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你弱,这便是你的罪

更新时间:2018-02-14 19:03:48字数:2995

第十八章,你弱,这便是你的罪

张煜诚的声音震山响,沧澜老道坐在床边打盹。似乎听到什么,急忙冲向外面。一旁偷懒的杜子骞一看到沧澜老道跑了出去,急忙捡起长剑,做出剑式。

沧澜老道从五龙宫直奔而下,速度达到最快。沧澜老道脸上又泛起笑呵呵模样。

“夫君,这都好一会了,会不会有人来接啊。”陈杏儿撇嘴道。

张煜诚坐在台阶上,拿起酒壶又向嘴里灌酒。疑惑道:“那老道虽是灵空境界,但耳朵极为好使,隐有突破化龙境界。杏儿,你说怪不怪,那老道在灵空境界卡了一百年之久,即没进步,也没退步。”

“沧澜道长被尊为活圣,虽然灵空境界,但却高居武评第八。道家除却武评第三的神算子管阔,就属他排名最高。我父亲他曾说,如果论速度,武评第一的剑神齐心宁也跑不过他。我个人观点,沧澜道长留在灵空境界比进阶到化龙境界好的多。”陈杏儿想了想道。

“张小子,你还舍得来武当啊。”沧澜老道声音在天空传来,回音甚久。

“当然,武当是我家。不仅有我师父,还有你。”张煜诚笑道。

“老道我可承受不起。”沧澜老道话音刚落,便来到张煜诚面前。

沧澜老道看着这当初从武当离开仅二十岁的青年,已经褪去青涩,俊秀脸上多了一些成熟。则张煜诚看着沧澜老道,老道几乎没变化,脸上带着笑呵呵表情,个子不高也不矮,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最近如何?”张煜诚互相调侃一番后,认真道。

“跟以前一样,倒是你还舍得回来。”沧澜老道笑道。

“介绍下,这是我妻子陈杏儿。”张煜诚拉着陈杏儿的手道。

“见过道长。”陈杏儿行礼。

沧澜老道咂嘴道:“离开五年,妻子都有了,就差孩子了。”

“好了,话不多说,先带我上武当,容我先见师父再说。”张煜诚打断寒暄,直接道。

“好,我背你。”沧澜老道笑道。

“那我媳妇怎么办。”张煜诚疑问道。

“夫君不用担忧我,此山道虽陡峭,但还是能上的。”

————

太和宫,太常观,红叶道观内。听闻二师兄回来了,共计四个徒弟纷纷赶来行礼。不过其他宫主看见张煜诚就像看了瘟神一般。

曾经武当出了一个活圣,又出了一个兵圣,给武当一度带来了不小麻烦。

何轻武经过上次秦千皓被刺伤后出过关,加上太虚宫迎接夫子便一心守候在秦千皓身边。在跟沧澜老道凑了些东西换了一瓶仙茶做的药也算对秦千皓仁至义尽了。

今日听闻兵圣张煜诚来到了武当,便飞奔出去。

“见过恩师。”张煜诚行了一礼。何轻武已经五年没有看到过张煜诚了,不由得两眼泪汪道:“你还舍得回来,三年前听闻你跟白陌仙一战便失去了踪迹。”

“嗯,我听沧澜老道说秦家还有一后人。”张煜诚声音带着磁性,温和道。

何轻武点了点头,看了一旁陈杏儿便道:“此女是?”

“我夫人。”张煜诚笑着。

何轻武看着张煜诚带着自信骄傲的面孔点了点头。“进来吧。”

一行人走进屋舍,杜子骞坐在台阶上拿着剑划着木棍,听到门响便直接站起来。突然看到张煜诚,不自禁的揉了揉双眼,惊呼道:“二师兄?二师兄!”

张煜诚看着杜子骞,想起了当年宿州杜家老太爷的嘱托,不由一笑。

“师弟近年来可好。”张煜诚温笑道。

“你可害苦我了。在过两年,我就可以离开这儿了。”杜子骞快要哭了出来道。

三年前,自白陌仙退兵,杜宏文便请求自己长子杜子骞去拜入武当山下,去学一学兵法。

起初张煜诚想拒绝,但杜宏文给自己准备了不少好酒便答应了。自打上山来,虽然不用做下人做的事情,但整日无所事事让杜子骞度日如年。

“师弟在哪,我去看看。”张煜诚轻声道。

杜子骞连忙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便走了进去。

卧榻上,秦千皓脸色越发惨白,已经是病入膏肓。何轻武看到此景急忙道:“师叔,刚才还不是好好的,怎么片刻就如此。”

沧澜老道捋了捋胡须,一脸凝重道:“看来黄平青的仙药不顶用啊。”

张煜诚上前把了把脉,片刻凝重道:“杏儿,你来把脉看看。”

陈杏儿来到卧榻之侧,伸出白手把脉,片刻道:“此人身中我天剑山特有的天剑印,除却自家弟子,旁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此天剑印深厚,功力岂非常人所为。”

沧澜老道铁青着脸道:“江湖皆知天下第一剑宗乃天剑山,天剑山武功秘籍皆赫赫有名。其中属前三甲便是这天剑印。此技法对于打斗并无太大用处,唯一用处用人身体喂食剑印,剑印起初从不入眼小剑后长成大剑直接让人破体而亡。武功越高,成剑越快,且剑刃锋利。刚才我把仙药喂食下去,药效应该全被剑印吸收,秦小子体内长了把剑。可是为何秦千皓会沾染此剑印。”

“师叔,莫不是那时候?”何轻武轻声道。

沧澜老道想了想,怒道:“夫子叶阑休!”

张煜诚急忙行礼道:“恩师,老道,切勿着急,且听杏儿如何说。”

陈杏儿行礼道:“此剑印功力太过高深,加上被仙药灌溉长了一截,所以我现在能做的只能压制,但无法切除。”

沧澜老道摸了摸手中拂尘,转身向外走去道:“我去找叶阑休。”便没了踪迹。

何轻武叹气道:“杏儿,你且先压制,煜诚,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张煜诚点了点头,跟在何轻武后面。

“此次你来武当,又恰巧遇到仙茶盛开,而且你夫人又为天剑山的人,其中缘由你且说来听。”何轻武严肃道。

“我来武当确实为了仙茶而来,不过听闻秦家被李茂凯杀绝了,只留这一根独苗,封狼居胥,呵呵不过一个笑话。”张煜诚轻笑道。

何轻武看着张煜诚自嘲笑着,开口道:“那夫子叶阑休也在武当,也是为了仙茶而来。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同一个目的。”

片刻张煜诚点了点头,指着胸口道:“我并不知道夫子会来武当,这个仙茶我必须要得到。因为我这儿也长了把剑。”

————

西出稷下,再无一百二十人抬轿的盛世。儒圣方平谦单骑独出齐国。往西南走便经过济州跟晋州,前三天跟李茂凯一同埋葬了秦辉海,当夜便单骑出城。

途径济州,一片狼藉,半城烟沙。整座城断壁残垣数不胜数。残破铁甲,血红河水,此间还经过了一场大雨,都没能洗刷尽血迹。

方平谦叹了一口气,或许十五年前不应该出山,也不会落了个声名狼藉的下场。方平谦下马,顺着印记来到曾经秦府。

秦府已经被火烧的只剩下屋脊,方平谦用手摸了摸残垣,脸上苦笑道:“将者不仁,受苦的终究是百姓啊!”

“儒圣何出此言。”一声阴沉沙哑声音传来,方平谦回头望去。

只见面前站着一白发苍苍老人,老人皮肤褶皱,不过面相很是和蔼。

“国家战事受伤的永远是弱者。”老人阴沉声音再次传来让方平谦感到不适。

“强者就是要保护弱者,自古皆是如此。”方平谦平淡道。

方平谦不知为何会有这么个人,自己已经是檀伏境界,身上隐有巍巍气象,竟然看不透面前此人。

“呵,你弱,这便是你的罪。齐国会亡,顺应天时。”老人笑道,身上黑色宽衫随风吹,声音依旧阴沉沙哑。

方平谦一脸铁青,自己已经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如今有人戳痛处。“敢问先生是何人。”

老者摸了摸胡须,温笑道:“大周鹿崖山,悬赏榜。”

方平谦脸上铁青顿时变为平缓。此行目的就是去周国鹿崖山上,去悬赏榜走一走。

江湖分文评武评军评,自古皆为华山所书。后在华山跟黄山器评之间斩露头角的便是鹿崖山上悬赏榜。他们的招牌和本事让一些人恨到骨头里,因为他们打破了千百年来的正道传统。

他们没有道德的约束,没有传统的束缚,更没有廉耻的意识。将他们看做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也不为过,谁出的筹码多,就为谁服务。

方平谦冷笑一声道:“听闻只要有筹码,你们悬赏榜可以为任何人服务。”

“是的。”老人点头。

“帮我刺杀个人,价钱你定。”方平谦站直身体笑道。

“谁?”老人疑问道。

“军评第一军神李茂凯。”方平谦咬牙道。

“此人悬赏榜曾排第三,曾经我们也暗杀过,损失不少好手。按照我们的方式,如果刺杀重新启动,除非筹码开的很高。”老人笑道。

“多少筹码?”方平谦疑问。

老人摸了摸残垣道: “半个齐国。”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血染天途》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血染天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八章,你弱,这便是你的罪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血染天途”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