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人间至圣 > 正文
第一卷 红尘 吾辈之人 不言希望
作者:星魂雨露  |  字数:2670  |  更新时间:2019-10-12 16:57:06 全文阅读

兽灵峰,位于天峰大陆最北端,原本并不叫此名的,只因几十年前,兽灵峰顶突现七彩漩涡,有雷霆万钧光彩千条降临而下,原本冰雪覆盖的峰顶竟一夜之间冰雪全消,绿植遍地。

据说有传说境的神仙人物前去一探究竟,此一去便没了音信,之后其门下弟子到山间寻访才在林间发现了他的尸身,而那尸身早已是筋脉皆断五脏俱毁,后来便再无人敢登其顶,只在夜半之时,时常听到兽吼鸟鸣之音。

这夜一弯银月被兽灵峰顶的云雾遮掩着,时而一抹凄寒遍布山间,时而遍地清辉铺满万物。在离峰顶不满千丈的一处凹谷里,一条瀑布若天河般从峰顶倾泻而下,在凹谷一番迂回后方才向山下落去。

在凹谷边缘的一处青石上,此时正躺着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孩童俊秀的面容中隐隐的透着一种病态的柔弱。

此时孩童正双手枕在脑后,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与天上的星辰交相辉映。

突然他叹了气,低声说道,“灵儿,最近娘亲变得比以前更加疼爱我了呢,总感觉大家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似的,有次去叫娘亲吃饭还看到娘亲落泪了呢,问娘亲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告诉我,还有大哥,从我记事以来大哥就一直锤炼身体,后来甚至请求父亲在这儿开发了这处凹谷,用以锻体之需,到现在睡觉都在谷中了呢。”

说完他偏过头看了眼谷中瀑布正源源不断的击打在一块青石上,浓浓的水汽弥漫间隐约可见一道身影平躺在上边,正不断承受着瀑布的冲击。这时小孩儿的怀中突然一阵蠕动,一条碧蓝色的小蛇爬将出来。

小蛇似乎读懂了小孩儿的思绪,在他脸颊上吐出蛇信子不断的舔着,小孩被添得痒了咯咯的笑起来,正在这时突然脑海里一道声音响起“无悔,痕儿,速来问心阁。”

小孩儿听完,说道:灵儿好啦,要去见父亲了,说完他将小蛇重新塞到怀里,然后一个翻滚站起来,对着幽谷喊道:“大哥”,话音未必只见幽谷的青石处瀑布嘭一下炸开,紧接着黑影一闪一个青年男子就到了小孩儿跟前。

这个男子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一身黑衣长衫紧贴着身体,显现着他强健的体魄,刚毅的面庞上剑眉斜飞,目中透出一股锋锐之气,仿若只要他愿意一个眼神就可以将这兽灵峰削平,他看着面前七八岁的孩童眼中的锋锐在下一刻突然间柔和下来,他紧了紧手中的长枪,运转源气将衣服清干,温和道:快走吧,不然父亲该着急了,说着他将小孩儿往背上一拉,身形几次跳跃便消失在山道尽头处。

距山顶不足百丈处,有一处开阔之地,一片梅林与竹影在时隐时现的月光下,被弥漫了层层的银光,淡淡的灵雾铺地,若有世人看到定会惊奇于世间竟有此妙地。忽然梅林竹影交错,空间好似波动了一下,黑衫男子的身形闪现在这片梅林竹影之中。

他抬头看着梅林竹影的尽头处隐约可见的几座竹舍楼阁,兀自低语道“时间已经到了么。”小孩儿歪着头问道:“大哥什么时间到了呀”黑衫男子微微侧头淡淡一笑道:一会儿见到父亲就知道了。

然而小孩儿却感觉大哥的笑容竟显的异常的苦涩,小孩儿心中忽然忐忑起来。然而青年再不搭话,身形在梅林竹影中不断闪现跳跃,不多时便到了竹舍楼阁跟前。

一番草长莺飞的景象映入眼帘,青年将小孩儿放下,远处一只正坐卧着逗弄鸟雀的小兽便连蹦带滚的跑到小孩儿跟前,用头顶上明显还稚嫩的小角不断的顶着他,一会儿又撕咬他的裤脚,小孩儿咯咯的笑起来道“裂土,我先去见父亲,一会儿再陪你玩耍”说完心中的忐忑不觉也淡化了好多。

青年摸了摸小孩儿的头,径直向中间的阁楼走去,小孩儿紧紧的跟随在身后,二人穿过两层竹舍,走到宽敞的庭院之中,迎面正碰到一粉裙一翠裙的美丽女子,翠裙女子清雅柔弱,仿佛春风抚柳,粉衣女子妖艳灵动若盛开的罂粟。

小孩儿看到两人连上前叫道梅姐姐竹姐姐。青年却是眼眸微凝,梅林在看到自己兄弟二人时眸中一闪而逝的黯然,以及竹影尚显微红的双眸都让青年更加确定自己心中所想。

青年的眼神更坚毅了几分,对着两人点了点头,便大步向厅堂走去,小孩儿却没观察那么细微,见大哥前面走的急,连忙紧跟几步,还回头对梅林竹影喊道,一会儿痕儿听两位姐姐抚琴。

“问心阁”厅堂的中间挂着这样的牌匾,黑字嵌在洁白的清灵木之上并没有其它多余的装饰显得中正平和,让人只盯着看一眼竟会平去心中许多烦絮。

此时在牌匾下方,盘坐着的一位青衫男子正在案几上书写着什么,旁边是一位貌美女子,白袍披身,细细的柳眉之间一朵盛开的红莲花,她专注地看着青衫男子书写着,绝美的面庞上却是显现着化不去的忧伤,惹人怜惜。

青年和小孩儿走进来并不打扰,向着二人行完礼便安静的走到两旁,在案几前的蒲团上坐下,青衫男子察觉两人进来,手中的笔莫然消失,他拿起桌上平铺着的一块儿薄薄的清灵木板,看着两人道:无悔,痕儿,知道为父为何要写这几个字么。

青年和小孩抬头看着,“吾辈之人不言希望,只道战胜事实之力也“十七个字映入眼帘,却不像匾上的问心阁一样的中正平和,而是每个字都透出锋锐之气仿佛直扎人心。

青年并不搭话,只是定定的盯着十七个字,神情越发坚毅,小孩儿却张口问道:“父亲不是常对我说无论遇到任何困境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不可以放弃吗“

青衫男子把清灵木板放在案几之上看着小孩道:”痕儿说的不错,我们修行之人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有必胜的信念,甚至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富贵险中求“那么痕儿假如希望总是遥不可及呢,就像你每天那么努力经脉还是没疏通,痕儿有想过放弃吗。

小孩儿茫然的看着青衫男子,柔弱的面庞上显现出些许慌乱,紧接着漂亮的大眼睛却是微微泛了红,孩儿从未敢想过放弃,只是日日让父亲母亲挂念,孩儿好恨自己不争气,孩儿不想再看到娘亲落泪,也不想看到父亲和大哥那么辛苦的修炼。

青衫男子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傻孩子这就是强弱的区别啊,弱者当希望遥不可及时会变得麻木最终放弃而强者不会去依赖那些希望只会一步步战胜现状。只有不断战胜现状才能最终实现所求,痕儿你明白了吗。

小孩儿紧紧的攥住小拳头,柔弱的眸子里显现出一抹坚毅,孩儿知道了,孩儿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哈哈,青衫男子大笑道“无战之名,不着痕迹,无悔于心,无论你和哥哥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只要是自己心中所求,我和你娘亲都会支持你们的,但是痕儿要记住自己说的话,你既想修行我和你娘亲走后就不能放弃知道吗,若有阻碍去给我打破就是了。“青衫男子黑发飘飘间不觉多了一种不羁的狂霸之气。

小孩儿骤闻此言,双眼睁大小脸变得煞白。自己从小和家人相处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从小自己经脉堵塞难舒,父亲为自己探寻无数名山恶川遍寻灵药,母亲则是日日以自己的木之源气为自己润体,多年以来父母亲早已经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而今忽然听到父亲说要带娘亲离去小孩儿心中的恐惧可想而知,小孩缓缓的转了下头看着貌美女子道,娘亲,父亲说的是真的么。美貌女子却是身形一闪已到了小孩儿身旁将他揽在怀里,已是泣不成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