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山花烬 > 正文
第一章 苍梧山下
作者:怨秋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18-02-08 16:17:05 全文阅读

九月的苍梧山,暑气还未来得及完全退散,空气中依然弥留着朦胧的氤氲,湿意便匆匆到来,轻轻的从石阶上拂过,留下一缕青苔,继而吹向远方。

  雁行捧着本书,坐在家门前的小凳子上,耳畔是庭院里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此刻怔怔的在望着天空神呆。

  雁行不是他的本名,准确的说,他本来就没有名字。

  因为他是被收养的孤儿。

  收养他的是村里唯一的私塾先生,说是村子,其实也不过是苍梧山腰上稀稀落落的三四十户人家,基本上都是些不识字的粗人,以农耕为生。

  柯老爷子识字因而在村子里备受尊敬,而且他为人朴实和蔼,乐的帮村里的孩童教书,所以口碑极好。

  夏天总是短暂的,雁行裹紧了些身上的粗布衫。

  分明前一阵子还是烈日当空,现今雁行居然都感到了一丝丝的凉意,气候有些反常。

  “今年的秋天提前了。”

  雁行喃喃自语,合上手中的书,收起凳子跨过门槛,迈回院子里。

  一片泛黄的树叶卷着微风,不知道从哪里落下来,落在雁行的肩头,雁行轻轻接过,顺手夹在了书本中,指尖上留下了草木的气息,沁人心脾,也带着点腐朽的死气。

  ……

  “天边心胆架头身,”

  “欲拟飞腾未有因。”

  “万里碧霄终一去,”

  “不知谁是解绦人。”

  庭院里传来孩子们的念书声,一浪高过一浪,像是在刻意攀比,雁行笑了笑。

  ……

  庭院里是村子上少部分依旧在坚持读书的孩子们,最大的十六岁,最小的才刚满八岁,而雁行今年刚好十八。

  别的孩子在他这般年纪,早就已经跟着家里的长辈下田做活,而雁行依旧在读书,这得益于柯老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与期待,而雁行也不负众望,熟读五经,满腹绝伦。即便诸如野史《南山经》之类的地理人文杂书也颇有涉足,自小就是村子里公认的神童,极为聪慧。

  “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绦人……”

  雁行心中默念着这句诗,在其他孩子们炯炯有神的目光中,给坐在木椅上的柯老倒了一杯热茶,然后说出了孩子们期待已久的那几个字:

  “都回去吧。”

  不大的院子里顿时充斥着欢呼声,孩子们一一向柯老道别,卷起裤腿子,仿佛不知道冷一般,冲出庭院四散跑开不知道去哪里疯了。

  院子里顿时寂静下来。

  柯老从怀里掏出一方折叠好的粗布,捻起手指解开,从中取出一溜儿山茶叶,撒在茶水上,轻轻抿了一口,呼出一口浊气,茶水的氤氲升腾着倒映出柯老布满皱纹的脸。

  庭院里的气氛永远都是那么祥和,充斥着书卷的气息。有柯老在,无论是什么烦恼都会被抛之脑后。只是有一件事。

  雁行坐在柯老的身旁,捏着《南山经》的手松了又松。

  “雁行啊。“

  “哎!”雁行有些出神,猛然听闻柯老叫唤,慌忙应了一声。

  “再过三个月,明年天寒历丑年,你就要参加科举了吧……书读的怎么样了?”柯老慈爱的看了雁行一眼。

  “若只是科举,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只是……”

  雁行欲言又止。

  书读的多了,自然想法也变得与常人有异,雁行在苍梧山生活了十八年,却极少外出,只有在年前,借着赶集的名义才能步行去几十里外的大城游玩,在见识到外面世界的壮丽后,雁行的内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先吃饭吧,菜都凉了。”

  柯老招呼雁行坐下,从木柜子里取出热好的饭菜。

  雁行有些心不在焉,扒着碗里的饭不再言语,柯老看在眼里,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村里张二爷家的小子,听说被仙人相中了,要去修仙。”

  柯老突兀的说出一句话来,雁行愕然。

  “食不语”是柯老亲自定下的规矩,此番话来,已然是触了底线,但偏偏又和仙人有关,雁行的心中泛起波澜。

  雁行捏在手里的筷子颤了一颤,动作微小,但又岂能瞒过柯老的眼睛,见此,柯老心中微叹。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雁行书读的多,路也不少走,想法自然也多了起来,此刻又听闻爷爷一席话,内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爷爷……我……”

  雁行无心吃饭,希冀的望着柯老,欲言又止。

  “我还没说完。”

  柯老放下手中的碗筷。

  “张二爷家的小子生性胆小,听闻仙路漫漫,又想着继承自个儿家的农田,不打算去了。”

  雁行点了点头,张二爷家算是村里唯一一户生活比较富裕的人家,张二爷是外面张家庶出的儿子,没办法继承家产,娶了刘氏后就领了些盘缠从城内搬出来住,虽说如此,但张二爷生性豪爽,在张家吃得香,结识了不少人,因而日子过的富足。

  张二爷家的小子不想冒险,也属常情。

  “昨天张二爷跑来问我,要不要让你去试试,说不定被仙人相中,自此脱离凡胎。”

  雁行心中泛起骇浪,险些打翻手里的碗筷。

  “真的!?”

  雁行的面颊因为兴奋而有些泛红,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般,彻底燃起了他内心的渴望。

  “我何时骗过你,二爷待会儿就会过来交待你两句,若是事成了,将来有出息了可要记得报答你二爷。”

  “谢谢爷爷!”雁行兴奋极了。

  咚咚咚!

  正说着,敲门声便传来,雁行抬头望去,一个粗犷的汉子,身着粗布麻衣,站在门外,看到雁行正在收拾桌子,咧开嘴笑道:

  “雁行,你可得好好照顾柯老,千万别让他闪着腰了!”

  “二爷!”

  雁行赶忙起身倒了两杯茶。

  张二爷也不拘泥,掸了掸裤子,大大咧咧的坐下。看到雁行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意,心中顿时明了了大半,也不拖沓径直从怀里掏出一个支小拇指大小的香火来,轻轻地放在木桌子上。

  “这是?”

  雁行疑惑,问道。

  张二爷顿了片刻,回答说:

  “几年前,我上山砍柴火,看到一个身着白袍的青年,倒在山道边不省人事,本来我不以为然,只以为是来苍梧山游玩迷路的氏族弟子昏倒了。就将他抬回家中喂了点水。”

  “后来他醒了,再三感谢我之后,要给我点东西,我以为只是些许银两之类的东西,就拒绝了,但他硬是将这个东西塞给我,告诉我说若是来日有家中子嗣愿意修仙,便点燃这炷香,他就会前来带走我家小子拜入青云派!”

  二爷喝了一口茶,望着桌子上的香火:

  “他自称是青云派弟子……说完这席话后就化作一道光离去了,当时可真吓了我家婆娘一跳,以为大白天撞见了妖怪。”

  “后来我反应来才知道是真的看到了仙人,就是那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来无影去无踪神通广大的仙人!而且是咱们青州最大的修仙门派青云派的弟子!”

  二爷举着手在半空中划着。

  “青云派?仙人?”

  雁行在一旁听着,虽说没见过仙人,但光从些许字眼就能看出来仙人的厉害,就连一旁的爷爷也点了点头,显然是知道些关于青云派的事情。

  二爷继续道:

  “前几日我估摸着时机也成熟了,家里的崽子也年纪不小,就打算告诉他好让他去跟着仙人拜入青云派,我就稍微说重了点,告诉他修仙可能遇到点困难……家里那个婆娘就玩命缠着我不让我家小子离开!甚至还以死相逼!”

  二爷想到这里还留着些许怒气,哼了一声。

  “我家小子也不争气,被孩子他娘怂恿着说啥子也不肯去青云派,嚷着要继承家里的几亩田,真是气煞了我。”

  “我见劝说无望,可又不能白瞎了这个难得的机缘,思来想去,你家雁行品德端正,从小聪慧,是咱们村里公认的神童,让他去试试,指不定被就能被仙人相中,将来有了出息,也能回来给咱们苍梧村添砖加瓦……”

  雁行因为二爷的一席话,兴奋之情难以言表,却终究还是有些在意爷爷的想法。

  滚烫的茶水升腾起的氤氲被吹开,柯老缓缓道:

  “能有仙缘,还管他科举作甚!”

  一句话重重的击在雁行的心头,雁行赶忙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又转过身来欲向张二爷跪下,张二爷赶忙扶住了雁行,说道:

  “这村里的人啊,都知道你心不在这小小的苍梧村,你就算不说,难道还能瞒得住你爷爷?”

  “明日里你来我家里,带上这炷香。这是仙人的信物,切不可弄丢了!”

  “多谢二爷,将来雁行若是能出人投地,定然回来报答二爷。”

  “好好好,你有这般心思已是足矣,柯老,我这就走了!”

  二爷向柯老打了个招呼,径直离开了这个院子。

  “爷爷……”

  雁行回头看向柯老,希冀的目光中弥留着些许不安。

  柯老摇了摇头,像是在鼓励,又像是不舍。

  “有空就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你放心前去就是。”

  “谢谢爷爷!”雁行轻轻捧起桌子上的香火,生怕弄折了它,小心翼翼的擦净放入怀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