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逃离古斯通(九)

更新时间:2018-01-13 00:05:37字数:3251

他们肆意改变万物的尺度,我见过像和牛一般大小的猪。

——摘自《谁的文字狱》

新旧世界不过十年前后。如一曲盛大的交响乐曲,人们在循序渐进的乐章中如痴如醉,待高潮来临再反应时,早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这句话来自旧世界中一本被禁的短篇小说《谁的文字狱》。起初同其他大众一样不明所以的李和平,也在社交论坛上对这个无知的作者猛喷口水,骂他危言耸听,扰乱社会和谐。可在经历了天选日的人类大筛选,与父母一同分配到古斯通大区,再到目睹父母在暴乱中丧生后,他才幡然悔悟,才明白什么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在李的眼里,古斯通大区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分都是浪费。他唯一深刻体会的事情,就是在旧世界中看的那些小说中,身为蝼蚁的感觉。

可即便是身为蝼蚁,李也对逃出古斯通有执念,对未来有希冀。对,韩愈也说,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但白蚁却可以蛀空树干,只要遇上一点微风,便可使树折倒,不论多高多大。

李和平这旧人类中茫茫黑点中的普通一只,本是无力做任何改变,只能被动选择成新世界土壤中肥料的蝼蚁,却意外遇到了能够改变他命运的微风——天幕狙击者,姑且叫她花荣吧。

那一日阴雨,天幕是黑灰。雨落地,没入土;雨落身,滑入地,循环往复。李和平亦一如往日,不知目的,搬运石料。

然而一个有执念,有梦想的人,即便周遭环境再坎坷,仍有着发现的心。就像说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一样,在新世界的大区内想要得到不一样的未来,有这样的一颗心,就是先决条件。

若换做一般人,看到一块样子稍怪些的石块,必定不会在意。李和平却捧着那两个巴掌大小的石头看了又看。那不光滑的石块表面上竟刻着图画—— 一张满弓,他觉得新奇,想多研究片刻,又怕巡逻机器人经过发现自己偷懒,只得将石块藏在身上,每次小憩时再拿出来琢磨。

一天时光不得果,李和平将石块藏好,计划第二天再来。然而第二天他找到那块石头后,却发现刻上的弓不见了,却多了杆古人耍的枪刻在其上。这是什么情况,百思不得其解的李和平心里暗自欣喜,这无聊乏味的日子里终于出现一丝曙光了,看来有个陌生人在和自己玩猜谜游戏。

夜有漫天繁星虽不能见,能躺在板床上听着呼声思索问题却也惬意。在旧世界时,李和平不是个广义的好学生,他只爱看小说,尤其是武侠和科幻;玩游戏,尤其是未来和末日。但也正是如此,他没有被应试教育所限制思想,那些天马行空的世界在他脑中交织重叠,无数人物的影子在他沙虚构的世界里变幻交汇。

话说睹物思人,一张满弓,让他首先想到射九日、诛恶兽的上古先人后羿。而后又想到《列子•汤问》中的战国时的神射手飞卫和其徒纪昌。还有号称“养一箭”,百发百中,百步穿杨的楚国名将养由基,西汉飞将军李广,再有三国名将黄忠、太史慈。最后又想到《沁园春•雪》中弯弓射雕的蒙古帝国可汗,尊号成吉思汗的孛儿只斤•铁木真,还有他麾下称朵儿边•那还思(四獒)中的蒙古箭神哲别。

然而这些和弓绑在一起的名人却没有一个同时善使枪的,李和平左思右想,脑中似装了个筛子般一遍遍过滤着可疑之人,当他再想到射石搏虎的李广时,忽地灵光一闪,想到水浒中还有个小李广名曰花荣,不正是使一杆银枪,又有百步穿杨的功夫嘛。

翌日,拨云见日的李和平兴冲冲地跑到找到怪石的地方,咬破手指在一旁的大石上写上“花荣”二字后便推着石料走开了。不一会儿,他再折返回来时,竟看到那有血字的石块上同样用血写上了“天命”二字。

天命,何为天命?思索几日都不得果的李和平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总爱去那捡到石块的地方徘徊,那块写有血字的石头却早被砸碎运走,那刻着图案的石头也不知所踪。渐渐地,这件事情退到了他记忆的边缘。

直到那日,计划实施在即,正巧八号井区爆炸,人群躁动。天幕狙击,有人倒下,人流依旧。天命二字再次从记忆的阴影角落中走出,提醒着他,何为天命。

尽人事以听天命。谋事在人,一个看似合理的出逃计划实际的成功几率有多少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如果说赌的是成事在天,那即便占尽天时地利,面对接近无限算法的新世界机器,他们仍旧是孤注一掷,没有退路的。

但是假设说,这当初写在石头上的“天命”二字,是一个提示。或者说,是一个改变的条件又该如何?这个可能性有多少呢,只要大于百分之五十,就值得一试。

心潮澎湃的李和平又从头开始分析起来整件事情,如果设每个人看到这个石块的几率都是相等的,设未知一方为神秘人。那便是神秘人想要让其他人看到这刻在石头上的画,可绝大多数人又不如自己一般想要出逃,且有一颗善于观察的心。那么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在捡到石块的一方能给出“花荣”这个答案时,那神秘人便会最后留下“天命”二字的提示。

当时只顾去想天命的字面意思,却没有再顺着花荣二字往下想。如今一推敲,竟瞬间惊得李和平一身冷汗。花荣乃水浒一百单八将中,三十六天罡中的天英星,在梁山排名第九。而自己正是所在古斯通大区,三十六区内的第九井区!

如果说以上是巧合的话,那么计划逃跑这一行为又算得是种计谋。最出名的《三十六计》中依序排列的第九计是打草惊蛇,这里的意思是不要透露给过多人知道吗?

综上推断,神秘人很可能自比花荣,而其身份正是顺应古斯通三十六区顺序排位,同样善射的天幕狙击者,这很可能是一个信号,自己可能会得到其帮助的信号,这位暂且称其为花荣的天幕狙击者反叛的信号。

至于这一切是不是巧合,或者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臆想,也都无所谓。毕竟所谓巧合也不过是披着概率外衣的赌博罢了,输赢成败都在于一试,一拼,一搏。

于是才有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破釜沉舟的李和平就是在赌命,赌他的推测,赌他的天命。幸是他赌对了,天命,或者说天幕,的确站在他这一边。

一颗屏障电磁脉冲光弹摧毁了第九区内出动的所有机械巡逻兵。蓝色的耀光一闪而过,留下一地失控待命的废物机器。由于该武器可自设弹头伤害范围,且功率是中心过载,越接近设定边缘越低,所以李和平仅是有些轻微头痛,皮肤微微刺痛而已。他目睹着悬于天幕中的巨大圆盘中,一道银光似绸缎般轻飘而下,径直飞落在自己面前——那是一个高过两米,着一身黑色风衣,戴方形眼镜的女子,她虽面庞消瘦无血色,却五官精致有棱角。

“哈,真没想到花荣是个女人。”李和平笑了。

女子一言不发,却忽地扯开风衣,从红色的腰带上扯下一根注射棒,不由分说地就插进李和平的颈动脉,随后将他小鸡似地一手提起,往自己身后一背。顷刻两根金属带便从女子肩头窜出,将李和平绑了个结实。

随后她双脚猛地一踏,瞬间便飞升弹起数米,几个腾挪间就跑出百米。原来她不是长得两米多高,而是足下和哪吒踩着风火轮一般,踏着两个弹射飞行装置。

被注射过药剂的李和平觉得全身好似烈火燃烧,那股将死的寒意被瞬间清除,体内好像有几股力量在乱窜,就和武侠小说里的主角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正当他以为自己要成为绝世高手时,一阵恶心反胃的感觉忽然如野火般猛地窜起来,燎原之势根本抵不住。

没忍住的李和平大嘴一张,一股酸水伴着少许秽 物落在女子肩头,又随着她落地一震,又即刻起跳的惯性与风力,反弹吹回李和平的脸上。他还没来得及感谢别人的救命之恩,就被自己的恶心行径搞得颜面无存,真是生不如死。

正想道歉,李和平却觉得右耳边一阵灼热,待痛感神经反射至大脑,控制脖颈转过脑袋去看时,就见一道赤色的短光飞速没入前方的黑暗。

被惊了一跳,急忙扭头朝身后看去的李和平登时吓得差点又呕出来,那密密麻麻的机械兵不知怎么的竟然又逐渐活动了起来,瞬间又有几道激光从那面射来。好在准头不是很好,看来方才这女子射出的那光弹还是有效果的。

“喂,”李和平刚张口就被呛进一大口冷风,他边咳嗽边说道:“谢——谢,我… …”他这一句还没说完,就见周围的大地开始震动起来,无数钢柱从四面八方轰隆隆地升起。

将将跃至空中的女子面前也升起一根足有五人环抱粗细的巨大钢柱,她赶忙凌空转身,后脚在钢柱上一蹬,又向上跃起数米高。同时双手前伸,几乎是凭空摸出一杆比台球杆还要长的银色长枪。

那一刻,她正向近十层楼的高度上飞去,呼啸如虎的狂风撕扯着她的长发与风衣,漫天盖地的风雪啄刺着她的脸庞与身躯,可她却丝毫不受影响,扛起长枪,对准机械,扣动扳机,没有停顿。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群星之末之新世界》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群星之末之新世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逃离古斯通(九)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群星之末之新世界”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