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域龙霸主 > 域龙潜行
第七十一章 三方势力
作者:永不为仙  |  字数:2643  |  更新时间:2018-02-14 18:14:46 全文阅读

望着几个人离去,树梢上的人才揭下了蒙面,正是韦特。他不放心迪伦凯,在他们走后才察觉,突然想到这可能是个计谋是个圈套,他们两人的通缉告示还在,出去随时都有被包围的危险。

来得有些晚,差点出事,命不该绝之人,总会有异常出血,这有点韦特也无法去解释。

马车行驶在大街道上直奔夜神帮的总部,迪伦凯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不少,撒克才放下心。

被一剑穿心……

迪伦凯清楚的记得,陷入黑暗后,那种快速恢复,可谓惊悚,却又顺畅得领人颤抖,伤痛和颓废一刹那消失了。

黑暗之魂,修复能力如此强悍,这对他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

隐藏在暗中的隐世人,只要发挥出他们的特点,他们的能力将凌驾于古史特人之上,完全可以占据古史人所有的高层,这将是一个危险的局面,为此人族又可能要丢失属于自已的一切,成为另一支强大种族分支的奴役。

虽然这些人也是同属祖根,但他们已经变异,化身为潜力无比强大的怪物,超出了一个用人体为主宰容器的分量,性格中添加了很多不稳定的因素,为什么,他们还能忍住,上千年没有发作,难道在等到什么人的命令。

迪伦凯不寒而栗……自已或许也是其中之一,这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马车到达夜神帮的地盘上,恶魔会已经知道老巢被毁的消息,成员们都回去了,还有小股游荡之人,聚在这里转悠,看看有没有便宜可捡。

撒克和洛茜下车抄家伙就杀,众人纷乱逃离,夜神帮也打开了城门,杀了出来。

龙萨尽力完成最后几个月的职责,大量的布阵阵型都在这时期演习一遍,迪伦凯看得很仔细,有时甚至穿上兵卒的衣服,走进方阵中感受阵法的变幻。

虽然,只有几天时间里,迪伦凯还是明白了一些欠缺,这些阵法是用来对付人族的,对付大型巨兽完全没有用处。

兵卒多数来自桑帝城,纯粹是为了赚钱而来,他们的佣金是别的队伍两倍之多,呆上三五年回去,美名是从前线归来,这里便是镀金之地。

好在这些兵卒在桑帝混迹在军队中,只要提出去桑梓城接受锤炼都能放行,他们接受过正统的训练,排兵布阵,都是行家里手。

满腔的热血雄赳赳的来到此地,回去时怕是带走了许多的沮丧,这里跟城防兵又有什么区别。

迪伦凯要突破这条底线,必须要杀出飘雪城,这里好似四周都是高墙的监牢,要破掉这些阴森的壁垒,只是现在还不是他说话的时候。

自从树林中一战后,迪伦凯再也没有上过床休息,每天晚上都在修炼房间度过,韦特看着心痛,劝他要慢慢来,才十几岁的人,有的是时间。

迪伦凯听后摇摇头,时间对他来说也是很紧张,要是下次再控制不住黑暗之魂,后果又会怎么样?幸运之神不会一直站在身后,一旦失控……这让他后怕。

……

“狄赫,他重伤了你,这怎么可能?”

利达尔王爷听完两人的呈述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狄赫拉开胸前的衣服,伤口已经在路上愈合了,毕竟身体里不完全是黑血,还留有深红的伤疤印迹。

“王爷,我已经使用了秘法修补,耗去了我十年的功力,命是保住了。”

利达尔王爷看后,眼睛里有点泪水闪动,双手放到他的肩膀上。

“几十年前,我虽然掌控着城防兵,可那时实力太弱,随时有被人挤下去的危险。赏金猎人组织只有你撑起了场面,为我奔波厮杀,才有了今日稳定的局面,一直没有机会当面说一声谢谢。”

“王爷,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

“去吧?带上你的弟弟,离开飘雪城,一切都结束了。”

“谢王爷。”

狄赫谢恩而去,基恩走上前来。

“王爷真的要放了他,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我从不手软,狄赫不一样,他的心死了,跟人死了没有区别,还他自由吧?”

“是,王爷,迪伦凯这个人……”

“他将成为列得城主手中一把强有力的武器,无人能敌,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安侯爵那个老家伙恨不得要找一面墙撞破额头了,发现了能用的人物却给别人做了嫁衣,我们又什么好沮丧的,死去几位赏金猎人算得了什么。”

利达尔王爷气恼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笑容中暗藏着讥讽和幸灾乐祸。

“把赏金猎人榜上的任务注销,明日派人去南门军营,以赏金猎人调查为名,当面明确的告知,有人擅自接了以赏金猎人为旗号的假任务,见一下那位少年将军,减少点敌意。”

“这……他会相信吗?”

“不指望他相信,只是走个场面,说明我们也是被蒙在鼓里,受到损失的一方。”

“他们现在兵力少,正是剿灭的时候,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基恩对这次受伤耿耿于怀,刚才还在想提高赏金猎人的悬赏,没有想到王爷要撤销任务,这让他有点不服气。

“这是三方势力的较量,不是你们单挑的时候,他们从安托万军营里叛出来,先看看他怎么处理,很可能他和列得对立起来,我们就成为了重要的一方,懂了吗?”

“王爷高见,基恩明白了。”基恩恍然大悟,王爷考虑的是全面局势,小混乱小损失算不得什么。

……

安托万侯爵脸色阴沉,一路上都少说话,人族和恐人已经撕破了脸皮,双方几场打斗下来,古史特兵卒死去了几千人,这些人都是军营精英,战斗经验丰富,一次恐人的袭击,被歼灭干净,而恐人队伍只付出了很少的代价,超出了一比一百的高伤亡。

从麓川大陆上几个顶级物种数量对比上来看,古史特人比恐人多出了几倍,而他们的近族众多,多少年来一直统治着各种爬行恐龙,数量庞大,比古史特人多出了千倍亿倍以上。

实力上古史特人处于下风,恐人天生就是战斗的坯子,是精密的杀戮机器,且能做到全民皆兵。

人族天生懦弱,需要经过许多年的训练,才能达到上阵杀敌资格。

两者相比,优劣立判。

离飘雪城城外三十里地是南门盾牌短刀军营,也是安托万侯爵的一个歇脚地,收集到的密报都放在这里。

一个不好的消息也在这里等候着侯爵大人的处置。

四大军营总兵为了争取自已的利益,在安托万侯爵这里有争宠的意思,北大营发生的事情收集得非常细致,安托万侯爵看后,浑身都在颤抖。

自已最为钟爱的弓步营被人轻松的杀了百余人,还让杀人者打出了军营。

“耻辱,耻辱。”

安托万侯爵狠狠的把密报砸到了地上,密报上并没有写明杀人者的出处,这是那些细作身份不高,加上北大营封锁了消息,他们根本搞不到来人是什么路数。

回到侯爵府邸,总管希尔满面春风的前来迎接,见到侯爵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心中有些慌张,等他的眼睛接触到犀利的目光恶狠狠的望着自已。希尔心里咯噔一下,要坏事。

这几天来,他也没有闲着,叫人制作了一个很粗糙的青铜牢笼,放进了地牢中,并移了一名跟韦特身形差不多的犯人住了进去,希望度过眼前的困境,过些日子,再把犯人弄死,一切都了结。

进了客厅,安托万侯爵挥手让下人退出,拿起茶杯,刚要喝一口,心中烦闷,猛地把茶杯按在桌子上。

总管希尔的腿从这一刻就不停的颤抖起来。

“说说,北大营到底是怎么回事,短刀营的密报我已经看过了,还不从实招来。”

希尔并不知道侯爵大人在诈他,加上极其心虚,噗通跪倒,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