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月赎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南城惜月0  |  字数:2626  |  更新时间:2018-01-14 16:14:30 全文阅读

夜深。

修翻了个身。隔着铁栏,伊登已睡熟,呼吸均匀,天真得没有任何防备。他的皮肤比较白,手也很好看。修看了看自己的手,棱角分明,虽然不难看,但是生了些许老茧,在修这个年龄显得有些粗糙。修不禁开始猜测他的身世。

他一定是个富贵人家的少爷,娇生惯养,从来没经历过这种生活吧。修想。这么一来,伊登还算很容易适应环境的,现在他虽然总嫌弃自己的衣服脏,也不爱干活,但是并不耍什么性子。这冰冷的地牢里,刚开始几天伊登冻得要死,连觉都睡不着,每次修醒来他都呆呆地坐在那里。后来可能太困,伊登终于睡着了,就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而且他对动物还有一种由衷的喜爱——除了那两条可怜的小鱼。想到这,修不由地扬起了嘴角。

修突然感觉有些饿,于是想起了那块蛋糕。修把小包裹从干草下翻了出来,拆开。虽然已经有几天了,但是贴地面的冰凉还是将蛋糕完好的保存下来。

再不吃就要坏掉了。修想着,便把剩下的一半都拿了出来,咬了一口。包裹底一抹金光闪进他的瞳孔,修口中蛋糕还没下咽,便迅速拿起了那个小东西。是张巴掌大的金色纸包。修把蛋糕放回包裹里,惊奇地拆开纸包,里面有一个牛皮纸卷轴和一张折起来的纸条。他急忙打开小卷轴,是一张地图,上面还有勾画的痕迹。他把卷轴塞进裤兜里,又拆开纸条,密密麻麻的文字映入眼帘。

“修,这是我从一个检察官身上偷来的地图,我用了三年的时间仔细研究了每一个地图上的位置。我老了,也没那个精力逃离这个地方了,不过你还年轻,我想你应该会有些兴趣——虽然这样很冒险。你右边的铁栏有个缺口,靠墙的那根铁栏杆是断的。墙上最下面的砖块是松动的,可以挪出来。”修一惊,站起身走到铁栏边,蹲下来。伊登睡得很熟。修小心地摇晃了一下最后一根栏杆,并没有什么异常。他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扒开了干草,握住了栏杆最下面,稍稍用力一掰。

“咔。”断裂的声音。修顿时停下动作,抬头向伊登看去。伊登闭着眼睛,有节奏地呼吸着。修松了口气,低下头,轻轻敲了敲墙上最下面的那块砖,有些费力地把它挪了出来,坐下继续看纸条上的文字。

“……挪出来后,大概是你坐下时肩膀的位置,有个机关会松动。你使劲推一下……”

“修?”

修慌忙用干草盖住那块砖,吓出一身冷汗。

“你还没睡?”伊登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修仍然坐在那里。

“没,我还不困。”修回答,靠在了墙上。突然他感觉身后一空。

“咔。”一声轻响在寂静中格外清晰。

“什么声音?”伊登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修干咳了一下,思考着该怎么应付伊登的疑问。

“早点睡吧,困死了。”伊登并没有追问,而是翻过身背对着修,不一会就再次沉入梦乡。

良久。

“伊登?”修试探地叫了一下。没有回应。他转过身,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暗自庆幸伊登没有完全清醒。

整个一大面墙体都凹进去一块,修站起来走进凹槽,转过身。什么都没有发生。

修开始思量这个凹槽到底有什么用,突然发现右边墙和铁栏间的空隙足够他走到伊登哪里。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然后把那块砖重新安了回去,墙又恢复了原状。伊登还没醒。修又掏出纸条。

“……就会有个凹槽,你走到原来我的地方。”修的眼睛往下看去,“靠墙的地下有一个通道,跳下去,下面是水。”

修掀开干草找了好久,终于发现一块地稍微凸起了一点点。他试着推了一下。像是井盖划地的声音。

“啊……”伊登被惊醒,像见鬼了一样指着修,“修……唔。”修急忙捂住了他的嘴。

地牢里有了很轻微的骚动,修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久,声音就消失了,又有鼾声响起。修才终于输了口气,松开了手。

“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过来的?”伊登压低声音,惊讶得瞪着他。

“我……”修斟酌片刻,寻思着多一个人应该也算不上什么累赘,于是把安东尼奥的逃跑计划告诉了伊登。

“逃……逃走?”伊登睁大了眼睛,“那万一被抓到……”

“你不会想在这鬼地方待一辈子吧?”修说道。伊登还是犹豫不定,最后他一咬牙,坚定起来:“行吧,反正我也不想待在这破地方了。”

修和伊登合力把井盖搬起来,轻轻放在干草上,向下看去。井很深,黑漆漆的。

“我们不会要从这跳下去吧?”伊登探了探头,迅速推后几步,声调都有些颤,“我不识水性啊……”

“没事,水应该不会很深,”修开始整理地上的干草,“再说,我水性好不就行了。”

“你不会看着我淹死对吧?”伊登颤抖地说,再次往下看了一眼,“而且你确定下面……有水?”

修直起身,紧皱眉头,脑海中浮现出他和伊登摔在硬地上支离破碎的场景。

“嗯……”修挑起眉,看向伊登,点了点头,又向井里看了看,“是个比较难看的死法。”

伊登惊恐地盯着他:“那你还这么淡定?万一摔成……”他咽了口唾沫。

修把地图卷起来咬在嘴里,直接跳了下去。

“啊……”伊登呆呆地捂住嘴。

“闭嘴。”修的声音传来。伊登定睛一看,修的两只手还抓在边缘,顿时松口气。

修费力地把小臂支到地面上,撑起上半身趴在地上。

“嘿,把井盖搬过来。”

伊登连忙去搬井盖。

“呃……”伊登把井盖搬起来离地几毫米,无奈地看着修。

修感到很是无语:“你推过来也行,小点声。”

伊登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井盖推到了井口。

“推到我后面。”修说。

伊登照做。

“往前推。”修又说。伊登把井盖推到井口上,差点抵到修的后背。

“好样的,就是这个意思。”修笑道,“你也可以下来了。”

“我……”伊登抿了抿嘴,用手支撑着地面一条腿一条腿往井口里伸,最后也像修一样趴在井口,手冰凉,手心却出了汗。

“伊登,跳下去。”修对他说。

伊登面色惨白。修无奈,语气放轻松:“我数一二三咱俩一起跳,不要叫,相信我。”

“好。”伊登苍白着脸,还是点点头。

“一——”

“二——”

“三!”罗登死死地闭上眼睛,松了手,掉了下去,虽然张着嘴,但真的没有叫。

修有点惭愧,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把周围的干草都往井盖上覆,然后一边使劲拉井盖,一边放下身躯。

当井盖快夹到修的手时,修凭借惯性狠狠一推,瞬间松开了手,井盖盖了上去,同时他也往下落去。周围的风刮得修的脸生疼。

“噗通——”修落到了水里。

不一会儿,修破水而出,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伊登!”

没有回应,修顿时急了。突然,他注意到前方不远处的水面泛起浅浅的波纹。他迅速潜到水里,向前游去。伊登正在水里绝望地扑腾着手脚,慢慢有些无力。修拉住他,冒出了水面。

“哇!”伊登吐出不少水,大口喘息。迷茫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修。

“我还以为……”伊登的神经像是一下子放松了,“你怎么不下来……吓,吓死我了……哈哈……”他咳嗽两声,扯出了笑容,“真他妈的刺激……”他和修并肩靠在冰冷的井壁上,渐渐缓了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劫后余生的欣喜,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