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兴欣之章

更新时间:2018-02-12 00:35:48字数:7760

1.废物监察

“我······我杀人了?”

一名年轻的监察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发愣,他手上的手机也沾到了手枪直接射击头部迸出的少量的鲜红的血液。手机屏幕上跳动着*里发来的信息,是一名女生发来的。

“长生,长生,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啊,绝对不能杀人啊,杀人是会被抓住坐牢的。”

“你······在哪里?”

监察没有理会不断发来的信息提示音,只是任由自己呆站在尸体前,愣愣地看着因为自己射出的子弹而再也不会动弹的高大男人,嗅着空气中传出的混杂着血腥味的火药味,体会着因自己心脏的剧烈跳动从而连带着的急促呼吸。

“喂!你还没死对吧!少骗人了!混蛋!杂种!别想把责任都推给我!”

他突然发狂一般冲上去揪住那尸体的衣领,浓密的刘海下传出了甚至能用肉眼观察到的愤怒,但很快,他就接受了现实,只是在那里啜泣着,眼泪也滴落到了尸体的衣服上。

“监察先生,我会为你作证的,是那家伙欺负我在先。”

“对了——,还有那家伙,如果让她顶罪的话······”

这种恶魔般的念头很快就被抹消了,他慢慢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点燃,长吐一口,瞄向角落里紧缩着的惹人怜爱的女孩,然后摇了摇头,将胸前别着的四颗金星硬扯下来掷在一旁。

“快点走,和我这种杀人魔待在一起,你不会觉得害怕吗?”

“不是的,叔叔是为了保护我才做这种事的,我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过这叫自卫。”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叫我哥哥。好了,快走吧,你说得对,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望着女孩逐渐远去的背影,监察闭了会儿眼睛,自言自语起来:“可惜,你们老师没有说过,监察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绝不能刻意行凶,只是因为,我们要保护所有的人,包括这种人渣。”

他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这次是用轻蔑的眼神。

“我真是个废物。”

他这时才有空打开手机看一眼*,最后一句对方发来的信息格外刺眼,让他的呼吸再次急促了起来。

“对不起,我报警了,因为我也很害怕,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他没有对屏幕那一边女生的愤怒,他觉得其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算双方在网恋,自己做出这种事,另一方也是有义务报警的。他再清楚不过了,虚拟世界的爱情的言语也只是用无数数字字符而已,只是表面光鲜。他只是懊恼,懊恼自己为何要将对当地恶霸的愤慨告诉这样一个数字汇成的,连相貌都不知道的女生,也许对方连女生都不是。

他最终选择了逃跑,丢弃原来的名字、荣誉、朋友,但唯一没有被丢弃的,是监察的身份。

当时由于政局恶劣,为了不让监察的名号因为这件小事蒙上阴霾,于是上层决定隐瞒这件事,那个拐卖少女的恶霸的死亡被官方伪造成了自杀。也正是由于这,那位抛弃了一切的监察在新的地方又重新成为了一名监察,这就是一位自称废物监察的故事,但他没有料到,自己的未来因为某个人而改变了。

2.永远的一星监察

“喂,关羽,你在想什么呢?”

那位看上去很狂野的摇滚监察拍了拍坐在旁边发呆的长发监察的肩膀,示意他趁热吃自己桌上的那份爆浆鸡排。

“爆浆鸡排啊,就是要在热气还未散尽之前放入嘴中,感受和热气一起涌出的乳酪汁液,这才是天堂的享受啊,要是放任它冷掉的话,那只是夹着史莱姆的石头怪而已。”

“啊······我没事的,不用管我。不过你的比喻还是一如既往的蠢。”关羽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第一件事不是先看看张飞或鸡排,而是拿起手机看看在自己发呆期间别人是否给自己发来了信息。

“是叫关羽和张飞吧,真是很有趣的监察,而且还······”刘备一边看着这两个因为自己而在巡逻时间偷跑出来的监察,一边想着,“还很强大,强大到足以保护他人。”

“那天的事情,真的是多谢你们了。”刘备这样向面前两个自己崇敬而又憧憬的监察道谢道,这是他第三次向他们说这句话了。

“喂,我说你小子,请我们两个吃饭只是为了道谢吗?我们可是在工作时间啊,懂不懂?你这种行为叫什么来着,那个······对了,就是扰乱音乐会现场吧。”

“在说什么蠢话呢,那个应该是扰乱监察工作才对吧。还有,好像是你硬拉着我说什么‘翘一次班没关系’赶过来的。”

“喂!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在音乐会现场啊,你这个充其量给我当会场保安的手机奴隶!”

“噗,呵哈哈哈。”刘备被二人的对话逗笑了,然后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我想向二位求教,怎样才能变得像二位那么强大······”

可能由于这种问题太过羞耻,让刘备最后几个吐字几乎是以很小的声音传出,但即使这样,这些话对于关羽和张飞来说都如一道霹雳一般刻入耳中。

“啧······真是单纯的小子,竟然会觉得我们两个失败的不能再失败的家伙很强大?如果只是动动手脚就算强大的话······我又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成为摇滚巨星啊!”

关羽和张飞用“巡逻任务交接”作为借口匆匆作别了刘备而没有给他任何答复后并没有回到工作岗位,而是拐了一条马路到另一个小吃店坐下点了两份爆浆鸡排和章鱼丸继续一如往常的悠闲的下午茶时光。

“我真的差点以为你会像白痴RPG游戏里的NPC一样吐露出你自己的背景故事呢?”关羽头也不抬地用牙签插起一个章鱼丸放入口中,右手兀自飞速地点击着手机触摸屏发送着一条条信息。

“我有什么好透露的背景啊,只是个不求上进的摇滚监察而已。最神秘的应该是你这家伙吧,莫名其妙地到了幽州区,莫名其妙地到了我们监察府,又莫名其妙地和我一样,胸口这里一直只有一颗星啊。”张飞低头恨恨地看了自己胸口的一颗金星一眼,“我一直都没问过呢,你小子是什么来头啊,该不会是杀人犯什么的吧?”

关羽打字的手停了一下,但很快就继续起来,而嘴中也将第二颗章鱼丸咀嚼吞咽后说道:“我也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仔而已······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自己是个废物这一点非常特别吧。”

“哔——”,这是监察专用的无线电通讯器发出的声音,张飞急忙从腰间将它拿出来,按下收信钮,里面立刻传出一声暴喝:“张飞!你和关羽俩小子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在岗位上!”

张飞立刻明白这大概是自己的长官邹靖来查岗来了。

“糟啊······音乐之魂还没燃烧就要被扑灭了吗······”他一边想着借口一边扫了眼关羽——他正左手拿着可乐,右手拿着手机看着视频,看来是非要把前几天抢来的10G流量用到尽兴不可,“糟啊······这家伙也根本没有救我的意思,完全是冷漠的态度啊,该死的手机星人,你以后就和你的手机结婚吧!”

张飞清了清嗓子,明显是想到了什么他自认为极好的点子,他站起身跑动着,做出气喘吁吁的样子,对着通讯器说:“啊,老大,我在追小偷呢,这家伙真的好难追啊,又拐进了一个巷子。啊!你别跑!混蛋,你这个家伙,今天我就要代替······”

“真是够了!别丢监察的脸了,马上来监察府一趟,刘长官要见关羽,他的通讯器我打不通,就打给你了。至于你们擅离职守的事情,这个月的月底评定有你们好看的。”

说完这句话后,邹靖就把通讯器挂断了。

“君郎,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对待工作都抱持着这么不认真的态度,就连通讯器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不随身携带,我可不认为他在其他方面能有什么建树。”

坐在一把转椅上不慌不忙抽着进口雪茄的刘焉将桌上最后一份公文签名批示好之后,抬头看向邹靖,用上司对下属那样普遍语重心长的口吻说道:“邹靖啊,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坐在你只能抬头仰望的地方的原因,我明白我手下每个人的底细,并能充分发挥他们的特长。好了,把他带过来是你的工作,后面的就是我的了,你先下去吧。说服卢老师的事你做的很好,好好休息吧,不久之后应该就得和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打一场硬仗了。”

邹靖离开之后,刘焉从书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沓文书资料,是关于一个人的档案的——关长生,原冀州区监察府行动部长,佩四星,现已失踪三年零七个月。

“喂喂,关羽,为什么你连通讯器都不肯带着啊,害我被那大叔骂了一顿,还要被扣奖金。”两个人在前往监察府长官刘焉办公室的路上聊着天,与其说是聊着天,倒不如说是张飞一个人强行挑起着话题。

“那种东西根本没必要带在身上吧,现在可是手机时代。要是在我玩游戏的时候突然有大叔‘哔哩哔哩’地叫我,我可是会很反感的。”

“通讯器跟手机根本就不同好吧。上班打游戏也根本就是你的错吧。”

“在我看来你跟猩猩也没什么不同。”

“能不能不要再把话题强行往我的地方扯啊。”

说话间,两个人就已经到了刘焉办公室前,因为只是叫了关羽一个人,张飞就没有跟进去,自顾自靠在对门的墙上摘下墨镜擦拭着。

“长官,您叫我?”

关羽进去的时候,刘焉正靠在转椅上看着一本书,看见自己要找的人进来行礼之后,就将书合上放在桌子上,撑着手打量着面前精神并不算好的年轻人:“你就是关羽啊,确实看上去像很没有工作态度的桀骜青年一样。”

“如果是讨论工作作风的话,我会回去写一份一万字的检讨交上来的。”

“看来很驾轻就熟啊,结果就算写了还是没有悔改的打算吧,跟小学生一样。”刘焉笑着打趣道,随后继续说,“以后就别当一星的巡逻监察了,你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直接到我的行动部上班,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作为长官,我一直很想说的啊,对了,‘今天正是用人之际’,是这么说的吧哈哈。”

“抱歉,我只是个一星监察,承蒙您厚爱,还有句话我也一直想说,‘咸鱼翻身还是咸鱼’,所以,我还是选择写检······”

“关长生,前冀州区监察府行动部长,现在已经失踪了。”刘焉突然一改语调,看着眼前年轻人刘海飘动间不时传出的惊讶和焦虑,刘焉更加确信了什么东西,于是继续说道,“至于失踪的原因,上面没有给予结果,但我知道的,是因为那个叫关长生的人杀了个当地拐卖少女的恶霸,用自己的配枪,亲手打死的。”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关羽,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佩一星不得升迁吗?你和那个叫张飞的家伙不同,他即使是协助办案也从没成功过,可以说是个真正的废物。但你不同,你办事果断坚决,即使现在是一星巡监,但还是屡有功绩。”刘焉顿了顿,喝了口桌上放着的凉了很久的茶水,然后接着说,“但你自己其实也明白吧,要是我傻傻地让你一路升迁上去,那才是真的害了你,你没有选择隐姓埋名而是继续做一个监察的事实会被上面那群不留情面的家伙发现,予以铲除,因为你可是个犯过蓄意杀人案的监察。”

“你又怎么······”

“当年那个案子就是由我接手的,你的网恋对象,那个可爱的女孩当时选择报警,而接线的人就是我。最后我向上面应承帮你隐瞒下来,说句老实话,伪造现场真是够累的。”

关羽没有说什么话,而他的眼神也因为厚重的刘海而无法看出什么端倪,就这样沉默了大概两三分钟,他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你想让我做什么?”

眼前自己的长官竟是三年前负责自己案件的监察,竟也是现在帮忙隐瞒自己身份的恩人,这样的剧情发展是他在一些RPG游戏里玩到过的,但他从没想过自己遇到这种情况竟是这么棘手,竟是这么令人措不及防。

“云长,你要相信我没有打感情牌的意思,就算你不选择帮我做事,我也不会告发你的。但你真的很有才干,我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助力,在那些家伙还没来到之前。”刘焉站起身来,走到关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不用再说那些话了,我最讨厌欠别人的情,到底是想让我去做什么?”

刘焉听言轻笑了一下,正如事态都掌控在他手中那般得意,他将一份公文放到关羽手上,然后说:“我们在正面战场是赢不了太平军的,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得到了最先进的军火装备。因此我与邹靖以及冀州区的监察府长官王芬商量下来,决定绕开冀州区的正面战场,取道青州区,先解围城阳和北海,歼灭那里的少量太平军,救援那里的长官龚景。这次的行动长官是邹靖,我希望你也能一起去,毕竟你可是前四星名监察啊,这种任务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

“我能提个要求吗?”

“请便,如果是加薪就算了。”

“我能带一个人一起去吗?”

“谁?如果是我就算了。”

“就是你前面提过的,真正的废物——张飞,张翼德。”

3.各奔东西

“没想到,你真的要走啊,伯珪。”

涿鹿学院前,刘备和刘德然正在送别着即将离开学校的公孙瓒。公孙瓒挠了挠自己长满卷发的头,回头向他们吐了吐舌头,然后突然跑回来打了刘备胸口一拳。

“呜哇,你明知道你拳头打人很痛的,你还······”

刘备刚抬起头,就看见公孙瓒那噙着泪水却又努力不让眼泪滴下来的样子。

“蠢玄德,我走啦,你可要好好照顾好德然,要是让她受了什么野男人的委屈,你看我回来不打烂你的狗头。小德然,如果要结婚记得给我写请帖。”

“公孙瓒!结婚那还要等到猴年马月啦!别说这种蠢话好不好!”刘德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全部滴落下来,流到学院制服的领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对啦,送别就是得要有欢乐的气氛才行,那种苦来苦去的东西我最受不了了,韩剧啊什么的······”

公孙瓒的话匣子一打开可真是关不了,直到身后公车司机不耐烦的鸣笛声响起前,这三个青梅竹马的伙伴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下课后热闹的走廊上讲着家常话。

公孙瓒回了一声“来啦来啦”之后,又向刘备和刘德然做了个鬼脸,跑向公车处。

“再——”

还没等刘备的“再见”说完,公孙瓒就又回头将食指放在唇间,示意他不用说那句话,然后笑着说:“可千万别把话题给结束掉,留给我们每个人一个念想吧,都给我努力活下去,为了能够继续接着刚刚的话茬说笑的那一天。”

公孙瓒坐车离去后,他那傻里傻气的笑声仿佛还回荡在略显孤寂的二人耳边。刘备牵着刘德然的手,温柔地说了句“走吧”,便一起回家了。

“玄德哥,伯珪哥他老是说要去建功立业,万古流芳什么的傻话,但在我看来,这种东西根本就无所谓啊,跟我们在一起难道不开心吗?”刘德然脸上还是抑制不住地流露出孤独的神情,也许这就是失去的滋味吧。

“开心与否不是由他人定夺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与你们相处就并不快乐,只是他的理想无法被日常的欢乐束缚住吧。”

刘备和刘德然回头去看是谁发出的铿锵有力的声音,一个身着古朴西装的五十岁上下的男子立在他们眼前,这是二人也很熟识的涿鹿学院的教务主任郑玄,也是他们的政治课导师。郑玄本就在学术方面极有造诣,是名学者马融的亲传弟子,这次被卢植说服出来亲自讲学也是第一次,同时他也是涿鹿学院如此兴旺的原因之一,如今这位名师在学院也度过了两个年头了,虽然年龄已有五十多,但仍是精力四射,厚厚的眼镜片后时常散射出睿智的神采。

刘备立刻行了礼,然后战战兢兢地问道:“郑老师,这么巧,是同路吗?”

正因为郑玄是教导刘备政治课的导师,他的严厉和处罚之重都是刘备深有所感的,因此自己也不敢有什么失礼的举动。

“不,玄德,我这次来是为了找你。德然,我要和玄德商量一些事情,你自己一个人回家没关系吧,需要我给你打辆车吗?”

刘德然楞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向刘备摇了摇手走回家去了。

“玄德,跟我来吧,我不是很喜欢浪费时间的人。”

虽然郑玄说话非常温和,但还是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刘备跟着郑玄到了街角一家叫“猫扑咖啡”的咖啡店,坐定,点了两杯清咖后,郑玄就清了清嗓子,道出他此来的目的:“玄德,你和伯珪都是卢植和我的学生,我们都对你们非常满意,虽然伯珪那小子经常给我惹事,但他有救济天下,平复战乱的志向,这点非常好。”

郑玄突然不再说话,只是把玩着一旁的纸片菜单,良久后才吐出几个字:“那你呢?”

刘备愣住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从没做好被人问这种问题的准备。

郑玄见刘备不回答,继续问:“你打算做什么?未来。”

刘备也思考过自己的未来,但总是幻想不出未来的自己的样子,但他不是那种今天想着做老师,明天想着做运动员的浮躁小孩,只是······对,只是想不出来而已。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比伯珪差远了,他能明白自己的志向何在,但我却一直用自己身边的人为借口来逃避,我害怕,我害怕如果到了未来那种时刻,我就会失去德然,失去伯珪他们······”

刘备在不自觉中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立刻向郑玄道歉。郑玄摇了摇头,笑了起来,然后从自己一直带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叠资料和文件放在刘备面前。

“这是我向卢植提出的计划,他一直不肯,但他这次被监察府重新征辟去带领北军五校平叛,就请他原谅我这位代理校长擅作主张吧。”

“请问,到底是什么计划?”刘备看着桌子上一堆资料,没了主意,他不知道校方打算让自己做什么,其实他更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做不好。

郑玄一改温和的态度,严肃了起来,灼灼逼人的目光直视刘备的眼睛,解释说:“观战士计划,我擅作主张提出来的实践计划,卢子干将你们这些学生当宝一样护着,确实,你们是这个特区未来的希望,是维护特区稳定的中坚力量。但是,我个人认为,不经历练的监察最后也许不会变成现在监察府里的监察一样的蛀虫,但事实上也只是无功也无过罢了。要想维持这个特区,这个国家的稳定,必须让你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不仅拥有技术,同时也有强大的内心的人才行。”

刘备很认真地听着,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怎么听懂,直到郑玄最后的一句话:“我已经和监察府联系过了,你将成为观战士计划的试验品,对不起,我实在找不到另一个词汇了。总之,就是请你加入职业监察的作战行动,并在行动中学习和体会,如果成功的话,呃,也就是说,如果你能保证完全无损回归的话,你将会被直接升为职业监察,而我也就能向全特区各地的监察学校推广这个计划了。”

刘备总算听懂了,大意就是让自己和职业监察一同行动打击太平军,如果成功的话,自己就无需继续学业而直接成为监察,这个计划无疑是为了增加监察数量,减轻学校负担而设计的,但同时也是十分危险的,也无怪乎卢植没有同意了。

郑玄好像明白了刘备的心事,继续解释说:“请你放心,你将会被那些监察们认真保护起来,而且如果你真的受伤了,哪怕只有一点,我郑玄也一定会担负起这个责任来。”

看着郑玄认真的眼神,又想起公孙瓒那天发给自己的信息,刘备思索着自己的未来,然后握紧了拳头,几乎像是抽泣着说:“我······抱歉,我······我还有自己爱以及爱自己的家人们,所以我······”

“没关系的,我早就知道了,想像故事里的国王随意给勇者颁发任务那样是不现实的啊,好了好了,我再去物色别的人······”

“为了他们,我也要成为职业监察,为他们,至少只为了他们打造一个所有人都能开心生活的世界!”

郑玄愣住了,然后立刻推了推眼镜,同时嘴角因为控制不住的喜悦而微微上扬,随后立刻站起身来,将服务员叫来买了单,对刘备说:“好样的,玄德,那我就回去联系刘焉了,你自己······一定要保重啊。”

郑玄离开之后,刘备抱着头闭着眼睛不知道该想什么,他原来是真的想拒绝郑玄的,因为自己还有家人,虽然父亲早丧,但自己还有母亲、叔父,以及表妹刘德然。但他突然又想到了,那天欺侮刘德然的混混,如果不早点将事件平定下来,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是无法快乐和平地生活下去的,那种人,那种鼓动老百姓作乱,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是自己绝对无法原谅的。也许自己一个人不能成为什么助力,但自己好歹也是做了吧,这也是他给自己心灵的一个交代。

“这大概,就是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吧······真是艰难啊······”

他舒了口气,又开始为自己做出这种大义的抉择而自豪起来,或者说有些沾沾自喜。他留意到郑玄留下的一大堆资料,开始翻看起来。

“我看看······这次行动是绝密行动,带队人是邹靖,这,这是······”

在行动成员的资料上他赫然看见两张自己认识的人的照片——一个长刘海玩着手机的监察,一个抱着吉他戴着墨镜的监察。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真是神奇啊······”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九帝战记》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九帝战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兴欣之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九帝战记”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