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5 静安王府的练兵

更新时间:2018-02-14 18:52:10字数:5887

大秦帝国的首都——京师,人口稠密。帝国境内五六年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京师是最大的受益者。

京师人民远离战乱超过十年,新一代的年轻人都不知道战争为何物,而在老一代人的记忆里,战争也已经被街坊、酒肆的歌舞升平所抹去。

大秦统一北方十国,为了避免隐患,将其他各国的皇族及贵族家庭全数迁往京师,这些人拖家带口、家人奴仆,前前后后不下二十万人。这给京师乃至秦帝国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商业机会、以及消费人口。

京师被扩建过一次,依然跟不让日益增加的人口。

如今的京师,虽然战乱之余,人口已超过百万。城北傍山,城内有两河一湖。京师的腹心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的唯一景观,便是当今武定皇帝跃马横枪的雕像。

雕像的北面是皇宫。

皇宫的北面是“北邙山”。皇帝命人刻山为像。一共有二十八多个半身巨型刻像,山有多高,这些雕像就有多高!他们是二十八位秦帝统一北方的开国功臣,被称为“北邙二十八星宿”,他们高大形象像是追随者广场上跃马横枪的皇帝,保卫着京师,乃至全国百姓的安居乐业。

京师的居民根据社会地位、职业的不同,分居于108个“坊”内。

108坊又可粗略分属东南西北四“市”。

整个京师行程纵横交错,又井然有序的方格网状布局。靖安王赢登的王府,就在这个大网的西市,规模宏大,占据了整个“延康坊”。

这两天,靖安王府门前一派喜气洋洋。地面、墙壁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门前所有的树木修剪一新。都裹上了五彩绸缎、树枝上挂满了珠宝、彩绫,在阳光下耀眼夺目。

还考虑到当今慕容皇后喜欢小动物,靖安王准备了许多经过训练的名贵猫儿、狗儿、松鼠、小鸟,让他们在树木间穿梭,营造出一种亲切的氛围。

靖安王府仅打扫卫生这一项任务,就干了天。更不要说采买、装饰、训练小动物等等。

但这些活儿,找一些专业的佣人就能解决。靖安王最头疼的是训练他的一群老婆和一大堆儿女。

靖安王好色,整个秦国无人不知。

靖安王除了正宫王妃慕容氏之外,还有姬妾三十,有时还会临时起意,宠幸婢女。这导致他儿女无数,排成一排,自己都认不全。

不过,靖安王和其他好色的富人不一样,他对宠幸过的女子,都非常宠爱。好在靖安王家财聚福,皇帝似乎也并不反对他的胡闹,反而怕鼓励他的这种行为,经常大手笔赐予胭脂粉黛,最后干脆把皇城最大的女性用品商店——凌波坊赐给靖安王。任凭靖安王的王妃姬妾索取,只要几个账目,分文不取。

而此刻,靖安王正在手把手的教他的姬妾们面见皇帝的礼仪。

这些姬妾大多没有面圣的经历,还有几个婢女出生,没什么文化,连台词都记不住。德靖安王满头大汗,心中暗想:“姑姑的礼仪教头怎么还没来,距离皇帝驾临只有两天了。”

原来,靖安王训练诸姬妾不成,和正宫慕容王妃商议对策。慕容王妃建议请姑姑慕容皇后帮忙,派出宫廷礼仪教头,帮助调教。

这时,门人前来禀报,说是慕容皇后的“礼仪教头”到了。靖安王听了大喜,连忙迎接,心想,皇后姑姑的教头虽然来得有些晚,但总算帮我大忙了。

可是,当这名女教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靖安王颇有些失望。

只见这个人和普通女子打扮不一样,头上梳着好几条辫子,面目虽然算的标志,但是眼光如电,颇有豪侠之气。最是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这女子的的眉毛处竟然有两道刺青,使得双眉更加锐利。

靖安王认识这个人,她是慕容皇后最喜爱的侍女,被皇后收为义女,名叫姚琴。

这个姚琴是羌族人。这羌国曾经也是北方十国之一,被大秦灭国之后,羌女姚琴依然保留着羌族人编发纹眉的传统,就连穿着也没有改变。

这也体现了大秦武定皇帝的英明,他允许被吞并的各国人依然可以保持本国风俗信仰,减少了国内的民族冲突。

羌女姚琴还带来了两个宫女,这两个宫女相貌极其相似,竟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三人见到靖安王,施礼上前施力,姚琴到道:“羌女姚琴及永乐宫宫女参见靖安王殿下。皇后娘娘命小女前来帮助殿下调教殿下的诸位姬妾。不知可否?”

靖安王暗想,你这羌族女子,自己也未必懂得什么面君的礼节,如何帮我?但却不敢明言,连忙道:“姚琴公主何必多礼,小王正为这事儿犯愁呢。”

羌女姚琴一笑,道:“如此,殿下请安坐,看小女调教。”她随即转脸看了看旁边花枝招展、窃窃私语的靖安王姬妾们,也是吓了一跳,心下暗想,这靖安王真会享福,老婆居然比皇宫的嫔妃还多,还要漂亮。于是又对靖安王道:“王爷爱妃诸多,姚琴不能一一识得,能否将名册给姚琴看看?”

靖安王笑道:“妖琴公主远道而来,天气炎热,不妨稍作休息,再做调教。我的这些姬妾们排演了一个上午,也有些累了。”

姚琴道:“不妨事。想来后天皇帝陛下就要驾临,时间不多了。况且姚琴调教好之后还要回宫侍奉皇后。故此还是请各位王妃辛苦一下。殿下若是累了,便回宫休息。一个时辰后再出来,便可成功。”

靖安王哼了一声,心想自己亲自调教了半个月,一点进展也没有,这个羌女姚琴一个时辰便能解决?我倒要看看她是如何调教的。于是命令王府太监送上姬妾的花名册。又命人搬来一把竹制胡床,找了个大树下面坐下,看着姚琴调教一众老婆。

只见姚琴手拿花名册,来到靖安王诸姬妾面前,大声道:“各位夫人,在下永乐宫侍卫羌女姚琴,受靖安王登委托,受当今皇后娘娘之名,教授各位夫人参拜帝王的礼仪。此事干洗重大,还望各位夫人配合!”

姚琴的声音虽然响亮,但靖安王这三十个大小老婆除了正宫慕容王妃外,却似乎没有听见。一众夫人叽叽喳喳,全不理会。其中一个竟然指着羌女姚琴对旁边的另一名姬妾说:“姐姐,你看这个羌女,眉毛上还有纹身,是帮我看下,是一条蛇吗?”声音较大,语气放肆,却令得身边几个姬妾掩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羌女姚琴却也不生气,继续大声道:“那么,小女先认识一下诸位夫人,点到名字的烦请答应一声!”

“慕容王妃!”

“在”慕容王妃,声音响亮地回答道。

羌女姚琴向慕容王妃蹲了下身子,表示答礼,然后继续点名。

“张良娣”,这“良娣”是靖安王府夫人的一个职位,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王妃。

一阵哄笑,无人回答。

羌女姚琴提高了声音,又叫了一遍:“张良娣”

夫人们的声音更响了,“妹妹,叫你呢!”一个声音传出来,羌女姚琴看到,有一个姬妾推搡了一下身边的一个衣着华丽的美貌女子。那女子扭了扭腰,卸去姬妾的推搡之力,答道:“不是吧,这个姑娘羌奴口音太重,怕不是叫我,是叫你吧,呵呵。”

姚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又提高了嗓门道:“张良娣!”这次,声音响亮,如同晴天霹雳,猛然间想起。众夫人措不及防,一时都静了下来。

这安静只停留了数秒,随即众夫人同时大笑起来,想是觉得刚才的集体沉默,很是有趣。。

羌女见状,转头看向靖安王。只见靖安王也是连连摇头,唉声叹气。平日里,靖安王对这些姬妾宠爱有加,在他们面前毫无威信可言。而靖安王尤其喜欢娇嗔的姬妾,使得众姬妾竞相撒娇卖乖,形成王府后宫风气,哪里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

羌女见靖安王摇头,便径直走到王爷面前,双手抱拳,深深鞠躬,行了一个军队的礼仪,道:“殿下,宫廷礼仪,若要速成,需行非常之举。羌女姚琴请殿下准许以军队列阵执法教习,必能在一个时辰如愿。”

靖安王大笑。

原来,这靖安王平日里与诸姬妾调笑,为了讨她们所有人的欢心,也曾玩过军队列阵的游戏。当她们沉入其中时,的确像那么回事。

心想:“这羌女姚琴却也有机智,寓教于乐执法,身家(秦帝国亲王的自称)情急之下却没有想到。”

当下连连点头,道:“只要能教成我这些妃子,姚侍卫可便宜从事。”

姚琴道:“既然如此,姚琴请殿下佩刀暂借姚琴,作为军令。”

靖安王解下佩刀递了过去,随即叮嘱道:”我这佩刀甚是锋利,姚侍卫可要当心。”

姚琴接过佩刀,答应一声“是”,转身回到原来的位置。

只见姚琴把佩刀高高举起,神情严肃,大声道:“羌女姚琴,奉靖安王、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军嬴登之令,教练诸位夫人。从现在起,我羌女姚琴便是诸位夫人的元帅,众夫人听我号令,若有不遵军令这,必当军法从事。”

众夫人看到姚琴严肃的样子,除了慕容王妃和几个胆小的,俱笑得东倒西歪。只听得刚才那个张良娣大声道:“喂,羌女。今天我们几个在这里站了一个上午了,这天气炎热,皮肤都晒黑了。先让我们树荫里休息一下吧。”其他几个夫人也随声附和。

姚琴也不说话,双眉直立,目中露出一股杀气,注视着张良娣。缓缓地问道:“你说什么,本帅没有听见。”

张良娣的目光正好迎着姚琴的目光,烈日炎炎下,打了一个冷战。虽然害怕,却觉得众人面前不能失了面子,道:“我等累了,要休息一下。”声音不如前面响亮了。

“声音太小,本帅听不见。”姚琴说罢,又上前一步,举过头顶的刀刃在日光下闪烁。

“我,我,要休息一下。”张良娣声音变得嗫嚅。而其他夫人见此情景,都停止了嬉笑,把目光投向羌女姚琴和张良娣。

阳光下,羌女姚琴耸立不懂,手中的刀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看到这一情景的靖安王从胡床上腾身站起,军队出身的立刻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

就听姚琴道:“张良娣,向前一步出列!”

张良娣低下了头,眼中泪花闪动,却没有动。

姚琴大声问道:“本帅命你,向前一步,出列!”

那张良娣虽然紧张,但自从进入王府以来,从来没有受过任何委屈,今天被姚琴逼到忍无可忍,众目睽睽之中,不免恼羞成怒,脖子一挺:“你这羌奴,装什么元帅,看你便能把我静安王府的张良娣怎样!”

羌女姚琴大声问身边的双胞胎侍女:“违抗军令,该当何罪!”

二侍女齐声道:“按律当斩!”

羌女姚琴双手捧刀递给一种一位侍女,道:“我命你将违抗将令德张良娣立斩阵前。”

那侍女躬身接过佩刀,双手举过头顶,向张良娣大跨步走去。

靖安王也是武将出身,知道军令的厉害,顾不了许多,大叫道:“且慢”,飞奔向现场,却被另一名双胞胎侍女上前拦住。

侍女与靖安王推搡之间,却只见阳光中一阵晃眼的刀光闪过,鲜血飞溅。侍女手中那短短的佩刀竟然将张良娣的人头斩落,无头的尸体到落在地,香消玉殒。

众姬妾全没料到,羌女姚琴竟然真的敢在靖安王的面前斩杀他的宠姬,发出阵阵惊呼。

那靖安王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大叫一声,几乎晕倒。这张良娣深得靖安王的喜爱,平日里别说打骂,语气重一些,声音响一些的事情都少有发生。便是靖安王正宫王妃慕容氏对她也是避而远之。今天竟然活生生的在靖安王眼前被杀,靖安王哪里忍得住,推开拦住自己的侍女,冲上前去,躲过杀人侍女手中的佩刀,便要为爱妾报仇。

却听得身后羌女姚琴的声音:“靖安王不可擅杀皇后侍女!”

靖安王听到皇后二字,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过身来,头也不回往自己宫殿走去。

却听羌女姚琴道:“靖安王留步!请听羌女禀报:羌女并非以皇后强压殿下。是刚才殿下出身,自当知道军法不徇私。况且,近日张良娣如此藐视军法,难免明日如此藐视皇帝陛下。那时节,静安王府中失却性命的怕不仅仅是这张良娣了。请殿下三思。殿下如果觉得小女所言谬误,自可前来取我姚琴的人头为殿下宠妾报仇,姚琴绝不敢反抗!”

此刻姚琴的这番话,把静安王登从温馨的王府拉回到军容整肃的军营。

这靖安王本是武将出身,自己多次带兵征伐。常常手杀违抗军令的将士,以正军法。他深深知道军法的威严,行军之时,军法二字甚至比皇帝的圣旨更加深深不可侵犯。

姚琴的话深深打动了靖安王,况且他在官场上几经沉浮,脑子里利害关系已经盘算,报仇的冲动立刻冷却下来。长长的叹息一声,眼含热泪,回到树荫下,双手叉腰站立,目视姚琴和她的训练。

羌女姚琴见自己说服靖安王,便命侍女捡来佩刀,自己再次双手举起。

此时,鲜血在刀刃上滴滴答答的落下,姚琴再次朗声道:“靖安王诸位夫人听令。”

这一次,刚才被惊吓得大呼小叫的靖安王夫人立刻停止了呼叫,转身望向羌女姚琴,不自觉的双腿笔直,挺拔身躯,如同军人一般。

姚琴道:“现在本帅点名,点到名字的,需大声回答,违令者,斩!”

这时,双胞胎侍女之一跑到姚琴身边,取出花名册,大声点名!

“慕容王妃!”

“在”

“史良娣!”

“在”

……

张良娣的尸体依然躺在原来的位置,鲜血已经停止流动,被烈日晒凝固在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地面上。

点名结束,一众夫人站在原地,鸦雀无声,静听羌女姚琴发令,鸣蝉的声音在寂静中显得更加嘹亮,嘹亮得让人遍体生寒。

只听姚琴单手举刀,伸出右手,指向北方,大声问:“众将士,那是哪里!”

众夫人不敢怠慢,目光随着手指的方向向北望去,只看见皇帝新建的寝宫——同泰殿中那巍峨的佛像在树叶的掩映中若隐若现。

众夫人齐声答道:“皇宫。”

“皇宫以北呢?”姚琴继续问。

“北邙山!”众夫人又答。

姚琴大声道:“不错。诸位夫人必定知道,这北邙山上刻着我大秦国二十八位功臣的雕像,这其中便有你们的夫君靖安王,这乃是万古一世的荣耀!

试想,我大秦帝国亿万子民,唯有二十八人能享此殊荣!

但,你们更要知道——

这个荣耀不是皇帝凭空赐予你们夫君的。

你们的夫君靖安王登,幼年便追随当今武定皇帝四处征伐。十五岁平定北方十国;二十岁北渡冰川,降服上古遗种“玄飞神兵”;二十五岁东跨田横岛,深入大海,征服鲛灵水部。大小200战,身披500创;上天入海,九死一生,才有了今天北邙山刻像的荣誉。

而你们,身为他的妻子,却不能忍此些许的暑热。

你们可知道?皇帝陛下不日率领文武群臣驾临尊府。那时候,你们一个小小的失礼,便有可能导致你们的夫君背负欺君之罪。百战功勋化为乌有不说,还可能令他受牢狱之苦。届时,你们一众夫人或被发配远恶军州、或没为官妓,日日惨遭凌辱,比今天的毒日,要凄惨百倍!

靖安王宠爱你们,天下谁人不知!

你们便不能拿出你们的行动,告诉天下人,你们对你们夫君也是同样的爱吗?”

羌女姚琴此言虽然严厉,却实实在在打动了在场诸位夫人。这一次,她们发自内心地大声回答道:“能!”

声音之响亮、声调之齐整,如同真正的军人。

就连靖安王在旁边听了此话,也不免回想起自己戎马生涯,不禁豪情满怀,直起了身子。向前方单手举刀,笔直站立的羌女姚琴施了一个注目礼。

接下来,姚琴让众夫人结成两队方阵,双胞胎侍女分别在两个方阵前,率领众夫人演练礼仪,姚琴自己在人群中穿梭,指点细节。

这面君的礼仪虽然极为繁琐,好在这些姬妾平时常常演练歌舞,对手足的运用破有经验,不到一炷香的时候,便都领会得差不多了,余下的只需排练熟悉便可。

期间,靖安王命人抬走张良娣的尸体,悲喜交加,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靖安王,以及在场所有人现在却不知道,这一番军事训练,在靖安王诸位姬妾中造就了一位女中豪杰。她在此后不久的动乱中,保家卫国,帮助丈夫靖安王嬴登造就一番事业。 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却说众夫人正在排练,猛然间响声大作,所有人心头都是一凛。这声音从北面传来,显示九声震天动地的鼓声,震动空气,随即觱篥号角长鸣,撕破长空,传到众人的耳朵里。

静安王登和羌女姚琴对这声音甚是敏感,那是景阳鼓和朝天号的声响,意味着“紧急朝见”,朝中三品以上大臣必须立刻赶赴极光殿觐见皇帝,召开紧急会议。

靖安王和瑶琴,已经好几年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垂星鉴》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垂星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005 静安王府的练兵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垂星鉴”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