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妖劫 > 正文
第一章 祸至
作者:元弓  |  字数:2228  |  更新时间:2018-02-12 09:46:07 全文阅读

  一座好似毫无人烟的原始密林,一棵长着青铜树皮的巨树,枝繁叶茂,不知存活了多久,风吹来时,也不能让巨树有一丝晃动,远远看去,好似顶天立地一般。

  滴答滴答的血迹,沿着山口一直蔓延到森林深处的那棵青铜古树,委木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失血过多,族人的丧生……让她悲痛欲绝。衣服上的血迹更多了,红色的血浸染地再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可后面的追兵却离她越来越近,溅起的沙尘,是黑色的,是赤色的,是凄厉的红色。渐渐地,视线越来越模糊,不知是血,还是泪。过多的打击一下子全部冲进记忆,痛苦瞬间埋没了委木“我要死了吗?但是,我还没认输啊,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意识渐渐模糊,

  挺直的身躯扶着硕大的青铜古木,生命的倔强就是让人无法轻视。

  或许,一代佳人就将此香消玉殒……

青铜古树一阵摇曳,是为了哀悼即将死去的灵魂吗。一片片树叶无风自落,慢慢飘荡,或许,它们是要去埋葬这个就要死去的生命吧。

  树叶旋转,围绕着委木的身躯,身体逐渐冰冷,肉眼可见的,掉落的树叶旋转的速度更加快了。追兵们也很快追上了委木,看到这一幕却也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猛然,在树叶旋转达到一种剧烈的程度,犹如天女散花般地奇迹感,好似出现了另外一股玄奇的气息。

  伴随着一种挣脱铁链的声音,淡淡的白光弥漫委木的身体,特别是心口处,出现了一道道奇妙的图案,一闪一闪的。好似在与某种神秘的存在产生共鸣。神灵现世般,委木的身体居然无根漂浮,在场的追兵擦了擦眼睛,眼珠子猛地睁大,顿时有些毛骨悚然,个个犹如蝼蚁般焦灼,却不敢独自往前,这就一个个包围着委木倒落的地方。

  挣脱铁链的声音更加大了,而心口的图案闪烁地也更加剧烈,散发的白光更是犹如黑夜突然出现的小太阳一般。

  生命何其脆弱,但是不屈的灵魂即将再次君临天下。

漂浮旋转的树叶突然停顿,追兵们也都心里一惊,一种即将面对洪荒猛兽的恐惧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追兵都感觉脊背发凉,一个个冒出了冷汗。咕噜咕噜地吞着口水。一个追兵的头目好像作出了什么决定一般,狠了狠心,举刀就往前冲。

  突然,起风了……

  周围弥漫的树叶瞬间被吹开,形成了一个以委木为圆心的真空地带。树叶一片片地软绵绵地趴在地上,颤抖,亦或是激动。

  好似有脚步声,又好似铁链正被拖着走的磨地声。追兵往四周看了看,睁大眼睛,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顿时大惊失色,而委木的身体慢慢地降落下来。

  嗯,不对,好像隐隐约约地是一道身影抱着委木,然后逐渐降落下来。委木的身体逐渐冰寒,但突然感觉身体的异样,温柔而暖人心。

  用力挤开眼睛,费力地,终于用最后一丝力气看清了这个影子的面容。但委木也真的是累了,在这个影子的怀里,安心地温暖地睡了。

  穿着白衣的虚影男子,往四周挥了挥,把蠢蠢欲动的追兵头目打落出去,他温柔地注视着熟睡的委木,“汝之命有三劫,而此劫,为死劫”又轻轻地摸了摸委木的丝发。“而吾之命也有三劫,此劫,为生劫”缓慢地带着些许留念,抬头看了看天,好似带着追忆,“生死一瞬,阴阳颠倒,福祸逆转,你我本是同体,却互相劫引”。

  面对委木是温柔,而对着追兵,长弓元慢慢抬起头,面庞的温柔逐渐被冰寒覆盖。

  慢慢抬起右手,突然,犹如天崩地裂般,地面塌陷,崩裂,整座山头都感觉要瓦解了一般,一块块石头往上漂浮,而追兵也慌乱地想逃,可是刚想迈出步子,惊恐地发现脚已经不沾地了,犹如不会游泳的人突然掉进湍急的大河一般。

  这一刻,天地失色,龙城,虎城。就连遥远的西域,都暗无天日,明明是六伏天气,突然地就黑云压城,百姓一片恐慌。

  在一个胡同口,一个被废弃了很久的矮墙边,一个邋遢的乞丐,嘴里喊着“施一钱,舍一灾啦”不断重复。

  突然地,身体猛地一哆嗦,浑浊的眼睛光芒四射,不过,由于低着头,并没有被过往的行人看见。默默念叨着“天下大祸至,嗯,不对,是他,也回来了”。目光闪烁,手指一阵掐捏,怀中拿出一枚陈旧又有些充满裂缝的铜钱,往地上的破碗一扔,用的力气却不大,可破碗却出了一个大裂缝,幸好路过的行人不会注意这小小的乞丐,乞丐大惊,压着自己的声音说“坏了,这……不对,我要去见那个人”。抬头往天上看去,乌云越来越浓厚,乞丐感到十分焦虑,一闪身就消失无影。而路上的行人却依旧自顾自的过着自己的生计,往墙边看去,感觉脑子里少了点什么似的。

  又回到青铜古木旁。

  委木静静地躺在长弓元的怀中,嘴角好似带着笑意,白衣虚影男子低下头,转眼便是温柔似水,只见他的手掌轻轻抬起,慢慢地犹如死神之握般在虚空用力一抓。漂浮的石头骤然停顿,可一刹那间就纷纷往那群追兵身上砸去,惨叫声,身体逐渐被扭曲,充满惊恐的眼神,好似要努力看清这白衣胜雪的男子的面容。说时其实也不过一眨眼的时间,这群追兵就被石块堆成了一个个圆球,漂浮在空中,向下流着斑斑血迹,让人看起来不寒而栗。

  看也不看,手掌瞬间张开,犹如触动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般。石块犹如瀑布一般往下坠落,可出奇的,这些石块中并没有找到死去的追兵的尸首,好像被某种力量彻底消抹了一般。

  白衣胜雪的虚影男子好像还是沉浸在自己温柔的世界中,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于是手掌轻轻覆盖委木的额头,闭上眼睛,手掌发着白光。而委木的身躯,肉眼可见地伤口逐渐愈合。最后连一丝疤痕也找不到。手指轻点,在虚空画下一个玄奥的图案,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把符号印入委木心口上奇怪的图案上。嘴里小声说着“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吧”。

  他抬头望了天空,漆黑的浓云,好似酝酿着一场巨大的暴风雨。眉头略微一皱,轻轻地叹了叹气,一转头,往古木旁某处望了望,喊道,“前辈,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躲了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