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笙录 > 正文
第三章 诛杀
作者:莫乾98  |  字数:4469  |  更新时间:2018-01-14 17:14:16 全文阅读

是夜。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木,洒落在村头新建起的瞭望台上。

  瞭望台上,都是山贼。这山贼摇身一变,成了村民,很多事情根本无需学习,因为他们以前就是好村民。

  别的村子的民兵都是村长挑选村子里年轻力壮的勇丁加以简单训练而成的,这些山贼根本无需训练。瞭望台外有着泥墙和篱笆,都是新和成的泥,用火烧的坚硬,砍山里柔韧的藤条,缠绕上荆棘,搭成篱笆,形成村子最基本的防护。这些山贼们年轻力壮,精力旺盛,即使夜晚也只穿着一身薄衣,他们人人都有一副好身手,背后别着短弓,手中握着柴刀,寻常三五个村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山贼们见马蹄声越来越近,不由得戒备起来。

  一匹伤痕累累的马一瘸一拐的从远处跑来,马上负着一人,看不清面目,在距离村庄二十丈左右,这人仿佛昏迷了过去,从马上翻身栽倒,伏在地上,生死不知。

  马儿发出一声长嘶,仿佛充满痛苦,在这人栽倒之后的两秒,前腿一屈,趴倒在地,马的嘴角溢出大团白沫,它想要重新站起来,但是努力了两次之后,终于还是无奈的长鸣,头一歪,这匹马就死了。

  山贼们并未料到是这般情景,都有些愣住了。一个山贼走上前去,笑道:“这多半是被山中的猛兽袭击,逃到这里,看其样子,想必猛兽并未追赶过来。不如我们把这马杀了吃肉,这人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有的话献给头领们。”

  山贼们嬉笑着,这时就有几个山贼过来准备拖拽马尸,之前那个山贼很机灵,他走到昏倒的人近前,准备将其翻过来,搜这人的身体。

  这时,村外的树梢晃动,一只妖虎猛然跃出,扑在昏倒的人旁边的山贼身上,利爪如同切割黄油一般刺入山贼的身体。

  山贼被妖虎扑倒,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他连一声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已毙命。

  妖虎拔爪,再扑一人!

  终于有山贼反应过来,敲响了村头的警钟。

  钟声响起,死神降临!

  村庄里的宁静被打破,就像是油锅里倒进一杯水,沸腾起来。

  等到黑须中年人从屋中冲出来的时候,山贼已经被扑死了五六个。

  “该死,怎会有妖虎来袭!”黑须中年人原本心中的喜悦顿时消失,他们三人手下一共也就五十多人的样子,被这可恶的妖虎扑掉了十分之一。

  妖虎再扑倒三人,突然掉头向村外冲出。

  “该死!杀我弟兄手下如此多人,岂能放你这孽畜离开?”黑须中年人和另外两个修行者头领向妖虎追了过去,这三人经验十分丰富,形成品字形杀阵,防止妖虎突然袭击。

  快要冲出村外时,一声虎啸,黑须中年人三人顿时面色凝重起来。

  只见村外的大石上,雄踞一虎,威风凛凛,体型比进村扑杀山贼的这只妖虎大了一半有余,正虎目圆睁,盯着他们三人。

  黑须中年人三人早已一人掏出了一根鱼竿,这鱼竿通体蔚蓝,倒是非常的好看,上面绑着一只大铁钩,铁钩连接的鱼线寒光闪闪,竟然也是一种不知名的金属制成。黑须中年人嘿嘿冷笑道:“孽畜,休要猖狂,不过区区炼气境中期的实力便敢如此,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让吾等用这钓鲨竿将你的肚肠都勾连出来,好好地吃一顿大补虎骨羹!”

  此时进村之虎已经跳到村外大石之上,二虎四目相对,虽然一只不过炼气境初期,一只炼气境中期,面对两个炼气境中期,一个炼气境后期的人族却无丝毫退却之意,他们怒声咆哮,山林中树叶也随着它们的咆哮哗哗响动。

  “杀!”

  山贼头领三人都是战火中铸就的修行者,他们与强大的海族厮杀过,并且成功的活了下来,自然不会畏惧这两头小小的妖虎。

  他们肌肉鼓起,双手向前挥动,巨大的铁钩裹挟着大力便向妖虎甩去,两头妖虎齐声怒吼着,也向前猛扑过去。

  黑须中年人甩出去的铁钩直奔炼气境初期的妖虎,而两边的他的两个同伙的铁钩直奔炼气境中期的妖虎。

  他们很有经验,知道先牵制住强一些的妖虎,等黑须中年人将弱的妖虎杀掉后,再三人一起合力攻击那只强大一些的妖虎。

  即使己方的实力要高于妖虎一方,他们也并未放松警惕。

  只是,杀掉这两只妖虎,绝非易事。

  炼气境中期的妖虎身形闪动,躲开两只铁钩的攻势,向前一吼,空气震荡起来,正是妖虎的天赋声波绝技,两只铁钩也因此缠在了一起。炼气境初期的那只妖虎虽然弱小,但是身形却极为灵活,腰身一扭,便躲开了那只夺命铁钩,紧接着虎尾向着那铁钩后面的钓线剪了过去。

  “噗。”

  钓线并没有被虎尾斩断。

  半截虎尾从空中掉了下来。

  炼气境初期的妖虎一声惨啸,而黑须中年人则是哈哈大笑。

  “这银精丝也是你这小小的妖虎能断开的吗?”

  想不到这中年人钓鲨竿上的钓线居然是用银精拉成丝状制成的,银精连灵湖境的修行者都视若珍宝,也不知这中年人是怎么得到的。

  炼气境中期的妖虎见同伴受创,不由大怒,它口喷声波,再次扑来。炼气境初期的妖虎虽受创,但是却更激发了它骨子里的凶性,也揉身而上。

  钩尖,爪尖,寒光闪动,激烈的厮杀也只不过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两只妖虎果然不是对手,不一会便纷纷败下阵来。那只炼气境中期的妖虎虎眼旁边的皮肉更是被划了一条伤口,鲜血滴滴答答的流淌着,若不是刚才它反应快,早就被三人勾住眼珠,死于非命。

  黑须中年人嘿嘿冷笑起来,道:“老二老三,看来我们又要多两件妖虎皮子了。”那两个人也是嘿嘿阴笑着。

  正在这时,空气无风自动,三人只觉得天幕变暗,;一瞬间,另外两只妖虎出现在他们头顶!

  竟然有四只妖虎!

  一只炼气境初期,三只炼气境中期。

  中年人此时并不慌张,凝重道:“原来我猜想的是真的。”

  “不过,既然被我猜到了,那你们的策略便是无用的。”

  “老二老三!咦?”

  地上的马尸仿佛充气一样,最后肚皮突然炸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冲了出来,两手指甲尖锐,说时迟那时快,分别刺入黑须中年人身边的两个修行者体内。

  皆是从后胸穿过,一击必杀。

  中年人经验老道,他料到了一只妖虎后面,必然还有一只妖虎,他也料到了两只妖虎如此有恃无恐,定有同伴在这里,等待着杀死他们的机会,他也料到了,两只妖虎雄踞大石,是想居高临下,将其从空中扑杀,但是想要从空中将他们三人笼罩,势必还需要两只以上毫发无伤的妖虎。

  但是,他没有料到,这一切只是铺垫,只是诱饵,只是为了等待一直隐藏在旁边的修行者必杀一击的机会!

  原来马尸中还藏着一人!

  原来这匹马跑到这里死去,并不是因为猛兽袭击,而是因为剖腹!

  再看之前从马匹上跌落的人,头颅忽然咕噜噜在地上滚动,接着头颅缓缓升起,两耳翕动,竟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

  就在他恍然明悟之际,四只妖虎向他扑来,但他无法有任何动作,因为背后那人强烈的杀意,一直锁定着他!

  “怎会这样?”

  这是他临死前的唯一疑问,随后他的脑海、视野便被无尽的黑暗笼罩了。

  三个修行者死去,喽啰们惊恐之下,向着后方逃去。

  忽然,后方的密林中钻出了三只飞起的头颅,皆是面容狰狞,血盆大口。

  山贼尽数伏诛。

  “所幸没有朋友死去。”

  郭峻嘉心中想着,抚摸着断尾老虎的皮毛,那只老虎趴在地上,一声低吟,身形剧烈收缩,最后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唯一的区别是,他没有脚后跟,屁股后面,也有着一个淡淡的圆形瘢痕,像是受伤的虎尾留下的痕迹。

  “卧牛村村民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得到安慰了。谢谢你们。”郭峻嘉真诚的和八个人形精怪说道。

  他们不会说话,依旧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向郭峻嘉表达着他们的感情。

  郭峻嘉看着卧牛村的这些狼藉,虽然自己杀死了山贼,给村民报了仇,但是他却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

  他过去曾经杀过许多人,当他被自己的亲叔叔以参军的名义送往大渊以后,他就变了一个人,但是,从未有过今天这般无力的感觉。

  他决定再次回到桃花源,向他的老师寻求一些慰藉。

  老者依旧抚须沉吟着,即使听郭峻嘉讲述了所有事情,他的脸上也并未有任何改变。

  经历的多了,就觉得这一切都很寻常。

  半晌,老者终于开口,道:

  “你有仔细想过,为什么新朝刚兴,法度严峻,这黑木山还是会出现一窝山贼呢?”

  郭峻嘉老实回答道:“根据弟子的猜测,这帮山贼原先是临海一带的居民,海族此番应该是攻破了他们的村落,他们才逃到这黑木山中。”

  老者道:“你认为这些人同普通的山贼有什么差别。”

  郭峻嘉摇了摇头,道:“这……恕弟子愚钝,弟子有想过,但并未想明白。”

  老者笑了笑,道:“徒儿莫怕说错,心中怎么想的,就全部说出来。”

  郭峻嘉被老者看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徒儿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那边是这帮山贼并不是普通的山贼,而是半贼半农,他们的想法,做事的方式也与普通山贼不同。徒儿仔细观察过,他们杀掉卧牛村的村民后并未像普通山贼一样,放火烧村,而是将村中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比以前还要好,徒儿便想,他们是否要以卧牛村为根据点,白天务农,晚上抢劫周边的山村,这样既隐藏了他们山贼的属性,不会被朝廷派人剿灭,又可以巧取豪夺,不断蚕食,甚至几年以后一跃成为周围最大的村子也说不定。更何况从安全方面考虑,卧牛村相对于整个云州,便如同您这桃花源相对于黑木山。”

  老者并未正面回答他,而是似乎在说另外一件事情,道:“九州之中,云州最为混乱,一是因为这里远离中州,新朝刚兴,皇帝老儿的皇位还未彻底稳固,这里并非他现在最紧张最注意的范畴,因此这里便聚集了许多不服管束、行事大胆狂妄的人;二就是因为这里的历史遗留因素了。”

  郭峻嘉道:“对,这里与海族接壤,海族常常骚扰附近的居民。”

  郭峻嘉叹了口气,又道:“我前些天听村长说,村外来了一批人,说是想要来村中生活,但是村长拒绝了,因为村子里养活不了这么多人。我也未多注意。后来便听说黑木山上多了一伙山贼。哎,当时若是能够及时动员村民,上报官府,做好防御的准备,卧牛村这全村人可能也不会惨遭毒手了。”

  老者道:“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想到这样的层面将几件毫无关联的事情联系起来,我也是当时突然心血来潮,感觉到些端倪,但也并没有料到事情的全部,也未料到事情竟然已经发生。对于这些山贼来说,一个村子的资源自然养活不了两个村子的人,但是如果只剩下一个村子的人,或者是不到一个村子的人,那就行了。这才是这场屠杀的最根本的原因。”

  郭峻嘉这次真正的向老者祖孙二人辞别了。

  分别时灵儿的眼神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他觉得事有轻重缓急,大仇未报,这些儿女情长的小事便先放一放。

  郭峻嘉拨开山崖上的那片老藤,再次钻进了老藤后面黑黝黝的洞口。

  他这次得到了奚囊的体液。

  根据朝廷编制的药经记载,活着的奚囊可以入药,因为其体内含有一种极其特殊的元气,就蕴藏在其体液中。那是一种淡青色的液滴。但是奚囊出土即死,死后的奚囊也无法提炼出这种液滴。此药经上奚囊的记载在当时大多数人看来,也成了无用之笔。

  有人曾经开玩笑道:“除非你和奚囊成为朋友,它愿意心甘情愿的吐出体液给你,这样药经上记载的才算有用。”

  现在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郭峻嘉背着行囊,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这其中就装着奚囊的体液,代价就是奚囊得钻入土里,几年都不能出来,以休养生息,逐渐恢复。

  奚囊的体液既可以入药,又可以直接吞服,在战斗中回复法力和伤势。

  他修行了功法《血妖劲》之后,基本上只有吸食鲜血才能回复身体的伤势,奚囊体液算是少数可以对他起作用的灵药了。

  当初他在大渊,万般无奈之下,他选择修行了这门功法,这门功法不仅让他强大,更数次救他于危难之时,但是也让他变得异于常人,有了诸多限制。

  不过他依然感激这门功法,即使它将他变成常人眼中只会吸血的怪物,他依旧感激。

  因为没有这门功法,他早就死了。

  活着,比什么都强,自己活着,就有复仇的希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