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下不安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好人坏人
作者:小青竹  |  字数:2343  |  更新时间:2018-07-13 11:58:55 全文阅读

宁氏看着安儿,觉着她确实长的不错,怪不得温匡能看上她。

安儿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看着宁氏,显然不知自己已犯了她的大忌。

“模样倒生得周正,可惜了!”宁氏颇为惋惜地说道。

安儿都还没反应过来,便有两个婢女上来扣住她的手,另外有一个较为年长的侍女羯娘便上来使劲抽安儿耳光。

“夫人……”

满屋子的只有打脸声和安儿的断断续续的求饶声。

约摸抽了二十多下,宁氏才让她停手,安儿的脸都已十分红肿。

宁氏问道:“你可知自己错在何处了?”

安儿怎么可能知道,又不善于撒谎,便答道:“奴婢素……素来愚钝,还请夫人明示。”

宁氏冷哼一声,说道:“你不过是贱婢,以为爬上侯爷的床便改变自己的身份,痴心妄想得很呐。”

“奴婢没有!”

“没有?”宁氏不由好笑,给旁边的羯娘使了眼神,羯娘便招呼着另外两个女婢将安儿架到外边,抡着鞭子就想把安儿活活打死。

“住手!”温匡赶了过来,一脚将拿着鞭子的女婢踢倒。

颜真紧随其后,他先前看安儿被宁氏叫了去定是不会有安儿好果子吃的,便急忙去找温匡了,他过去将安儿扶起,她的脸上又红又肿,还有两道轻微的鞭痕,安儿早已哭得不成样了。颜真也知道她胆小的很,忙安慰她不用怕。

“侯爷,你怎么来了?”宁氏缓步走出来问道。

“谁让你们打她的?”温匡很生气。

宁氏笑了一声,“侯爷带她回来,不就是用来打的吗?”她早已打听清楚了,安儿进府时已经只剩半条命了,之后温匡又虐打她,便确定温匡带她回来不过是为了发泄罢了,但后来不打了,宁氏便开始疑心了。

“她只有本侯能打能骂,旁人连动她一分都不可以。”温匡拔出了剑,递给安儿,说道:“去,把她们都杀了。”

当然,温匡还没有傻到杀了宁氏,毕竟她的娘家还有些利用价值,杀的不过是在场的婢女罢了。

宁氏也不管她们的死活,反正这些不过是些低贱的婢女罢了,羯娘站在自己的身后,她不信安儿敢拿着剑跑到她身后杀人。

“我……不敢!”

“你若不杀了她们,我便杀了颜真。”

颜真觉得好无辜,果然,还是不能和师妹待在一块,她太危险了。

安儿也是惊讶,在这里,颜真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她觉得自己不能让他丢了性命,可说道杀人,她倒也不敢。

温匡把剑塞到安儿的手里,见她微微颤颤地拿着剑,又不敢刺下去,温匡便抓着她的手,带着剑,往旁边的一个婢女刺出,当剑拔出来时,血溅了安儿一身,而且,当这一剑刺下去的时候,安儿的脑中出现一个重叠的映像,接着,脑子便像裂开了一样痛,甚至痛晕了过去。

温匡也顾不得再逼她杀人了,颜真当场便给她把了脉,但和往日一样,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温匡便抱着她回去了。

“她怎么样了?”温匡真怕宁氏把她打死。

颜真答道:“洛姑娘应该是胆子小,吓晕了过去。”

温匡长吁了一口气,只是晕过去了,没死就好。问颜真拿了褪淤的药膏,亲自给安儿红肿的脸上药。

看着温匡一脸的细致,颜真很纳闷,温匡对安儿越来越好了,之前还天天虐打她,每日都把她只剩下半条人命,这个转变,颜真还想不出来为什么,难道这个傻师妹用了什么手段?

安儿睁开眼时,正看见温匡正细细给她的脸上药,眼神中带着惊讶与疑惑。

“你醒了?身上哪里痛?”温匡见她醒了,很高兴。

看着她眼中的疑惑,温匡以为她害怕,便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道:“你别怕,她们不敢再来打你了,放心!”

婢女端了粥上来,温匡接了过去,亲自喂安儿吃。

安儿没有张嘴。

“颜大夫去给熬药了,你先吃些东西,然后再喝药。”温匡少有的有耐心。

“你若不听话,我便亲你了!”温匡知道,除了打能让她听话外,亲嘴也是能够的。

没有意外,安儿很听话地吃了。安儿的话本来就少,如今更是一句话也不说了,眉头一直微皱着。

“你先歇息,我明日再过来看你!”温匡柔声说道。

“侯爷!”久不言语的安儿喊住了他,问道:“你方才为何说只有你能打我骂我,旁人连动我一分都不行。”

这样的话,以前也有人对她说过。

温匡伸手替她捋了捋散落的头发,答道:“傻安儿,你脑子不好,若我不对你好些,你定让别人欺负了。”

别人不行,温匡觉得只有他才可以决定安儿的去留,她的荣辱,她的生死。

听了这话,她把眼睛闭了起来。

她没有睡着,人定时分,她出了房门,靠着欄柱坐在石阶旁,抬头看月。

是的,她恢复了记忆,恢复了心智。

她在栏廊阶上坐了一夜,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靠在温匡的肩上。

温匡担心安儿睡不好,所以天还没亮便过来看她,没想到看到安儿一人坐在廊阶上昏昏欲睡,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觉着不舒服,便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轻轻地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

“侯爷,你……”

“不过怕你睡不好,便过来看看,你也是,我昨夜并没有让你到外边守夜,好好地落了一身的露水。”他轻言责备道。

“我只是想出来看看月亮。”这个借口,连安儿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

温匡笑了笑,“傻丫头,下次叫上我!”

这样烂的借口,他信了?是不是自己心智不全的时候,说什么都会有人信?

安儿这个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心软,本来温匡也算是她的仇人,他伤害过云心和九歌,可到最后二人都无事,且温匡到底也护着过自己,每念至此,安儿就觉得烦,她不想欠温匡的帐,她宁愿当自己想起来所有事情的时候,温匡仍在虐打她,那么她就不会有一丝的负罪感,现在,她没有办法杀他,至少都得等自己还了他的人情再杀他。

“怎么了?”温匡见安儿出神,觉得她呆呆的。

“没事。我先干活去了。”她匆匆走了。

虽然没了记忆失了心智的自己很傻,但安儿觉得那样也很好,至少自己不用背负得太多。

温匡也觉得安儿有些不妥,但权当她是受惊过度,温匡也觉得自己昨日逼着她杀人也确实过分了,毕竟现在的安儿很单纯,她分不了好坏,只知道对她好的就是好人。“侯爷让我再给你瞧瞧,看看那宁氏有没有将你打得更傻了。”颜真边说边把脉枕、针灸等摆出来。

安儿照他的要求做了。

“也不知你个傻丫头给常昌侯用了什么手段,迷得他把宁氏差点给休了。”

颜真喋喋不休,他喜欢和傻安儿说话,因为她总不敢驳自己一句。

安儿也安安静静地听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