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明宫宴变

更新时间:2018-01-14 15:56:43字数:3182

临近晌午,雨消云散,阳光明媚。

此时,席头站起一名鹤发童颜的青衣老者,精神矍铄,十分显眼,朗声道:“老朽百年寿诞,蒙诸位朋友不弃,在此以美酒佳肴相谢。”

言毕,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哪里哪里,东方老前辈寿诞,乃是天下少有的盛事,能够参与,实则是我等的荣幸。”席间站起一名肌肉结实的大汉,声如牛咆,将一碗美酒倒进肚里,大笑着道。

其人虽然粗鲁,但言语之间颇为谦恭礼貌,众人纷纷效仿,借酒回礼。

古风却不住打量着前排几名年逾古稀的显眼客人,来时遇到三名老僧也在其中。天下名宿,人人慕之,他也不例外,当即问道。

“西门小姐,不知那几位仪态非凡的客人是?”

“古公子客气了,四荒世家就我等几人脾胃相投,爱广交天下豪杰,若是不弃,也同雷师弟一般,称声姊姊,在下西门烟,这位是南宫九妹妹。”绿衫女子举杯相邀道,“至于前排乃是几位家祖和千佛寺的三位得道高僧。”

四荒世家,财雄势大,各执牛耳,巴结之人多不胜数,今日这位西门小姐倒是谦恭礼让,主动结交他这样一个初识的籍籍无名之辈,不知意欲何为?

古风沉思片刻,端起酒杯,口中却道:“深感荣幸,西门姊姊,在下有礼了。”

四人把盏相饮,倒也言谈甚欢。

酒席正酣,忽然。

声乐击翠,乍隐还现,遥遥自明宫之外传来,坐在最里面的几位名宿反而首先警觉,停下动作,面露疑惑之色,可见修为之高,其余多数宾客兀自酣食酣饮,谈笑风生,不察不觉。

西门烟三人自然随后察觉,也都望向堂外,古风一脸平静之色,独自小酌,恍若不知。

少时,堂外急匆匆行来那位微须的刘卫长,于门口处钟总管耳边低语几句,又行色匆匆而出。

钟总管神色肃然,边走边礼让宾客,最后行到青衣老者身旁,低语了几句,便立身不动,望着一众宾客。

青衣老者身旁站起一名华衣老人,年逾花甲,双眉微蹙,仍盖不住一脸的威严,大声道:“家父百岁寿辰,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诸位贵客海涵。”

话风一转,又道:“只是今日敝宫突降琐事,处理尚需时日,请诸位先行离去,改日定当另设酒席相谢。”

众宾客皆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大堂一时鸦雀无声,静的出奇。

“敢问东方宫主,何等琐事,可有我等效劳之处?”一个不卑不亢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主人是一名蓬头垢面的老花子。

有了开头,紧接着,再一再二,众豪客纷纷有意分担主家琐事。

华衣老人单手致意,道:“原来是无根堂护法钱长老,诸位的好意敝宫心领,但此事与诸位毫无干系,又是家事,恐不便劳烦,还请就此离去,不周之处来日自有重酬。”

逐客令下,众人不再坚持,相继离去。

最后,只剩下前席四荒老祖,北冥雷这桌,还有一位秀士模样的黒衫中年人,看似也毫无离去之意。

华衣老者扫视一眼,沉声道:“剩下的朋友,莫不是要敝宫当面酬谢才肯离去。”

黒衫中年人面色冷傲,眼不斜视,哼了一声,道:“东方宫主,不必再下逐客令,鄙人自有留下来的道理。”

“哦,还请这位朋友道出一二。”华衣老者面色微寒,说道。

“火劫令。”

黒衫中年说的很慢,字字入耳。

华衣老者眼中惊色一闪而逝,竟然不再过问,反而朝着古风道:“这位小兄弟难道也有道理要讲?”

古风一礼道:“不敢,在下仰慕前辈的名宿风采,特备薄礼,尚未亲手呈上,所以不敢离去。”

任谁都知这是托词,而华衣老者却点点头,颇有受用之意。

鼓乐之声愈来愈响,愈来愈急。

华衣老者面色陡然间变了几变,回首道:“请父亲和三位前辈内堂小憩,待我前去会会来人。”

古风见此情形,知道必有大事发生,只是不知是何等重大之事,居然令得雄霸一方的堂堂南荒之主也是面色凝重如斯,如临大敌,遂疑惑道:“北冥兄可知发生了何事?”

北冥雷一脸茫然地摇摇头,道:“走,去瞧瞧。”

五人紧随东方宫主和东方明之后而出,黒衫中年秀士却丝毫未动,一副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模样。

华衣老者等人行至牌楼前,只见山门红影摇曳,几个瞬息,四名红衣壮汉抬着一顶鲜艳的红色小轿,落于平场上,轿前分列四名青年男女,手执箫瑟,背跨短剑,神情严肃,也尽皆红衣装扮,气氛怪异万分。

稍定,一名红衣青年男子趋前一步,眼睛盯在华衣老者身上,高声道:“想必阁下就是东方白前辈?”

华衣老者眼睛微眯,道:“正是,不知有何见教?”

“在下乃天衣教红衣堂座下弟子,敝上敕下黑帖令,命我等前来讨回三十年前的一段旧债,黑帖到处,寸草不生,请接帖。”红衣男子说着,单手入怀,取出一片巴掌大小的黑色方块,扬手打来。

“哼,好狂的口气,南荒岂是尔等撒野的地方。”

不知几时,钟总管已站在华衣老者身侧,闻言一声怒喝,迈出一步,单掌推出,袖如鼓风,猎猎作响,迎向飞来的黑帖。

他一身功力已入先天初,又是含怒出手,瞬间将黑帖击的倒飞而回,只是不知那黑帖为何物所制,竟然未曾碎裂。

眼看黑帖快要打在红衣青年胸前,忽然。

红色小轿中传出一声冷哼,一股极强的气劲逢面而来,黑帖又迅速倒飞而回,钟总管面露惊骇,大袖挥动,与黑帖撞在一起,发出金戈之声。

黑帖被磕开,直向侧方飞去,深深嵌进石柱里,而钟总管更是连退三步才稳住身形,袖口业已划破。

“钟老爷子的流云铁袖,不过如此。”轿中传来一个细弱蚊嘶的声音,听在耳里,却清晰无比。

钟总管面上一阵泛青之后,高高跃起,一脚踢向红色小轿,同时喝到:“何方鼠辈,躲在轿子里逞什么英雄,还不给老夫现身。”

刚才吃了暗亏,他这一脚劲力十足,功力全出,嘴上虽然意在逼迫轿中之人现身,却大有一脚定乾坤之意。

“钟总管,不可。”

东方白话已出口,人也跟着一晃,单掌劈向小轿,怎奈为时已晚,轿中黑光乍现,只听一声闷哼,东方白接住钟总管倒射而回。

众人一看,钟总管小腿衣裤不翼而飞,红肿异常,疼的他牙口紧咬,显然受伤不轻。

东方白屈指连点四五下,替他运功活血之后,将其交于东方明,站起身来,冷冷道:“好毒辣的乾魔指,阁下和连云双邪什么关系?”

“真是荣幸,想不到东方宫主还记得在下,也好,反正今日公怨私仇都要了结。”

轿中走出一名白衣人,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曝在阳光之下,更是显得诡异万分。

“哦,白无常,你还活着?”东方白震惊道,“好,好,今日就了结了你这无恶不作的魔头。”

“大话不要说得太响,要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不止三日,就是不知东方宫主有没有长进。”白衣人声若游丝,好像时刻都会断掉,却又听起来不男不女,十分恶心。

“阁下可尽管一试。”东方白不怒反笑道。

白衣人未再搭话,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走来,顿时空气冷了下来。

东方白低声道:“大家退后。”同时,迈步朝着白衣人走去。

相距三丈处,忽而身影一晃,只听“嘭嘭”几声,两人业已隔空对了几掌,紧接着,白衣人手头黑气缭绕,手指无端粗大了一倍有余,一指点来,东方白双掌连翻,避过指锋,向其肩头拍去。

白衣人连忙收指为掌,接了上去,瞬间一声巨响,周围断枝残叶,竟被相碰的掌力化为齑粉。

两人修为都已达先天中期,双掌相接,一时难分高下。白衣人武功诡异毒辣,看得众人提心吊胆。

一炷香之后,东方明面现焦急,道:“钟老,你看?”

钟总管一手按在受伤的膝盖上,一边运功一边回道:“少宫主不必担忧,宫主内力略胜一筹,又是至阳至刚,对白无常有所克制,时间一久,必然占据上风。”

没想到话音未落,东方白暴喝一声,一掌击开白无常,倒射而回,跌坐在地上,嘴角溢出血渍。

众人纷纷大惊,上前查看。

“别碰我。”东方白连忙喝止住东方明的动作,道:“我中毒了。”

“嘎嘎。”

白无常一声怪笑,道:“东方白,你的纯阳功力虽然胜我,但却无法克制无色无味的七坛香,现在,要你纳命来。”

牌楼前守卫见势不妙,早已提刀一拥而上,无奈修为天差地别,刹那间血色飞溅,尽皆被其指力透胸而死。

古风闻得身旁风起,见北冥雷、东方明和南宫九飞身而上,西门烟道:“风弟没有武功在身,劳烦照看两位前辈。”说完也加入战团。

四人均是后天修为,和白无常比起来,还差一大截,只靠灵巧身法缠斗,却不敢接近三丈之内,长此下去,必然也和那些守卫落得一样下场。

不到盏茶功夫,功力最弱的北冥雷首先被点中右臂,退了下来。

忽然,古风只觉眼前黑影一闪,一股极为强大的劲风直冲白无常而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七十二魔楼》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七十二魔楼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章 明宫宴变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七十二魔楼”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