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尘脉 > 邺都煮雨篇
第一章 旧事已去,归来是妖
作者:棠鸿羽  |  字数:2546  |  更新时间:2019-04-19 14:01:05 全文阅读

九百年春去秋来,几代人花开花谢。

通靖州,在大齐十六州中占据很不起眼的位置,并非什么极其富饶之地,也非贫瘠之地,处于不上不下的很尴尬的境地。

这般十分安稳的地界,近八年来,却时常发生一些大事。

不是一方豪贾巨商一夕间被灭门,便是某一个修行世家,亦或是宗派覆灭,八年来,屡见不鲜,从未止息。

而这种事情也并非只出现在通靖州,大齐十六州皆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短短八年时间,便有数百的宗派势力被灭门。

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么多宗派的覆灭,却好像毫无源头,根本查不到任何凶手的踪迹,就好像那些宗派是凭空消失的一样。

江湖上因此也发生了不小的动荡。

时至今日,三年时间里,宗派覆灭的趋势似乎渐渐止息,再也听不到任何传闻。

江湖上本就大事小事不断,每天都在发生不同的故事,久而久之,当年的恐慌也快要被人遗忘。

......

时值深秋,凉风萧瑟,却是灼阳正盛。

一辆蓝蓬双辕的马车遥遥驶出隶属于通靖州的溪仓府城,那马车极致朴素,无论所造材质还是简单的装饰,看上去都是那般平淡无奇,与那些富家子弟,侯宅相府的马车简直是天地之别。

但是真正识货的人却能够一眼看出马车中人身份的不平凡,首先,那马匹乃是异兽混血中真真正正的汗血灵马,一匹千金难求,有价无市。

偌大一个通靖州,数千万人,能够以此马为驾者,都不超一手之数,更别说区区一个在通靖州不算大的溪仓府城了。

而且,坐在上面赶马的是一位姑娘。姑娘当然很常见,貌美的姑娘亦不少见,但如此貌美,却只是赶马的奴婢,就是极为稀罕的事情了。

那姑娘相貌娇美,肤色白腻,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表情虽然微冷,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

她身穿一件深蓝色长裙,颜色甚是鲜艳,但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锦缎也已显得黯然无色。

单单只是看一眼,说她乃是当朝公主都不为过,却只是一个赶马的奴婢?这岂不是暴殄天物?

何方大族能够寻得这般貌美的丫头?

而且就算能够寻到,又是哪个天杀的,竟然让人家一个水灵的小姑娘赶马?简直是岂有此理!

也不知他们是生得哪门子气,奴婢是人家的,人家怎么使唤是人家的事,又干你们何事?

不过就算心中再气,如此大手笔,也能隐隐明白那车上的人物地位可见一斑。

马车离了溪仓府城,不消数个时辰,城内便爆起了某户豪族被灭门的大事件!

所有人皆被这震撼的消息所吸引,却从来没有人去联想那出城的马车。

毕竟那马车里的人物地位就算再高,也不过一个人而已,加上赶车的漂亮姑娘,也才两个人,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覆灭一个豪族?甚至事先没有听到半点动静?

距离溪仓府城数里之远的官道岔口,那马车行至近前,忽然停下,车中人一撩纱帘,露出一张俊朗却显苍白的脸。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身着素色锦衣,手中拿着一卷书籍,好似一个孱弱书生,眼眸中更是隐隐透着无尽的凄凉和忧郁之色。

他就是苏扬。

大齐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

因为他是御风阁主,没有人知道他的相貌和真实年纪,自然也不会有人将这孱弱的书生和恐怖的御风阁主联系在一起。

他抬眼看了看天色,正值申时,骄阳虽悬挂空中,但却有冷风飕飕,冰寒之气,覆盖大地。

苏扬微微眯缝起眼睛,看着那坐在驾驶位的女子,说道:“江湖上的那些人终是处理干净了,不过今日却有漏网之鱼。那当年的一代豪雄宋冠玉,纵然老了,但江湖经验和对危险的感知倒是没有减弱半分,明知事不可为,却还是想办法留下了一个香火。

只是可惜,既然我已经出手,又怎会留下后患。”

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笑意,苏扬低声说道:“月儿,辛苦你了。”

蓝冰月微微摇头,长鞭扬起,汗血灵马一声嘶鸣,马车继续前行,她轻声说道:“为了阁主,月儿心甘情愿,自是不苦。”

苏扬轻叹一口气,缓缓放下了车帘。

淡漠的声音再度传出:“登封应该已经找到那漏网之鱼了,我有些累了,所以动作要快一点。”

他的声音里似乎隐藏着很多疲惫,又或是沉重的旧事,但现在,旧事终究已经过去,他的归来,势必要给整个人间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

辽阔山林,渺无人烟。

一眼望去,这片丛林之中,枯木杂草横生,随处可见巨石拦路。

一个瘦弱娇小的身影渐渐清晰,奋力的朝着前方奔跑。

这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俊朗,却满脸污垢,甚至血迹斑斑。一身贵气的服饰,破破烂烂,眼神中尽显惊恐,似乎正在面临追杀。

“小子,哪里跑!”

就在此时,后方蓦然传来一声男子厉喝,听声音好似距离很远。

少年闻言身子一颤,吓得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但他仍然不管不顾,埋头疾奔,眼中恐惧和仇恨相互交织。

但他终究是有些力竭,脚下一软,便扑在了地上,坚硬的石子磕破了他的左脸颊,血痕十分醒目。

等他抬起头来,却是面色一紧,只因他面前三步外,正站着一个人。

那似是一位青年,但脸上还有些稚嫩,说是少年也不为过。

这人身背两把青锋,一袭素色青衫,目光锁定那位趴着的少年,两把青锋出鞘,遥指对方。

几乎紧随其后,一辆蓝蓬双辕的马车,在他们不远处停了下来。

“你们已经杀光了我的家人,还不放过我,你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少年的脸色更苍白了,他并不知道车厢中人的身份,但他知道,这个人很恐怖。

苏扬淡然的瞧着那少年,面上毫无感情可言,道:“要怪就怪你的父亲,招惹了我,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我跟你拼了!”少年怒目欲裂,脚下一跺,便掠身而起,握紧拳头,青筋暴露,挥动之际,空气嗤啦作响。

苏扬坐在马车中无动于衷,却见那手持两把青锋的人,微微叹息一声,剑起人头落,瞬间便夺走了少年的生命。

“江湖事已了,该是时候回去邺城了,当年的那些人,我会一个个找你们清算的。”

苏扬似是根本没有看到这样的一幕,亦是没有理会那渐渐冰冷的尸体,喃喃自语着,神情更显忧郁。

“哥,景王传来消息,让我们去参加邺城举办的赏花会。”杀人的男子,看向苏扬说道。

苏扬默默的点点头,道:“登封,你先行一步吧,我和月儿随后就到。”

“是。”百里登封点点头,身影一闪,直冲天际。

“阁主,外面好像起风了,您身体不适,还是回去再说吧。”蓝冰月朝着苏扬轻声说道,面上尽是关切之意。

“回去吧,直接去邺城。”苏扬一时间思绪良多,不禁想到十年前自己意气风发的时刻,也是坠落谷底的时刻。

十年前他是修行界的新起之秀,占据榜首,自认修为高超,行事全凭一时喜好,而现如今......

不论如何,他终究是再度回来了,而且是要以雷霆之势回归。

(PS:御风轻启,满面桃花,让我们开启一段匪夷所思的奇妙之旅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