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雾埋

更新时间:2018-01-26 12:05:45字数:5381

站在窗台边等待第一缕阳光的亲临是什么感觉?它让我觉得这一天开始了,林磊是这样说的。

林磊的生物钟就像永动机一样,从来都没有间断过,总是在太阳还没升起时就醒来,洗漱完毕后,侧身站在阳台上打开窗户,等待着第一缕阳光的到来,然后背起书包,挨个将舍友叫醒,那一个个睡意朦胧的眼睛就好像看着怪物一样:“磊啊,你说你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上课还不犯困,你是从哪个星球来的,从实招来。”209宿舍的早晨每天就是这样展开的。

林磊早已习惯了舍友的这种玩笑,说实在的,他也说不上撑起他早起的力量溯源何方,只觉得早上的太阳能给他一种燃起希望的力量,就好像黑夜的孤舟在途末时看到的光亮。久而久之,林磊的这种习惯被传开,他也有了一个新的外号—209的闹钟。

林磊的母亲有着一个大多数人都为之惊奇的姓氏—仇,暂且就称之为仇妈。仇妈并不漂亮,也没有引人注目的身材,但在林磊的眼中,却是最为漂亮的存在。仇妈有着基本上覆盖全脸的雀斑,那张让人看上去就觉得此人饱经风霜的憔悴的脸庞,事实也确实如此,脖子有点黝黑,所以仇妈从不穿低领的衣服,总是用高领将自己的脖子围的严严实实。在林磊的印象中,母亲只有在面对自己、弟弟,以及娘家人时,才能露出那种坦然的笑,那种即便痛也无悔的笑。有时觉得母亲就像是风中摇曳的半片枫叶,或许风大点,就会飘走一般。

林磊从小到大都能听到母亲那唯一的叹息:“妈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就是嫁进了林家,要不是因为舍不得你和你弟,妈早就离开这个家了。”

林磊在小学升初中的时候没有考中重点中学,只就读了当地的一所非常普通的中学,那种普通,便是在国家伟大的九年义务教育法之下,根据户籍所在地划分的一所中学。林磊在之后的十几年乃至一生中,都能清晰的记得母亲那愁云惨淡的面容以及面对自己时强颜欢笑的嘴角,还有那无休止的争吵“你看你养的儿子,考的什么中学,他以后就是卖菜的命,少在这浪费我的钱,学费你爱淘不淘,不掏让他辍学算了,反正我不管。”于是,林磊就真的没见到他的一分钱,仇妈靠着一个几平米大的小卖部,咬牙让林磊撑过了三年。

林磊之后每每想起这件事,从一开始魔怔般的愤怒,变成了那一丝极淡的冷笑,最后演变成了父子如陌路。但林磊的理智,一直都很清醒,甚至说是清醒到了麻木,就像常年暴露的海岩,在经历了最初的风吹日晒雨淋之后,其表面开始风化,碎裂,等到海水一冲,曾经的那些脆弱都被带走,只剩下那越是冲刷,越为光滑的表面。

林磊后来考入了重点的高中,母亲那颤抖的身体,滚烫的热泪,合不住的嘴角,抱住自己时翻滚的热潮,是林磊一生都放不开的羁绊。

家中的争吵越来越频繁,有一次林磊盛完水后忘了关水龙头,寒冬腊月的早晨,水很快的溢出,在地上结了一层冰,犹如潮汐一般的辱骂倾倒而来,随之一声震天的关门声,林磊被推出了家门。“又被赶出来了吗,这是第几次了”,林磊背靠在大门上,面对着那一抹寒潮中初升的璀璨,只觉得好刺眼,好刺眼。“吱咯”门被打开,仇妈拿着书包出来了,“快去上学吧,剩下的妈来看”,说完将5块钱塞入林磊手中。仇妈那

一头蓬松的“杂草”遮掩了面容,只是声音有些沙哑。林磊接到钱,立马转身走了,他没让仇妈看到自己的眼泪,他已经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眼泪,他悲伤吗?他不悲伤,只是有些心疼仇妈,他很清楚等待着仇妈的将是怎样的灾难,而这一切,他是罪魁祸首。他恨吗?他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已经习惯了,是啊,习惯了,那也就意味着麻木了。

晚上回家时,仇妈盘膝坐在床边,借着昏暗的灯光,给林磊的弟弟—林淼,打着毛衣,那一针一线的穿插,都好像用尽了心力。林淼,小名星星,这是个有点女性化的小名,林淼小时候一直喜欢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所以林磊索性就给他起了这样的小名,因为觉得可爱,林淼这个大名林磊都几乎没再喊过,每次林淼都红着脸“哥,你不要在外人面前这样喊了。”林磊大手狂揉一顿林淼的头发“我就喊了,你再大都还是我的星星。”林淼一脸不甘的盯着林磊,引来林磊一阵狂笑。仇妈的眼睛上长了一层鱼肉,当年做过手术,但是手术后恢复期家中的不太平让仇妈以泪洗面,之后这种病更加严重了,左眼睛基本上只剩下了瞳孔,看东西都模糊不清了。这些年里,仇妈的娘家人一直劝仇妈再去做一次手术,但是仇妈不肯“我要看着磊磊和星星长大成人,我不能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失去视力,我不放心。”林磊看着那昏暗的灯光,看着母亲旁边熟睡的弟弟,忽然鼻子一酸,他没问早晨自己走后家中的后续,他不想问,也不敢问,怕自己忍不住流泪。林磊很想说一句让仇妈不要织了,当心眼睛,可林磊是那种比较沉闷的人,打碎牙都不会外吐不幸的性格,懂得如何关心人,但不会去表达,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仇妈整了整毛线,对林磊说:“磊,你高中的住校手续我都办好了,这几天妈给你收拾收拾,下周你就搬到学校去住,也图一个清闲”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母亲的表情,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打毛衣,母亲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好”这一个字林磊拉的好长,道尽了自己的力气。“要啥就给妈说,天也冷了,妈明天出去给你弹个新被子,家里那双拖鞋不行了,给你买双新的......”灯光下母子二人的身影被拉的好长,好长。

面对崭新的宿舍,欢笑的舍友,林磊心中有种道不出的感觉,就好像多年尘封的相册被擦干净,翻开新的页面,等待着新的照片被放进去一样,心中道不出的轻松。回头看见母亲走出宿舍的背影,林磊猛地一怔,是啊,还有母亲,路还很长,很长。

高中三年,说也长,道也短。林磊的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林磊除过大的假期外,都住在学校,周末就挤在母亲几平米大的小卖部里,母子三人说说笑笑,林磊很珍惜每个周末,自己以前不曾有过的美好的周末。在林磊为重点大学努力的同时,林磊的家所在的巷道中的其他同龄人都在为二本线而挣扎,从仇妈的描述来看,林磊的父亲也因此而趾高气昂,脾气也好了许多。

高中毕业的那一天晚上,林磊回了家,为了取向舅舅借的照相机,林磊想把高中的一切都拍下来,这难忘的三年,是林磊生活转折的场所,命运转折的起点,拉拉扯扯的同桌,搂搂抱抱的舍友,总是板着脸的班主任,想到要离开这一切,就有一股热流要冲出自己的眼眶。这几天林磊的父亲莫名其妙的腿疼,严重时走路都困难,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受寒,多休息就好,可林磊的父亲硬说医生乱说,我都已经不能走路了还能是简单的受寒吗,整的仇妈跑了好几家医院,都得到同样的结果。林磊回来时父亲正躺在沙发上呻吟,林磊顺手脱了汗衫放在了沙发扶手上,去帮仇妈做饭。还没走到厨房一声暴怒就尾随脚根“你这个混账你给我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咒我死吗?你给我滚出去,爱上哪上哪去,我没你这个儿子?”林磊回身进房后看到自己被撕的破碎的汗衫,没有怒,只是冷着脸平静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你还有脸站在这里,你买那种骷髅头的衣服干嘛,咒我死吗?”林磊看到了衣服中间被撕裂的骷髅头,这件衣服是仇妈给林磊钱让林磊自己去买衣服,说是林磊长大了,喜欢什么衣服就买什么衣服吧,林磊和同学逛商场时看上这件非主流的衣服,就买了。林磊只觉的这将近六年的火在这一刻爆发了,自己麻木的感情再也压制不住怒火“你还说我是你儿子,你这六年供我吃还是供我穿了,你挣的钱我一毛钱都有没见到,这件衣服是我妈给我买的,和你有屁关系,我咒你?呵,我咒你还用的着这么麻烦吗,我直接把你名字写在红纸上,再用刀子定在墙上。让我滚,好啊,你别忘了我高中毕业了,你留我我都要自己走。”林淼过来抱住林磊哭着喊哥哥不要再吵了,“少碰我儿子,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林磊的父亲一把揪过林淼,“好”林磊冷笑着说出,说的干脆而果断,没有任何留恋的转身出去,出门就碰到已经满脸泪水的仇妈,林磊十分平静的笑着说“妈,相机我拿走了,我回学校了。”仇妈颤抖的双手捧着林磊的脸颊“磊,你好着吗。”“妈,我没事,我走了。”踏出家门时有风拂过脸庞,林磊自己关上了大门,看着这个自己的家,这个满载了自己痛苦和泪的地方,落泪了,说好不再为了他哭的,可是,又有什么可是的呢,转身走了。太阳刚压下房顶,上班的人都纷纷回家。

高考前一天的晚上,仇妈打来电话“磊,高考地点离咱家近,要不要回来,也能吃好。”这个问题让林磊沉默了半分钟,最后林磊好似疲倦的说“妈,我在学校住。”母子两人既没有道清楚理由,也没有挽留,都能听懂对方拉长的语气背后的无奈。“好,那你好好考,这是你自己一辈子的事情,马虎不得,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我知道了,我先挂了。”简短的对话,背后坚定的信念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真实的存在过。

高考完后林磊就直接去了姥爷家,静静的等待着自己寒窗十年的成果。“磊,你考了570,一本线才480。”电话那头的说话声突然断了,只剩下母亲不断的哭泣声,林磊也止不住流泪了,仰身躺在姥爷家的炕上,只觉得自己骨头架子都松了,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耳边只有姥爷姥姥给亲戚打电话不断报喜的声音。结束了,是啊,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也终于能送一口气了。

林磊的姥爷家是书香名邸,姥爷曾经是小学校长,姨姨和舅舅都是教师,除过母亲,小姨总是说当时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大姐就早早的找工作了,把我们几个拉扯大,要不然也不至于此。林磊的高考志愿是大舅和小姨一起参谋的,两个成年人那几天忙的昏天黑地,一直在查各校的情况,然后分类,再排除,搞的林磊都怀疑是否是自己在上大学了。

“磊,你听妈说哦,你的志愿下来了,学校是你选的那个,但是专业是矿业......”“亏你们家的还是教师,就选了这么个破专业,矿场里面每年要死多少人,现在学矿还有什么用,就是往里面砸钱,你别想我掏”仇妈话还没有说完,就传来了叫骂声,林磊还能听到仇妈的脚步声,似乎是在极力的躲避身后的噪音。“妈,学矿没啥不好的,说不定还能当个煤老板,我上”语气坚定而自信,仇妈本来还有很多话说,在这一刻只是会心一笑,“好,好,妈等着你成为煤老板。”母子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背后的叫骂声已经完全淡出了这二人世界。

现在是晚上的七点钟,林磊,仇妈,还有林磊的小舅在林磊家坐着,沙发上是林磊的行李,没错,今晚林磊要坐上前往武汉的火车,八点零八分的火车,他们在等谁,林磊的父亲,六点钟他就不见人了,“大姐,你给把磊磊走的时间说了没”,仇妈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新衣服,不过依然是高领,“说了,我提醒了好几遍,他应该不会忘记,再等会”。墙上的时钟发出“哒哒”的声音,这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格外清晰,“妈,七点半了,走吧,要不然错过火车了。”“那走吧。”林磊起来拉了拉衣服“早都该走了,这无用功我早都已经不做了。”

坐在火车上,看着路边的灯渐渐的后移,最后拉成一道光线,林磊嘴角拉开一丝微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只是,再见了过去,再见了不开心,最后,再见了过去的自己。

转眼就到了大一第二学期。林磊加入了学生会,结交了很多新朋友。校园里有一片桂花林,这个时候正是桂花开的时候,肆溢的花香。林磊一个人漫步在桂花林,这时仇妈的电话来了,又和往常一样,嘘寒问暖,唠家常,说了一大堆,最后,”磊,妈跟你说个事,我和你爸离婚了,你弟弟跟了你爸,不过一直在我这里待着”“妈,挺好的,只是你在哪住啊?”“你舅舅给妈找了一间房租着住,妈从家里出来什么都没要,人家也不给,妈熬到你出来了,也熬不下去了,索性就离了,妈好着呢,你不要担心,你舅舅和你姨姨都在帮妈,你好好上学......”林磊就这样一直听着仇妈这样安慰自己,怎么可能会好,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孩子,没有积蓄,没有住房,林磊想着想着就落泪了,挂了仇妈的电话后就一直在桂花林里徘徊,恍恍惚惚的身影伴随着飘落的桂花。

“喔,毕业了”一群欣喜的青年将帽子扔向天空,欢呼的跳起,照相机将时间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林磊毕业后去了一家矿企工作,短短4年工资就涨到了10000一个月,林淼也考上了重点高中,一切都向着美好发展。

林磊工作第七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林淼高考了。林淼一直跟在仇妈身边生活,当年在法庭上时,林磊的父亲将两个孩子都抛给了仇妈,之后听说要每月给仇妈林淼的抚养费,便果断的要回了林淼的抚养权,之后便让林淼去了仇妈那里,心安理得的省下了抚养费。这件事是小姨给林磊说的,林淼不知道,仇妈也没有给林磊说,林磊便也没有道破。林淼考到了武汉,和自己的哥哥在同一个城市。

武汉的房价很高,林磊狠心贷款买了一套150平米的单元楼,大不了下半辈子一直还款呗,林磊这样安慰自己。

“哥”刚下火车的林淼一眼就看到了林磊,冲了过去,“慢点,都这么大的人了”“嘿嘿”“就知道傻笑,快去提行李”“磊,你一直在租房吧,我和你弟弟晚上就住宾馆吧。”“妈,我带你去个地方。”“哥,武汉真大啊,这都做了一个小时公交了,还没到。”“快了,去的地方离你学校也近。”

“哥,这么大的房,家具都是新的。”“磊,租这样的房子很贵吧,我们俩还是去宾馆划算。”“妈,这是我买的房,假期刚买的,以后这就是咋门的新家了。”“这么大肯定很贵吧,这还在二环。”林磊不由得抽了抽耳根,没说这房子花的他这会都还浑身肉疼。“你还不信你儿子的能力吗,以后再换套更大的,妈你搬过来住吧,这里离星星学校很近,他中午回来吃饭都不是问题。”“好,好,好。”“仇妈摸着崭新的家具,一直不停地道好。

这一年,林磊二十八,林淼十八,这是林淼离开家的第十年,想起当年八点零八分的火车,那个茫然的少年,一切都似梦幻一般。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雾埋》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雾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雾埋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雾埋”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