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级渔夫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陈平贵找上门
作者:老杨半仙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18-02-07 09:51:37 全文阅读

陈平贵笑呵呵的走了,留下了五百万转让费以及萧家所有的欠条,带走了竹节岛除了萧家自家渔场之外,所有渔场的所有权。

陈平贵刚走,萧鹏就贼兮兮的从厨房跑出来:“爸,搞定了?”

萧建军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必须的,别小看你爸。”

萧鹏赶紧马屁跟上:“那是那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仨。”

这时,陈爱芬和方冉冉也端着饭菜从厨房出来了。“事情都办完了就吃饭吧。今天好好尝尝冉冉钓上来的大鱼。”

竹节岛上的人睡觉都比较早,原因很简单,岛上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天一黑,岛上就没什么人了。

当所有人入睡后,萧鹏却偷偷的从家里跑了出去。看看四下无人,萧鹏直接跳入海里。

他可有正事要办,渔场都转给陈平贵了,他可没有理由把吉品鲍再留在转出去的渔场了。他要把鲍鱼都引入自家渔场的深水区。

萧鹏潜至自家渔场,按照句芒巫术中的记载,布置了一个引灵阵。并把巫力注入其内。吸引附近渔场里的吉品鲍都开始向引灵阵内迁徙。

萧鹏做完这一切,赶紧偷偷的游回岸边跑回家。大晚上的跑到海里,如果让人看到,还真不好解释。

第二天一早,方冉冉接到叶玉丽电话,急匆匆的就走了。

好像家里出了什么事的样子,萧鹏问她,她也没说。萧鹏叮嘱她有事给自己电话,把她送上轮渡,自己则和父母在家里开始忙碌了起来。

对萧鹏来说,陈爱芬和萧建军回到家最大的好处,就是制作干鲍有人来做了。

平常渔家制作干鲍鱼的做法就是自然晒干。萧鹏把自己制作干鲍鱼的做法教给陈爱芬,每天自己打捞鲍鱼,萧建军和陈爱芬则在家里制作干鲍鱼。

每天傍晚,都能看到萧鹏装着一船大鲍鱼满载而归,让旁观者眼红不已。短短一周时间,萧鹏从海里捞出了大约一千只足重鲍鱼。这个数量虽然看起来不多,但是算算价格,那可就惊人了,那可是几千万华夏币。

当然,有人欢喜,就有人愁。犯愁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平贵。

从萧家拿回来渔场后,陈平贵第二天就雇人去渔场里寻找鲍鱼。结果寻觅了一周,竟然没发现有吉品鲍。只发现了为数不多的野生杂色鲍。

“那些鲍鱼都长着翅膀飞了?”陈平贵把手里的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这已经是最近几天他摔碎的第四个茶杯了。“你不是下水看过么!不是说有鲍鱼么?”陈平贵狠狠的瞪着儿子陈冰。

陈冰看着陈平贵,一脸的无辜:“我那时候下水,海里的吉品鲍虽然不多,但是确实也有,那天我还捞上来十几个小的,你也吃了还说味道不错。怎么现在开始怀疑我了?”

听了陈冰的话,陈平贵一拍桌子:“那你告诉我,鲍鱼都去哪了?”

陈冰听了,更是委屈:“我怎么知道,难道活见鬼了?你看萧鹏,每天都能捞上来那么多鲍鱼,咱怎么就找不到?”

陈平贵两眼通红:“这可是五百多万!不是五百多块!咱家这么多年所有的积蓄都投在这里面了!难道说咱家花了五百多万,就买了这么一大片毫无经济价值的大海?”

陈冰听后,一脸的无奈,小声嘀咕道:“当时我就说了,萧家现在又不缺钱,转让渔场干嘛,你非说萧建军胆小怕事,为了求安稳才卖的渔场。现在看来,萧建军这是早有预谋的,他早就知道海里没有鲍鱼了,才那么干脆的把渔场转了。这是摆明了坑咱家!”

陈平贵沉默了一会儿,半响后才说道:“可是海里明明还有鲍鱼,每天萧鹏都能捞上来不少。”

陈冰这时语气也大了起来:“那都是在他家渔场里捞出来的,你什么时候看到他从别的地方捞出来吉品鲍过?”

听了陈冰的话,陈平贵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走,跟我去萧家找他们去!今天要让他们给咱家一个交代。你给你二表哥去个电话,让他带着人过去。”陈冰的二堂哥,也就是竹节岛治安队队长。其实算起来,竹节岛几乎所有人,都是五服内的亲戚。论起来萧鹏母亲陈爱芬还要叫陈平贵一声表哥。只不过这表哥做事有点太过了。

陈平贵把烟头扔到地上狠狠地踩灭,带着陈冰,向着萧家赶去。

陈平贵父子二人到达萧家时,萧鹏正在整理鲍鱼壳。、

鲍鱼浑身是宝,鲍鱼壳也不例外,其实绝大部分的海产品的肉与壳,都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比如螃蟹壳体,可以提炼出甲壳素,是西医手术缝合线的主要成分。乌贼骨碾成末后,可以治疗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而鲍鱼壳,又叫做石决明,有清热平肝,滋阴壮阳的作用。

而且不少传统中药方中,都可以看到鲍鱼壳的身影。

萧鹏捞上来的鲍鱼壳一个个的都有二十公分长,这样的鲍鱼壳送到工艺品市场上那都是抢手货,不过萧鹏并没有打算卖鲍鱼壳,在他得到的祝由术传承里,有不少古药方用得上鲍鱼壳,所以他把鲍鱼壳一个个的清理干净,晒干备用。

“萧建军!你给我出来!”陈平贵看到萧鹏在门口,直接无视了萧鹏,对着屋子喊了起来。

萧鹏一看陈平贵这样大吼大叫,皱了皱眉头:“喊什么喊?没事跑到我家门口大呼小叫干什么?”

陈平贵斜了萧鹏一眼:“我和你说不上话,叫你爹出来。”

萧鹏气极反笑:“你是干啥滴,我爹是你想见就见的?哪里来的麻溜的滚回哪去。大白天的跑人家门口鬼哭狼嚎的,成何体统。”

陈冰这时也站了出来:“你们家就是骗子!骗我们承包渔场,渔场里压根就没鲍鱼!这时坑我们家钱!”

萧鹏听后,直接笑出声来了:“我让你们承包渔场了?还是我跟你们说渔场里有鲍鱼了?你们跑来胡搅蛮缠什么?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听了萧鹏的话,陈平贵也是一脸尴尬,是啊,谁也没让他转包渔场的,是他自己上杆子跑来承包的,也没人说海里就一定有吉品鲍不是?

可是话虽如此,陈平贵可不想认账,承包渔场的钱可不是自己一家的,还有镇上周科长,周科长的能量可不是自己一个偏远小村支书可以招惹得起的。

“叔,咋回事?”陈平贵刚想说话,却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侄子,治安队队长陈福川。

“福川,你来的正好,带人把萧家的人都铐起来。他们一家是经济诈骗犯。”陈平贵赶紧招呼陈福川。

萧鹏听后脸上一冷,向前走了一步:“我看谁敢。”

陈福川刚从腰后掏出手铐,看着萧鹏的表情,不禁站在原地,指着萧鹏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你还想暴力抗法不成?”

萧鹏向地上呸了一口:“我呸!还暴力抗法?你代表着哪门子法?我家做什么了你们就要来抓我们?再说了,就算我家违法了,也轮不到你们来抓捕,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你们敢动手,我不让你们躺着回去我不姓萧!”

陈福川听后,站在原地进退不得。他虽说是治安队队长,可是根本没有执法权,平时在村里维护个治安还行,就算真有刑事案件也是配合正规执法机关工作。真让他们动手,他们可是出师无名,更何况也没人给萧家定性说他们是犯罪分子不是?

陈平贵一看陈福川站在原地,气的直跺脚:“福川,上,把他们一家都抓起来,出什么事我担着!我今天非要他们家把钱都吐出来不可!”

萧鹏转头看了一眼陈平贵:“怎么?你这是带着人来抢钱的?”

陈平贵死死瞪着萧鹏,如果眼神能杀死人,萧鹏早就被陈平贵杀死好几次了:“萧鹏,你不用这样阴腔怪调的,我告诉你,你们家今天最好老老实实的把钱拿出来,我不好过,你们家更别想好过!对付你们家,我有的是办法!”

“哦?”萧鹏倒是好奇起来,这时候陈平贵还这么嘴硬。

陈平贵看着萧鹏,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家渔场不小,万一有人在里面倾倒点什么垃圾毒药什么的,那损失可算不到我头上,周科长可是负责咱县里所有海区的,收拾你还是有的是办法。再说了,你萧鹏是能打,你父母也能打?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碰不到个什么天灾人祸的不是么?”

陈平贵的语音刚落,萧鹏脸色彻底变了。此刻的萧鹏,杀人的心都有了。

以自己父母的安全来威胁自己,换做谁谁也无法忍受。

萧鹏刚要冲上去给陈平贵一个教训的时候,旁边却突然传来一句话:“陈镇长,这就是你嘴里说的优秀基层干部?”

突兀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萧鹏和陈平贵一起循声望去,嗬,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来了一大群人。都是陌生面孔,萧鹏仔细一看,倒是有两个见过的。一个是镇海事科的周科长,另外一个则是镇招商办公室的张晨浩。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这群人都是干什么的?萧鹏有点不明白。

周科长这时脸色非常不好,而镇招商办公室的张晨浩认出萧鹏时,更是一脸苦涩。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