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修真神医在都市 > 正文
027章 幕后黑手
作者:小十五与瓦力  |  字数:3675  |  更新时间:2018-03-14 01:50:50 全文阅读

第二十七章

戴震南有些茫然,他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年轻人,更不知道一个陌生人会找自己谈什么,但是能与竹洪在一起的人,戴震南自然惹不起,只好满脸堆笑的朝秦策走了过去。

一旁的竹洪心里也有些犯嘀咕,听秦策说话的语气,应该是不认识戴震南的。

难道只是因为赵德顺?

那赵德顺是戴震南的手下,虽然被秦策杀了,但是毕竟他是治安局的人,戴震南又是他的顶头上司,更是安排赵德顺来找茬的人,秦策自然要讨个说法,况且依照竹洪这半天来对秦策的了解,他猜想秦策一定是要管戴震南要些赔偿。

于风站在竹洪身后,想想刚才戴震南那摇尾乞怜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他跟戴震南打过多次交道,此人阴险奸诈,坏事干尽,十足的一个人渣,于风虽然以前干的也是杀人越货的事,但是杀的都是一些坏事干绝的人,不像这个治安局长,除了人事,什么事都干!对于戴震南这种人,于风是厌恶到骨子里。

戴震南走到秦策身边,心虚的问道“先生您要找在下谈什么?要是有什么事您吩咐就是,我一定照办!”边说还边打量着秦策,这么年轻就能接触到竹洪这样的人物,后台一定很硬,有后台的人,戴震南更是要讨好,没点拍马屁的本事,戴震南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秦策放下手中的茶杯,挑眼看着戴震南,蹙眉问道:“赵德顺是你的人吧?”

一听赵德顺三个字,戴震南脑袋翁一下,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这三个字,一看秦策那张冷脸,心想赵德顺该不会也把这人给得罪了吧?

心里又把赵德顺的十八辈祖宗问候了个遍,搓了搓冒虚汗的手,惊慌的说道:“他是我的人,我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了您,不过您看他人都已经死了,我……”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秦策怒吼一声,吓的戴震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又跪到了地上,转头用求助的眼神看了一眼竹洪,见竹洪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戴震南心里更加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一旁的竹清欢见状,满脸的鄙视,转头朝着身边的于风说道:“风叔!你看他多像一条狗!”

于风点头赞同,鄙夷的回应道:“哼,连狗都不如!”

两人毫无顾忌的谈论着,没有一丝顾忌,戴震南脸都绿了,但是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不满。

毕竟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竹家给的,没有竹家也就没有他戴震南的今天,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在人家眼中自己就是一条会看门,会叫唤的狗而已。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在竹家面前,戴震南脸都可以不要,可是在外人面前,他这个治安局长可是威风八面。

尤其在商贸这一块,虽然称不上只手遮天,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他不在乎竹家人怎么看自己,只要能对自己有帮助,当狗又何妨。

望着此时一脸惊慌的戴震南,秦策绷着脸说道:“你承认了就好,下面我问你几个问题,如实回答就好,但你要是敢骗我,就下去和赵德顺作伴吧!”说道完秦策身上明显多了股杀气。

戴震南连忙点头,口里说着“不敢!不敢!但凡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现在就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那赵德顺就是秦策杀死的,戴震南跪在地上浑身打哆嗦,想起赵德顺惨烈的死相,心里更是发颤。

戴震南忍不住偷瞄一眼秦策,怎么看都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啊,谁能想到这样的人会用那么毒辣的手段去杀死一个人。

看来秦策会跟竹洪在一起,应该是因为秦策是气功协会的高手吧,戴震南跪在冰凉的地上,脑子可没闲着。

秦策这番话倒让不远处坐着的竹洪有些蒙了。

竟然不是要钱?

按秦策的性格不应该啊,不会是又起了杀心吧?

想道这里竹洪的目光突然变得冰冷,为了讨好秦策,别说他一个戴震南,就算是一百个戴震南他都可以杀。

追根究底戴震南是竹家的人,他惹到秦策这样的人,牵连的可不只是他戴震南一个人,还有整个气功协会都要为他背锅。

“看吧,本想给人家舔脚趾,现在倒好,跪舔没舔成,还被人训斥一顿,说不好一会还得搭条命呢!”竹清欢看着戴震南,一脸鄙视的说道。

于风更是冷哼几声,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秦策那么变态的人,心说戴震南你可得想好了再回答,真要是让秦策不满意,那你就祈求能痛痛快快的死吧,想道赵德顺的死状,现在还心有余悸。

秦策再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戴震南道:“你为什么让赵德顺来我回春堂找茬?”

一听这话,戴震南彻底傻眼了,“我,我这……”

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这回春堂的老板?

一想起外界对秦策的传闻,戴震南心里不禁一颤,难怪他说要找自己谈谈,看来这挨千刀的赵德顺在死之前把自己给卖啦!

戴震南心里是后悔莫及,早知道秦策与竹洪有关系,打死他也不敢让赵德顺来啊,更不敢掺和这件事。

“怎么?不想说?”秦策见戴震南表情犹豫不定,挑声问去。

若是戴震南再不说,那他就永远不要说了。

“我说!我说!”戴震南用袖子抹着不断流淌下来的冷汗,急声回应道。

“那就快说!我的耐心很有限。”说完秦策随手一挥,桌子上的茶杯立即朝墙上飞去,本应该破碎的茶杯不但没有碎,反而整个打入到墙体中,足有几公分深。

“这是…内劲外放!”竹洪见状,再也坐不住了,腾的一下从病床上站起来,直接走到墙体旁,仔细的观察着镶在墙体里完好无损的茶杯,他心里已经把秦策想的很厉害了,但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秦策。

内劲外放,他知道代表着什么,放眼整个南江,除了古武门派还有一些特殊机构部门里的人,估计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竹清欢和风叔宇叔也是一脸的震惊,在他们认识的人中,只有羊城气功协会里的那两名气功大师才有这种能力。

他们也只是在气功交流会上有幸看到过一次,再说羊城那俩老头都已经多大岁数了,和竹洪的年纪差不多,而秦策才多大,这么年轻就已经练到这种境界,那若是再过几年,岂不是无敌了!

现在竹清欢终于明白竹洪为什么要变着法的拉拢秦策,而于风也算明白,竹洪的那句“更胜一筹”,一点也没夸张。

跪在地上的戴震南,更是吓得不轻,每年的气功交流会他都会跟着竹家人一起参加,那个羊城的大师他又怎么会没见过,自己现在招惹了这么一个人,他哪敢再犹豫,随后急忙说道:“是猛虎帮!是猛虎帮让我派人来这里探查一下您的身份,可是我真的只是想查查您的身份,绝没有想得罪您的意思,是赵德顺他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先生您就饶我一条狗命吧!”话落戴震南再次像只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

“原来幕后黑手是猛虎帮!想不到我不去找他们,他们反而来找我的麻烦!还真当我好欺负不成!”秦策面色阴冷,越想越是气愤,既然猛虎帮这么急着找死,那秦策自然会成全他们...

“我去!大佬太牛了!惠姐你看见没,就连治安局的局长在大佬面前都得磕头认错,你想想,在这商贸还有谁敢惹大佬!”

此时二楼楼梯口,胖虎跟小惠并肩站着,两人刚才正靠着墙说话,就感觉墙体一颤,以为楼下发生了什么事,刚要往楼下跑就看见了这一幕。

胖虎心里很得意,自己出人头地看来是指日可待了。

小惠则是春心荡漾,心里对秦策更是仰慕,自古美人爱英雄,像秦策这样既帅气又厉害的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想起秦策那句“你是我的人”,小惠脸色更是绯红,小声嘀咕道:“都是你的人了,还不碰人家,光说不做……”

戴震男的话也引起了竹洪的注意,他没想到秦策会跟猛虎帮树敌,因为他并不知道吴胜被秦策杀了的事。

但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是惹到了秦策这样的能人,估计他猛虎帮也快玩完了。

竹洪一把年纪老谋深算的,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可以与秦策拉近关系的绝好机会,故而直接走到戴震南身前,怒声说道:“我看你这个治安局长也快当到头了,现在学会吃里扒外了是吧!猛虎帮给了什么好处,你居然敢帮着他们来找先生麻烦,跟先生做对就是跟我竹洪做对!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竹洪这番话,既抬了秦策的身份,也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戴震南一听心凉半截,要是此时李一天站在自己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掐死他。

当初李一天告诉他这家诊所的老板是个不入流的气功大师,为了让戴震南帮他把秦策的身份查清楚,甚至还开出了很大一笔数目。

要不是自己信了李一天的鬼话,哪能落道现在这种地步,不止得罪了竹家,还得罪了秦策这尊大神,连竹洪都称秦策为先生,别说他猛虎帮了,就是团灭了他们,李家都不敢放个屁。

戴震南越想越绝望,他还不想死,故而又是朝秦策不停的磕头认错装可怜。

一旁的竹洪也把目光放秦策身上,只要秦策一句话,他当场就会让于风杀了戴震南,绝不会留半点情面,见识了秦策的本事后,竹洪更加清楚,秦策这样的人只能拉拢敬重,得罪不得。

秦策又何尝不明白竹洪的意思,猛虎帮人数众多,有人出手帮忙当然最好,也省的自己麻烦。

于是也不理会一旁磕头认错的戴震南,直接开口对竹洪说道:“那这件事就拜托竹老了,全当我秦策欠您一个人情!”

竹洪一听心里乐开了花,能让秦策这样的人欠自己一个人情,别说让他灭了猛虎帮,就算是让他跟李家为敌他都觉得值。

“秦先生请放心,三天之内,这个世界上再也不有猛虎帮这个名字!”说完看了眼身后的风叔和宇叔,两人心领神会,点头回应。

见两人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又撇了眼戴震南,随后向秦策问道:“秦先生,这个不长眼的东西该怎么处置?”

秦策看了一眼磕的满脸是血的戴震南,低声说道:“先留着,不过机会只有一次,下一次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话落也不管几人的表情,独自向楼上走去。

到了楼梯口时秦策突然停住,这让劫后余生的戴震南身体再次抽动起来,他真心怕秦策反悔,现在自己是生是死,全是秦策一句话的事。

只见秦策转头,一脸淡然的说道:“把你那一摊血收拾干净再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