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劫》卷一第五章 似曾相识

《天之劫》卷一第五章 似曾相识

更新时间:2018-01-13 11:16:11字数:4069

《天之劫》卷一一切只如初见

第五章 似曾相识

天帝山西北三百五十里,大荒金族北疆皋涂山

日偏西南,慢慢的贴近远处的层峰,万道紫光也开始变得温润起来。女魃螓首微颔,轻移莲步,躲开日光。心里却也是思绪万千。对于白衣少年与玃如神兽这一回合的战局结果,既在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预料之中的是,白衣少年吃了暗亏。预料之外的是,白衣少年吃了暗亏后,竟然还能如此反应。不但没有气恼,反而是愈挫愈勇。不由微微抿嘴一笑,抬首扬声道:“小草包,姐姐早就告诉你玃如神兽腋下双手善于偷袭,你竟然还如此托大!怎么样,吃了暗亏了吧?”

白衣俊美少年“哈哈”一声朗笑,“没什么,吃点小亏而已!只是,这小野鹿尖角太硬,有些硌手。不知道好姐姐有没有称手的武器,借我用一下呀?”

女魃稍稍思索,从头上拔下一支曲形凤尾钗,“这只头钗,是我当年在天帝山西风谷所收的一条红信九尾青蛇所化,你看看顺不顺手。”说罢,默念口诀,头钗瞬间伸长了三尺变成一把蛇形长剑。女魃纤纤素手凝指运力一弹,不偏不倚,将长剑送到白衣俊美少年面前。

白衣俊美少年伸手接过掂了掂,感觉正合手,冲女魃微微一笑,“谢谢了,好姐姐!”说罢,少年挥剑在身前划圈,右脚虚点滑步,左手紧并、立指成掌,周身真气运转,衣袂劲鼓迎风飘飞。剑尖轻晃成旋极风圈划出道道漩涡凝聚成点,击向玃如神兽。玃如神兽也不闪避,巨大身躯陡然绷紧。

鹿角寒气更增几分,直直钻入白衣少年剑圈。剑尖、鹿角甫一接触便是“砰”地一声巨响,玃如神兽“嗷”地一声惨叫,白衣少年却是哈哈大笑跃出二十丈之远。“小野鹿,方才你暗算小爷,现下被小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滋味不错吧。哈哈哈!扯平了!”说毕,还转身冲女魃挥挥手。

女魃不禁莞尔,嫣然一笑。这个小草包还真是个顽皮的性子,就连与敌过招也不按常理,就爱出其不意。明知道玃如神兽擅长在对战中偷袭,他还竟然以蛇剑吸引玃如,左掌抵住玃如偷袭手掌,借势身形陡然变向,双脚踹中玃如神兽胸口。以偷袭之计反治偷袭,虽然不能重创玃如神兽,却也让它吃了些暗亏。这样一来,少年也算是报了方才一箭之仇。

“小野鹿,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方才你暗算小爷,现在,小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报还一报,两不相欠。哈哈!小爷又来了!”白衣俊美少年不待玃如神兽站稳,纵身又是一剑刺去。一边全力凝神对招,一边嘴里也不闲着。

女魃成形千年,也算是阅人无数、身经百战,却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少年这样的,明明与对手旗鼓相当,却照样视对手如无物。明明凶险百出,却看似游刃有余。明明不占优势,却犹如胜券在握。

最可恶的就是一边对招,一边嘴里还喋喋不休说个没完。谈笑间,出招挟风带雨;凶险里,却犹如闲庭信步。如此洒脱不羁的性子,不要说大荒五族那些人,即便是伏羲大帝当年,也从未有过。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此时的女魃竟然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动,一股想要探知眼前少年真实身份的冲动。

玃如神兽性情暴戾,此番吃了暗亏,立时兽性大发。此刻,见白衣俊美少年又挥剑冲来,正合心意,也是拱角迎上去。双方你来我往一百多个回合,竟然也没有分出个胜负来。白衣少年早已看出玃如神兽体型庞大的弱点,故技重施,招招近身搏击,虚实相辅,似虚还实、似实又虚,虚实难辨。时光轻逝,转眼间一百多回合下来,白衣少年倒是多数偷袭得手。玃如神兽彻底被激怒,全身骨骼“咯咯嘣嘣”脆响。

“小草包,玃如要裂变了,赶快阻止它,千万不能让它裂变!”女魃看到玃如表现,深知其厉害,心底关切,便急急喊道。

白衣俊美少年闻言,偷眼看向玃如,“裂变吗?本来就丑,还想要更丑吗?嘿嘿,看小爷怎么样让你再缩回去!”主意打定,白衣俊美少年也不犹疑,运足全身法力,狠狠攻向玃如神兽。“好姐姐放心,二十招内,我定让这个小野鹿乖乖的给我们当坐骑。”

女魃被眼前这急死人不偿命的家伙逗得,不禁“咯咯咯”连声脆笑,“你这个小草包,先不要说大话。这玃如神兽的裂变,是仙级神兽惯用的两伤打法,裂变之后的法力更是会增强两倍,可是有你受的!”

女魃看到白衣少年脸上一副志在必得的神色,虽说嘴上不信,心底里却没来由的相信,眼前这个不着调的家伙不会胡乱夸海口,一定有了降服玃如神兽的办法。便收起戏谑,“好吧!姐姐我就擦亮眼睛看着,看看你是怎样降服这玃如神兽的。”

白衣俊美少年又是一声长笑,“小野鹿,听到了吗?好姐姐不相信我会在二十招内将你制服。你相信吗?反正我也不信,哈哈哈!接招!”一边喋喋不休,一边右腿后划成弓步,撤去风圈幻影,以实打实,运力挺剑直刺玃如鹿角。

玃如神兽早就已经气怒欲狂,见到白衣俊美少年实招攻来,正合心意,鹿角直攻白衣少年手中长剑。女魃心头不由一紧,“这个小草包,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采用这样彪悍的打法,和玃如硬拼呢?这完全是两伤打法呀。”念及至此,女魃素手绷紧,右手神力劲运,中指微屈拈指成兰花。

白衣俊美少年却是不慌不忙,异常冷静。直待玃如冲至身前,少年剑尖抵住鹿角一触即退,剑尖顺势转向,直直刺向脚下山崖,顿住身形。这看似运集全身法力的拼命一击,竟然是雷声大雨点儿小,一触即分。

随后,少年身形借势向下一窜,左手连拍剑柄,右手顺势撒开剑柄,竖指成掌印向玃如伏地双手,玃如神兽猝不及防,变招已晚,被少年击中双手。玃如神兽吃痛,双手离地。

白衣少年正是要玃如站起来,赶忙脚下运力,瞬间滑至玃如腹下。双手立指成掌,绕腕三百六十度,旋极风圈重重拍到玃如神兽腹上肚脐。还不等玃如惨叫出声,白衣少年就已经借着玃如兽体的反震之力,向后跃退。

待退至蛇剑之处,左脚轻勾,将蛇剑从崖壁上勾起,右手顺势抓住剑柄。力透剑尖,轻轻一点崖壁,身形再次借势旋转,又向后退出十几丈,一个空中翻转。手中蛇剑直指玃如神兽,一道金光由剑尖激射而出,直射玃如肚脐,将玃如神兽牢牢定在原地。

玃如神兽痛苦挣扎、咆哮怒吼,却是怎么样也无法挣脱束缚,巨大兽躯顿时仿若漏气一般,快速干瘪变小,直到变成一只小鹿儿大小,才停了下来。白衣少年左手在蛇剑剑刃上轻轻一滑,一滴血珠顺着剑尖金光点入玃如肚脐。左手屈指一弹,又是一滴血珠直直点入玃如眉心。一切完毕,右手撤去剑上法力,挽出一个剑花,顺势将蛇剑送至女魃面前。

十几个动作下来,身形飘逸,犹如行云流水般不差分毫,电光火石,瞬间完成。特别是最后封印玃如,火候拿捏得更是恰到好处。

“上古血咒!”女魃一声惊呼,素手拈指接过蛇剑,口中念决,蛇剑变回原来头钗,插于头上。“是‘上古血咒’吧!”女魃在心中默念。

“上古血咒”是大荒古传的兽禽封印大法,是上古大神犬凶在洪荒开元之际,为保护山民、抵御野兽侵犯,而创立的以血为媒的御兽驱禽大法。

后来,驱兽大神百里春秋根据“上古血咒”,又创立法器封印大法。女娲大神将二者融合为一,创立新的驱兽大法。利用法器与血咒结合,与野兽建立意识联接,从而与野兽意念相通,用意念驱使野兽,称为驱兽大法。女魃见白衣俊美少年方才所施展的法术,虽然最后的结局与女娲大神的驱兽大法一样。但是从手法上看,少年的招式却更像是“上古血咒”。

“好姐姐,你说得这‘上古血咒’是什么法门?我不知道,好姐姐知道的倒是不少。嘿嘿!”白衣俊美少年回头朝女魃魅惑一笑。

“咯咯咯,小草包,你以为姐姐这千年修行的道行是白给的吗?当年,姐姐跟随伏羲大帝重走盘古路,四方历练。‘上古血咒’也不过是雕虫小技,小伎俩而已!”女魃轻捋额前被风吹乱了的青丝,聘聘袅袅,缓缓踱步到白衣少年面前,俊眉修眼、顾盼神飞,笑吟吟的看向白衣俊美少年。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

话虽如此,女魃的内心里却是异常的欣赏起眼前这个白衣俊美少年。不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少年一身所学精湛,更多的是这少年对敌之间谈笑自若、洒脱不羁的表现。面对强敌依然从容不迫、无所畏惧,这样的情怀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具备的。尽管,眼前的这个白衣俊美少年的法力修为依然与自己相去甚远,女魃却是已经在心底摒除了对他的轻视之意。

白衣俊美少年被恍惚了一下,赶忙收敛心神,稍作思索,朝女魃呵呵一笑,“呵呵!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大法,反正顺手使来,得心应手。”

此时,玃如神兽脱离束缚,已经恢复元气,只是体型还是一只小鹿儿大小。少年朝它挥挥手,玃如神兽便屁颠屁颠的跑到白衣少年脚下,用鹿角轻轻拱了拱白衣少年的小腿,撒娇似的蹭来蹭去。

少年微笑着蹲下身子,用手轻轻拍了拍玃如头上鹿角,口中念念有词,与玃如交流片刻。复又起身,跃到女魃身边,从女魃头上拔下曲形头钗,口中默念法决,倏地一道金光将玃如神兽收入其中。

随后,白衣俊美少年笑吟吟的将曲形头钗轻轻插回女魃头上,“好姐姐,我可没有说大话吧,说了要让玃如神兽给你当坐骑,就让它给你当坐骑。以后这玃如神兽就归你指挥了!”

女魃笑吟吟的任白衣少年将头钗插回头上,将白色纱衣轻轻收紧了一下,扭转螓首看了看天地。此时,正值夕阳渐渐西移,万道晚霞染红了半边天空,远处的群山高低有致,起伏连绵,被晚霞夕照也染成了红色,暖暖的,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少年与玃如相斗,场面惊心动魄,女魃也一直揪心关注。想不到,不知不觉竟然耗去了半天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女魃看着这夕阳暖山,感觉特别美好,仿佛这一千多年以来,第一次发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这片山,竟然还能够焕发出如此的美好。让人心中异常的安定、宁静,却又隐隐带着一丝淡淡忧伤。生命的游历静谧着心绪,凝久寂的情愫潮水般浸润着心田。

或许是因为今天初次见面的这个白衣俊美少年吧。或许......还有那一丝似曾相似的怦然心动。女魃生于天地间上千年,见过或者相识的少年俊彦、甚至是大荒王者,都是不计其数。但是,包括伏羲在内,女魃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怦然心动。

其实,女魃还没有真正读透自己的内心。尽管她看上去超然物外、清冷孑然,但是,数百年与伏羲大帝朝夕相处,潜移默化的,在女魃的性格中早就已经融入了泽被苍生、同情弱者、铁肩担道的情怀。

眼前这白衣俊美少年乃是被自己所救,自然而然的,女魃便对他产生了一种看护的责任感。而且,少年的法力修为在自己眼里是如此的孱弱,更加使得女魃在心底产生一股想要保护他的情怀。如此的心境之下,又发现了少年如此诸多的优点,使得女魃在先入为主的关切之上,又增加了许多欣赏。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荒神传之天之劫》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荒神传之天之劫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天之劫》卷一第五章 似曾相识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荒神传之天之劫”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