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8-04-06 21:20:38字数:4205

局中之局,谁可看破

“两位王爷,请进。”守门的童子深鞠一躬,道。这两个童子已经是很有礼貌了,因为在这个地方,从不存在身份地位的,更是因为这里,叫天下府。

天下府的规矩是谁定呢?自是府主人了。而且他们只识天下令,不认贵族人。两位王公贵族见好就收,点头示意童子退下。府主人坐在亭间,与一男子饮酒笑谈,见二人,男子告辞离去,却道:“姊姊这下有的忙了。”府主人笑而不语,点头示意了一下,男子便离去了。

“少府,在下是……”

“仁王,太子,二位爷怎么来了?”府主人见侍女已将酒换成茶,便抿了一口茶水,“哦,哎呀,二位爷,快请坐,容在下疏忽。”

仁王略带不满地扯了下嘴角,却正巧让府主人和太子看到,府主人一笑,并不言语,倒是太子接了句:“王弟这是不耐烦了吗?”这二人的心事通过眼神,全部表现出来,都被府主人揽入眼底。府主人依旧是满面春风,这少府是何许人呢?

少府姓姬名壑,字梧倏,号叱咤之者,江湖上有名的神秘之人,但在他的朋友眼里,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加花花公子,但亦是知道,那是假象,因为任何一个没有本事的人都不可能接任府主的位子,老府主之所以放纵他,很可能是管不了,他那双溅不起一丝波澜的眸子就可以说明,他并非等闲之辈,我们只能说他很擅长掩饰,他若严肃起来,只怕所有身份高于他的人,差不多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当然了,我们的少府也会有怕的人,俗称:怕婆。那姬壑的夫人叫什么呢?这位夫人可大有来头,她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妹妹,先皇唯一的女儿,当然也是烨王朝建国以来唯一一个没有用族谱上的字命名的人,年仅二十四的(因为皇帝已经四十多了→_→)渊偌长公主,章淑宓。能让少府大公子动心的人自然别有一番风韵,渊偌在所有皇子里文采是最好的,而且相貌过人,因为她的哥哥们的缘故,渊偌的武术也非常好,相传,姬壑的怕婆综合症就是被他夫人打出来的。【emmm,姬壑,本作者心疼你一秒……】

“二位爷,,开个价吧,本府最低限度是一千两白银,注意,要打磨的非常好。”姬壑近日遇上喜事,给两个皇子便宜了点,但仍是天价。天下府的规矩向来是价高者得,两位皇子也不例外,太子先出价两万,仁王出了三万,太子跟五万,仁王却跟了五万六个太子加到了七万,仁王就不跟了。府主人微微一笑:“恭喜太子。”

仁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得意,太子或许看不到他的眼神,但这世上的任何事都不可能逃过少府的双眼。姬壑的心中明了,仁王和另一个人如出一辙的手段,当然了那个人,已然死在了他的剑下。仁王或许还不知道他干的,或是不知道那个人已经死了,但现在,姬壑可以笃定的说,他想和他结成盟友。殊不知,姬壑和另一个人已经是盟友了。而这个盟友,是一定会赢下皇位的。

依照天下府的规矩,钱送到三日之后,答案就会送到购买者的手中,曾经有人无聊问天下府为什么是三日,府主哭笑不得,送他两个字:验货。

太子走后,仁王果然悄悄折返。却不曾想,少府大人正和长公主聊天。见仁王来了,姬壑显然有些不悦,轻轻捏了章淑宓的手:“宓儿,你先回避下,我和仁王说几句话。”渊偌点点头,退了下去。

姬壑的眼神显然有几分怒意,仁王跟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仁王觉着是在没意思,便道:“姬府主,如今皇权不稳,各路谋士分分认主。不知少府大人……”

“王爷,您知道为什么天下府傲然于世千年吗?”见仁王一怔,道“天下府自建府以来,不拉帮,不结党,不夺嫡,不畏权,所以昌盛。如今王爷所言,容在下不能。”

仁王听罢,告辞离去。望着仁王的背影,姬壑喃喃自语道:“侄儿,非常抱歉,这条不归路,皇叔不能救你了。你父辈造下的孽,终究会牵涉到你们。讨要的人已然来到,你收手吧,留自己一条归路。”

章淑宓见姬壑如此,道:“夫君不必如此,人各有各的路要走,我们插手不得,倒是柳儿,路实在艰难些。以她的聪慧,应付仁王,太子实在委屈她了,她本可以跳过这一步,但因为过往,必须走这步。我们知道结局,但终不可告她。”

姬壑笑笑:“各有各的命,管他呢。倒是委屈了你,见这凡世事事纷纷了。”姬壑抚摸着章淑宓的头,眸子里带着几许心痛,“我们每个人都说超脱世俗,但不都是空谈吗?只不过是站在泥潭深渊和陷进半身腰,细细数来,又有和分别?。”

章淑宓笑了笑,说了句“我们不都一样吗,逃不出来的。人各有命,我们无法改变的。倒是万幸,我们的命运,还在自己手里。”

与此同时,柳月溪也在喝茶,对面的奕王章霜曦显然有几分不耐烦,但常年以来孤僻的性子使然,他不会离去,也不会开口。

章霜曦知道这些谋士的路子,把你逼得不耐烦了,等你开始问时他又说在等等。这老路子章霜曦已然看烦了,他便不言语,他一生可能碌碌无为,但那些谋士想出人头地。谋士的静是一时的,可他,是一世。也无所谓了,那皇位他三哥四哥争得欢,也便由他们去吧。倒是眼前的女子,耐性格外的强。

眼看天就黑了,女子才缓缓开口:“殿下,现在是什么时候?”“大约是酉时。”柳月溪的问题使章霜曦一愣,这人是什么套路?见柳月溪点点头,便又陷入了沉默。

戌时,茶馆打烊了,柳月溪付了二十两白银,请掌柜晚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内茶馆里不能有人,掌柜想了想,把价格抬到了五十两,柳月溪从袖中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掌柜乐呵呵的出去了。

“殿下,您是第一个做这么久的,相必平日也是如此吧。殿下的心意无非是让在下知难而退,可是本阁就愿意挑战。好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殿下,您一定很好奇一点吧。”柳月溪笑眯眯的看着章霜曦,这话显然正中他的下怀。

“不错,本王的确很好奇,先生您怎么就相中了本王。”章霜曦笑着看她。柳月溪倒是大笑:“殿下,跟本阁,就没必要打马虎眼了吧。”

“殿下猜的不错,古香阁确实并非本阁所建,它是一个千年老阁,三百年前隐于世尘,本阁只不过是征服了它。”柳月溪道。

“古香阁霸占燕云十六州,可燕云十六州并不安宁。阁主,敢问您作何解释。”章霜曦的话也是刁钻,若换了旁人,相必就惭愧离开了,可惜,他对面的人叫柳月溪。

“谁说燕云十六州只有本阁的人?殿下,别忘了,还有夜月盟了。两大帮派争吵不休,在下也很烦啊。”柳月溪道,一脸无奈,但眼神里充满了不真实,“殿下,本阁主要的地盘,在江南。”

“什么?”江南,烨王朝建国以来最安稳的地方。竟一直藏着一个千年老阁,总领着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古香阁定然是个文明程度极高的大阁 否则,江南必乱。

“殿下,如今南宁反叛,陛下定会派重兵镇压,本阁不能在京城安居了,南方一旦出事,必会殃及古香阁,在下不得不走。但走之前,本阁想先给太子,仁王准备一个礼物。殿下,您是否愿意走上这条路?”柳月溪收起以往淡然的神色,严肃起来。

“先生请讲,刀山火海,本王都可以走,但一定要有一条后路。先生,您可以归隐,但本王,会死。”章霜曦也是严肃起来。

“殿下真以为,本阁会有退路吗?殿下,在下走后仁王太子必然会依旧大肆招揽贤士。这就给了殿下可乘之机,两年之内,一切远离京城的任务,殿下都要拿到手,这样才有和仁王,太子争斗的本钱。接着,殿下手中有兵,这些兵马要只服从朝廷,让陛下明白,您无意夺嫡。三者,您要力排众议,让一个人成为礼部尚书,而这个人,叫做冷思凡。他在朝中仅是翰林,但前途无量,若得他的辅佐,殿下定有后路。其四,这些事,不能做的明显,要让人察觉不到您的变化,否则,不是功亏一篑,而是永无翻身之地。慎重而行。”

“先生,本王明白了。但南宁反了?孤独烈怎么会……难道真是因为进贡一事?百年之期未到,他出师无名。”章霜曦觉得答案就在嘴边,但就是说不出来。

“殿下,成王败寇,他成功了,在出师无名,也是赢了。史书再怎么写,也是赢了。而烨王朝败了,再怎么正确,也是败了。”柳月溪微笑道,话却是惊心。

“先生,我明白了。”章霜曦放低了身分,对柳月溪恭恭敬敬的说话了,毕竟人家看到的比你多,你就得服人家。这,是大自然的法则。

等两个人从茶馆里走出去,已然是子时,掌柜匆匆关了店。而远方的那人望了望满天繁星,对妻子说:“宓儿,我要走了,南宁发兵烨王朝,我该走了。我和柳儿在沙场上会和。”

“夫君,保重。”章淑宓一笑,满眼的不舍。马车送章淑宓回了天下府,车内的人已然泪眼婆娑。我最怕的,不是你离开我,而是你生死未卜,我却无可奈何。

承安侯府的大少爷潭夜枫已是开始收拾行囊,他们都是有志报国的人,如今狼烟四起,他们每个人都在准备。素仙羽,你说这世上最快意的地方是沙场,因为那里最真实,敌我分明。我现在要去那里了,你会陪我吗。

柳月溪也在收拾,韩子舒先行一步,柳月溪忽然间觉得时过境迁,当初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世子,我马上就要回到战场了,你会陪我吗?别人在沙场只能看到杀戮,而我则嗅到了自由。这场仗再难打,我都会赢。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章霜曦回到府中,沉思片刻,吩咐下人沏了壶茶,坐到府中的亭子里细细品味。他突然发现,自己安静的坐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喝一杯茶是一种享受。没有事事纷争,没有尔虞我诈,一个人独自坐在月下,是一种自由,一种放松。

柳月溪此时此刻要比谁的心烦,因为她明天要布好两个局。无可奈何,柳月溪自己给自己准备了一壶酒,月下伊人愁消瘦,亭间少年思断肠。潭夜枫也是忐忑的,他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她的身影。他深知她已离去,但还是抱有一丝妄想。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仁王章霜沂的双眉紧缩,看着信纸:

“启禀仁王,

谋士姬冉已死于燕山北部,死因不明,杀手不明。

下属:林轩。”

一声陶瓷的破碎声响彻王府,章霜沂大骂:“死因不明,杀手不明,都是不明,要你有什么用?来人,给本王彻查此事。查不出结果休怪本王无情。”

“王爷,息怒。在下认为,这是天下府的手笔。”一位仁王府的门客道,此人姓赵名妍,绍兴有名的才女,别看仁王府门客云集,但十之八九都不如赵妍,“王爷,在下以为,姬冉之死是因为他是从天下府出来的。天下府内部的斗争,我们还是……不要插手。”

“天下府有天下府的规矩,罢了,散了吧。”仁王自知失礼,吩咐众人散去,倒是赵妍,不知去往何方。

见众人纷纷散去,仁王突然想到赵妍的话:“这是天下府的手笔……”,天下府也耐不住性子了吗?

赵妍和柳月溪倒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关系,非常深厚。而在在仁王府的黑暗处,两个当局者正尴尬地交谈着——赵妍和柳月溪。

“师父,辛苦了。”柳月溪道,“此次回京,我必须赢回我的东西。苏先生的遗愿,我也必须做到,但师父,我保证,这次劳烦您,肯定是最后一次。”

“行了,以后肯定还要我帮忙的。”赵妍撇了一眼柳月溪,她是知道她的。最起码明白,柳月溪嘴里,分不清真假。柳月溪听了傻笑几声,飞身而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夜月缘》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夜月缘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夜月缘”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