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级渔夫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小泼水刀法
作者:老杨半仙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18-03-07 17:07:54 全文阅读

“至于这个。”鲁凯拿着手里的另外一个吊坠:“这是和田玉,也就是我国四大名玉之首。你看到的这个是和田羊脂玉籽料,带皮雕刻的平安豆,你看这皮色,颜色微黄,雕成豆叶,寓意天成,这个吊坠的价格要六百万,和田玉现在价格比翡翠便宜一些,顶级的羊脂玉也就几万一克,但是这个吊坠是雕刻大师刘志明的作品,有收藏价值。”

听了鲁凯的话,心中吸了一口凉气,都所谓‘金玉无价’,还真是这个道理,这么小的两个小玩意价格都是七位数?看着还没有一楼摆着的东西好看,价格却相差万倍!这些东西果然是有钱人才能玩的玩意!

不过心里震惊,脸上却不能露怯,萧鹏一脸云淡风轻的点点头:“这个吊坠不管是寓意还是雕工,都是不错的,能看出这玉雕师的功力不错,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还是有点缺点,这个小吊坠上唯一的瑕疵是多了一刀。”

“多了一刀?”鲁凯听了萧鹏的话,满脸不解之色。

萧鹏解释道:“最早的玉器并不是雕刻出来的,而是琢出来的,‘玉不琢不成器’这个典故就是由此而来的。古代的玉器都是用解玉砂辅以水碾磨出来的,也就是所谓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到了现在,琢玉的技法基本已经失传了。就算还有知道如何使用‘琢玉法’的,也因为费时费力,很少有作品流通于世。”

萧鹏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而后来,就出现了刻刀雕玉手法,历史上的雕刻大师更是层出不穷。像道教里的大家丘处机就是一个玉雕大师。而最出名的雕刻大师,应该就是陆子冈了。你从事这个行业肯定知道这个人。陆子冈的的玉雕造型多变而规整,古雅之意较浓,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价格不菲。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雕玉手法,是传承自古代的小泼水刀法。”

鲁凯不解:“这和多了一刀有什么关系?”

萧鹏笑着讲解道:“小泼水刀法,要求下刀洒脱而有则,这个玉坠,雕玉之人可以说已经基本摸清了这‘小泼水刀法’的门道,学的倒是有模有样,但事,还是略有瑕疵,树叶上的这一刀,纯属多余。说的苛刻点,这一刀破坏了这个玉坠的整体艺术构成。”

鲁凯嘴巴张的老大,半天合不上嘴。刘志明什么人?华夏一流的玉雕大师了,聂氏珠宝费尽心机,才获得刘老几件作品,放在不同的门店做镇店之宝。结果就让萧鹏随便几句指出了问题?

萧鹏长得那么年轻,鲁凯更愿意相信他是在胡说八道信口开河,但是,萧鹏刚才说的那段话,太特么的有说服力了,有理有据的让人不得不信,鲁凯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萧鹏的话,这时尚圈著名的年轻才俊,就这样不顾形象的站在一边哑口无言。

“啪啪啪啪。”门口这时候突然传来掌声,同时传来一句港味普通话:“这位老板好见识。不知道怎么称呼?”

说话之人年龄也不大,穿着一套萧鹏不认识品牌的休闲服,倒是非常合体,带着一副茶色太阳镜,手腕上带着一个大大的运动腕表,看上去十分的年轻时尚。

看到来人,鲁凯给两人做介绍道:“这位是聂氏珠宝的继承人聂远,这位是萧老板。”

聂远摘下太阳镜,和萧鹏仔细握了握手,仔细观察起萧鹏来:看着萧鹏衣着很普通,鞋子裤脚处还有海砂,也没戴什么手表首饰。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什么大富之人,再想想刚才萧鹏说的话,倒更觉得他是在信口开河了。

“萧老板既然对玉雕这么有研究,为什么不自己雕刻呢?”聂远说这句话,也是想看着萧鹏丢人而已。

哪知道萧鹏听了,却豁然开朗:“对啊,我为什么要买?我自己雕几件不就行了?”

萧鹏原来的打算是,带着三女到首饰店给自己打掩护,自己吸收一通玉石里的能量,再买几件差不多价格的玉饰送给三人,也算是打掩护的辛苦费,不过看了这里各种玉饰的价格,这辛苦费可真少不了。

刚在千里岩投了那么一大笔钱,现在这钱么,省一分是一分。真让他买三件玉饰送人?送便宜的看不上,送贵的送不起。就算买三个差不多的,那特么的也不光是心疼的问题了,是肉疼!

聂远倒给了萧鹏提示,原石应该比成品便宜得多吧?买原石自己雕刻不就行了?

想到这,萧鹏看着聂远:“聂老板,你们这里有原石卖么?”

聂远听了倒呆住了,他只是嘴口一提,想要难为下萧鹏,没想到萧鹏真要买原石自己雕刻?聂远脸上挂着歉意:“箫老板,这就不好意思了,我们只是珠宝店,这里只有珠宝成品,所有的原石都在港岛总部设计部门,我们这里是没有的。”

萧鹏这就失望了:“那请问在哪里能买到原石呢?”

这倒把聂远和鲁凯问住了:“我们很少到琴岛,这倒真不知道。”

萧鹏这下倒郁闷了,看来还是要破财买成品了。

这时站在鲁凯身后的一个女性工作人员,弱弱的说道:“我知道哪里可能买到。”

几人一起盯着她,萧鹏更是着急:“哪里能买到?”

女工作员急忙说道:“去文化市场,那里有赌石的,就是赌翡翠原石和和田玉原石。”

鲁凯一听,却摇了摇头:“赌石风险太大了。那就是个无底洞,多少人因为这个倾家荡产?那就是个运气,而且十赌九输。我们聂氏珠宝宁可高价购买成品明料,也不会去赌石的。”

所谓明料,就是指已经开解好的玉石原料。那肯定是根据品质来出钱了。

萧鹏听了倒有了兴趣:“我去看看去,就当自己开开眼界了。文化市场对吧?叶姐,咱们去看看去。”

看到几人要走,聂远起身相送,来了半天什么东西没买,这根本不算是一个客户,聂远能亲自送人,也算是非常有礼节了。鲁凯却走到一个房间里,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刘老么?我是聂氏珠宝的小鲁。”鲁凯说话的语气十分恭敬,这个电话,正是打给玉雕大师刘志明的。

电话那边传来爽朗的笑声:“是小鲁啊,你给我打电话准没好事,我最近是真的没有好的创作题材,你知道的,现在好的材料越来越少了。没有好原料我是不会雕刻的。”

鲁凯赶紧说道:“刘老,你误会了,我是有一件事情请教您,我想问一下,你使用的雕刻手法,是小泼水刀法么?”

刘志明一听,却大吃一惊:“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从哪里听说的小泼水刀法的?”

这也难怪刘志明吃惊。刘志明自幼学习玉雕,他的师父是可是原来皇室里的玉雕师傅,专门给皇室服务的。后来清政府灭亡,他从宫中逃出归隐山林,岁数大了后收养了一个孩子,把一身玉雕手艺传给了这个孩子。

而这个孩子,就是刘志明。

刘志明还记得自己师父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我国自古以来,有各种玉雕流派,很多不同的雕刻手法,比如汉八刀,缕空雕,天机刻等等等等,可惜很多雕刻手法都已经失传了。咱们这一门采用的雕刻手法,叫做小泼水,是一种前古时期的玉雕手法,玉雕大师陆子冈就是使用这种雕玉雕手法,采用顺向平刀的方法勾勒玉雕。只可惜陆子冈太早给砍头,他也没有学生,这门传承算是断了。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他的助手小工天天耳熏目染,倒也掌握了皮毛,把这传承传承了下来,这个小工,也就是我的祖上。你可千万不要断了这门传承。现在天底下,会小泼水刀法的,只有你和我了。”

后来刘老师父过世后,刘志明就成了唯一传承人了。怎么还会有人知道小泼水刀法呢?

听了刘老的话,鲁凯知道刘志明已经承认自己用的就是小泼水刀法,这说明那个萧老板是有眼力的!

“刘老,我晚上给你打电话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先挂了。”说完鲁凯直接挂断电话,冲了出去。

“喂?喂?”刘老拿着电话,看着鲁凯就这样挂断自己电话,有点不能理解,平时跟鲁凯打过好几次交道。虽然这人地位不低,但是平时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的,怎么今天这么不礼貌,话都没说完就挂电话呢?

不过更让刘老在意的是,他怎么知道小泼水的?鲁凯挂急匆匆的挂电话,一定有重要的事忙,既然他说晚上给自己打电话,刘志明决定,晚上好好听听鲁凯的解释。

刘志明挂断电话,心里却一直在考虑,鲁凯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刀法名字的?

虽然刘志明也有几个徒弟,但是这几个徒弟资质还不让自己满意,所以刘志明从未告诉过这些弟子,自己门派的刀法名称。可以这么说,这是几十年来,刘志明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小泼水刀法!

刘志明想不通。但是也只能等到晚上鲁凯给自己打电话了。

问题是,现在的时间,才刚到中午,刘志明叹了一口气,这要等死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