和食物,我撑不了多久的。此时的我才想起摸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不料手机还在身上,我赶紧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上的光在黑暗中那么明亮,借着这微弱的光芒,我开始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脚下踩着的地面是平的,周围竟是一个环状的包裹体,凹凸不平的壁面类似核桃内表面,壁内除了我空无一物。我绞尽脑汁想着脱逃的方法,突然脑袋中出现了核桃的构造,我以前吃核桃的时候认真观察过它的结构,凹陷下去的部分相对比较薄,于是我走到壁边,开始缓慢触摸墙壁,终于在一角找到一块凹陷下去的部分,这块相对较大,容易操作,可是没有其他东西辅助我,我只得用手敲打墙壁,几乎用尽了所剩的力气也没能砸开墙壁,终于咬了咬牙,拿起手机开始砸,不一会儿,听见东西破裂的声音,好似放大版的核桃壳破裂的声音,外面的光线从破裂的小口照了进来,我来不及看外面的风景,疯一般地开始拿起手机沿着破裂的口子砸下去,周围的壳越来越硬,我砸到手机再也开不了机,才砸出身体勉强可以钻出去的洞子。我把手机扔了出去,再将头伸了出去,剩余的身体匍匐着钻离了黑暗的空间,躺在手机的一旁,不停地吞咽口水。

我眯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出于好奇和求生的意愿,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此刻我正身处于茫茫黄沙之中,再转过头来看手机,已经被黄沙埋了一半,只得赶紧将它拿起,原来不过是另一个禁锢,自由的禁锢。

不知这里是否有绿洲,我只能往前走,不停地走,不停地走,那黑暗的恐怖区间我是再不想回去。不知走了多久,在视野所能到达的最远处,出现了茫茫一片红,是海市蜃楼,还是真实的东西,唯一的办法是一步一步走向前去确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终于接近了那一片殷红,此时双脚已经不能再承受身体的重量,我重重倒在那一片殷红之前,头就靠近殷红的底部。那是一根根带刺的绿色枝干,上面支撑着的是红艳的花朵,接近底部的花朵颜色最鲜,颜色向上层层减弱,想必这就是开在彼岸的曼殊沙华,果真看一眼就叫人不能忘记,世间百艳均失了颜色。我忽然想起子玉说我和这曼殊沙华的感觉很像,我突然明白,原来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和这曼殊沙华就有了解不开的缘分,这种感觉就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一样,许是前世无法忘记的种种记忆,就这样在我的记忆力埋藏了22年。

我的眼睛紧紧闭在一起,沉沉睡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时,眼角的静静淌着未干的泪,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屋内装饰着各色的古玩,一把古铜色的吉他悬挂在屋的一角。我试图用双手撑起昏昏的身子,撑了一半,子玉就推门而入,我不知眼前的是梦还是刚才的挣扎是梦,眼里的泪水肆无忌惮地涌了出来。

“我还活着, 我还活着。对吗?子玉。”

“瞎说什么呀,你不一直好好的吗?”

“我睡了多久?”

“你从昨天中午睡到了现在!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

“太好了,太好了,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我抓着被子不停重复着这句话,子玉走近床轻轻抚摸我的肩膀,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失声痛哭,子玉不断抚摸我的后背,最后两人竟互相怀抱在一起。

“子玉,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的情景好恐怖、好真实,我还以为你把我卖了!”

“我再怎么无良,也不会出卖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真的,子玉。我还看见了曼殊沙华,一片曼殊沙华,我从未见过曼殊沙华,但在梦中,我是那样的肯定,眼前所见即为曼殊沙华,它们都已经掉叶开花,花朵的颜色层次感很足,呈渐变的红色,真是绝世的美艳,你要是瞧了,也会觉着世间粉黛都失了颜色。你还说我和它们很像,哪里像呢!”

“我说你给我的感觉非常神秘,这种神秘感诡异诱人,类似于曼殊沙华。”

“嘉琳,你真的非常不一样,不是因为你的善良,而是因为你的勇敢,你对生命的敬畏,以及你的执着。”

“子玉,我虽算不得善良,起码不算蛇蝎之类的人呀?”

“当然,我本想说不仅仅因为你的善良。失误!失误!”

“子玉。”我带着哭腔喊着他的名字。

“嗯?”

“我觉得我好像早就认识你了,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又抢了我的台词,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早就认识你了。”

“子玉,曼殊沙华真的...很美。”

“嘉琳?”

“嗯?”

“我可不可以追你。”

“你可以试试看啦!”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我想我一直在等你,这条路你走了好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