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中元节之夜(上)

更新时间:2018-02-05 15:55:25字数:3193

中元节,俗称鬼节,七月半,佛教称为盂兰盆节。2006年农历七月十五星期五,这天我没有看农历,只是知道星期五。星期五对于在大学有对象的我来说是幸福两天的开始,星期五的晚上和星期六的晚上可以和女朋友在外面过夜。在学校的每个星期都盼望着这几天,当然这个星期五我也没有例外。

下午我和我的女朋友下了课各自回到自己的寝室换套衣服,然后约好在学校旁边的辣相随麻辣烫吃饭,吃完饭买上一些零食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去早已订好的影吧过夜。那时的影吧就是里面仅仅能放下一张双人床和一台电视机的旅店,为什么叫影吧呢,是因为还有一台VCD,在进房间之前可以在吧台选几张自己喜欢看的影碟,顾名思义叫做影吧。

当然,看碟不是目的,目的是男男女女在一起耍流氓。没有哪个单身的男女会去那里看电影的,想看电影的话都去网吧了。我和我的女朋友吃完饭就来到了影吧,一个星期没有在一起,心里早已经迫不及待了,至于想做什么成年人都懂。

那天晚上两个人缠缠绵绵的很多次,两个人有些累,也就在晚上11点多的时候就睡觉了。不仅仅是我们这个房间,其他的房间里的人也是一样,走廊里没有了各种各样的叫声,那种声声入耳的声音。

我搂着我的女朋友闭上了眼睛,感觉我的身体好像透支了。过了很久,我发现我好像回到了700多公里之外的外婆家。熟悉的那个院子,那个瓦房,我站在大门的外面。看到那个熟悉的门,1年多没有来过这里,因为去年我的外婆从这里已经搬走了。

大门上贴着对联,我总是感觉有些别扭,总是觉得好像这个对联有什么不同。我仔细的看着对联发现大门上贴着两幅对联,一副是白色纸对联,一副是红色纸对联。我回头看看其他的人家的大门也都是一样,而且那两幅对联好像是贴上去不长时间。对联的内容没有看清楚,只看到红色对联的横批上写着“普天同庆”,白色的对联横坡写着“欢度佳节。”

大门上怎么贴着两个对联呢?我没有太在意,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看着房门的门口还挂着灯笼,院子里干干净净的,窗户上的玻璃擦得透亮,如果地上要是有雪我还以为是过年呢。我推开了房门,走进了屋子。过了外屋地(厨房)就是我外婆的房间。

我在外屋地站着看着外婆房间的门,脑海里想起我的童年很大一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那时候我的父母都在工作,我和我姨家的两个表哥每当周六周日学校放假的时候都会在这里玩耍,从上高中开始便很少来这里,一年也就能来两次吧,暑假一次寒假一次,而且来了就走不会在这里住。

看着灶台上的锅还冒着热气,好奇的打开了锅盖,一股香味迎面而来,锅里呼猪头呢。我的心里这个美啊,今天有好吃的了。我打开了外婆的房门,外婆从炕上坐起来,说:“小牛回来了啊,快上炕坐会儿,陪姥姥唠会嗑。”

我坐在了炕上,外婆问我:“现在在学校怎么样了?学习累不累?有没有对象啊?”我笑着答道:“上大学了,学习不累一点都不累,每天平均也就上半天的课,剩下时间就玩,去年冬天处了一个女朋友,我们两个感情挺好的,等着毕业准备结婚。”

当我说道我有女朋友时我好像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今天明明和女朋友在一起,在学校,晚上还在影吧翻云倒雾呢,怎么一下子来到了这里。可是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个熟悉的院子,熟悉的外婆。这时挂在墙上的钟响起,敲了1下,这个钟是外婆和外公结婚时买的,有几十年的历史,我看看时间是下午1点钟。

“今天让你来,就是想你了,你来多陪我们唠唠嗑,在这多带几天,正好这几天过节热闹。”卧槽,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今年的5月1日我好像从学校坐车回到我的家乡,好像是我的外婆去世了。我的脑袋突然清醒了起来,不是好像,事实是我的外婆在今年的5月1日晚上在家里煤气中毒去世了。我看着眼前的外婆,我哭了,我说道:“姥姥,我知道你已经去世了,我不能在这里陪你,你让我走吧,我会去祭奠你的。我知道你想我,可是这不是我能待的地方。”说完话,我看到炕上还躺着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外公,他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我知道此时的事情不好得赶紧跑。

我推开房间的门,发现那个呼好的猪已经从锅里捞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猪头下面还垫着黄色的烧纸。猪头的旁边还有盛好的大米饭和满头等东西,这尼玛哪是什么饭桌啊,这就是供桌。看了一眼,不敢多想又推开了房门,跑到院子里。我听到我的外婆推开窗户喊我,让我回去,我没有答应她只是大声叫喊着:‘你已经死了。’推开了院子的门,我跑出了外婆家,走到她家外面的路上。

这条路和我以前走的时候不一样,以前走的时候没有这么热闹,不知为何我听到像农村大喇叭广播一样放着的歌曲,这个歌曲听着很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从外婆家跑了出来,我已经跑不动了,拖着像是灌了铅的腿走在这条路上,我应该坐车回家,我向着以前坐车回家的那个方向走着。突然我想起播放的歌是什么歌,这不就是殡仪馆总放放慢版的《茉莉花》么。

而今天这条路上的人格外多,穿着红红绿绿的少男少女,还有穿着黑色长袍的老年人。尼玛还有悔我三观的是,这条路上有开着车的,还有坐着轿子的,还有拉黄包车的。有趣的是,这些人竟然很有秩序的谁都碰不到谁。

我心里无数只草泥马在奔腾,我看了一样在大街走路的那些少男少女,一个个都是丫鬟和仆人的样子,尼玛这哪是人,不,不应该这么说。这些确实是人,是纸火铺用纸扎的人,烧给死人用的童男童女。那大街这些人,那些坐在轿子里的人,黄包车里的人,还有开车的人都TMD是什么人,我的心里非常明白。怕极了。他嘿嘿的笑着说:“哥们,牛逼啊,没事上这玩,好玩不?你想回去不?”我当时的感觉是脑袋要爆炸了,但是也不能让他拉住我不放,于是我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来到这里,我稀里糊涂的来到这里,打死我也不想来到这里。 ”

那个年青人依然嘿嘿的笑着:“你要是真的让人打死了,你就真的来这了。看你也这么年青,我告诉你,像你这样阳寿未尽的人来到这里,还真不好出去。你以为谁都看不来你?其实谁都能看出来你,你没有看到满大街的人看到你都朝你笑么。”

卧槽,我转过身看看大街的人,的确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笑。我脸都吓白了,吓青了,我TMD怎么这么倒霉。我问这个年青人:“我该怎么办啊?怎么能出去啊?”他笑了笑“你身上的阴气太重,本身你就有点什么问题,这个我不太清楚,感觉你身上有问题,你应该最近这段时间采过阴吧?”“什么采过阴?”他说:“就是找过妞,而且发生过很让你兴奋的事情。”

这个“人”怎么什么都知道,我点点头表示对他说的话的肯定。他继续说:“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妞阴气也很重,所以你就来了。但是,你命好,我会帮你的。”我稍微有些平静说道:“在我们的世界中,说鬼话就是说谎话,我为什么要信你的鬼话?”

“我叫刘铭,我的直觉告诉我,以后你能帮助做一些事情,没有其他的原因,互利互惠而已。而且,我们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见过面。算了,不和你说那么多了,你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我此时能相信的也就是他了,于是我又说:“我该怎么办?”刘铭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我的身上,告诉我:“你披上我的衣服,不要回头向着东边走,快走出这条街的时候,把我的衣服扔在一边,你的前面会出现白色光芒的地方,你进去后就回家了,切忌不要撞到鬼。还有你得提前把我的衣服扔掉,不然你看不到白光。”

我到了一声谢谢照着他说的去做,小心翼翼的向着东边走。我发现我走的方向和那些人走的方向正好相反。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走出这里才是最要紧的。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儿到荒年饭量增,走了没有多远,就在一个小路口撞到了一辆轿车,尼玛还是桑卡纳的老款,我TMD竟然让车撞了,我没有事,却把这个车的保险杆给撞了下来。

瞬间我被很多“人”围了起来,车上的司机生气的打开车门喊道:“你眼睛瞎啊,走路不看着点车。”我不敢说话,谁知那个司机说:“卧槽,今天死见人来,尼玛你是个人!”我这么倒霉,竟然被发现了,当时的脑袋竟然有奇怪的想法,以后是不是不能再“采阴了”。

刘铭告诉我,千万别撞到鬼,这次可倒了霉了。我被围住越来越多的“人”围住了我。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闭眼遇见鬼》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闭眼遇见鬼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中元节之夜(上)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闭眼遇见鬼”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