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愿 > 璀璨年华
章二 少女与铁匠
作者:及天下  |  字数:1990  |  更新时间:2018-01-13 23:13:03 全文阅读

二狗子环视他的破屋,发现没有工具可以修理头发,他想到了铁匠铺。

  因为他已经可以修炼,识海中的灵漩源源不断的往四肢输送灵力,他就不感到饿,所以也就不用吃饭了。

  哎呀,灵力是个好东西,不用张嘴,不用伸手,多么惬意。

  日上三竿。

  二狗子一脚踹开他的破屋的破门,大摇大摆的往铁匠铺走去,一路上摇摇晃晃,像极了流氓。

  其实流氓跟阔少的行为方式大同小异,区别仅在于二者的服饰。

  如果此时二狗子身穿锦衣,头戴高帽,那么他就像极了阔少。

  此时,迎面走来一个美貌少女。

  如何美貌?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二狗子阔少双臂展开,快步移到少女面前,一脸谄笑,“小娘子,哪里去啊?让小爷陪你吧。”

  那少女一脸嫌恶,这多少有些破坏形象,其实她应该表现出惊慌失措,一脸羞怒,躲避不及。

  二狗子今天八岁,按理说还是个孩子。昨晚天将老和尚,传他绝世神功,从此不用吃饭,不用睡觉。于是今天他决定剪了自己续了八年的长发,迈向新生活。

  此时,二狗子路遇美少女,横刀立马,夺妻之恨,愤懑不平。

  这没有逻辑。

  这天早上,二狗子被天光晃亮狗眼,一时兴起,决定剪掉自己乌黑亮丽的健康黑发,由于没有剪刀,他前往铁匠铺。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二狗子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有着孩童般纯真的心灵,他相信,如果他向铁匠借剪子,那么铁匠就会同意。

  他在土路上行走,注意到脚下的土路。

  这路怎么是土的?

  这孩子傻了。

  昨晚天降老和尚,传他绝世神功,从此他不用吃饭,不用睡觉。今天早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问自己,为什么这路是土的。

  这土路不是土的,那它就不叫做土路了。

  二狗子没继续想下去,因为他冥冥中感觉,这问题深究下去自己此生绝无葬身之地。

  继续走路。

  村民们扛着锄头去地里干活。

  众生皆苦。

  二狗子脑海中是一片灵漩,所以这几个字从脑海中浮现不太正常。

  应该是这几个字在二狗子的舌尖跳跃,进入嗓子,让二狗子说了出来。

  一旁的村民听到了,转过身,笑道:“狗子,你个小屁孩还知道众生皆苦嘞!”

  二狗子是个八岁的孩子,但他昨晚习得神功,从此不用吃饭,不用睡觉。

  忧郁,愁苦充斥二狗子的心间,经由眼神显露。

  面带嘲讽的小时候没有二狗子这样奇遇的生长至今的没见过大世面的村民看到了这样的眼神,刹那间,一股通天彻地的悲哀席卷而来,。

  他蓦地严肃,将肩头扛着的锄头正放在地面上,再一用力,额头与铁相碰,他死了。

  二狗子静静地看着。

  他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村民与他擦身而过。

  众生皆苦。

  二狗子一脸轻松,感到发自心灵的欢乐。

  不用吃饭意味着他不用种地了,当初他还为此苦闷了很久呢。

  蔚蓝色的天空,洁白的云,鸟儿在空中翱翔,在树上啼啭。

  啊,绿色的茂盛的大树,随风摇摆的鲜艳的花朵,生活真是充满希望!

  二狗子运转灵力,右手食指尖发出白光,据说这玩意儿能让人使用法术。他心念一转,右掌中浮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火。果然。

  能够用火把头发烧光嘛!何必借剪子呢?

  二狗子想象着自己头上一团红色的火焰,觉得挺刺激,就顺手将火团放在头顶,。

  头发一下子被引燃,随即发出一股怪味儿。

  二狗子赶紧熄灭了火团,幸好烧的不多。

  周围村民都去了田间,没人注意到他的头发。

  二狗子捂着头跑向铁匠铺。

  铁匠铺的铁匠是一个以打铁闻名遐迩的铁匠。

  这个可以理解,毕竟,如果他以屠宰闻名遐迩,他就不该开铁匠铺。

  天下打铁的那么多,偏偏他闻名遐迩。

  一方面村子里就这一个打铁的,另一方面他确实会打铁。

  比如,二狗子从他这里借一把剪子,铁匠二话不说,立刻拒绝。这样似乎显示不出铁匠打铁技艺的精湛,其实不然,听听铁匠拒绝的理由:二狗子,你从来没有在我这买过东西吧?我这的好东西可不能就这样借你用,除非你给我个理由。

  听到没?

  如果一个铁匠可以如此理直气壮的拒绝,那么他的技艺绝对举世无双。

  二狗子有一张驴脸,但是他八岁,这样的年龄卖萌是不用担心脸型的。

  于是,他扑闪着黑色的充满灵性的眼睛,萌萌的说道:“我还是个孩子。”

  不出二狗子所料,铁匠听完这句话,立马到后面取来一把剪子,带着哭腔说道:“是啊,你还是个孩子。”说话间扭过头用胳膊前臂抹了抹眼睛。

  铁匠之所以用前臂而不是衣袖,是因为铁匠上半身没穿衣服,他的胸肌蛮大的,胳膊也孔武有力。

  这场景显得可笑,但谁让二狗子是孩子呢?

  唉,孩子是天,是地,是生命的意义啊!

  不过,尽管如此,这场景依然可笑。

  二狗子来找铁匠借剪子,铁匠不借。

  铁匠不借!

  这对于昨晚之前的二狗子来说只能屈服,但昨晚之后,二狗子已经脱胎换骨,不用吃饭,不用睡觉了。

  二狗子收敛笑容,冷意浮上面颊,“这么说来,是没商量的余地了?”

  铁匠活的太久,多年来平静的生活已让他忘记了生存的艰难和世界的险恶。他转过身继续打他的铁,仿若二狗子不在一边。

  二狗子没有再问,操控灵力由灵漩顺着经脉游走至右掌间化作一团炙热的火焰,抛向铁匠。

  铁匠化成了灰。

  人被活活烧成灰是怎样的感受呢?二狗子不知道,只是铁匠死前的惨呼极为瘆人,恐怕是很痛苦。

  后悔吗?

  可怜的铁匠,这种遭遇真是无妄之灾,一般人都碰不到。

  不怪铁匠。

  哪能怪谁?

及天下
作者的话

各位看完后不要忘了收藏哦!这个很重要,望支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