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妖劫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此花开
作者:元弓  |  字数:2602  |  更新时间:2018-02-21 23:40:47 全文阅读

   声音犹如从九幽地狱传出来的一般。让人不寒而栗。但表现在陆离眼中,却是深深的绝望。

  满脸不相信,阴沉而狰狞:“你这表情怎么回事?是在痛苦中绝望中感觉自己无力回天作出的释然态度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看在我对你颇感兴趣的份上,我姑且就不杀你,让你继续蹦哒一会,来,不要停,好好享受本大爷对你的恩惠!”一声声令人觉得有些变态倾向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大笑回荡在夜空。

  夜,更深了,温度,也更冷了。

  长弓元“哇”一声吐出了一口血,今晚实在是受伤太严重了,连自己的自愈能力都好似失效了一般,自愈能力都未能将长弓元身体的重创恢复,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长弓元已是快油尽灯枯,身体的灵力都是挥霍一空了。

  毕竟,自己在不断维持巅峰出拳的状态,那股疯狂劲,怎么也要装作让陆离觉得自己是失去理智的样子。

  而且,自己在“疯狂”中,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做,因为,自己对付陆离的手段就在这一刻显现了。

  长弓元长叹一口气,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但在陆离眼中,却说不出的诡异,后怕之下,想着还是赶紧除掉长弓元算了,以免引起后患。

  于是从丹田涌出一股灵气,想要命令幻蝶作出攻击,马上解决长弓元。

  但是,灵力一运转,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一直以来畅通无阻的灵力运转都感觉有些晦涩。如果将以前的灵力比作一条大河,那现在的灵力就跟小山泉一般,自己的灵力经过了全身脉络,但好似被什么吸干了一样。

  这时,一旁的长弓元心里也是计算好了,淡淡地说:“此花开!必灭生!”

  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一股奇异的波动在空气中回荡。

  而在陆离的身上,就突然感觉到了不适,身体说不出的难受,伴随着一丝丝瘙痒难耐。不断挠,不停地挠,将身体都挠出了一道道血痕,而血红色一眨眼就不见了,肉眼可见,陆离身上被挠破皮的地方,长出了一朵朵小花,小花是红色的,一开始是花骨朵,然后花瓣缓慢绽放,能清晰地看到小花从无到有,从花骨朵变成鲜红的红花。小花的颜色越来越红,红色简直是要滴出来了一般。而小花在绽放到极致的时候,又从小花根部长出一朵朵跟原先一模一样的花骨朵,继续绽放,继续变得鲜红,继续蔓延……

  “这是什么,你不是人,你是妖魔,你不是人,这是什么妖鬼之术……”只能听到陆离的一声声惊恐的惨叫。

  “梦魇花铃”,终于显现出了让人觉得惊恐梦魇的一面。

  人对未知的事情都是很恐怖的,陆离痛感都消失了一般,挠出了这么多血痕,身上蔓延的小花,都在他身上扎根了一般。惊恐地看着这一幕,发出撕心裂肺,恐惧的呼喊声,在夜空中,被人听了,都好似鬼叫。

  但很快,在对小红花的恐惧中,惨叫声就逐渐消失了,咒骂开始转变成了求饶。

  可以说,现在陆离身上发生的事情,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陆离现在很害怕,伸手想要将这些血红的小花摘掉,但是惊悚地发现,摘下一朵,花朵好似有粘性一般,就会粘在自己手里继续生长,看着长在自己手里密集的血红的花,惊恐至极。再强大的心,也总会有被恐惧淹没的时候。

  体内的灵力运转都是被这些小花给吸干了,灵力运转越快,小花蔓延的速度也就越快,当然,死得也越快。

  惨叫也是没用,自己作孽,就用命来偿还,长弓元一向信奉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今天的陆离便是,居然还想着要夺取自己的性命,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长弓元有怜悯之心,怜悯天下苍生,怜悯世间一切不幸之人,但对于此种作恶多端的人,长弓元是丝毫不会手软的。你要复仇,那我便接着就是了!

  很快地,小花就长满了陆离的全身,只剩下一双突兀的惊恐的眼珠子,以及还有一丝呻吟的求饶声。

  这所有的一切便是长弓元的另外一张底牌了,长弓元刚刚得到的,可以说,一定意义上的神铃幻灵,也就是被自己命名的“梦魇花铃”。

  在得到“梦魇花铃”的那一刻,自己就觉醒了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或者应该说是神铃带来的灵技,抵御精神攻击也是神铃被动做出的防御,而作为建木神树的一部分,神铃肯定还有意想不到的巨大威能,果然,自己只要灵力一运转,花朵一般的神铃,便会向周围空气弥漫出一丝丝的花粉,此花粉无色无味,不可感知,不可触摸,或许只有长弓元才能发现的存在。

  长弓元的疯狂攻击也并不是毫无效果的,至少在时间上是拖了一会,让长弓元有足够的时间,用灵力催发“梦魇花铃”的花粉,让花粉密布空气中,而对方的磷粉轻纱,防御力虽然很强,但并不是滴水不漏的,也只是防御周身受攻击的范围罢了,陆离总是要呼吸的吧,于是花粉散布在空气中,随着陆离的呼吸进入了他的体内,根植在每一根经络,所以只要陆离加速运转灵力,便会使自己更加虚弱。

  但仅有这点程度还是不够的,自己一个初级灵力掌控者,虽然可以催发出这等致命般的花粉,但对付一个高级灵力掌控者来说,质上可以说是完全不够,因此质上的不足,就依靠量上来弥补了。就像一个喝一瓶白酒的人,立马就倒下了,而喝一瓶啤酒却没事,这就是酒精的浓郁度的问题了,但是如果五十瓶,一百瓶呢,也是能灌醉的。这是一个道理,当陆离身体里充满着足够多的花粉,自己一个初级灵力掌控者,也是可以将他击败。

  因此,长弓元在疯狂中,既拖延了时间,让花粉有足够多地弥漫在空气中,让陆离多吸收一些花粉。而且自己在出拳时,灵力里也是混进了花粉,说到底,磷粉轻纱也是依靠陆离的灵力来维持的,而每一拳打在陆离的防护上,也是将花粉沾在了陆离的灵力上,通过灵技的运转,进而进入了陆离的身体。

  花粉便是“梦魇花铃”的毒粉,算是灵技之一了,能通过催动灵力,让花朵一般的神铃分泌出一种毒粉,此毒的厉害从陆离身上就可以感觉到,只要中了此毒的人,简直是无解,除非是造化灵源的强者前来相救,也要耗费一番苦功夫,毒粉一但进入中毒者的身体,便会扩散至五脏六腑,根植于全身经脉,如果灵力运转越快,就会扩散越快,只要达到一定的时间,花毒便会发作,长出一朵朵鲜红的小花,逐渐长满全身。具体就会像陆离身上的那样,犹如病毒蔓延,而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想想自己灵力又不能运转,就只能等待他人来救援了。当然,这个发毒的过程长弓元也是能控制的,能完美解开的也只有长弓元了,当然,得要长弓元体内的灵力充足。

  长弓元为了此刻,可也是煞费苦心,表面上是长弓元犹如绝望了一般,身体也是被切割出了一道道血痕,凄惨无比,但实际上,这些伤痕只要自己有时间打坐修炼,便能很快的恢复,而陆离却有点像是在慢性自杀,表面上如此癫狂,但长弓元明白,下一刻,他就要死了。所以,对于死人,他并没有表达出很大的同情心。

  而此时,被小花遍布全身的陆离实在是惨不忍睹。一声声哀嚎,最后犹如断气了一般,一动不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