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困兽斗

第一章 风流道士

更新时间:2018-01-18 15:26:20字数:3304

卧龙街是越国梅陇县最繁华的一条街,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客栈茶馆,当铺米铺,青楼赌坊,三教九流,应有尽有。

时值夏末,天气仍然十分炎热,傍晚时分,暑气威力大减,不少小贩开始摆摊叫卖,逛街的行人也稀稀拉拉地逐渐出现。

在卧龙街的街尾有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树,树下摆着一个算命摊子,绘着天干地支的白布在桌上铺开,桌边立着一个幡子,上面一行醒目大字“指引迷途君子,提点久困英雄。”

算命先生是个约莫十六岁的小道士,身材瘦削,相貌并不算十分出彩,但面色红润,精神奕奕,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色道袍,头上戴着逍遥巾,乍一看,倒有几分仙气。

小道士姓古名拙,是三里外的白云观硕果仅存的道士,原本他还有个师父,道号“云离”。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一向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云离老道突然神情肃然地交代了他几句,随后匆匆忙忙地出门,再也没有回来。

从那以后,迫于生计,他只好硬着头皮接替了师父帮人算命卜卦的工作,可无奈学艺不精,凭着半吊子的命理学问,生意顿时一落千丈,大不如前。好在每天还能赚上几枚铜板,图个温饱没有太大问题。

此时,古拙的算命摊前难得地坐着一个客人,还是一个相貌美艳的紫衣女子。古拙握着紫衣女子的手,细细观察她的手相,过了片刻,抬起头来,对她说了几句话。

没想到紫衣女子十分震惊似的站了起来,杏眼圆睁,柳眉倒竖。

“流氓!”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冷不防地落在古拙脸上,把他打得懵了好一会儿,等他回过神来,紫衣女子已经扭着纤细的腰肢走远了。

古拙苦笑道:“我只是建议你做个‘摸骨’,也没必要打人嘛,再说了,摸骨算命虽然听起来香艳,其实是一种非常高深的玄学秘术呢。至于为什么要宽衣解带,额,古人留下来的学问,自然有他的道理嘛……”

正碎碎叨叨, 突然一阵淡淡的清香从脸颊传来,他立刻明白那是紫衣女子留在他脸上的脂粉味道,他摸着脸上清晰的掌印,自言自语道:“这也算是肌肤之亲了吧,嘿嘿。”他瞬间又高兴起来。

生意一如往常般惨淡,他也懒得去招揽客人。以一个舒适的姿势往椅子上一靠,从内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本泛黄的小册子,认真地看了起来。

说是小册子,其实除了封皮之外只有寥寥三页纸,封皮上的字迹已经十分模糊,但依稀还看得清“神仙跑断腿”这几个字。里面的三页纸上则写满了艰涩难懂的口诀和运功法门。

小册子是他的师父云离老道在离开前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那天晚上,云离老道似乎有什么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办,连一件衣物也没收拾,就火急火燎地准备出门。但尽管如此,出门前他还是抽出时间,交代他要背熟册子,并按照上面所写的方法运行真元,还说也许某天这会救他一命。

古拙当时捧着册子,心里无比震惊。真元?那不是修士的气海穴里产生的东西吗?难道这老头居然是个深藏不漏的修士?

然而几天以后他就明白自己想多了,他照着册子练习,气海内根本没有产生半点真元。云离老道倒是给过他一张符纸,说是要配合使用,但具体怎么配合却没说。古拙猜测符纸大概是替代真元用的,不过老道说符纸是一次性产品,用过之后立马就会失去功效,嘱咐他非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古拙只好放弃了拿符纸做实验的想法。

尽管对云离老道的话半信半疑,古拙还是每天坚持练习。他做事向来谨慎,凡事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古拙看了一遍册子之后,将册子合上,重新收进内衣的口袋,然后闭上了眼睛。气海内当然不会有真元产生,他只好假想一丝丝的真元从气海里溢出,并按照一定的规律在各个穴位和经脉之间游走。

当他练得正出神的时候,突然一阵碗碟摔碎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睁开眼睛,循声望去,发现声音是从不远处的春风楼里传来的。

“嘿嘿,看来又有好戏看了。”古拙笑道。

春风楼是越国最大的青楼之一,以姑娘的规模之众和上等姿容闻名遐迩,每天都有不少的达官贵人、富商豪绅慕名而来,寻欢作乐。

烟花之地向来也是是非之地,没有眼力劲来收保护费的,喝醉酒闹事的,玩完赖账的,这些戏码几乎每天都要上演几遍。偏偏春风楼的老板背景不凡,不但跟官家关系良好,更是花重金请来越国最大的两个土匪寨子的寨主充当护卫。这样一来,闹事的自然有苦头吃,卧龙街的商户和过往的行人却多了一项欣赏全武行的余兴节目。

春风楼门外已经挤了里外三层看热闹的群众,古拙奋力地往里挤,好不容易挤到前排。只听见“噗噗”两声闷响,两个壮汉惨叫着从春风楼里倒飞出来,摔在他的脚边。两个壮汉痛苦呻吟,扭动了几下便不再动弹,显然晕死了过去。

看来今天的阵仗挺大,看客们登时兴奋地鼓噪起来。

古拙仔细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两人,心中疑惑道:“这独眼汉子不是春风楼的护卫‘杀人蜂’颜彪吗?而光头、脸上有一道长长刀疤的不是另外一名护卫“凶门神”刘乾吗?两人平时威风凛凛,只有打人的份,今天居然被人揍晕过去,看来是遇到硬茬子了。”

刚想到这,又一个人影摔了出来,这次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子。

女子似乎被人打中了肚子,双手捂住腹部,在地上疼得蜷缩成一团,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不是春风楼的小桃红吗?”

有人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古拙心中一惊,细看女子的脸,只见她约莫十三岁年纪,粉黛略施,五官精致,果然就是小桃红。

据说这小桃红的身世非常可怜,七岁那年父母丧生于魔族之手,只留下她和爷爷相依为命。两年前,她的爷爷又因病过世,为了让爷爷入土为安,只好卖身于春风楼。还好春风楼的老鸨良心不坏,只让她唱曲弹琴,卖艺不卖身。

因为长相才华全都十分出众,小桃红的艳名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越国,很多人为了一睹芳容慕名而来。古拙有幸见过她几面,跟千千万万的男人一样,难免小鹿乱撞,心生仰慕,甚至早就将她当做媳妇的最佳人选。若不是囊中羞涩,他恨不得天天泡在春风楼里听她弹琴唱曲。

居然敢欺负我未来的媳妇,古拙心中大怒,正准备上前将她扶起,突然从背后冲出一人,抢先一步向小桃红跑去。

古拙看那人长得异常肥硕,少说也有三百斤,认出他是卖猪肉的猪油张,怒道:“猪油张,别插队。”

猪油张咧嘴一笑,故意把古拙推了一个踉跄,便弯腰去抱小桃红。就在这时,意外陡生,猪油张像是突然被什么奇怪的力道扇中,三百斤的躯体猛地飞向路边,“砰”的一声,撞在路边的石柱上。而原来猪油张所站的位置上则十分突兀且诡异地出现了一位二十来岁年纪的华服男子。

“修,修士!”古拙震惊道。

那来去如风、轻轻松松将一个三百斤的大汉甩出两丈远的本事不是修士是什么?难怪颜彪和刘乾会一败涂地,普通的练武之人跟修士比起来,简直就是三岁小孩跟成年人的区别。

华服男子冰冷的眼神扫了一眼人群,古拙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往后迈了两步,围观的看客也纷纷识趣地往后退了几步,中间顿时空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

华服男子蹲在小桃红的跟前,从怀里掏出一条绣着金龙的手帕,不慌不忙地擦拭胸口残留的一滩水渍,口中冷冷说道:“胆子不小,敢拿茶水泼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违逆我的意思,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今晚好好伺候本少爷,我就放你一马。”

古拙心中大骂:“那是我媳妇儿,伺候你祖宗!”

事实的真相再清楚不过了,肯定是姓风的华服男子看上了小桃红的美色,想要逼她就范,性情刚烈的小桃红就顺手端起茶水泼了过去,于是华服男子恼羞成怒,动手打人。

小桃红仰起头,她的脸因为疼痛而显得有些扭曲。

“我宁愿死,也不会答应你。”

她的口气万分决绝,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华服男子不怒反笑,但那笑看起来却无比的渗人。他突然一把扯住小桃红的头发,将她放在地上往前拖行。虽然滋味不好受,但小桃红十分硬气地没有讨饶。

古拙看得勃然大怒,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但也仅仅是一步,他不是个莽撞的人,他知道就算一百个自己加起来也绝对不是华服男子的对手,强出头无异于送死。

华服男子面无表情地拖着小桃红逐渐走远,时值夏末,小桃红衣衫单薄,她的手臂、腿脚以及身上都已经有不少擦伤,衣服也变得破烂不堪,情状凄惨。她的眼神更是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剩下认命和绝望。

古拙的心脏突然像是被一记重锤击中。

“他娘的,修士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他从怀里掏出云离老道留给他的符纸,自语道:“老头子,你徒弟的媳妇身陷危险当中,这是紧急得不能再紧急的事了,现在我要动用你给的符纸,希望你没有忽悠我才好。”

说罢,撩起长袍,将符纸贴在腹部气海穴的位置上。

他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掂量了两下,口中轻喝:“去死吧!”便奋力朝华服男子掷了过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逍遥囚天录》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逍遥囚天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风流道士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逍遥囚天录”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