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8章 缘见故人

更新时间:2018-02-10 23:01:07字数:4111

回到家里的二子与胖子呼呼睡了一天,或许是这几天真是太累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起床。

  胖子起来后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推了推身边的二子说:“起床了!懒蛋!”

  “嗯……再睡一小儿……”被窝里的二子睡眼惺忪的嘟囔着。

  胖子举起蒲扇大的手往二子屁股上拍了几下,喊道:“睡个屁!再睡天都黑了,你还去哪给那个莎莎小姐找鬼童啊!”

  一番折腾,二子终于起来了,二人收拾妥当出了门。

  “二子,我们到底去哪里找啊?除了宝儿贝儿,你一个存货都没有了?”胖子抽着烟问道。

  二子摇摇头回答:“没了,即便有也不适合莎莎用,她不是求财,是求名望。”

  “那现在也没到阴月阴日,咱们去哪找啊?你别告诉我准备刨坟掘墓去,老子可不干这缺阴德的活儿。”

  二子鄙视地看了他一看:“刨个屁!现在都是火葬了,去哪刨啊!”

  “那咱们这是准备去哪啊?”胖子满肚子的疑问,二人出门后,一直就在大马路上这么走,也不说个准地方。

  二子不耐烦的说:“去郊外!”

  胖子立马不乐意了:“我靠!去郊外你早说啊!大哥,真打算这么走着去啊,打个车也行啊,你睡傻了吧!”

  “也好,拦个出租车吧!”

  “什么叫也好啊!30多公里啊,缺心眼吧你!”胖子没玩没了的数落着二子。

  二人拦了个出租车,上了车直奔郊外的侯马村。

  在车上胖子还是没明白这是去郊外做什么,但碍于司机在场也没敢多问。

  大概一个小时后,经过坎坎坷坷的山路终于到了侯马村中,这时已经将近晚上七点了,天还没黑,家家户户吃过晚饭,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正在聊天,东家长西家短胡扯一通,这也是村里的情报汇集处,出租车的到来让这些人找到了新话题。

  “嚯,他赵大爷您看,这是谁家的孩儿啊,这不败家嘛,这个时间明明还有公共汽车,还打车回来。”一个闲汉倚在墙上不屑的说道。

  姓赵的老头抬眼看了看:“嗨……现在的小年轻都吃不了苦,上个厕所都恨不得打车走。”

  “就是就是。”旁边的几个人附和道。

  二子和胖子付了车费,从车上下来伸了个懒腰。

  胖子看看眼前的村落说:“你说你多能折腾人,眼见天就黑了,饭也没吃,竟然跑到村里来,难不成是想吃两顿农家饭不成。”

  二子瞥了他一眼,径直往村里走去,边走边说:“少废话,再耽搁人家就睡觉了。”

  二人进了村,也没向周围人问路,直接找到了一个小商店走了进去,二子对店里的大婶说道:“劳驾给拿四盒点心,两瓶白酒,两条烟,谢谢!”

  说着掏出了四张一百的放在柜台上,胖子看他这架势是要去看望什么人,没吃饭心里窝火也懒得废话了,只是有气无力的跟在二子后边走。

  二人拿着东西在村里七拐八绕着,胖子有点坚持不住了:“大哥,你认识不认识啊?要是不认识咱们找个人问问路可好,你这架势就和扫雷的一样。”

  二子也没理他,只管自己在前面走,东走西看的,忽然,二子的脚步停住了,这是一家独门大院,看院子大门的样子,估计这家过得挺一般的,引人注意的是这家门框上挂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阴阳鱼。

  胖子坐在门前歇脚,顺便点了棵烟抽着,二子走上前敲门“啪啪啪……”

  院子里一个男性声音喊道:“谁啊?”

  二子搭茬:“上清上清四门魁星!”

  胖子听完笑了:“你这还有暗语啊,怎么不说天王盖地虎,呵呵……”

  听得院子里刚才那个声音喊道:“谁啊?有病吧,什么上清不上清的……”

  二子又喊了一句:“劳驾把这句话带给你家老爷子就行!”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大门开了,一个长得又黑又结识的中年汉子对门外的二人说:“我爸让你们进去。”

  “谢啦!”二子说了一句便拿着东西进了门,随中年汉子来到了东屋里。

  胖子在后边小声的嘀咕着:“这家还有驴呢,看意思不像有钱人。”

  进到东屋里,火炕上坐着一个老头,看年纪恐怕要有七十上下了,虽然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但梳理的非常齐整,一身藏青色的衣服也是干净利索,手里拿着一个大烟袋锅子,看见两人进来也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中年汉子说:“爸!就是这两个小伙子,在门口胡乱喊。”

  老头说了一声:“嗯,大黑你出去吧,把门带上。”

  看来中年汉子平日里也是个孝顺人,二话没说转身出去了,轻轻把门带上。

  “姓甚名谁啊?后生。”老人动了动身子,可能是坐的时间有点长了。

  二子恭恭敬敬地把手里东西放在火炕边上,客气的说:“大爷,我是巫马家的,有事来求您了!”

  老头听到“巫马”二字,眼睛立马亮了一下,把眼袋放在桌子上,盯着二子看了许久,笑着说:“嗯,像!跟你爷爷,你爸爸真有几分像,旁边这个小胖子复姓申屠吧?”

  胖子愣了,从来没见过这老爷子啊,怎么会认识自己呢?

  二子点点头说:“是的,大爷!他叫申屠钢,我大名巫马烈,您叫我二子就成,之前爷爷跟我提起过您,说真的有棘手的事情时,可以来请您老相助。”

  老人拉着二子的手,紧紧地握了握,脸上一副莫名的悲伤,似乎是想起了过去往事:“事情不着忙,你们还没吃饭吧?到了这就和在自己家一样。”

  老人朝屋外喊道:“大黑!炒几个菜!烫壶酒!”

  屋外传来大黑的声音:“知道了,爸!”

  “您别让大哥忙活了,我们回去吃吧!”二子赶紧劝道。

  胖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急了,插嘴说道:“别呀,人家大爷一片好心,你怎么就好意思回绝呢。”

  “哈哈……不愧是申屠家的孩子,就是能吃,好啊!”老人笑着对屋外又喊了一句:“大黑!再杀两只鸡!”

  “好的,爸!”大黑应声道。

  胖子高兴坏了,笑着说道:”谢谢大爷!“

  老人拉着两人的手,有点激动地说:“快坐吧!孩子们,小二家里还有什么人在啊?”

  提到这个话题,二子有点伤心,自己从降生就没见过父母,自小跟着爷爷长大,不过前几年爷爷也撒手人寰了,只剩下自己与胖子两个人,至于说父母,有的人说他们出国了,也有人说死于意外,自己的亲姑姑,也就是郑建华的母亲说他们并没有死,只是在做一件事情,暂时回不来而已,所以二子从小就坚信自己的父母肯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

  老人听到这里老泪纵横,不过也是信誓旦旦的说二子的父母尚在人间,肯定会回来的。

  聊天间,大黑将饭菜端来了,老少四人坐在火炕上,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喝酒,通过谈话,王培得知老人姓周,与自己的爷爷、父亲都是挚友,早年间在附近十里八乡也是个名人,专门替人看风水、迁祖坟之类的,只是近年来上了年纪,再加上大黑娶了媳妇,生了两个大胖孙子,便不再碰鬼神之类的事情了,也没打算传给自己的子孙,所以大黑对于二子敲门时所说的暗语唇典不理解。

  二子将自己的来意与周老爷子说了,老人点起一根香烟,慢慢悠悠说:“嗯,小二啊,你这件事其实也简单,可我这手艺搁置许多年了,而且近年来都兴火葬,哪里还有婴童的魂魄啊,不过,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这样吧!你们小哥俩不要嫌麻烦,跑一趟内蒙吧,那里有我的一个师兄,同样精通请神拿魂的事情,而且他这些年手艺也没搁下,找他一定没有问题,临走时我把地址抄给你。”

  二子一听事情有了着落,心里高兴,赶紧拿起杯子敬周老爷子,随后爷俩说了些过往的事情,都是与两人老一辈窜山林,跑古道所遇见的奇事,这让两人真是大开眼界了,同样在场的大黑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时间眨眼间就深夜了,太晚了不方便叫出租车,哥俩只好应周老爷子的盛情住了下来。

  第二天清晨,二子一改赖床的习惯,早早的没等鸡叫就起来了,拿着一个大扫把清理院子,这让起床的大黑赶紧抢了过去,村里人都比较朴实,绝对不允许客人动手干活,让二子去吃早点,自己打扫。

  早上8点钟,周老爷子也起来了,难得的是胖子也起来了,嘴里嚼着一根大黑在村头买回来的油条,嘎吱嘎吱的吃着。

  “周老爷子,我们就不打扰了,回去订个火车票就奔内蒙鄂尔多斯,等回来后再过来看望您!”二子向周老爷子客客气气的告辞。

  周老爷子满脸慈爱的笑着说道:“不忙不忙,你们走之前,我让大黑带你们上趟山取样东西,这东西你们将来用得到,否则你这天天吃你爷爷老底,早晚就得饿死了,呵呵……”

  “啥东西啊?”二子疑惑的问道。

  胖子也凑过来说:“是不是价值连城的老物件?”

  “去!吃你的油条去,别跟着瞎搀和!”二子推了推口无遮拦的胖子。

  周老爷子笑着摆摆手,表示没关系的:“呵呵……申屠家的胖小子真是跟他爸一模一样,这个东西现在来说可不值钱了,因为没有人懂,如果懂行的瞧见了,不敢说价值连城,那也是富贵有余了。”

  “长者赐,不敢辞,辞之不恭,受之不愧.,既然您老看得起我们哥俩,那恭敬不如从命了,还得麻烦大黑哥带路了。”二子恭敬的说道。

  大黑已经吃完早点从屋里出来,憨笑着说:”这不叫啥,我一年有事没事都会往山里跑几趟呢,我家两个小崽子没几天就会闹着去套野兔子,呵呵……“

  三个人都吃过早餐,收拾整齐,便出门进了山。

  这里的山大多都是石头山,山上并没有多少的绿植,所以看起来都是光秃秃的,比不了那些旅游胜地的名川大山。

  三个人出了侯马村,一直沿着条小路走着,虽然不怎么平整,但走着也不费力。

  闲来无事的胖子给大黑递了根烟说:“大黑哥,咱们到底是去取什么东西啊?你先跟我透露透露呗,呵呵……”

  大黑把烟点着,笑嘻嘻地说:“这我可不敢说,我爸嘱咐了,只要说出这东西的名字,它就跑了,咱们这趟可就扑空了。”

  “真的假的啊!大黑哥,别看你老实巴交,没想到这么会开玩笑,天下哪有这么稀奇的事情啊!”胖子笑得前仰后合。

  被胖子笑得大黑有点不高兴了:“胖兄弟,你还别不相信,我原先也认为这不可能,自打我跟我爸进山看了一次,立即就相信了,真事!”

  胖子扭头对二子说:“你相信吗?二子!”

  “我相信!爷爷曾经说过,天下万物有灵,一些灵气高的动植物会预算自己的命数,有人提到他的名字,那便可以猜测出来,提前逃跑也是情理当中的。”

  大黑挑了挑大拇指,对一脸茫然的胖子说:“你看看,还是小二明白事理,一看就是懂行的人,胖兄弟,不是当哥哥的说你,你还要虚心的学啊!”

  三人一边说一边赶路,接近中午时,终于看到了一条从山上留下来的小溪,大黑跑过去用手捧着喝了两口,扭头招呼两人:“过来喝点解解渴,放心吧!这才是真正的山泉呢,比你们城里的矿泉水都要干净,呵呵……”

  口干舌燥的两人跑了过来也喝了几口,胖子打了个冷战说道:“嚯!真是山泉水,冰凉刺骨,痛快!我说,大黑哥,我们还要走多远啊?”

  大黑站起身,手搭凉棚看了看周围的地势说:“看起来快到了!应该过了前边的山包就能看到了吧!”

  二子喝完水,又洗了一把脸,浑身精神了许多,顺着大黑指的方向看了看,刚要说话,胖子便向自己冲了过来,一下把自己推了一个大跟头,并嘴里喊着:“小心!”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鬼童传人》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鬼童传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008章 缘见故人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鬼童传人”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