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道轮盘系统 > 正文
第八章天机难测心头魔,玲珑伤心道百年
作者:尘世居有仙  |  字数:3970  |  更新时间:2018-01-12 20:12:37 全文阅读

“师哥,小弟不请自来了,可有空喝两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李天机踏着周天方位,空间挪移,变化而来。见是自己最是要好的师弟,玉宗主欣悦相迎,痛快到:“来的正是时候,不然老哥可是只能独自一人借酒消愁咯。”

  “师哥可是为了九重师叔而发愁?”太上宗这般打趣太上宗宗主的也就只有天机峰主一人了,不,应该说以前,今后恐怕要多个打趣他的师叔。李天机手拂轻唤,一张石桌,一对石凳,还有两坛佳酿。两人揭开便对碰豪饮。酒香绵绵,丝丝滑滑,仿若有形。

  “好酒!真是难得啊,你舍得拿出来。弟妹当初亲酿的思君醉,有一百年没有喝到了,哥哥可是想念得紧,今日你怎么拿出来了,难道还是放不下吗?”

  “又如何能真的放下?不过如今我的心都放在天机演变和玲珑身上,你不必担心,玲珑命苦,我岂会再次舍她而去。”

  “那就不说这陈年旧事,喝酒也不开心痛快了。你小子,就不郁闷多个师叔,还是个…嘿嘿?”

  “若是别人,师弟定要用天机演变,坑上一坑。但今日看见玲珑那么开心,我这做父亲的也没让她这么开心快乐过,这两个多月实在是比她这么多年来笑得都要舒心快乐。这丑小…小师叔也是不一般。倒是师哥你,我还担心你郁闷呢,特来为君解忧,现在看你并没有介怀了啊,这其中可有什么变化?”

  “你这混小子是把天机演变用到我身上来了?”玉宗主笑骂道:“此前我也郁闷,不过确实发生了些事情,但为兄不便透漏,你也不可演算,相信哥哥就是了。”

  李天机的心思何其剔透,但见兄长说的严肃,且不便透漏,心思一动,料想这会功夫,就知是门内前辈下了禁令。

  “你丫你,就知道你不用算,猜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不过为兄还是要郑重告诫不可深究关于小师叔的事情,不过有一点为兄本就要跟你说的,我希望后天试炼让小玲珑跟着小师叔,或许会有转机。”

  砰!还有半坛的思君醉,妻子亲酿,百年珍藏化思念,却是拿不稳,握不住,碎的满地都是,飞溅开来。李天机何曾如此失态,百年来,他心如死水,不起波澜。现在确是收不住真气,他抓着师兄的双臂泪流满面,嘶喊着,却又呜咽不能言。这便是父爱吗,如高山一般沉重,情不能自禁,憔悴而碎!

  玉无心掌出五行,立时封印住李天机的真气,免他真气横冲,走火入魔。然而李天机却不管这些,“一百…一百一十三年了,从她还在母腹开始啊,啊!就…就受尽苦痛折磨!”这一声苦痛折磨!如何能说尽百年,只能是恨欲狂,折磨成魔。“师哥,你知道吗,那孩子有多坚强,就有多痛苦,最后的坚强只能是自卑和无力,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呜…呜呜”

  看着这个他最喜爱的师弟,最可怜的师弟,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任他发泄,让他真正的痛!快一场,原来化神大修士也会像孩子一样无助的哭泣,也化不去这万丈红尘,结不开自己打上的心结,最后化成了劫。

  痛苦的哭泣,痛的开始疼痛或许就不那么痛了。

  “师哥,师弟失态了,我…我没事了。你可以说吗,我想知道,我一定要知道的”,李天机尽力让自己嘴角微扬,不让师哥为他担心,话音却又要让师哥知道他内心的担心。

  玉无心看着,听着,纵是有天目法眼,却怎么也分不清他是哭是笑;纵是真的天机难测天道险,他也瞒不住他。

  …

  九重天上九重仙,九重仙人在数钱。

  这会九重天峰上,两个娃娃在广场上看着各种宝贝,还有秘籍。布满了广场,张九重左手五个储蓄戒指,右手五个储蓄戒指,一边再各戴六个手镯,全都是法宝,身上的衣服也换了,当场裸穿衣,真是羞死了颗玲珑心。身上宝甲披风,金钢盔,连裤子也是法宝,左脚一只流光靴,右脚一只追风鞋,套上乾坤圈,持着火尖枪,若不是这枪有点沉,恨不能空出一只手再拿个镇山印,不至于用嘴叼着。却还是要喊一声:“药鸡(妖精),哪里足(走)!”小玲珑先是一阵羞,再一阵乐,前边数宝贝数到手发软,后又看精装版哪吒笑到肚子疼,坐在地上,笑得忘了前面数的,数了一遍又一遍都是眼前这一座宝贝山,却是数不尽,又是数不清呐。

  玲珑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指着张九重:“小小师叔祖,你干嘛脚踝也带手镯,太丑啦。”

  “小小?…不能忍,不能忍,本尊当年在九重天,虎躯一震,镇压诸天神魔,大帝,佛主俯称臣,萝莉御姐跟我混。”

  “羞羞,大帝怎么可能会称臣,那是…那是很厉害的。”

  “多厉害,能有我厉害?!”

  “小小师叔祖,可你煅体都没有达到,都没玲珑厉害。”

  “啊!啊!啊!玲珑小妖精,小师叔祖能忍,小小师叔祖也忍不了,看打!”哪吒枪换了铁棍,金钢盔再套个紧箍,就成了大圣了。

  “可我比你大啊,小小师叔祖。”玲珑懵懂,不知前方高能。果然无知最可怕,只听一声砰!大圣弃械妥协问到:“那你说你几岁了?”

  “恩?恩…应该是112岁吧,可小玲珑只记得自己活了十二年。小小师叔祖,你说我是112岁还是12岁?”

  “小玲珑,撒谎是坏孩子,但是对天尊撒谎就是小孩子,本天尊原谅你了。”

  “不是的,玲珑不撒谎,父亲说玲珑的娘亲112年前生了玲珑后就睡着了。”

  这下张九重有点迷,坐了过去坐在玲珑对面,说道:“你娘亲睡着了你叫她起来啊,我送她宝贝”说着还拍拍胸口,指指广场上的九座宝贝山。

  “喊不醒,玲珑每年都去喊,娘亲还是不起来。”小玲珑低着头,抓着衣角,又想着娘亲是不是不喜欢小玲珑。

  “额”,这下张九重就开悟了,优秀地转移话题到:“那你为什么说你112岁?又是活12年。”这个急转弯太快,快得小玲珑来不及滴落的眼泪又回去了。

  “父亲说玲珑也睡了100年,可是玲珑问父亲为什么玲珑醒了,为什么娘亲睡不醒。是不是玲珑叫没用?可是父亲也叫不醒娘亲。娘亲是不是不喜欢玲珑。娘亲可以起来骂玲珑,打玲珑,玲珑现在不怕疼了,再疼也不哭了”,可是你的心却疼的哭了。看着小玲珑哭泣,哭得不像一个孩子,因为她一开始就没了娘亲,只是无声的哭泣,滴嗒,嘀嗒,眼泪也要掉的很好听,怕吵跑了伙伴。

  就是优秀的精神病人,九重天的九重天尊,这一刻也是有点儿难办了,他取下自己的手镯,拉着小玲珑的手要给她戴上去。

  “哎呦!冬天来了,防不胜防。”

  恩??

  “啊?”小玲珑擦了擦眼睛,抬起头一脸懵萌,看了看天暖烘烘,看了看树绿绿的,摸了摸手臂,不冷啊,怎么就冬天了呢?这时看到右手手腕露出来的手链,她一脸担心一脸受怕地看着张九重,捂着手腕,却好像怎么藏也藏不住:“小小师叔祖,你不要睡,不要有事,对不起,对不起…”一个只会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无礼便是无力。

  刚刚还冷得发冻,冻的彻骨阴寒,却随着体内的天道轮盘震动,丝丝黑色气流,顺着双手进入天道轮盘的混沌迷雾中。随着天道轮盘震动,有一股振波,由内向外,周身震荡,道鸣不绝,而手上的冻伤也都消失不见,就感觉体内有点痒,等黑色气流没了,迷雾也平静了,不再震动。

  一开始小玲珑怕极了,又一会又呆了,接着惊讶了,然后就笑了,笑得要去拉他的手,却又想到刚刚的事情,又不敢,但是还是开心极了。

  看着她这一会一个表情,张九重问到:“你是病友?”

  “啊?”

  难道不是多重人格?看错了,“那你刚刚是玩变脸魔术?”

  这就给小玲珑又问懵了,但她想起了一件特别重要又奇怪的事情,但都是高兴的事:“小小师叔祖,你,你炼体了。”

  这会轮到张九重懵了,炼体了?我咋不知道。他问到:“真的吗?嗯嗯?没有啊,皮肤还是这样啊,也没有铜皮铁骨啊?”

  “不是,不一样。”

  “哪不一样,你看,不信你摸摸。”

  “不是,是顺序不一样。炼体三重:煅皮肉,熬血骨,洗心髓。小小师叔祖,为什么你明明是炼体一重,可却是炼体三重。”

  “小玲珑啊,你说话有毛病。”

  “啊?不是,我说话没毛病,我的病不是嘴巴?恩?小小师叔祖,你怎么知道玲珑生病了?”

  “我是说…当我没说。恩?小玲珑,你是不是要说我心髓洗了,但是没有煅皮肉,熬血骨。所以明明炼体一重,却在炼体第三重。”

  “嗯嗯”,小玲珑赶紧点头,不然自己都绕懵圈了。

  “难怪觉得体内有点痒。我了个天尊加病友,那天尊岂不是可以修炼了,而且还是天赋异禀,倒着炼的那种?”

  “怎么会痒痒的,洗心髓虽然没有生病的时候疼,但也很疼的。不过跟小时候生病比起来确实是挠痒痒。恩?小小师叔祖,难道你也生病了?”

  这会张九重正在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却没有听见,不然一定要跟面前的病友好好谈谈宏大的驴友做病友的旅游大业。

  张九重推算,自己的炼体应该是振炼,不过自己是倒着振,可为什么轮盘会振?那个黑色气流,是了,那是啥?

  张九重好像找到了一条修真大道,激动地看着小玲珑,“小玲珑,给我看看刚刚那个手链,我再吸收点黑色气流,今天我本尊就能证道直上九重天。”

  “不行!”

  “不要小气,我跟你换,你看我这么多手镯,你看那还有呢,九座山,都归你。额,要不你挑两座,或者给我留两座?”

  “不行的,这是玲珑的药,父亲不让玲珑给别人。父亲会生气的。”

  “天机师侄给你的?那我找他要。不急不急。”

  “没有了,这两个药是父亲花了一百年时间给玲珑找的”,小玲珑弱弱说到。

  “啊?一百年。额…不对啊,小玲珑,那个手链又不能吃,也不外敷,咋是药呢?”

  玲珑即害怕地回忆又倔强地思考,想着父亲告诉她和她偷听到父亲跟师叔伯们说的那些,还有这些年的苦难。慢慢地告诉张九重关于她的病。

  …

  原来小玲珑在娘胎时候先天受损,胎体受创,本是九阴绝脉之体,却成了九阴断脉,阳不进,阴不留。为了让她活下去被封印起来,后李天机和整个太上宗花了一百年时间研究,探寻,找到了找到了阴耀手链(太阴石和黑水玄蛇血晶所炼)和朱雀护心镜(太阳石和朱雀真血所炼)。如此才能正常平衡体内阴阳二气,却还是艰难地活着,且修行速度缓慢。每逢遇到月圆之日午时就会阳火烧心如同在太上炉火中锻炼,五脏俱焚,血脉燃烧。子时就会阴气入髓脉络阴寒,浑身雪白冰霜,痛如裂魂撕魄。

  偷听的不知道早被发现,也不知道正在被偷听。

  虚空之中,玉宗主和李天机,看着这两个孩子,心情随着他们的心情而变,虽然后面听到玲珑自诉病因病史,却也不再那么绝望。他真的看到了希望,小师叔居然可以化去太阴之力,当太阴之气浓凝成水流便被称为太阴之力,若他也能化去太阳之力,那玲珑即便不能治愈,也不用那么痛苦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